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希cp吧 关注:1,261贴子:26,390
  • 14回复贴,共1

【原创】人生若只如初见偶感有发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人生若只如初见

偶感有发,不定时更新,长短不定,可能随时弃坑。

我就是这么没节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9-26 23:01
    究竟是什么时候,我开始不明白自己的心?

    明明陪在你身边的是我,为什么,我还是可以从你的眼里看到他?

    错过,过错…是你?是我?还是他?

    你看,外面天气那么好,风景那么美,可惜,我们的天荒地老终究还是变成了曾经天真的子虚乌有。

    对不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9-26 23:08
      一 【寂寞空庭春欲晚】

      月凉如水,华光满地。

      寂静的黑夜里一片无声,只偶能听得一些只言片语。

      “冰块…”

      “不要…”

      “不要……”

      “冰块!”

      猛的从床上翻起,她睁大眼睛,晶莹的泪珠不断从眼眶滑落,却是没有知觉。

      许久,才恍然回神。

      苦笑浮于唇边,久久不能放下。

      “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冰块!

      ……

      ……


      尘埃落定,是新生活的开始。

      耶亚希回到了苍梧,除了那里,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

      朝云自然也跟她一起。

      或许,也可以说还有他。

      很奇怪是不是?

      明明还是那副容貌,却不在是那颗心。

      不说别人,就连耶亚希自己有时候也会犯糊涂?

      她身边的到底是他?还是他?

      明知道他不是那个人,却还抱着一起隐秘的心思,希望有那么一瞬,还可以见到他。。

      她很鄙视现在的自己,可莫名的就是放不下。

      偷偷想念,身不由己。

      ……

      “耶亚希,你和朝云都不小了,可以将亲事提上日程了。我们苍梧也很久没办喜事了。”

      那人伫立高台,对她如是说着。

      耶亚希有一瞬间的愣神,顷刻又回过神来。

      却是难得的沉默。

      “母亲,我………”

      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可她知道,自己不想成亲。

      最起码,现在不想。

      顾雨湘看着台下的少女一副难为的样子,狭长的眸子里满是深意。

      “怎么,是在担心朝云不同意?”

      耶亚希一愣,随即摆手慌道,“没有没有。女儿没有这么想。只是,”顿了顿,她看向顾雨湘带着一丝讨好,“只是女儿还不想那么早出嫁,女儿还想多陪在母亲的身边。”

      顾雨湘轻笑,像是明白了她的意思。道也不说破。

      “你有这心就够了。既然你暂时不想成亲,那便在等些时日吧。”

      听她这么说,耶亚希不由得的松了一口气。

      “谢谢母亲。”

      顾雨湘笑了,意味深长。

      ……

      ……

      离开大殿,走了还没多远,就迎头碰上那在熟悉不过的面容。

      她停下,傻傻的看着那副面孔由远到近。

      那一刻,他的样子在她的心里越发清晰。

      朝云和他很不一样。

      朝云爱笑,喜欢热闹,喜欢有趣的事物,喜欢着深色的衣服,尤其是黑色。

      他不怎么笑,比起热闹他更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呆着,仿佛什么事都提不起他的兴趣。更是一年四季都着白色的衣服,像是未曾换过。

      可现在,那个天天一身黑衣唇角含笑的人,真的是他吗?

      耶亚希有着一瞬间的恍神。可也不过一瞬。就回过神来。

      他离开了,永远不会回来了。

      她难辞其咎。

      ……

      “冰……朝云。你回来了?”努力的弯着唇角,她笑得勉强。

      朝云看着面前她,不由得皱了皱眉,随即又敛去,“嗯。今天我们打了不少猎物,晚上大家一起烧烤。”

      “好啊,那我去做准备。”她笑着,语气欢快的从他的身边走开,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

      不料,刚走出一步,就被他一把拉住,“怎么了?”

      回眸,她笑得越发尴尬。

      朝云深深的看着她,直到她越来越不自在,才有些漠然的垂下眼帘,放开她,淡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跟你说,别放太多盐。”

      “我办事。你放心。那我们。晚上见。”她笑着。对他挥挥手。然后转身离开。

      “嗯。”

      看着她的离去,朝云无力的扯起嘴角。

      苦涩布满他那一向坚毅的脸庞。

      “这是报应吗?耶亚希?”

      “为什么。我感觉到,你快要离开我了?”

      “明明就在我身边。可却仿佛隔着天涯海角,在难触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9-27 18:49
        哦,忘了说了。没看过汉之云,只看慕希的cut,所以。一切bug请忽略不计,我的地盘我做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9-27 18:51
          奇了怪了。看不到自己发的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09-29 20:36
            有没有亲能看到更新?有的话回个音。省的我总是重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9-29 21:06
              再发一次,度娘在吞我也没办法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9-29 21:09
                二 【美人如花隔云端】


                光阴如水,岁月如梭。


                握不紧,抓不住。


                耶亚希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不然,那个人的话语怎么能这么清晰?


                苍白的面容,一身的酒味,踉跄的将她紧搂在怀。


                似是无意又是想要确定什么似得一遍又一遍的呢喃。

                “不要离开我!”

                “我只剩你了。”

                直到今日,耶亚希还清楚的记得他眼里浓浓的绝望和看向她时一丝期待。

                以至于她当时那句,“我不会离开你!”都忘了自己是出于什么心境才可以那么轻易的说出口,如若誓言一般不可违背。


                然,誓言也好,一时的安慰也罢,她终究还是没有做到那日所言。

                如今,现在这样,是不是也是对她的惩罚?


                ……


                ……

                “耶亚希,我听说,长公主同意了你和朝云的亲事。恭喜你啊,终于可以有情人终成……”


                “不要说了!”


                阳光肆意,清风徐来。


                河岸上的两个女子纷纷一愣。


                “耶亚希你……”


                明白自己有些过激了,耶亚希忙反应过来解释,“不是,我是说,现在说这些还太早,等时候到了再说吧。哈哈……”尴尬的打着哈哈,耶亚希垂下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而与她一起的女子只当她是害羞,便没有在多言。


                风光旖旎里,顿时一片寂静。


                殊不知,河岸不远处的树林里,一人的身影默默伫立在那。


                没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他的离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9-29 21:12
                  黑夜


                  雾满霜华,溶月冷冷。


                  又是一轮银白当空。


                  耶亚希没有睡意,索性拾阶而坐,抬头望着上方那抹亮色静静出神。


                  寂静的夜里,无人打扰,平日里不敢想,未曾想的,这一刻到如那卸了闸的洪水滚滚而来,不能止息。


                  他的清秀的面容,他生气时扬起的眉头,他含笑时唇畔隐藏不住的温柔。


                  他握住自己手时的紧张,他抱住她时那不易察觉的颤抖。


                  还有,他看着她时眼眸里清晰倒映的自己。


                  这么多个他,这仅有的他。


                  耶亚希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可又好像不明白。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她没注意到,一个脚步声由远到近,最后停在了她的身边。



                  “耶亚希?”

                  低沉的嗓音突然在这寂静的黑夜里响起,耶亚希着实被吓了一跳。


                  等看到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后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不觉的提了起来。


                  是的。她害怕见到他。


                  自从大战之后。


                  至于是害怕见到他?还是他?她自己都弄不清。


                  尴尬的揪紧衣角,她不知所措。


                  朝云自然是看出她的不自在,沉默的转移视线,干脆和她一起欣赏着那遥远的景色。


                  二人皆是一言不发。


                  良久。就在耶亚希考虑自己要不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那人却是出了声。


                  “耶亚希,我们好好谈谈吧。”


                  耶亚希有些不明白,随即看着他道,疑惑道,“你想谈什么?”


                  “谈谈我们。”朝云将视线转移回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耶亚希被他看的有些尴尬,却也只能硬撑,“哦,你说。”



                  “你不想和我成亲,是吧?”明明是疑问句,可说出来的语气是不容否认的陈述句。


                  耶亚希一愣,面对朝云那似曾相识的眼睛,她无法欺骗他。


                  “不是,我……”


                  “我觉得,我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去接受现在的你……”


                  “朝云……”


                  最后,她避开他过于灼热的眼神,垂头轻语。


                  像是早就知道她会这么说,朝云嘲讽似的勾起嘴角,“是接受现在的我?还是放不下他?”


                  这句话像是打开了什么禁忌,耶亚希瞬间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朝云,不由颤栗着身子,“你什么意思?”


                  朝云看着她的反应,唇边的弧度越来越大,最终化为一个晦暗不明的笑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7-09-29 21:17
                    最后一段死活发不出来,明天再发好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7-09-29 21:25
                      “耶亚希,你知道吗?自从那场战役之后,你就像丢了魂一样,茫然失措。”


                      “一开始,我还以为你只是还不适应,是有所愧疚。可后来,你总是不觉间就看着我愣神,那眼神明明是在看我,可我总觉得,你是透过我在看另一个人。甚至,你的睡梦里都是叫着他的名字的时候,我才明白,可能是我错了。你不是接受不了我,而是放不下他!”

                      “所以,你开始躲避我,不敢与我对视,拒绝我对你的心意,乃至于,到最后竟不愿与我同处一起。”

                      低沉缓慢的语调,在这漆黑的夜里,竟显得无限悲凉。

                      耶亚希心下一痛,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

                      “我……可能……是真的还没有适应……”


                      “是吗?”朝云轻笑,随即不在意道,“那我们明天就跟母亲说,我们会遵从她的意愿,尽快成亲,你觉得怎么样?”


                      耶亚希傻了,“啊?”

                      朝云却是看着她再次沉默不语,就在空气又要再一次凝结起来时,他笑了,似是轻叹,又仿佛是嘲弄。


                      “承认吧,耶亚希。你早就不是当初那个追着我的小姑娘了。”

                      ……


                      ……


                      “对不起!”

                      沉默良久,耶亚希发现,除了这三个字,她竟是什么都说不出口。


                      朝云笑了,脸上的表情在月色的映衬下忽明忽暗,让人看不真切。

                      他不知自己该伤心多些?还是该开心多些?

                      那些未曾理解的,疑惑的,如今都已明了。

                      总得有一个人要学会放下,不是吗?

                      ……


                      ……

                      最后,耶亚希只听得他清清淡淡的话语和缓步而去的背影。

                      “若早知如此,当初应换他留下。也好过,如今的相对两无言。”

                      耶亚希大恸,一时泪意四处涌动,却无以言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5楼2017-09-29 23:40
                        不是我故意卡文。我发一次,度娘吞一次,没办法,分成三段发,结果第三段死活就是发不出来。为了不辜负大家的心意,也不辜负自己,只能在手机上又把最后一小段重打一遍,希望这次度娘给点面子,别在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6楼2017-09-29 23:42
                          三 【玲珑骰子安红豆】



                          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


                          自那日之后,耶亚希和朝云像是有了默契一般。谁都不在提那日发生的事,也不在提成亲的事,就连顾雨湘屡屡提起,也都被朝云以自身为借口再三推辞。


                          耶亚希很是感激他。

                          虽然,二人的相处和平日没什么两样,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耶亚希经常泛起的不自在以及朝云时不时的沉默。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人敢问什么。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过着,耶亚希以为,一辈子或许也就这样过了。

                          没想,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这看似平静却实则暗流涌动的画面。
                          ……


                          ……

                          横艾。

                          朝云曾经的伙伴,也是深爱朝云的女人。

                          她的到来,给这死水一般的生活带来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

                          同时,也带来了令人振奋人心的消息。


                          朝云没有死,他……也没有。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耶亚希不禁泪流满面,以至于紧紧咬住下唇忍住啜泣,才能不让自己在外人面前失态。


                          ……

                          ……

                          午后

                          阳光明媚,微风拂面。

                          横艾偷偷瞥了眼走在身侧的人,不言一发。

                          虽然,她有很多话想要告诉她。可她知道,时机不对。

                          何况,在见到他后,直觉告诉她,他貌似过的并没有想象中开心。

                          是和耶亚希出了什么问题吗?她忍不住猜测?

                          胡思乱想之际,竟一个没忍住将心中所想道了出来。

                          “焉逢,你和耶亚希出什么事了吗?”

                          “今天我见她,觉得她怪怪的,你也是。”

                          语毕,顿时懊悔自己问的不是时候,可是,她是真的很疑惑。

                          曾经那么要好的两个人,现在怎么看起来那么生疏。

                          是的,生疏,在她看来,颇有些相敬如宾的意思。

                          ……

                          ……

                          “没有,我们只是闹了一点矛盾。不用在意。”

                          身边传来淡淡的声音,横艾挑挑眉,既然他不愿多说,她也不多问就是,反正,迟早都会知道。


                          “不过焉逢,你现在这个模样,看的还真是别扭。还是早点换回来好。不然,我还真怕哪天会认错人……我看耶亚希那丫头,也是巴不得你们早点各归各位。说不定她也……”

                          不想让气氛冷下来,她遂开起玩笑来。

                          却不想,无心之语却戳到他的痛处。

                          他忍不住大吼一声,“够了!”

                          ……

                          横艾被她突如其来的怒火搞得莫名其妙,她是说错什么话了吗?

                          然,朝云不给她明白的机会。掉头就走。

                          横艾被丢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

                          ……

                          ……

                          是夜

                          耶亚希看着正在对面收拾自己的横艾,张了张嘴。

                          她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她,可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踌躇良久,她握了握拳终于鼓起勇气向她走去。


                          “那个,横艾,我可以请教你一些问题吗?”

                          正在忙碌的横艾听她这么说虽不愿,但也放下手中的事物,转身看着她。

                          “你想问什么?”

                          她不喜欢她,当然,她也不见得多喜欢她。

                          “我……”顿了顿,耶亚希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下午说的是真的吗?他,真的可以复活?”

                          “不然嘞?”皱着眉头,横艾不知道他指的是谁,却还是不客气的讽刺着,“你不会真以为我闲着没事干,大老远跑来这来看你们秀恩爱?”

                          耶亚希语塞,她竟不知该怎么回答。

                          横艾却是懒得理她。重新回头忙着自己手上的事,反正,她们向来不和。

                          ……

                          ……

                          漫漫长夜,几番心思,几下辗转。

                          竟是谁都没有入睡。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9楼2017-10-01 00:27
                            不知道今天度娘吞了没有。国庆到了,祝亲们节日快乐!另外,我喜欢原装的暮云,所以。我会狗血。会开金手指。就这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0楼2017-10-01 00:30
                              四 【世间安得双全法】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


                              天山之巅,终年积雪,冰冷异常。


                              朝云一行人到达时,已是黄昏。

                              来不及为自己添衣加食。三人便急色匆匆的往那山顶飞去。

                              好在三人里有两人都是内功深厚之人,再带一人,虽说有些吃力,却也没有消耗多少时间。


                              月上稍头时,便已是另外一番风景。


                              ……


                              ……

                              满眼银白。空旷寂寥。


                              然而。这中间的一抹翠绿还是让朝云耶亚希不由的惊了眼。

                              一座竹寮,一方石凳,一与风铃,仿若桃花源里的世界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


                              “你们来了。”

                              有声音传来,冷漠异常。

                              横艾最先回过神来,对着身边的朝云道,“别愣着了,赶紧进去啊。”


                              朝云虽有疑惑,但仍是跟了上去。

                              耶亚希紧随其后。

                              现在的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了出来。

                              ……

                              屋内,一女子。

                              通身雪白,容颜绝美,却神色淡漠。

                              耶亚希出神的看着她,竟猜不出她的年龄。

                              “师父,人我带来了,可以开始了吧?”

                              横艾跟那女子说着,语气里透露着焦急。

                              那女子却是没有回答,只是纠自看着她和朝云二人,言道。

                              “暂时还不行。”

                              “为什么?”这话不是横艾问的,也不是朝云,而是耶亚希。

                              她慌了,横艾不是说她师父有办法的吗?

                              怎么现在又说不行了。

                              所谓关心则乱,她没有注意到她说的是暂时不行。

                              那女子却淡道,“缺了两样东西。所以,暂时不行。”


                              三人一愣,耶亚希最先开口。

                              “什么意思?什么叫,缺了两样东西?”

                              横艾也急了,“师父,我走的时候你不是这么说的,怎么现在又不行了。”

                              朝云本来一直沉默,现下也有些着急道,“前辈,有话请明说。若有需要晚辈的地方,晚辈尽当付出一切所能。”

                              那女子看了看他,倒也直白道,“魂魄。返魂香。没有这两样东西,我没有办法帮你们。”

                              “什么意思?什么魂魄?返魂香?”耶亚希懵了。

                              别说她,另外两个人,也是一头雾水。

                              那女子却是神色淡漠的解释道,“人有三魂七魄。而他,却少了一魂一魄。”

                              “你是说。冰块。少了一魂一魄是吗?”耶亚希好像明白她说的是什么。

                              那女子颇有赞赏意味的看了她一眼继续道,“是的。当初,我虽费了不少力气,但还是无法寻到他剩下的一魂一魄。所以,才需要你们。”

                              “师父是说。要我们去找那一魂一魄?”这么一说,横艾也明白过来。

                              “是的。”

                              “那返魂香是什么?”朝云继续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那女子不可见的皱了皱眉,遂又说道,“传闻,那是上古时期的一种神石,燃之有异香。据说。有招魂,养魂,凝魂之功效。魂魄离体,一旦在这世间停留太久,牵绊越多就越快消亡于这世间,你们只有拿到它,才可以顺利把魂魄带回来。”

                              “那,我们要去哪里拿?”耶亚希问出了关键性问题。

                              像是触动什么往事,那女子突然有些叹道,“昆仑山中,有一位老者,你们若能让他同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好!我一定会想办法拿到它。”不等其他人的反应,耶亚希第一个说道。

                              横艾看着她有些过激的行为,有些不明所以。

                              朝云却是心下一颤,五味陈杂,说不出的感受。

                              ……

                              ……

                              临行前,耶亚希请求那女子,让她见他一面,自从从横艾那知道他在这里,她无一不盼望着可以在见他一面,哪怕一眼就好。


                              ……


                              冰室,锥冰刺骨,寒冷非常。

                              然而,耶亚希笑了。

                              她笑得很开心,甚至有一点满足。

                              熟悉的面容,却不一样的感觉。

                              那个躺在冰棺里的人让她泪如泉涌却又笑魇如花。

                              真好,你还在这里。

                              耶亚希忍不住俯下身想去触摸他的脸庞,却又在伸出手的瞬间慌忙收回,她笑着,流泪着。

                              “我会救你!”

                              “我一定会救你的!”

                              “冰块!”

                              哪怕。不管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我都在所不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1楼2017-10-07 2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