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易吧 关注:1,048贴子:45,002

【亚易】我会放你去流浪。原创 中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发lol腐吧,现在还在更新中。

为亚易添一笔!

੭ ᐕ)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9-04 23:48
    第一篇



    如果说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可是作为剑客的他是不应该流泪的
    那不符合剑道


    当他在艾欧尼亚闭关修炼一心为自己千疮百孔的家园复仇
    当他被当作叛徒逃出道场一心寻找杀死长老的人复仇

    拥有复仇之心的两个人
    都在最后放下了

    亚索在埋葬了永恩的尸体以后不舍得离开了,他明白自己需要继续寻找,继续踏上旅途。
    和永恩战斗过后,虽然亚索获得了胜利可也已经伤痕累累,拖着疲惫的身躯行走在艾欧尼亚丛林的深处。
    荆棘 灌木 潮湿的空气 还有逐渐入夜而下降的温度
    无不在给他的伤口撒盐,潮湿的空气让他喘不上来气,亚索停了下来坐在一棵不高不低的树下撕下身上仅有的几块布条包扎腿上和手臂上的伤口。
    我不能在此逗留
    他心想,这里离和埋葬永恩的地方并没有有多远,如果真的有追兵肯定会追上他这个伤者,到时候就一点洗白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笑了起来,觉得自己可笑。
    觉得自己像是个罪不可赦的人,害死了长老,杀死了兄长。
    可他知道自己还要站起来 不能停下来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 也要让永恩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能力。
    必须在天亮前走出丛林。
    他心想,可是现在自己的状态绝对走不了多远了,这时,他微微看到前面丛林中淡淡的火光。
    出现幻觉了吗。
    他摇了摇头,觉得这不是幻觉。
    大概是丛林深处的人家吧,
    他走了过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9-04 23:49
      第二篇

      那是一个很简陋的房子
      茅草盖的房顶 多么古老的房屋 里面可能住着一个躲避战争的老人吧。

      现在已经入夜 丛林里的温度急速下降
      亚索轻轻敲了敲门
      “有人吗?”
      并没有人回应,或许是不在家?也可能睡了吧。私自打开人家的窗户肯定不好。
      这时 有人打开了房门
      只是露出了一条缝
      “你是谁?这时候来到这里干什么。”
      亚索看不清里面人的面容,但是透过外面没有熄灭的火把能看到门里面的人拿着一把碧绿色的剑,剑在反光。
      “我只是路过这里,我现在此休息一下,天亮之前我需要走出丛林。”亚索答道
      “这个时候路过?你觉得你的理由很合理吗”
      “其实上我被族人赶出来了,正在被追杀我只是想找个地方休息,毕竟外面湿润的空气并不适合伤口的愈合不是吗。”亚索抬了抬胳膊露出伤口
      “……先进来吧。”
      亚索推门入内,每想到屋子里面倒是很干净,可以说是非常干净,屋里的东西也很齐全,做饭的地方,简陋的衣柜,还是有的。
      亚索找了个地方坐下 屋里的温度比外面好得多 起码没那么湿润。
      男子在屋里翻找了一会朝亚索走来,手里的剑一直没有放下。
      真是一把不错的剑。
      男子蹲下来替亚索仔细的包扎缝合伤口,亚索才能仔细的观察眼前这个男人,碧绿色的眼眸就像宝石,亚索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眼,晶莹剔透。他的脑子里冒出了这个词,可能比自己族里的女人的眼睛都要美,棕色的短发收拾的很干净,穿着黄绿色的袍子,倒不像是来躲避战争的人。
      是个高人吗?在这里隐居修炼?
      “好了。”包扎完成,男子站了起来
      “谢谢 吾名亚索,不知道阁下?”
      “易。”男子没有回头冷漠的回答
      “易?”亚索总觉得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 如此熟悉。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9-04 23:50
        第三篇

        “你莫不就是那个一人抵挡千人大军的易?”亚索心里惊讶道,但并没有表现出来。
        “……”易没有回答,但亚索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答案。
        “你这是在逃避?为什么不回村子,去杀了他们所有人。”亚索问
        “呵……一个人打败一千个人一万个人又能怎样,村子千疮百孔,除了荒凉没有别的了。”易叹了口气双手缓缓握拳“我会练成无极之道,我会让诺克萨斯付出代价。”
        “是么,就像你说的你一个人能屠了整个诺克萨斯吗?何况……”亚索站了起来拿起了手边的刀“你真的像传闻中那样的厉害吗?明明这么纤瘦感觉一阵风都能把你吹走。不如我们来比试比试?”亚索戏谑的笑着
        “我从不和受伤的人在决斗何况现在是深夜吧,你不想好好养伤了?”易向床边走去像是要休息了
        “喂喂喂,别这么看不起我呀……”说着亚索拔出刀向易的方向轻轻一划
        “嘶!”易的左臂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疾风剑法……”易嘟囔道
        “怎么样易大师,来比比吧。”说着亚索推开门向门外走去
        “你执意如此我也没办法,但是衣服你来补。”易拿起刀在亚索后面冷漠的说道
        “好好好,没问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9-04 23:50
          忘记说了,后面会有青易情节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9-04 23:50
            第四篇

            “这个石头落地的时候就算开始。”亚索随手捡起地上一块石头说道
            “好。”易答道,做起了备战的姿势。
            “你能认真,我很荣幸。”亚索也准备好了
            “我不会轻视每一个敌人。”在易的眼神里亚索看到的只有冷漠,他对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吗?是什么能让一个人变成这样。
            “很好。”亚索说着丢出了石头。
            石头落地的一瞬间亚索用力挥刀卷起疾风却发现易不见了,他在他的后背感觉到了一丝凉气,碧绿色的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还有比的必要吗?”易问道
            “没有,我甘拜下风。希望我也能修炼到和你一样的功力,还有浑身散发的仇恨的气息。”亚索回头对易笑了笑。
            “希望你别成我这样你会后悔。”易提着刀走进了屋子内。
            亚索自知无趣 也跟了上去
            “喂!易,衣服脱了我来缝。”亚索走进屋子顺势坐在地上拿起桌子上的针线
            “……嗯”易犹豫了一秒脱掉了上衣扔给了亚索。
            有股茶叶的味道,好香。
            亚索拿着衣服愣了,面前的人脱掉上衣他终于知道了一句话。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这胸肌这腹肌,啧啧啧,和我差不多嘛~
            虽然身高没我高……身材真不错。
            “好看吗?是你有的我没有?”易看着亚索一直没动静就问
            “不不不……!!!!!!!”**!亚索你在干什么?这么没志气的嘛!流鼻血?!!?你怎么从来没在镜子里看自己的身材流鼻血啊!!!!
            易看到亚索流鼻血脸微微一红别扭的把毛巾扔给他。
            “你……擦擦……”易不好意思的说道
            “啊……好好……”
            “别滴到衣服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9-04 23:51
              第五篇

              天蒙蒙的下起了小雨,在茂密的丛林让本身湿润的空气变得更加潮湿。
              易不喜欢潮湿的空气。
              易从床上起来,看着床的另一边躺的那个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真是个不速之客。突然闯入我家不说,大半夜还要和我打。居然还要求睡在我床上!
              “你总不能让一个客人睡地下吧~”亚索2个小时前说过的话。
              “啧,真难受 ”凌晨四点的天还没有亮起来,听着雨声易出了神,别想了。起身去把屋里的炉子内的炭火添了点除除屋内的湿气。
              “……人……人不是我……杀的……长老……永恩……永恩”亚索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说着梦话
              “热……永恩……永恩!!”亚索突然惊醒 出了一身冷汗,好热,头好痛
              看亚索呆呆地坐在床上呼吸沉重,易跑过去摸了摸亚索的额头。
              好烫。发烧了?伤口发炎?
              “喂,亚索你没事吧。”易拍了拍亚索问道
              “……我头好痛,喝水……”亚索迷迷糊糊的说道
              “你等一下。”易站起来摸了摸热水壶,水还是温温的应该没事。
              “亚索,水来了,慢点喝”易不会照顾人,更别说一个病人,这几年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里,早就习惯了独自生活。
              “亚索你躺下我去给你拿毛巾”易跑进院里,虽然下着雨他也不在意,把毛巾在水里浸湿回屋给亚索擦了擦露在外面的身子和伤口,换了新纱布,亚索好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易舒了一口气明天要带他去村子里的药馆。
              易准备站起来洗洗脸刚站起来手被亚索抓住
              “你别走……陪着我……”亚索微微睁开眼睛像个孩子一样撒娇。
              易坐了回去亚索紧紧的拉着他的手
              易不愿意承认
              刚刚好像听到了一根弦断了的声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9-04 23:51
                第六篇

                就这么一觉睡到了天亮,易甚至忘记了每天起床打坐的时间,亚索紧紧的拉着易的手不放。
                亚索他到底背负了什么呢。
                他没有杀长老?永恩是谁?
                亚索在睡梦中一直在喊他的名字,拉着我的手?
                易突然有点小别扭的情绪想甩开手
                亚索紧紧的拉着不放,还在熟睡。
                他不是说今天要去村子吗,现在还不走?
                要叫醒他去医院吗?
                算了我自己去吧,提一点药,顺便去买点最爱的樱花饼~
                易洗漱过后穿上亚索缝补的衣服下了山。

                不到半天的时间易回到了家,亚索已经醒了,手里拿着剑坐在床上。
                “醒了?好点了吗,等我把药煎好,喝了。”说着易从一旁取下了药罐准备煎药。
                “易,别忙了,我要走了。”亚索静静地说道。
                为什么会有点不舍,我不是习惯了孤独了吗
                为什么会有点不舍,易是我昨天才认识的陌生人不是吗。
                两个人各怀心思谁也没说话。
                “易?”亚索先开了口。
                “你……打算去哪……”易坐在亚索旁边问
                “我会去瓦斯塔亚,还有弗雷尔卓德我有很多地方都要去。”亚索自嘲的笑了笑。
                这些都是永恩和亚索约定好
                战争结束,我们去游遍整个瓦洛兰大陆!
                可现在只剩下亚索一个人,他会去帮永恩完成一个一个心愿,尝尝瓦斯塔亚里名叫阿狸的狐狸做的塔塔果派,喝一壶弗雷尔卓德冰川融水酿的酒,收集一瓶恕瑞玛沙漠里的金色沙粒,见见祖安的风女,听一次琴瑟仙女娑娜的演奏会,还有好多。
                他想去完成,也许在这次旅途中他会真正的放下一切,找到新的目标。
                “是为了那个……永恩?”易问道
                “你怎么知道他的?!”听到永恩的名字亚索瞬间不再冷静
                “你昨天晚上叫了一晚上他的名字。他是谁亚索?”易没有抬头,他不敢看亚索的眼睛。
                我到底怎么了。
                “能给我说说你的故事吗亚索。”易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问,
                他只知道自己想了解他,
                想真的陪着他。
                应该说,希望亚索陪着自己。
                明明习惯了一个人,别再推开我孤独的大门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9-04 23:52
                  第七篇

                  “你想听什么故事?一个逃犯被兄长追杀又杀掉兄长的故事?”亚索双手撑住床向后仰自嘲的说
                  “……别这么说,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易淡淡的回答。
                  “杀掉自己的亲哥哥,真是荒唐。”说着亚索闭着眼笑着流出了眼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亚索突然大笑吓了易一跳。
                  “我就是个罪人!因为自傲!让别人杀掉了长老!害我被族人追杀!杀死了自己的亲哥哥!我真是一个**……”亚索已经泣不成声
                  多长时间积攒的委屈终于爆发
                  易真的不会哄人,更不会哄男人,他转过身抱住亚索一句话也没说。
                  “永恩……永恩……”亚索紧紧的抱住易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可是谁还没有点伤心的事。
                  “亚索,别哭了都过去了……”易别扭的说道
                  “……”不一会亚索没了声音。
                  易轻轻的推开他,睡着了?又烧起来了。
                  就应该让他喝药的。
                  易把亚索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出去煎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9-04 23:53
                    第八篇

                    易把煎好的药和煮好的粥端到床前
                    “亚索,起来喝药。”易拍了拍亚索,亚索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易?”亚索像个猫一样轻声的叫到。
                    “我在,起来喝药了亚索。”易把亚索扶起来,贴心的在床头垫一个枕头让亚索靠在上面。
                    “张嘴。”易放在嘴边吹了吹递到亚索嘴边。
                    “……哈哈……我又不是小孩子……给我吧。”亚索虚弱的笑了笑,嘴唇都没有了颜色。
                    “……给你。”
                    为什么心里有点失望呢……
                    易这么想着。
                    “……”亚索喝了一口药皱起了眉头“苦。”
                    “良药苦口,喝了就好了,你就能出发了。”易说
                    “嗯……易,谢谢你照顾我。”亚索努力的扯着嘴笑了笑
                    “没关系……”
                    不用对我说谢谢
                    易想这么说

                    如果我说我能一直照顾你,你能留下来陪陪我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9-04 23:53
                      啊啊楼主加油!!楼主是瑰宝!!顶顶 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9-09 09:14
                        一次更新粗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9-12 18:11
                          第九篇

                          亚索喝过药以后就睡下了。
                          易在院子里练了一下午的剑。

                          晚上易煮好了白粥端给亚索,亚索下午的时候就醒了,好是好了点,脸色也没有那么暗黄了,易没让亚索乱跑,把自己喜欢的书给了他。
                          亚索居然在好好的看。
                          “亚索,把粥喝了,再把药喝了。”易当下粥和药准备去打水。
                          “别走!喂我~”亚索像个孩子一样对易打趣的说
                          “你烧糊涂了吗?”
                          “没有啊,你不是说我不烧了嘛?”亚索坏坏的笑着
                          “……好吧。”
                          当是照顾傻子。易想着
                          “张嘴……”易面无表情
                          “不应该先吹吹的吗?”亚索笑着说
                          “!……可以喝了吧。”易无奈的象征性的吹了吹
                          “嗯~好喝!”亚索伸了个大拇指。
                          “这只是白粥吧……”

                          深夜,易感觉到有个不安生的手在他身上乱摸
                          “亚索别动……”易迷迷糊糊说
                          “你身上好香,让我抱一会……”亚索趴在易的耳边吹着气说
                          “嗯……”易还在睡梦中
                          耳朵红透了都被亚索看得一清二楚,

                          什么时候吃掉吧。

                          亚索舔了舔嘴唇笑了笑闭上眼睡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9-12 18:11
                            第十篇

                            亚索……亚索……起床了
                            谁再叫我?
                            “……易?”亚索揉揉眼看到了站在床边。
                            他是怎么挣脱我的怀抱的……
                            “起床了吃饭。”易说道
                            “……好”亚索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穿好衣服下了床。
                            “易……~~今天还喝白粥嘛~”亚索带着慵懒的气息像树袋熊一样挂在易的后背
                            “不,今天喝菜粥。你别碍我的事啦”易扭了扭身子想让亚索走开,每想到亚索抱的更紧了。
                            “我帮你?”
                            “不用……马上就好了,你去把碗筷拿出来吧。”
                            “好~”亚索松开了易
                            早餐过后……
                            “亚索你去湖边提两桶水回来吧。湖在前面我立木板的下面。桶在门后。”易洗着碗说
                            “好。”亚索提着水桶蹦蹦跳跳出门了。


                            “易,水提回来了。”亚索把桶里的水倒在水缸里。
                            “……你是不是该走了亚索。”易默默的说
                            “……好像是的,在这里耽误太长时间了,再不走……会有危险的。哈哈”亚索挠了挠头强颜欢笑地说
                            “那,我送你去村子里吧,我顺便想去买点酒……”易拿起身边的高原剑拉着亚索出了门
                            为什么
                            我要提起他要走的事情……
                            我明明不想让他走的……
                            可我也不能因为我的自私耽误了他本该有的自由的生活

                            为什么
                            我要答应他走,
                            我明明想要留下的……
                            可是我早晚要上路……去完成我答应永恩的全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9-12 18:11
                              第十一篇

                              亚索和易一起去了村子
                              村子今天很热闹,据说今天晚上有从德玛西亚来的光明使进行表演。
                              可能亚索和易谁都没有心情去管这些。
                              到了酒馆,易走了进去,像是和酒馆的老板很熟。
                              老板是一个特别胖的但是看起来很和蔼的人,有事没事就拿着酒桶里的酒喝一口。
                              亚索摸了摸自己的酒壶,好像也没有了。
                              “老板,桃花酒。”易要了他最喜欢喝的酒
                              “桃花酒好喝吗?”亚索问易
                              “还可以吧,淡淡的桃花香我很喜欢。”易想了想回答
                              “那给我也来一壶”亚索把自己的酒壶从腰上取下来放在柜台上。
                              老板装好酒和易聊起了天
                              “易这是谁啊。”老板问
                              “他……是我朋友”易不敢说亚索的名字,如果被别人知道亚索出现在这里他就走不了了。
                              “是吗,对了今天晚上的表演你有兴趣吗,到时候还会有庙会。”老板笑了笑说“听说魔法师们身材都特别好!”
                              “应该不会去吧……”易淡淡的笑了笑看了看亚索
                              想和他一起去看。
                              “我们走了,还有事,下次再聊吧。”易拉着亚索走出了酒馆。
                              “去找个旅店吧,你今天总不能露宿街头。”易走在前面没有回头对后面的亚索说
                              “好。”
                              他们走进了一家客栈,
                              “老板一间房。”亚索站在柜台前面说。
                              “……好”老板看了看后面的易笑了笑说道。

                              果然是双人床。
                              “……去叫老板换一个。”易准备出门,亚索叫住了他。
                              “不用,这个就行了别麻烦了。”
                              “那好吧。”易低低头
                              “走吧?”亚索把行李放在床上整理整理对易说
                              “去哪里?”
                              “我知道你很想看魔法表演的对吧。”亚索笑了笑
                              “……”易也就被他拉着走出了客栈
                              他们去吃了饭,易看着亚索知道离别的时候也没多长时间了,就一直迎合着他,亚索给易讲了自己的故事,也没那么伤感了,反而欢声笑语。
                              表演马上开始了,易和亚索站在人群之中,看着在湖面上飞翔的光辉女郎,她就是德玛西亚著名的拉克丝。
                              易看的入迷,真的好美,原来这就是魔法,给万物带来光明的魔法。
                              “易……”亚索轻轻叫着易的名字。
                              “?………!”易抬头看了看亚索
                              可是亚索的脸就突然出现在自己脸的前面
                              嘴唇上被贴上热热软软的东西
                              被……吻了?
                              易愣住了。
                              亚索趁这个空隙开始攻城略地,用舌头舔着易的上颚,和他唇齿交融
                              易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反应过来的时候亚索已经睁开了眼舔了舔嘴唇笑了笑对易说
                              “你真甜。”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9-12 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