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崖煮鹿吧 关注:24贴子:5,820
  • 10回复贴,共1

゛❤┊Blessings for your┊婚宴第二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09-05 23:01
    (家中一早接了喜宴帖子,知道这回去的是有脸面的人家,宴上宾客不知怎样高低,思量后不敢怠慢,上捡杏黄袄子,下配月白底十二支桃花裙,雇一辆车由宝济府上携了贺礼而来。)
    (未多时抵了穆卢府前,弯腰掀帘,轻盈一跃下得车来。眼见装饰一新,四处满溢着洋洋喜气的门楣,面上含笑,盈盈拾步上台阶,随同其余赴宴者齐齐入内。)
    (我自闺中待,座中无熟无亲,宴至中旬,稍觉疲乏,起身离座,直走到大厅外廊下停住。夜风拂过,吹得神思清澈,回首遥望向席上,璧人一双,难得眷侣,不知岁至百年依然如旧否?忽闻身后枝叶沙沙,移目瞧去,暗处似是笼着人影,心底微惊,试探着问道)
    :是谁在哪里?


    回复
    2楼2017-09-06 00:23
      -

      【京城中的喜宴,既然收到喜帖就理应来一趟,何况届时想必不少达官贵人到场,绝佳机会岂容错过,所以这喜宴办的气派也是情理之中。】

      【来到府邸时,身边带着随行小厮,吩咐将贺礼送上,这是正事必然要先行办理,而后就跟小厮吩咐两句后,独行。】

      【一袭玄色衣衫,金色刺绣在衣衫上格外的显眼,腰间挂着和田玉的龙纹玉佩,一举一动颇为优雅,风吹过树叶掉落,抬手捡起时,听到悦耳之音,缓缓而道。】

      “姑娘莫怕,许是树叶留我,这才发出了声响,不料惊扰了姑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9-06 00:57
        (代灵昭)
        (本是胡乱猜测的一问,想着若无人应和,自己闲逛片刻也该归席。不想被我猜着了,遥见枝叶又动,伴着窸窣声,打暗处走出个年轻公子。眼神上下将他打量,心下怪道眼熟,好似从前在哪里见过一样。细想偏又记不起来了。)
        (正是疑惑思索着,见他温文有礼的答话,旋即报以一笑)
        :我非主人,谈何惊扰。
        (回首再望厅堂中,觥筹交错,好不热闹,反衬的我与他是个例外。故又问道)
        :不过宴上正酣,公子却一人在这里,是何缘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9-07 23:43
          -


          【即便人非主人家,但是毕竟是女子自然还是有些唐突的,或许从小在皇室礼仪教养就是这般,所以也就并未在意,目光看着眼前之人,由上而下礼貌的打量了一番,惊为天人,美的让人心动,不是艳俗之美,但却也很快地将眼神移开,毕竟如此看着一女子也是颇为不礼貌的行为。】


          【听到人询问的话语,厅内是很热闹,但是与自己似乎又无几分关系,该见的人已然见了,该认识的已然认识了,所以也就没有太多的必要去耽误时间,何况也不愿过于委屈着自己,于是坦然而道。】


          “别人的热闹与我有何关系?不过是来送上祝福,既然贺礼跟祝福都已经送到,我是否在场也并不重要,所以我在这里也是理所当然的。”


          回复
          6楼2017-09-07 23:58
            (我是个世内一二闲散人,酒量虽好,但因是个女孩家,年纪又小,父亲并不许我常赴宴入会,今日若非是他们出了远门,赶不及回来送礼,也落不着我出面。)(记得从前同他们出来时,凡是进了大户人家,吃饭行动皆有规矩,教人很不自在。今日却不同,可由着喜欢离席到外间逛逛。不想遇见这人,说起话里的意思,分外觉得有趣。笑着走上前去,道)
            :理所应当这四个字原来还可以这样用?是我见识浅薄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9-08 09:07
              -

              【自从离宫后,似乎就放纵许多,本性尽量的不去压制,对于周遭的人似乎是有几分的薄情,这或许就是生于皇室的悲哀。】

              【如果明明不喜欢还要口是心非,实在是太累心,所以没必要的时候,不会选择伪装,听到人打趣的话,笑着回应道。】

              “理所应当好像用的有点霸道了,但我会在此处,算得上是情理之中,这么说就不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客为主的味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9-08 09:32
                (我见这人年级虽不大,但眉宇里自酝着一股气派,举手投足亦见风流,与平素所见富贵人是大不相同的。心中自然多了些好奇,加之我来自出,送礼吃酒,左右是无他事,倒不如同他闲话片刻解闷。摆一摆手,道。)
                :公子不必这样紧张,我随口玩笑而已。
                (与我亲厚者悉知我个性要强好胜,若不是托生个女儿,怕就要闹上天去。加之自幼及长,双亲溺爱娇宠,如珠如宝似的呵护备至,也并不畏口舌之利会得罪什么人。然,今日大家皆是前来饮酒祝贺新人的,没的为了一句话辨析真意。说话间,抬手拦下一位从身旁经过的小童,取他盘中盛放的两只酒杯,一樽递与对面人,梨靥稍偏,笑眼盈盈)

                :可否赏个薄面?


                回复
                9楼2017-09-08 21:07
                  -


                  【此处相见左右大概都属于不爱凑热闹的类型,或许都觉得大厅里有些看得不真切,如雾里看花终隔一层,所以不如外面的空气让人觉得轻松,舒缓下神经才能够更加明确脚下的路,眉目间想要流露的只有风雅,不愿意有一丝愁绪,或者说这般好年华应该学会享受,而不是这般费尽心思想要往前走往上爬,舒缓了口气后才缓慢地说道。】


                  “不是紧张,或许习惯了将事情说的清楚明白,不愿意被误会,何况我说的过于直接,所以理应解释的更清楚点,我知姑娘是玩笑并未放在心上。”


                  【如若不是出生在皇家,惦记着额娘,曾经许诺的话言犹在耳,所以不敢在舒坦的生活中泥足深陷,每时每刻记得的始终都是要如何走的稳,如何走的正,脚踏实地是笨人的方法,但也是最稳的,可自身要闯出另一番路属于自己独有的,因此才会总爱一个人待着,可以想很多,可以不被打扰,但今天或许是例外。】


                  【不解地看着人,但当人递过来酒杯的时候却顿时明晰,抬手接过,再道。】


                  “不胜荣幸,与姑娘一同饮酒是福气,我很乐意。”


                  回复
                  10楼2017-09-08 21:18
                    (我善饮酒,清烈不忌,却鲜少在外人面前显露,也是头一遭邀人共品。方才话出了口,觉得不妥。我性爽直,未必他也如此。倘若叫他认作我是轻狂人,如何是好?然,举杯的手已展了出去,此时要收也不是。只想着瞧他怎样接话。未料此人竟也十分随和,抬手接了酒杯去,扬首便饮,极是洒脱。正和了我的脾气,故也举杯一饮,入口绵软,酒气香醇,引得颊上笑容璨璨,明眸流转,仍瞧人眉目,道)
                    :有句话说来未免唐突,还望你不要见怪。咱们应是头回见面,于你却无端有一种熟悉感觉,仔细想去,偏又记不起了。


                    回复
                    11楼2017-09-09 20:22
                      -


                      【出宫后就喜欢随性而为,难得遇到也与自己相似之人,那么定然是却之不恭。】


                      【酒,一直都认为应该与合心之人一同饮,若是人不对,只怕这味道也就变得不对,白白糟蹋了酒,心疼,心疼酒,毕竟酿酒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所以才不愿意在厅堂里待着。】


                      【耳边听到人所说的话,瞧着人的模样似是困惑的表情,不过脸上的笑容却很明媚,也许时隔多年都还能记得这粲然一笑的光芒,本想与人再谈几句,可惜厅堂有事避免有人来喊就先行一步,若是有缘择日定然能见。】


                      回复
                      12楼2017-09-09 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