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明空吧 关注:19,763贴子:358,800

【原创】一枕寒梦(古风耽美,影卫受,虐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入坑须知:

1.一时兴起之作。

2.无存稿,勿催。

3.不保证完结,慎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9-11 22:01
    2020-05-27 01:02 广告
    二楼自留。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9-11 22:02
      卫氏靖兵八年,朝堂看似一片祥和之象,实则内忧外患愁不堪言。卫帝分身乏术,不得已请来隐居的王兄以解燃眉之急。
      .
      话说先王膝下两子,长兄卫灏,幼弟卫瀚。二人文武各有所成,卫灏自小习武从军征战,而卫瀚因身子孱弱以文见长。先王本想立长为储,奈何卫灏半生戎马随性惯了,不愿被宫闱朝堂束缚,日靖四方后便隐居山水,乐得逍遥自在。
      .
      外邦蛮夷对这位沙场罗刹评价极高:勇兮又以武,强兮不可凌。卫帝封其为一字并肩王,更是钦赐“凌”号,人称“卫凌王”。
      .
      这位人尊权重的王爷早年征战落下伤病,一入寒冬便关节疼痛难耐,好在他亲自培养了一批战场遗孤,层层筛选训练成为影卫,个个出众,能力过人,无论攘外还是安内都可为他分担一二。
      .
      .
      这日,天色微亮,院外梅花正稠。
      .
      卫凛早已跪候在屋外多时,又过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屋内终于有了些声响,卫凛轻轻推开门膝行而入。
      .
      凌王双手伸着由下人伺候更衣,双眸瞥见来人,语中含怒道:“回来的倒是早!”
      .
      卫凛低头垂目,恭敬的回复道:“是,昨日夜里到的,不敢惊扰王爷。”
      .
      “呵,凛首领竟有不敢为之事?”王爷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抬脚踢过去正中卫凛胸前,喝斥道:“本王命你屠城!你却私自放走老弱妇孺!谁给你的胆量做主!”
      .
      说罢,凌王一手操起马鞭劈头盖脸的狠狠挥下,眼见着身下人衣衫破裂,露出道道血痕。
      .
      “王爷息怒,卫凛知错。”可怜他奔波劳碌这一程又连夜赶回园子,此刻身心俱疲却不敢妄动,直直跪起身子承受着上者的怒火。
      .
      “滚去刑堂领罚!”凌王怒气冲冲的扔下鞭子,甩手离开。
      .
      “是。”卫凛心知这次违背主令会被罚得很重,可他实在不忍见那些手无寸铁的妇孺无辜惨死。
      .
      “凛大哥!”侍女小月待王爷走远后悄悄告诉他道:“王爷今日气不顺,凛大哥你怎么不知避避还上赶着去!”
      .
      “王爷怎么了?”卫凛神情紧张的追问。
      .
      “还不是因为上个月王爷才收的男宠靳氏嘛,性子冷傲的很,昨夜王爷本要去他房里结果被拒之门外,王爷哄了半天也没能进屋,又不舍得冲他发脾气,憋着火就回来了。”小月对这个男宠也很是看不上,语气间尽是鄙夷。
      .
      卫凛听后半晌无语,他走了不过一月,王爷就纳了新宠,看来他要去会一会这位敢将王爷拒之门外的厉害人物。
      .
      “凛大哥,你上点药吧!”小月曾受过卫凛恩惠,见他这般自是心有不忍。
      .
      “等会一并再上吧。”卫凛转身往刑堂方向走去。
      .
      .
      刑堂,清冷非常。
      .
      “首领!”刑堂侍卫见他来此,立马神经紧绷,这位地狱修罗向来淡漠孤冷,更是以狠辣勇猛威震江湖,曾经一人双刀屠了敌方千人将王爷解救突围,据说所过之处皆被鲜血染红,场面十分惨烈。
      .
      “不遵主令,金针鞭二百,抻刑一个时辰。”
      .
      刑堂的侍卫偷偷对视一眼,心中默默叹谓:这位首领不但对他们要求十分严格,对自己更是极为苛刻。不管什么责罚他都是翻倍领受,金针鞭且不说,单单这抻刑的残酷难熬,把多少硬骨头逼得涕泗滂沱。
      .
      只见卫凛退去上衣伏在刑架上,刑堂侍卫不敢耽搁,道了声“得罪”便立刻取来金针布满其背,挥下重鞭生生将金针深入其穴,非令不得取出。
      .
      整整二百鞭毕,卫凛死死撑着刑架站起来,任由刑堂侍卫将自己双手双脚套入绳链,转动刑具收紧,眼看整个身子被拉抻着,脱臼一般的钝痛阵阵袭来:“呃……”
      .
      卫凛咬着牙苦熬这痛不欲生的折磨,诺大的刑堂只听得见他闷闷的喘息声和不经意间溢出嘴边的呻吟声。
      .
      一个时辰后,行刑结束。
      .
      侍卫上前将他松开束缚,卫凛忍着剧痛缓缓活动筋骨,只听“叭”一声,微微错位的筋骨恢复原处,穿好衣裳道了句“辛苦”便离开了刑堂,其他人等连忙颔首道“不敢”恭送首领离去。
      .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9-11 22:02
        我的暖文怎么不见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9-11 22:50
          楼主你又开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9-11 23:47
            小小的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9-15 01:21
              书房内,凌王正在审阅影卫暗查朝中大臣的密报,神色越发凝重。
              .
              “王爷,凛首领从刑堂领罚回来,在门外候着等您验刑。”
              .
              凌王重重扔下手中物,沉声道:“进来!”
              .
              “见过王爷。”卫凛先行一礼,继而背过身退去上衣,血渍未干的刑伤十分惨烈,“请王爷验刑。”
              .
              凌王瞥了一眼那皮肉绽裂的后背,心知他定是翻倍领了罚,疾声厉色的警告道:“下次再敢违背主令,本王就抽废你!”
              .
              “卫凛不敢。”
              .
              “清理一下,晚上守夜。”凌王多日未泄欲/火,加之近日边疆动荡朝堂不安,内心烦躁压抑的很。
              .
              “是。”卫凛顾不得自己身子状况,听到王爷还愿意让自己守夜,心中欣喜不已,立刻躬身退下。
              .
              .
              穿过梅林卫凛便不自主地停下了脚步,这梅林后边就是靳氏的居所,听闻他素爱梅花,所以王爷特地吩咐选了离梅林最近的屋子。
              .
              卫凛深吸一口气,梅香四溢,沁心入脾,果然是个好地方。远远透过纸窗,隐约看到那临窗的书案上放着几张宣纸,轻步入内细看,纸上画的是几株含苞待放的梅花,砚台上搁着只墨迹未干的毛笔,看来人刚刚离开。
              .
              再环视屋内所用的床榻和案几,精湛的镂空雕花手法,幽幽檀香入鼻,皆是稀有的珍贵木材,屋子一角摆放着一架古琴和一支长笛,昭示着这屋的主人也是个才艺俱佳的雅致之人。
              .
              “公子,您想要摘梅花吩咐一声便是……”
              .
              “是啊,这外面天寒您身子又弱万一冷风扑着,奴才们十个脑袋也不够王爷砍的!”
              .
              卫凛远远听到一群脚步声快速走来,跃身翻至屋梁上,随后门帘掀起,一袭绛色长衫的公子怀抱着几枝梅花,先从一侧拿来一个白瓷花瓶,而后将这些梅花尽数插了进去。
              .
              “公子,这水果是王爷一清早就命人采摘送来的,您瞧多新鲜!尝尝吧!”
              .
              “公子,这新衣是御用裁缝连夜赶制出来的,样式都是王爷亲自挑选的,您试试吧!”
              .
              任由侍从如何劝说,靳氏都不为所动,静静的伏在书案下笔作画,最后几笔斜枝点红收尾,才缓缓道:“去准备膳食吧。”
              .
              “是,公子稍等。”侍从兴高采烈地退下,只留靳氏一人。
              .
              卫凛细细看着这靳氏,瘦弱的身形,墨色的头发,俊逸的面容配着一双迷离似水的桃花眼,顾盼转眸间惊为天人。
              .
              靳氏待侍从走远,出声询道:“不知来者何人?”
              .
              卫凛刚刚一直屏息凝神,并未发现靳氏会武。遂而翻身落地,气势凌厉的一手钳住他颈部,沉声道:“你如何得知?”
              .
              “我闻到你身上的血气。”靳氏向来嗅觉敏锐。
              .
              卫凛一手扣入他脉息,果然毫无内力,暂且信了这话,松开钳制他的手。
              .
              “你就是卫凛吧。”靳氏面色不惊,目光无惧。
              .
              卫凛闻言眸色一紧,抽出佩刀直指人心,喝问道:“你到底是谁?接近凌王有何目的?!”
              .
              “一早就听说凛首领解兵回府,不遵主令又入了刑堂,你我二人有着同一种身份,你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我,就像我也时时关注你一样。”靳氏神色自若的继续说道:“在下靳霖,甘霖的霖而非你之凛,江南人氏,家中独子,偶遇王爷一见倾心,凛首领可还有要问的?”
              .
              卫凛收起利器,不明所以的追问道:“既是如此,为何昨日将王爷拒之门外?”
              .
              “呵!”靳氏冷笑一声,反问道:“这红帐春宵里的秘事凛首领也要过问?”
              .
              “你!”卫凛本就不善言谈,一时语塞。
              .
              “告诉你也无妨,要怪就怪王爷前晚太过威猛,靳霖的身子不似凛首领强健耐操,所以这几日就有劳首领受累了!”看似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却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般放荡形骸的话。
              .
              卫凛哪里和人斗过嘴,憋得他紧紧握住刀柄,直直盯着靳氏。
              .
              “看我干嘛?”靳氏被他这凶神恶煞的眼神瞪得心里一颤,故作镇定的倒了杯茶赶忙下了逐客令,“我要休息了,不送!”
              .
              .
              折腾这一日,卫凛从靳氏院子里出来时已是近黄昏。他曾以为自己不屑与人争宠,今日一见靳氏才知道自己有多么逊色,音律书画,容貌姿色,没有一样比得过靳氏,也难怪不到一月王爷就纳了新宠。
              .
              卫凛心中胡乱感慨叹息着,抬头望了望天边处,暮色渲染着晚霞,青黛一抹,金光一片。如此美景他却没有心情欣赏,酸楚的滋味铺天盖地般袭来,这感觉甚至比抻刑还要难熬,压抑在心底几乎透不过气来。
              .
              茕影萧索,不堪言,怎堪言。
              .
              .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9-17 19: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9-17 23:07
                  占位!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9-18 22:51
                    加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7-09-19 17:39
                      2020-05-27 01:02 广告
                      一如既往的虐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9-19 22: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9-20 21:08
                          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9-23 09:50
                            秒吞,只能上图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9-23 11:03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9-23 12:26
                                小受好可怜楼主给发点糖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9-23 12:5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9-24 10:42
                                    “王爷!……”门外传来一阵低泣声。
                                    .
                                    “谁在外面!”凌王不悦的厉声喝道。
                                    .
                                    “回王爷,是靳公子屋里的侍从。”看守的下人据实回禀。
                                    .
                                    “求王爷去看看靳公子吧!公子他受了天大的委屈……”
                                    .
                                    凌王闻声眉头微紧,顾不得其他琐事,大步大步赶去靳氏那里。
                                    .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凌王还没入内便听到靳氏与另一个侍从的对话。
                                    .
                                    “公子,您何苦忍着,直接告诉王爷给您做主便是!”
                                    .
                                    “不许说!凛首领说得对,我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男宠,就算是打死我王爷也不会将他怎样的……”
                                    .
                                    “那您就白白遭这罪?!”
                                    .
                                    “不然呢?那可是跟随王爷多年的凛首领,他在王爷心里的分量哪是我能比的!”
                                    .
                                    “就算是王爷看重他,也不能随意伤人啊!您瞧您这伤口……会留疤的!”
                                    .
                                    “就说是我不小心划破的,王爷近日心烦别去给他添心思。”
                                    .
                                    “可是……”
                                    .
                                    侍从本欲再说什么,却被忽然推门而入的王爷打断了。
                                    .
                                    “王爷……?”靳氏见他先是一惊,而后慌忙将臂膀遮挡住。
                                    .
                                    凌王哪里允许他动作,一手掀开被子查看他伤口,只见一道刀痕赫然入目,刀口极深,涂抹上草药却依然在渗血。
                                    .
                                    “怎么回事!”凌王一巴掌扇过侍从,怒斥道:“本王命你们好好伺候,竟然让公子受这么重的伤,要你们何用!”
                                    .
                                    侍从吓得赶忙跪地磕头,求饶道:“王爷饶命!王爷饶命!不关奴才的事,是凛首领伤得公子!”
                                    .
                                    凌王眼眸微眯,不可置信的喝问道:“如实说来!”
                                    .
                                    “是!”侍从又是重重一磕,细细道来,“奴才陪着公子从梅林回来就去准备膳食,待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凛首领匆匆离去,而公子在屋里昏倒一旁……”
                                    .
                                    .
                                    凌王听他叙述完便下令道:“传卫凛过来!”
                                    .
                                    “王爷,我没事,这点小伤几日就好。”靳氏故作轻松的宽慰道:“是我的错,和凛首领发生了几句口角。”
                                    .
                                    “几句口角?”凌王抬眼看向那个回话的侍从,“你亲眼看到卫凛拔刀伤人的?”
                                    .
                                    “这……这……”那人含糊其辞,目光闪烁。
                                    .
                                    “混账!连话都回不清楚!”凌王说着抽出佩剑直入其心。
                                    .
                                    “王爷饶……”可怜他还没说完就一命呜呼了。
                                    .
                                    靳氏倒吸口气,眼睁睁看着那侍从倒在血泊之中……
                                    .
                                    “属下参见王爷。”卫凛瞥见屋内这番景象,心知王爷此时正值盛怒。
                                    .
                                    “凛首领!您今日的教训靳霖铭记于心,求您别再伤我!”靳氏双眼泛红,一副委屈不能言的模样。
                                    .
                                    只见卫凛静静地单膝跪地,不搭理更不解释,他在等待着凌王发话。
                                    .
                                    “卫凛。”
                                    .
                                    “在。”
                                    .
                                    “今日与靳氏发生了口角?”
                                    .
                                    “是。”
                                    .
                                    “你有何辩解?”
                                    .
                                    “但凭王爷发落。”
                                    .
                                    “既是口角之争,那便掌嘴一百!”
                                    .
                                    “是。”
                                    .
                                    卫凛抬手自掌,一下下毫不留情,不一会儿嘴角溢出鲜血,红肿不堪。
                                    .
                                    靳氏正一副沾沾自喜的神情,突然,凌王冷笑着一手抓起他衣襟:“下面再来算算这刀伤的账!”
                                    .
                                    凌王说罢将靳氏重重一摔,下令道:“来人,将靳氏关入地牢,伤口好好医治!一旦愈合就再给他弄个一样的刀痕!”
                                    .
                                    靳氏瞪大双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发疯似的嚎啕大哭:“王爷!你不是最喜欢我吗?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
                                    .
                                    “本王南征北战什么场面没见过?!你以为这点伎俩就能让本王入套?”凌王不耐烦的挥挥手,立刻有影卫现身将靳氏拖下去。
                                    .
                                    靳氏闻言绝望的歇斯底里:“卫凌王!你果然冷血无情!你直接把我杀了!不要这样折磨我!卫凌王!……”
                                    .
                                    凌王望着靳氏背影喃喃自语道:“终归不是你……旁人再像,也学不来你的善良。”
                                    .
                                    “王爷?”卫凛听得不清。
                                    .
                                    “记住这次教训!”凌王收回思绪,面色恢复往常的庄严肃穆:“一日后将金针取出!下去吧!”
                                    .
                                    “是。”卫凛垂首退下。
                                    .
                                    凌王瞧了瞧书案上靳氏所作的梅花图,静默良久,回想这半生自己荒唐过,轻狂过,却也爱过。
                                    .
                                    前尘往事,斯人犹入梦,奈何情深缘已尽。
                                    .
                                    .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9-24 10:46
                                      缘已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9-24 12: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9-24 12:09
                                          黛黛~66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9-24 12: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9-24 12:59
                                              坐等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9-24 13: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0-02 21:12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10-03 08:34
                                                    凌王难得放纵自己醉一次,回到府邸便遣了随从一人独处在梅林中,望着这片暗香浮动的梅花不禁陷入回忆:
                                                    .
                                                    “灏,你看这梅花多孤单,寒冷冬日,只有这一株独独傲立。”
                                                    .
                                                    “这有何难,等来年将这一片都种下梅花陪着它。”
                                                    .
                                                    “真的?”
                                                    .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但凡你喜欢的,我都要为你做到!”
                                                    .
                                                    ......
                                                    .
                                                    “凛,你身子真白,就像那一捧无染的白雪。”
                                                    .
                                                    “干嘛抱我这么紧!”
                                                    .
                                                    “你是我的!我就喜欢看你抱你宠你爱你!”
                                                    .
                                                    “你……那你一会儿轻点……”
                                                    .
                                                    “嗯,我轻轻的,你疼我更心痛。”
                                                    .
                                                    ......
                                                    .
                                                    “卫灏!卫凌王!你为何要灭我王族!”
                                                    .
                                                    “我……我也不知。”
                                                    .
                                                    “口口声声说爱我的人,亲手杀了我父母兄妹!哈哈哈哈!”
                                                    .
                                                    “凛,别退了!那是悬崖!”
                                                    .
                                                    “家没了,国也灭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卫灏卫凌王!我恨你!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
                                                    “凛!凛!……你为什么不信我!为什么!”
                                                    .
                                                    ......
                                                    .
                                                    醉意上头的凌王倚靠在那株梅树下不知不觉睡着,卫凛从暗处现身将困醉的凌王背回房里,轻轻为他脱靴又将被子守好正准备退下,却见凌王朦胧间一手拽住他,嘴中呢喃低语几字:“凛,别走……”
                                                    .
                                                    卫凛低声应下:“是,卫凛守夜。”
                                                    .
                                                    凌王闻言好似得到了安慰,松开了手便沉沉睡了过去,眼角一抹温热悄然流下……
                                                    .
                                                    夜阑星稀,相思意浓。故人入梦,难释情殇。
                                                    .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7-10-03 08:57
                                                      沙发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10-03 09:10
                                                        迷上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10-03 10:3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10-03 11: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10-03 2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