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易吧 关注:1,047贴子:45,000

回复:【亚易】我会放你去流浪。原创 中长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9-12 18:12
    第十三篇 大概开始虐了?

    易缓缓地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从窗户口照了进来,外面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
    快到夏天了吧。
    “亚索,起床……”易扭头想叫躺在自己旁边的亚索起床,结果人根本不见了踪影。
    “亚索?”易试着唤着亚索,疾风剑和行李都不见了。
    他走了?
    为什么……为什么……
    不可能,亚索不可能走的!
    易起身,可是发现站起来实在是太难了,腰和下身痛的不行,他现在地板上,又有东西缓缓的流了出来。
    易管不了那么多穿上衣服下了楼。
    老板看到了易叫住了他“跟你一起来的同伴已经走了,他让我转告你他走了,房费也付过了,你如果收拾好东西也就可以直接走了。”老板继续的拨弄他的算盘。
    走了?
    “呵……走了?”
    这算什么意思?又要留我自己一个人?
    那刚开始你就不要来啊!不要出现啊!
    操!
    易十分的生气,心里骂着亚索千万遍,可是眼泪还是不停使唤的流了下来。
    也许当你走过艾欧尼亚西部这个村庄时你会看到一个剑士抱着自己的高原剑,在墙边哭的像个孩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9-12 18:13
      第十四篇 亚索视角

      对不起 易
      我必须离开了,如果明天早起看到你,我恐怕又会后悔了吧。
      我不能在待在你身边了,再继续跟你在一起会给你带来麻烦的吧。像我这种带罪的人,是没有资格跟你并肩作战的吧。
      我好舍不得你,也许你明天起来会疯掉的吧,也可能是我自作多情了。
      对不起,你可能认为我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吧。
      答应我,等着我。
      我会回来给你答案。

      亚索坐在床边,静静的望着床上熟睡的易。
      “亚索……”易做梦还在叫着我的名字。
      亚索又开始纠结了,要不要离开。
      我需要去完成永恩的约定的。
      易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等我回来放下一起的仇恨我也要陪着你。
      亚索抚摸着易的额头到眉毛、眼睛、鼻子、嘴唇、还有性感的小胡子。亚索抚摸着他的脸庞亲了上去。
      拿起床边的疾风剑,亚索看了最后一眼床上躺着的人,下了楼。
      这一次,后会有期。

      亚索下了楼,叫醒了老板,付了钱离开了。
      他向村口走去,也许应该先到风暴山脉那里去,这个季节那里还是很平静的,从那里超小路可能会更快到达瓦斯塔亚。
      亚索头也不回地走了。

      夜晚的风中,月亮高高地挂在满是星光的夜空中,照亮着亚索前进的道路,
      一位剑客就离开了艾欧尼亚踏上了他的旅程。
      即使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09-12 18:13
        第十五篇

        “终于肯说了吗易大师?”领头人踩着易的后背得意的问“这就是杀遍千万诺克萨斯士兵的实力?诺克萨斯这么弱?”
        “他们的士兵……比你们强一百倍。”易已经十分虚弱了,幸亏命中的不是致命。他撑起来一嘴角渗着血说着
        “什么?!还嘴硬!”那人拿起地上的刀向易的左臂狠狠的插下去
        “唔!”易发出了一声闷哼
        “快说!疾风剑豪去哪里了?!”
        “呵,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易全身都在出虚汗。
        这手臂,怕是废了吧。
        易自嘲道
        “不说?那就再废米一条胳膊!”领头人在下刀的时候,一下被人踢了出去。
        是谁?易心里想到
        可是根本没办法回头看,真的没力气了。
        “啧,来人了,我们先撤,我会让你说出亚索的下落的。”领头人捂着肩膀,旁边的小弟拉着他站起来钻进了丛林里。
        “你没事吧!”那个人蹲了下来拍了拍易,这时候易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了,在昏迷之前,易好像看到了亚索。


        “亚索!”易猛的睁眼,刚刚苏醒的情绪还没有缓和好,她喘了几口粗气冷静了下来观察周围的情况。
        这是一户人家,家很大,不像是自己一个人住的,
        “你醒了。”门口有一个人包了几颗青菜走了进来,看到易醒了开心的笑了笑。
        “你是?”易眯着眼问道
        “啊,我叫李青。”
        “谢谢你救我,我是易”易淡淡的回答道
        “是屠杀诺克萨斯的那个易?!”李青惊讶的问
        “别再提这个事了好吗……”易低下了头
        “啊……对不起,不过你的伤口我给你包扎好了,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只是,你的左臂……”李青犹犹豫豫不知道要不要说
        “我的左臂,废了。”易自嘲的笑了笑
        “……对”李青叹了一口气
        “谢谢你的包扎,我要走了。”易从床上坐起来准备走,刚站到地上就浑身没劲瞬间坐在了地上。
        “!你别急,这是正常的情况你肌肉太紧绷了,现在放松没力气很正常,你再在这里休息休息再走吧。”李青放下菜跑去抱起易放回床上。
        “嗯……”易勉勉强强说了话,他现在还沉浸在亚索走了的是中难过的无法自拔
        “我去做午饭,你等我一会。”李青抱起地上的菜向里屋走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9-12 18:14
          第十六篇

          易在李青家享用了平平淡淡的午餐,
          想起上次和自己一起享用午餐的是亚索,易不免的有些低落。
          “……怎么了,感觉你心情不好。”李青坐在床边问在床上擦刀的易。
          “没事。”
          “今天,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你。”
          “他们只是,打听一个人的下落。”易没有抬头,继续说
          “是吗,第一次见有人打听别人下手这么狠的,如果我当时再不出现,你怕是两个手臂都废了。”
          “对,还要谢谢你。”易第一次抬头正眼对着李青。
          李青也被易得碧绿色的眼眸吸引了,仿佛眼眸中有无限的深渊,会让人越陷越深。
          “不打扰你了,我该回家了。”易打算下床回家,被别人照顾他会觉得不舒服,何况是亚索以外的人。
          “你现在身子还很虚弱。”李青担心的把他扶起来。
          “没事的,好歹也不是一点功力都不剩,没什么的。”易缓缓的下床站起来轻轻的活动活动身子,左臂和肩膀还是疼的要命。
          “我送你回去吧,你最近也在家别总是走动了,我有空就去看你”李青扶着易一边走一边说
          易是想拒绝的
          但是看李青那么热情,也许以后那些人还会来,就随它去吧。
          “好,随时欢迎你来。”易一边和李青走向门口一边扯出笑容望着李青说

          他笑起来真好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9-12 18:14
            明天继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9-12 18:14
              第十七篇

              “你住在丛林里吗?”李青和易越走越深走到了丛林内部,小鸟在头顶叽叽喳喳,清新的空气让李青觉得很放松。
              适合跑步运动。
              “嗯,在这里比较清静,适合我这种喜欢安静的人。”易慢慢的向前走抚摸着两边的树说道
              “嗯,你一直都是一个人住?”李青问
              “……对,一直都是我一个人,以后也会是我一个人吧。”易苦笑
              “你已经习惯了吧。”李青从易的苦笑中看得出来,事情绝对不简单。
              “嗯,习惯了,”易抬头望了望天,阳光从茂密的树叶中间穿过,形成一束束光柱,
              亚索,你会不会现在也望着这片天呢。
              “快到了走吧,”易加快步伐向前走去

              “你加满干净利索的嘛~”已经进入屋子东瞅瞅西瞅瞅。
              明明一个人住,有四五个碗筷啊。
              易,到底在忍受着怎样的孤独啊。

              又回到这个地方了,床上仿佛还有亚索存在过的痕迹,他还会回来吗。
              也许不会了吧,是我自作多情了。
              明明那天不开门,我就能继续好好的一个人生活下去了啊
              这个人
              好**,打破了我原有的生活不打算负责吗

              易望着自己的家,感觉像是几个世纪没有回来了,床上还是双人枕头,被子还是亚索叠的被子,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多情了呢。

              “易?你还好吗?”李青拉着易坐在床边,
              “我没事,好久没回来了,感觉很熟悉,又很陌生。”
              “……”肯定有蹊跷,易有事在瞒着我,可是我有什么资格管别人的事呢,我和他终究是两条道路上的人吧,何况可以说,我是他的救命恩人。

              李青!你又在想什么!


              真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09-15 12:35
                第十八篇

                平淡的日子过去了半年,这半年亚索都了无音讯,易还是一个人生活在那个小屋子里,用着一个人的碗筷,躺着双人床。
                易和李青的关系就像亲兄弟一样,易把亚索的事告诉了李青,李青决定要好好照顾这个内心敏感的易。李青自从知道易的家在哪里以后每天早上很早总会来丛林跑步,跑到易的家就在他家吃早饭,有时也会从山下带点心,酒还有日用品给易送来,就这样,易喜欢上了村子里面包房的樱花饼,李青每次都会带来。
                平凡而和谐的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着。
                直到有一天
                凌晨4点,有人敲了易的门。
                是谁呢?
                会是亚索吗?易站在门前犹豫着,今晚下着雨,门口的火把也熄灭了,从窗户口根本看不出是谁,
                会是亚索吧,他回来了吧。
                易抱着激动的心情打开门,眼睛一个黑,从鼻子里传来了很香很香的香气,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9-15 12:36
                  第十九篇

                  凌晨五点左右,李青拿着面包房出炉的第一批樱花饼跑步来到易的家
                  “咦?今天易怎么没有在外面打坐?”李青接近易的家奇怪的自言自语
                  “睡过头了吗?这个傻瓜……”李青走近屋子准备推门而去想象着易在床上可爱的睡颜就兴奋的受不了,推开门的那一刻,李青足足愣了3秒,手里的樱花饼也散落在门口。

                  屋子里很多人,一些人整齐的站在屋子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床上的动静。易的双手被绑在床头,嘴里塞着布而说不出来话,脸红的不正常,眼睛里蒙着浓浓的水汽,眼泪一滴一滴的滑落脸庞。身上一丝不挂,三四个个男人趴在易的身上玩弄着易的身体,易的身上红一块紫一块,身上还有流着血的伤口,一个人已经抬起了易的腿插了进去,床上有着鲜红色的血,一切在李青看开那么刺眼,易看到李青到来眼睛里有了点光芒,像是在求救。屋里的人看到有人来了就一起看向李青这边。
                  “你……你们他妈在干什么!!!!”李青愤怒的大喊,向易身边跑去,但是屋里的其他人拦住了李青牢牢的控制住了他。“滚开!放开我!!!***的!!”李青眼睛里充满了愤怒的火焰,仿佛能把人活活烧死。
                  “呦,这不是上次帮他的那个嘛,易大师嘴硬,问他什么都不肯说,那我们就只好惩罚他一下了~你可看好了!这就是反抗的下场!”说着那人用力的把自己的器官顶进了易的身体里,易瞬间弓起了身子发出呜咽,眼泪流得更快了。
                  “**!**妈的!!放开他!有本事跟我打啊**!”李青被人控制着动不了一边挣扎一遍骂。
                  “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也不希望你打扰我们完成任务,我们上面吩咐我们要从易的嘴里打听到亚索的下落,他不肯说,那就只能逼他说出来!”在身后控制着李青的人解释床上的人用力快速的在易身上抽插着,易说不出话只能紧紧的咬着嘴里的布,任汗和眼泪从脸上流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9-15 12:37
                    卡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09-15 12:37
                      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9-21 23:44
                        第二十篇

                        “放开他!我告诉你们!我告诉你们亚索的下落!易都告诉我了!放开他!立刻!!”李青愤怒的大喊着,装作看不见易在床上急的要命不让李青说的眼神。
                        “早这样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嘛~不过易大师,你可真是淫荡啊,亚索怪不得那么喜欢你。”领头人从易的身体里抽离出来,领头人狠狠的拍了一下易的屁股站了起来,两边的人迅速给他穿上衣服,他略过李青向门口走去
                        “我们出来谈。”
                        “你先给他松开。”李青瞪着他。
                        “啧,麻烦。”领头人摆摆手,里面的人给易松了绑。
                        “可以说了吗?”领头人玩味的看着李青,
                        越是这种态度李青越忍不了,想想易受过的苦,李青愤怒无比,身体的行动领先了大脑拿起门口的石头向那人的头重重的砸了下去,人倒地,屋内的人听到动静纷纷出来看到领头被李青杀掉倒在地上顿时把李青围住
                        “呵,来啊!!!!”李青斗志愤起向迅速的冲向人群。

                        战斗过的地方一片狼藉,李青在愤怒的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发挥出这种力量,李青杀了他们所有人,站了起来。
                        我要保护你。李青早就下定的决心。
                        他向屋子里走去,屋子里的易仿佛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一个人在屋子里面色赤红,喘着粗气,他们到底对易做了什么!
                        “易!你还好吗!”李青跑到床边急切地问
                        “李……李青……我好热……我好难受。”易主动伸出双手求李青的拥抱。
                        李青犹豫了,但是瞬间欲望取代了理性。他回抱了易,把他抱到床中间,脱下自己的衣服覆在他的耳边说

                        “易,今天就让我代替你心里的亚索。”
                        “让我来帮你解脱。”

                        “是你吗……亚……索……?”易闭着眼睛

                        亚索是不是回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9-21 23:4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7-09-21 23:46
                            第二十一篇

                            又是这样的阳光,又是透过窗口,把易叫醒。
                            只是这次他再醒来的时候他身后还有人抱着他。
                            对了,呵……我都忘了……怎么会是亚索呢。
                            易就这么让李青抱着没有反抗,心里百感交集,泪眼朦胧。
                            如果是亚索该有多好。

                            然而这时候李青已经起来了,他抱着易没有放手,感受怀中的人因为哭泣的瑟瑟发抖,他还记得昨天他们翻云覆雨的时候,易喊得永远是亚索,多么讽刺啊。
                            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我的心意还是没有被你接受?难道亚索在你心里就那么重要吗,这么久了,我还是取代不了他的位置。

                            两个人,两颗心,相拥在一张床上,想的却不是对方。

                            李青率先起了床,易偷偷地闭上眼睛装睡,李青知道易在装睡,也没有叫醒他,穿上了衣服走了出去,现在已经是正午时分,阳光刺眼,就让它刺着吧,这种疼痛,比心里的疼痛好多了。
                            易看李青走了出去也试图做起来穿衣服,昨天他们把易用药迷倒,想到易不会妥协,就把他绑了起来。
                            “你说不说?”领头人勾起易的下巴逼他和自己正视
                            “随便你们怎么样,我不会说的。”易朝他吐了口吐沫,
                            “行,让你再嘴硬一会。”领头人摆了摆手,几个人拿着棍棒向易走来,
                            棍棒狠狠地落在他的身上,他紧绷着肌肉,让自己少受点伤害,还好的是,并没有伤筋动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7-09-21 23:47
                              第二十二篇

                              易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的在兴奋,
                              好热,好热……
                              谁来救救我……
                              易呼吸越来越重,眼睛上蒙着浓浓的水雾。
                              “考虑好了吗易大师,要不要说出来呢?”领头人走到易的身边抚摸着他的下体。
                              易感觉自己要受不了了,还是要忍住
                              “我说了……不……不会告诉你们的……哈……”易深呼吸试图冷静下来,发现根本没用。
                              “嘴硬,来,把他衣服给我脱了!”
                              说着,站在门口的人走了进来开始扒易的衣服,易死命挣扎,他们看易不配合就直接撕了下来。
                              “不!不要!”易被绑着无能为力,只能嘶喊着被他们看光身体,被他们抚摸,蹂躏。
                              还好,李青来了。

                              易试着从床上爬起来,发现做不到,身上一块红一块紫,加上昨天晚上的缠绵现在更站不起来。
                              啧,最讨厌靠别人。
                              “……李青……”易还是叫了门外的人,太渴了。
                              “易,你起来了,能坐起来吗。”李青扶着易坐起来。
                              “水……”易低着头对他说。
                              “好,你等我一下。”李青站起来拿着杯子端来了一杯水。
                              易接过李青手里的水乖乖的喝了下去,两个人现在还是尴尬,毕竟发生了那种事。
                              “易,我去做饭你要不要再歇一会?”
                              “好……”易觉得还是少对话,会缓解尴尬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7-09-21 23:47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