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吧 关注:55,126贴子:375,933

《有间小屋》张二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有间小屋》张二棍
要秋阳铺开,丝绸般温存
要廊前几竿竹,栉风沐雨
要窗下一丛花,招蜂引蝶
要一个羞涩的女人
煮饭,缝补,唤我二棍
要一个胖胖的丫头
把自己弄的脏兮兮
要她爬到桑树上
看我披着暮色归来
要有间小屋
站在冬天的辽阔里
顶着厚厚的茅草
天青,地白,
要扫尽门前雪,洒下半碗米
要把烟囱修的高一点
要一群好客的麻雀
领回一个腊月赶路的穷人
要他暖一暖,再上路



大风吹

须是北风,才配得
一个大字。也须是在北方
万物沉寂的荒原上
你才能体味,吹的含义
这容不得矫情。它是暴虐的刀子
但你不必心生悲悯。那些
单薄的草,瘦削的树
它们选择站在一场大风中
必有深深的用意


《草民》
说说韭菜吧。这无骨之物
一丛丛抱着,但不结党
这真正的草民
用一生的时间,顺从着刀子
来不及流血,来不及愈合
就急着生长,用雷同的表情
一茬茬,等待



太阳落山了

无山可落时
就落水,落地平线
落棚户区,落垃圾堆
我还见过。它静静落在
火葬场的烟囱后面
落日真谦逊啊
它从不对你我的人间
挑三拣四


《木匠书》
那就做个幸福的木匠吧
在冬日里,挥舞着膀子
用斧头说锋利的情话
我流着汗。你用衣襟轻轻的擦
我说渴,你就递来温润的唇
沿着命定的纹理
我依次,为我们。制好
宽婚床,窄衣柜
称手的拐杖
和棺椁。厚厚的
把尘世隔开
我要他们听不见
两副骨头碰撞的声音


回复
1楼2017-09-24 00:45
    《原谅》
    原谅少女。原谅洗头房里十八岁的夏天的

    就是原谅她田地间佝偻的父母
    和被流水线扭断胳膊的弟弟

    原谅嫖客。原谅他的秃顶和旧皮鞋
    就是原谅出租屋的一地烟头
    和被老板斥责后的唯唯诺诺
    也是原谅五金厂失业女工提前到来的
    更年期。以及她在菜市场嘶哑的大嗓门

    原谅窗外越擦越多的小广告
    还要原谅纸上那些溃疡糜烂的字眼
    这等于原谅一个三流大学的毕业生
    在一个汗流浃背的下午,
    靠在城管的车里,冷冷的颤抖
    也等于原谅,凌晨的廉价旅馆里,
    他狠狠的撕去,一页去年写下的日记

    原谅这条污水横流的街道吧
    原谅生活在这里的人群
    原谅杀狗的屠夫,就像原谅化缘的和尚
    他们一样,供奉着泥塑的菩萨

    原谅公车上被暴打的小偷,就像
    原谅脚手架上滑落的农民工
    他们一样,疼痛,但无人过问
    是的,请原谅他们吧
    所有人。等于原谅我们的人民
    哪怕我们说起人民的时候
    他们一脸茫然

    哦。最后,原谅这座人民的城市吧
    原谅市政大楼上崭新的钟表
    等于原谅古老的教堂顶,倾斜的十字架
    它们一样怀着济世的情怀
    从不被人民怀疑
    也从不被人民原谅

    哦。原谅人民吧
    等于原谅《宪法》
    和《圣经》
    它们,和人民一样
    被摆放在那里
    用来尊重,也用来践踏



    拆长城

    把长城拆开。把城墙、门楼、瓮城,依次

    拆成一堆堆砖瓦,一副副榫卯,一粒粒钉子
    拆出其中的铁匠,木匠,泥瓦匠
    再拆。拆去他们的妻儿、老小、乡音
    拆。拆去他们枯镐的一生。拆去他们身上的
    血泡,鞭痕,家书。用苛捐,徭役
    用另一道圣旨,拆。拆,一个朝代,接一个

    朝代
    一个口号,接一个口号。来,把长城拆开
    把宫阙拆开,把宋元明清拆开,把军阀拆开
    一路拆。把大厦,把流水线,把矿井
    统统拆开。拆出那些铁匠、木匠、泥瓦匠
    拆出他们身体里深埋的,长城、宫阙、运河
    拆出他们身体里沉睡的陵寝、兵马俑、栈道
    拆出他们伤痕累累的祖先
    拆出他们自己。拆出你,我
    拆出我们,咬紧牙关
    涕泪横流的子孙



    钢铁是怎样炼成


    砸碎了南寺里的古钟,炼
    打破了堂屋里的铁壶,铁锅,铁门栓,炼
    收走了灶台上的菜刀,屋檐下的斧头,炼
    烧光了山上的新柴,坟前的老树,箱里的古


    一把火,一把火,炼
    掉进土炉里的黄四娃,刘寡妇
    请用你们的身体,继续炼
    ……一声命令,炼。一声声口号,炼
    钢铁啊,你到底是怎样炼成的
    我一边发问,一边炼。我成了死去活来的
    代人
    我一边发问,一边转世来此。身体里还带携着
    谁,埋下的一座座熊熊火炉
    我是自己的钢铁
    也是自己的炉渣
    我是那个催促自己
    添柴烧火,喊“炼”的人
    也是那个失足掉进炉火的人
    来不及喊出一声,“水”



    消失

    从前,我愿意推着一车柴
    去烧一杯水,谁劝也不听
    从前,我愿意捏着一根羽毛
    去寻一只鸟。谁劝也不听
    现在,我一幅悔不当初的样子
    下午的时候,我指着自己的鼻子
    “从前,你总是把狗样当成人模”
    到了黄昏,我又反思了一遍
    是应该弹尽去死,还是粮绝去死
    现在,我愿意推翻这一切
    刚刚,某人问的真好
    “在指鹿为马中,马和鹿,哪个消失了”
    我还没有回答,他就消失了
    或者,他还没等来回答,我就消失了
    也或者,我说起从前,后
    我就消失了



    《娘说的,命 》
    娘说的命,是坡地上的谷子
    一夜之间被野猪拱成
    光溜溜的秸杆
    娘说的命,是肝癌晚期的大爷
    在夜里,翻来覆去的疼
    最后,把颤抖的指头
    塞进黑乎乎的插座里

    娘说的命,是李福贵的大小子
    在城里打工,给野车撞坏了腰
    每天架起双拐,在村口公路上
    看见拉煤的车,就喊:
    停下,停下

    娘说命的时候,灶台里的烟
    不停的扑出来
    她昏花的老眼,
    流出了那么多的泪,停不下来





    回复
    2楼2017-09-24 01:01
      五月的河流


      只有我知道,一条河流的伤痛
      它在五月干旱的人间,一寸寸收紧两岸
      现在,它被掠取了澎湃,汹涌,荡漾
      哦,这些波光粼粼的字眼。

      它消失在自我的放逐里
      它干涸,它生锈,
      它在下游,用一尾泥泞中挣扎的鱼
      殉葬。而我,
      一个越来越冷漠的人类
      把浑浊的两滴眼泪
      收紧。仿佛那是悬着的命

      是的,我还不能为一尾鱼的死活而放纵
      我不可以像一条暗藏着杀机的河流
      把自己捻死在此地
      ——这无所忧患的人间



      不必向今天要证据

      这是我的浩荡落日,无可争议
      一条路如偈语,若隐若现
      它推开荒草萋萋,从不抵达什么
      流水搀着流水,越走越瘦
      炊烟背着炊烟,无望升起

      不必向它们索要,存在的证据
      不必向人世间的温存和悲怆
      索要理由。为一个人内心隐约的不安
      鼓掌吧。他带着灰懵懵的影子
      走过这里时,就像带着
      一面永不飘扬的旗帜

      不必问他的圆满在哪里
      暮晚降临了,他收回影子
      如一个苦涩的汉子,轻轻卷回
      滩涂上的海带和盐巴
      不必向今天要什么证据
      心跳压着呼吸,天空压着海面
      蓝磨损着蓝



      挪用一个词

      比如,“安详”
      也可以用来形容
      屋檐下,那两只
      形影不离的麻雀
      但更多的时刻,“安详”
      被我不停地挪用着

      比如暮色中,矮檐下
      两个老人弯下腰身
      在他们,早年备好的一双
      棺木上,又刷了一遍漆

      老两口子一边刷漆
      一边说笑。棺木被涂抹上
      迷人的油彩。去年
      或者前年,他们就刷过

      那时候,他们也很安详
      但棺材的颜色,显然
      没有现在这么深
      ——呃,安详的色彩
      也是一层一层
      加深的



      黄石匠

      他祖传的手艺
      无非是,把一尊佛
      从石头中
      救出来
      给他磕头
      也无非是,把一个人
      囚进石头里
      也给他磕头



      故乡

      我说,我们一直温习的这个词,
      是反季节的荆棘。你信了,你说,
      离的最远,就带来最尖锐的疼
      我说,试着把这个词一笔一画拆开
      再重组一下,就是山西,就是代县,
      就是西段景村,就是滹沱河
      你点了点头,又拼命摇起来,摇得泪流满面
      你真的沾了一点点啤酒,在这个小饭馆
      一遍遍,拆着,组着
      一整个下午,我们把一张酒桌
      涂抹得像一个进不去的迷宫


      收起回复
      3楼2017-09-24 01:06
        大雪书

        乌鸦蹲在雪地上
        黑黑的
        仿佛十月的穷孩子
        北风一遍遍
        梳理着,它薄薄的羽毛
        像是一家人
        像是空荡荡的父亲。哦,
        无能为力的安慰
        他自己都那么冷
        只能呜呜地哭



        逃离

        我的梦里,有野花,压着仇人的墓碑
        有小路,走过贩运情侣的马车
        有扭曲的蛇,吐出孤独的信子
        一遍遍,舔着朝圣者泥泞的脸
        为了让一场梦,无比接近真实
        我还准备了,诅咒,哭泣,和挣扎……
        惊醒后,我还有偏头痛
        红眼眶。我把每一场梦
        都做得玄机重重。以至于
        每一次醒来,都是一次对现场的逃离
        黎明,当警报声滑过暗青色的窗口
        我知道,我又一次幸免了
        但肯定有另一个人
        因为梦见锈迹斑斑的镣铐
        而不幸,被一群梦见判决书的人
        带走了



        《习惯》
        最后,是驴子习惯了围着磨盘
        它在逼迫自己转。甚至,
        想要它停下来的时候
        都得动用鞭子
        这让我想起,某年前的秋后
        我的乡下,村长在喇叭里的勃然大怒
        “今年谁他妈要再问交公粮的事儿,
        老子送他去蹲号子”



        《空山不见人》
          群峰斜披着绿袈裟
          仿若已入定千年
          一任白云悠悠。众兽远遁
          蹄印将昨夜的雨水收拢
          在童话里,这该是一湾小小的荡漾
          “我死后是要回到这里的”
          “要开出另一种花朵,但不必命名”
          踏遍青山的那人,迎着无羁的风
          他对山谷轻轻的呢喃
          我有缘听到
          在远离俗世的地方 ,谛听
          是件值得幸福的事
          我立在一个老者的身后,闻到
          山间荡漾起 ,新鲜的,
          无法言说的 花香。这让我
          更加确信, 在所有怡心的地方
          每个俗人,
          都被赋予口吐莲花的法力



        《古时候的样子》

        纸钱有方孔
        保留古时候的样子
        有人披麻,戴孝
        棺木像蜈蚣,滑向村口
        这些,都像极了古时候

        妇人新寡,翻了下手机
        微信里的一句“节哀顺变”
        也是古时候的意思



        听,羊群咀嚼的声音

        没有比这更缓慢的时光了
        它们青黄不接的一生
        在山羊的唇齿间
        第一次,有了咔咔的声音
        草啊,那些尚在生长的草
        听,你们一寸寸爬高
        又一寸寸断裂



        民国十三年

        冷风吹着,走失的露水
        列队返回草尖
        我独坐,仿佛听见什么鸟
        咴咴地叫着。我带来一本地方志
        却没有打开它。许多灾难
        还没有成为灾难
        许多姑娘啊
        眉清目秀的好年纪
        她们还没有成为丫鬟
        妓女。和乞丐婆
        她们在民国十三年的乡下
        天真,无邪。把一簇簇
        罂粟花,插在鬓角
        她们从阡陌上返回
        把装满蘑菇的篮子
        轻轻放在窗沿下
        窥见父亲们,正大口大口
        吐出,灰茫茫的烟圈



        ○大海物

        大海上,没有教堂与监狱
        没有墓地,没有学院,没有菜市场
        没有愚弄,强奸,堕落,阴谋
        大海里,只有海水
        平等的海子,共产主义的海水
        没有任何添加剂的海水,反对所有象征的

        ——所以我还不配,住在海水里
        我还不配,生长出
        理想主义的腮,和闪光的鳞片


        收起回复
        4楼2017-09-24 01:14


          收起回复
          5楼2017-10-06 12:52
            忧虑,思索,呐喊。诗人没死!


            收起回复
            6楼2017-10-13 10:10
              欣赏学习张二棍的诗!


              回复
              7楼2017-10-22 20:08
                点点点一个很大的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0-27 19:29
                  唯有这一朵花能饱含对张二棍的赞誉!


                  回复
                  10楼2017-11-02 22:04
                    读过先生的诗。有情怀的大作!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7-12-02 23: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2-16 16:44
                        有海子的味道


                        回复
                        16楼2017-12-31 16:12


                          回复
                          18楼2018-01-19 09:14
                            楼主是二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3-02 16:58
                              《》一个人的马戏团
                              一个人敲锣,一个人打鼓
                              一个人翻跟斗,扮鬼脸。也免不了
                              呵斥自己。“看,你又踩错了鼓点”
                              没有人知道,我指挥着
                              多么庞大的马戏团。一出生
                              我就站在群兽中央,拥有了
                              花样百出的口诀,和咒语
                              我有秘密的牢笼,豢养着诸多未名
                              它们钻火圈,踩钢丝,滚铁环
                              我把每一种珍禽和异兽
                              都玩得风生水起
                              我的每一根指头,都埋设着机关和陷阱
                              只有在谢幕后,我才把紧扣的十指
                              摊开给自己看。呃,现在,给你也看看
                              呃,它们多像是
                              十个互相嘲弄的小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3-17 20:19
                                一个人
                                文 /张二棍
                                一个人没有首都,也没有陪都。他全身
                                都是边疆。他的每一寸肌肤
                                都是兵戎相见的战场
                                他一出生,就放弃了和平的想法
                                他在内忧外患中,长大成人
                                他的眼神里,站满了戍边的人
                                他每说一句话,都是厮杀
                                他死掉了,不会有人用计
                                救活他。在奈何桥的两边
                                所有的,都平息了
                                也有人,围着他哭
                                但不会是,围魏救赵
                                也有人用火,烧他
                                但绝不会,有釜底抽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3-18 06:41
                                  张二棍 | 黄昏近

                                  一下午坐在山顶
                                  潜入几页史书,做了乱世的
                                  糊涂宰相。掩卷后
                                  黄昏已欺身。史书中
                                  也曾无数次提到,这样的黄昏
                                  有人饮酒杀人
                                  有人喊,刀下留人
                                  有人班师回朝
                                  有人马革裹尸
                                  有人孤独的吟哦,拍遍了栏杆
                                  却无人酬唱。一个人清晨种下的
                                  柏树。在黄昏,就有人借一枝自缢
                                  白綾飘飘啊,乌鸦翻飞
                                  我从史书撕下,荒唐的一页
                                  扔给风。就有千万个黄昏
                                  呼啸着坠崖。我把史书
                                  压在一块山石之下,独自离开
                                  就有无数帝王,目送一个草民
                                  趁黄昏近,揭竿,夺江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3-18 14:39
                                    让我长成一颗草吧,随便的
                                    南山,北坡都行
                                    哪怕平庸,费再大的力,
                                    都挤不出米粒大的花
                                    哪怕单薄,风一吹,
                                    就颤抖着,弯下伶仃的腰
                                    哪怕卑怯,蝴蝶只是嗅了一下我的发梢,
                                    缄默的根,就握紧了深处的土
                                    哪怕孤独,哦,哪怕孤独
                                    也要保持我的青
                                    从骨头里蔓延,由内而外的
                                    青。这是一株草的底线
                                    哪怕被秋风洗白,也请你
                                    记住: 我曾经青过,
                                    白的,是我留在这尘世的
                                    骨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3-18 15:05
                                      很有生活历程啊,赞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3-24 09:29
                                        还有没?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8-03-24 21:31
                                          有生活,有激情,有思考,诗,写的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3-27 12:26
                                            好作,写实悲情,有呐喊挣扎之声。猜想作者不是中共党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4-01 16:35
                                              很好欣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04-07 03:15
                                                关注了,改天再读,审美疲劳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4-20 10:21
                                                  二首经典老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5-25 12:05
                                                    韭菜写到心里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6-06 06:53
                                                      入林记


                                                      轻轻走动,脚下
                                                      依然传来枯枝裂开的声音
                                                      北风迎面,心无旁骛地吹着
                                                      倾覆的鸟巢,倒扣在雪地上
                                                      我把它翻过来,细细的茅草交织着
                                                      依稀还是唐朝的布局,里面
                                                      有让人伤感的洁净

                                                      我折身返回的时候
                                                      那丛荆棘,拽了一下我的衣服
                                                      像是无助的挽留。我记得刚刚
                                                      入林时,也有一株荆棘,企图拦住我
                                                      它们都有一张相似的
                                                      谜一样的脸
                                                      它们都长在这里
                                                      过完渴望被认识的一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6-07 05:29
                                                        能认识一下吗 同是代县人 同样爱好写诗: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5楼2018-06-22 06:07
                                                          lz如果能押韵会加更多的分,或者不押韵,但有格律或特定的旋律会更加好一点。我只看了第一篇二棍。感觉有些地方言语有别扭处,不过只要把韵押上,旋律定好,相信会更好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6-25 16:50
                                                            家国情怀浓重


                                                            回复
                                                            37楼2018-07-06 1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