青崖煮鹿吧 关注:24贴子:5,820

゛❤┊Blessings for your┊祁聿之正二品.第二场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老戏友,继续政戏。


加油加油!


回复
1楼2017-09-03 22:45
    -


    约戏地点,订于江山不夜。


    回复
    2楼2017-09-03 22:46
      -


      《约了策靖前往江山不夜,有事情商谈,也是想要过来拿早就预定的西洋物件,摆设在宅邸会很喜欢,所以早一步来到店铺中做安排,反正此处也是百里贤弟的,打了招呼之后就告知了缘由,让小厮领路去了二楼,然后点了一壶茶几碟点心,再将约的谁说清楚后就只要耐心等待人前来即可。》


      《前些时日才查案回来,所以有些事很想跟人聊聊看法,对贪官污吏,以及对山高皇帝远的看法,毕竟这些事不想着是不可以的,跟人谈自然是彼此之间的关系还算是铁的,一些话已经不能随意而说,这就是官场。》


      收起回复
      3楼2017-09-03 22:49
        【和祁大人约了有事相商,之前都是定在归去来这回改在了江山不夜,只是听说这地方是百里家来的当铺,一直都不知道竟然还提供地方喝茶谈事。到了地方由伙计带路上了二楼雅间,推门进屋后就看到桌上已放了一壶茶几牒点心,但是和当初约在归去来一般无二。】

        【因为之前处理工部贪腐并牵连出云贵之事有功,如今祁大人已官至从二品右翼前锋营统领副将。拢袖躬身一礼,朗声。】

        祁大人久等,先前祁大人晋升策靖还未登门贺喜。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9-03 23:30
          -


          《晋升官职之后其实则变得悠哉许多,大致很多事也看得比较清楚,所以朋友倒是越来越少,交心的几人即可,在这方面总是没有太多的需求,何况有利有弊自然人与人之间都会推敲,既然并未从最初相识,那么现如今在相处也不见得就是正确的,毕竟位置已然不同,久而久之更喜欢待在府上,瞧着人行躬身礼,起身虚扶了一把,缓缓而道。》


          “策靖大人未免太客气,你我之间交情也不需这般,快坐,我今儿是来拿物件,索性就直接约在这儿,还望你别介意,快坐快坐,坐下谈。”


          回复
          5楼2017-09-04 00:33
            【虽然和祁大人私交不浅,但论官职他始终在自个儿之上,因此见面行礼也在情理之中。礼毕入座,环视一圈周遭环境,笑道。】

            之前没来过,一直没想到这家当铺如此气派。

            【多年前也常和祁大人相约商议前朝形势,当时各位皇子甫崭露头角,难以看出各人志向,而如今形势已大有不同,加之西藏边疆之事恐怕不日以后更能看出朝堂局势。虽然自个儿以本职工作为重,但有些事即使不参与也要做到心中有数。但今日之约不知是为何事,开门见山的问道。】

            不知祁大人今日相约有何事商议?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9-04 09:47
              -


              《与人相交最为舒服的地方就是彼此都是公私分明之人,所以在论政事的时候都谨守着礼仪,抬起手朝人示意邀人入座,接着才撩袍坐在雕花木椅上,曾经彼此也谈论过的事宜,现如今则更为适合,因为几次朝廷历练应当都是为此而做准备,所以时局已然变化不同,诸位皇子也都有了不同的走向趋势,而自身却未曾站立任何一派,不知人可否已有选择,对此也是有些许好奇的。》


              《目光看向于人,抬手为彼此添了盏茶,缓缓地舒口气后,道。》


              “其实这次约你前来也是根据现在的朝堂诗句来做一个统筹的分析,今时不同往日,时局走向已然不同,不知策靖大人是否已经站了哪一派?我虽问的直接,但你也知我秉性,拿你是当自己人的,所以才会想着与你相商,谈论一二。”


              回复
              7楼2017-09-04 11:44
                【接过他斟满的茶,再听他问题。有想法的皇子自然会发展羽翼,反之有些官员也会主动向皇子门示好,有时候这站队也是双向选择。之前便和他提过和勤王略有些关系,到如今和添眉结缘后也曾拜访过成王,低声道。】

                无妨无妨。我尚且算不上站队,只是因亲眷关系和勤王成王两位皇子有些接触,若论公务,因为在刑部的皇子不多所以也少有合作。

                【说巧不巧,这两位还诸位皇子当中都算得上拔尖。】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9-04 20:46
                  -


                  《听着人毫无保留的回应,缓缓地颔首,想来之后的竞争定然会很精彩,但这刻却是要庆幸的,不是文官,这些问题倒是并不着急考虑,如何选择都是彼此双方同意才好,目前为止倒也没想去站队,武将理应报效朝廷,为的是大清,为的是百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所以考虑这些并非是本意,但时局却必须要知晓。》


                  《仕途之路本来就不容易,若不能够完全掌握的话,最终吃亏的只能是自身,所以武将就连文官的事都要清楚,以免到最后得罪人都不自知,眼神看着人,缓缓地说道。》


                  “时局目前的走向不稳,但是有才华的就率先崭露头角,可我觉得,这些目前来说都还不着急,不妨且先看看再论?只是不知道策靖大人会不会因为其它因素而影响选择与判断。”


                  回复
                  9楼2017-09-04 21:16
                    【有些前朝官员乐于战队钻营,而还有一些也是需要多做实事,为络分忧为天下谋福。自个儿正是更倾向后者,毕竟当初入仕选择效力刑部就是想着要公正办案,严惩违法犯罪。听祁大人的意思目前也尚未押注哪一位皇子,而是处于观望状态,点头言道。】

                    祁大人言之有理,而且我倒是觉得倘若不是皇子们争的太紧,站队之事也并非必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始终都是第一位。

                    【至于他说到的其他因素确实也是一个考虑因素,和扬蔼家亲缘关系不会断自然也不能和成王过不去。眼下还不知未来将会如何,但肯定是不能有太大的矛盾,否则添眉也不好自处。稍一思考,沉声道。】

                    目前看来还不好说。如果说的是亲属关系,那是涉及的是一家一族之事,面上肯定也得说得过去。祁大人和札穆秦家关系密切,想必也能理解。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9-04 23:51
                      -


                      《仕途之路上都需有人扶持,这站位之事,现如今其实也并不太明显,只是小范围的,只是时局既然已经变化,若不尽早做打算的话到时候吃亏的只能是自己,所以才会有这一遭的邀请,不过听得出人话里行间的意思,倒是觉得也是实情,面上过得去,但里子有的时候也着实是需要的,所以眼神看着人,缓缓而道。》


                      “话说的很对,理是这个理,但是不管是什么关系,私下相处又如何,公私仍然是要分明的,这是最为重要的,不过你说的话我的确也理解,但我是什么人相信策靖大人也清楚,在公务上我可从未对任何人有过半点的偏袒,徇私,我是万万不会的。”


                      《家事国事天下事,将所有的事都抛诸脑后,最为重要的事还是身为武将的职责,从始至终这点都未曾改变过,所以自然这话还是说的清楚些比较好,值得庆幸的是彼此都属于直肠子,有些事面上说清楚也就都知晓,不过朝堂上这样的情况其实着实也多,的确也是头疼事一件,缓口气后道。》


                      “家族之事确实也是深有体会,毕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需慎重行事,不过站队的问题,其实也是该考虑,毕竟现如今的朝堂动荡还是不小的,我只是认为应当放下所有渊源,真实的去做选择。”


                      回复
                      11楼2017-09-05 00:00
                        【倘若前朝派系再缠家族之事,各方意见一致还好说,一旦各方想法不同那解决起来恐怕比刑部积压多年的案子都难以着手处理,各种关系盘根错节,想真正做到跟随本心也不容易。听罢他之言,想必已经对站队筹谋已久,恐怕心中也已有了看中的皇子人选,只是暂时还为行动而已,顿了一顿才道。】

                        但愿能如此。待这次的西藏边疆之事结束,恐怕局势会更加明晰,诸位皇子的能力才干也能展现的能多。

                        【藏廓发生贸易纠纷,又赶上六世班禅兄弟纷争,廓尔喀借机乘机进攻西藏,这算得上嘉正开朝以来第一件边关大事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9-05 20:56
                          -


                          《西藏的事情没有来得及参与,所以不能知道的更加清楚,一直以来都觉得有些遗憾,但毕竟当时在查贪官污吏,回来又在府上养伤,不过既然无心在皇子们中间去做任何的抉择跟站队,那么去与不去似乎差距也并不大,所以也就没有过于放在心上,可人说的话倒是非常正确的,只怕这事情后会变得更加明晰。》


                          《眼神看向于人,如今看来当初这朋友是没有交错的,条理性很是分明,处事也很有原则,那么之前的担忧似乎也不必那么在意,缓缓地点了点头后,道。》


                          “时局清晰是好事,只是怕有不少人现在抓心挠肝的准备大干一场了,但千里马与伯乐之间,若是看不准的话,到时候吃亏的其实还是自己,所以站队之事确实不急于一时,我觉得能力是重要的,但比之更重要的则是我们的眼光是否能够看得透彻。”


                          回复
                          13楼2017-09-05 21:15
                            【西藏之事主要是由武将负责,而且自个儿对兵法研习不多,因此虽然认为应当为边疆而战却没有充足的理论支撑,也拿不出切实可行的作战规划,因此当时朝堂上争论此事时也未发声。如今皇上命骁骑营八旗都统马佳守桢为主帅,肃亲王为副将,果郡王、靖郡王、宣贝勒、顺贝勒、齐贝勒、包衣护军参领都善宗震大人、富察达寅大人等人一同随行,派兵增援西藏。此战他日若凯旋归来,这几位定能更上一层楼。】

                            【品了口茶,赞同对方所言。站队之事不必急于一时,若是能只安心本职工作则是更好。】

                            千里马没有退路,伯乐同样没有退路,一朝选定就只能一往无前,所以无比慎重。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9-06 08:21
                              -


                              《两人之间虽然私下里除了商谈政事以外,倒是很少接触,可是彼此之间的想法倒是不谋而合,互相之间也会敲打一番,毕竟还是要清楚自身应当如何去做,越是时局不清楚的时候,越是要看得清楚一些,所以才想说一切都不需要过于着急,眼前的事还不是要立刻去做抉择的,只怕慌乱之中站错了队,到时候只怕会成为更大的烦心事。》


                              《此次前往西藏的人不少,想必回来之后时局上来说又是另一番景象,但也没有丝毫的眼红,毕竟各有各的路,各有各的选择,很多事可以看得淡一些,更何况始终都记得一句话叫无欲则刚,腰板可以那么直,主要就是因为从没有跟任何一派有关系,比较中立,说的话自然也都是帮理不帮亲的,低沉之音道。》


                              “策靖大人说的很对,我的意思就是如此,选择有的时候仅仅只有一次,如何选择是由自身做主,但是一旦抉择后就是身不由己,若不慎重最后是对自身的不负责。”


                              回复
                              15楼2017-09-06 1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