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希cp吧 关注:1,261贴子:26,390

回复:【原创】人生若只如初见偶感有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个设定比较有新意,暮云的容颜、朝云的身体。然而耶亚希,却无数次逃避。因为,她追逐迷恋的,从来不是朝暮兄弟的盛世美颜,而是一颗,孤单、随性、至情至性的灵魂。期待暮云的归来。可是,肉身已给兄长的暮云,该已何种面貌出现呢?


回复
56楼2017-09-30 10:44
    你们难道忘记青冥了吗?可以让他做个木雕 然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7-09-30 12:37
      可以弄个前世今生的梗,暮希前世就是一对,然后并不是在这个世界,可以跨界,然后让两人都在想起前世,可以自动幻化出真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8楼2017-09-30 15:37
        三 【玲珑骰子安红豆】



        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


        自那日之后,耶亚希和朝云像是有了默契一般。谁都不在提那日发生的事,也不在提成亲的事,就连顾雨湘屡屡提起,也都被朝云以自身为借口再三推辞。


        耶亚希很是感激他。

        虽然,二人的相处和平日没什么两样,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耶亚希经常泛起的不自在以及朝云时不时的沉默。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人敢问什么。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过着,耶亚希以为,一辈子或许也就这样过了。

        没想,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这看似平静却实则暗流涌动的画面。
        ……


        ……

        横艾。

        朝云曾经的伙伴,也是深爱朝云的女人。

        她的到来,给这死水一般的生活带来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

        同时,也带来了令人振奋人心的消息。


        朝云没有死,他……也没有。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耶亚希不禁泪流满面,以至于紧紧咬住下唇忍住啜泣,才能不让自己在外人面前失态。


        ……

        ……

        午后

        阳光明媚,微风拂面。

        横艾偷偷瞥了眼走在身侧的人,不言一发。

        虽然,她有很多话想要告诉她。可她知道,时机不对。

        何况,在见到他后,直觉告诉她,他貌似过的并没有想象中开心。

        是和耶亚希出了什么问题吗?她忍不住猜测?

        胡思乱想之际,竟一个没忍住将心中所想道了出来。

        “焉逢,你和耶亚希出什么事了吗?”

        “今天我见她,觉得她怪怪的,你也是。”

        语毕,顿时懊悔自己问的不是时候,可是,她是真的很疑惑。

        曾经那么要好的两个人,现在怎么看起来那么生疏。

        是的,生疏,在她看来,颇有些相敬如宾的意思。

        ……

        ……

        “没有,我们只是闹了一点矛盾。不用在意。”

        身边传来淡淡的声音,横艾挑挑眉,既然他不愿多说,她也不多问就是,反正,迟早都会知道。


        “不过焉逢,你现在这个模样,看的还真是别扭。还是早点换回来好。不然,我还真怕哪天会认错人……我看耶亚希那丫头,也是巴不得你们早点各归各位。说不定她也……”

        不想让气氛冷下来,她遂开起玩笑来。

        却不想,无心之语却戳到他的痛处。

        他忍不住大吼一声,“够了!”

        ……

        横艾被她突如其来的怒火搞得莫名其妙,她是说错什么话了吗?

        然,朝云不给她明白的机会。掉头就走。

        横艾被丢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

        ……

        ……

        是夜

        耶亚希看着正在对面收拾自己的横艾,张了张嘴。

        她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她,可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踌躇良久,她握了握拳终于鼓起勇气向她走去。


        “那个,横艾,我可以请教你一些问题吗?”

        正在忙碌的横艾听她这么说虽不愿,但也放下手中的事物,转身看着她。

        “你想问什么?”

        她不喜欢她,当然,她也不见得多喜欢她。

        “我……”顿了顿,耶亚希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下午说的是真的吗?他,真的可以复活?”

        “不然嘞?”皱着眉头,横艾不知道他指的是谁,却还是不客气的讽刺着,“你不会真以为我闲着没事干,大老远跑来这来看你们秀恩爱?”

        耶亚希语塞,她竟不知该怎么回答。

        横艾却是懒得理她。重新回头忙着自己手上的事,反正,她们向来不和。

        ……

        ……

        漫漫长夜,几番心思,几下辗转。

        竟是谁都没有入睡。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9楼2017-10-01 00:27
          不知道今天度娘吞了没有。国庆到了,祝亲们节日快乐!另外,我喜欢原装的暮云,所以。我会狗血。会开金手指。就这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0楼2017-10-01 00:30
            同爱原装暮云大佬,期待暮云大佬的回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1楼2017-10-01 00:44
              没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7-10-01 14:16
                加油加油,我已经收藏了,你一定要持续下去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楼2017-10-01 16:24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楼2017-10-01 22:40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7-10-02 10:08
                      很棒耶,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7-10-03 22:33
                        +1,楼楼加油!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7-10-05 19:04
                          很有意思的剧情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7-10-06 21:09
                            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7-10-07 01:31
                              四 【世间安得双全法】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


                              天山之巅,终年积雪,冰冷异常。


                              朝云一行人到达时,已是黄昏。

                              来不及为自己添衣加食。三人便急色匆匆的往那山顶飞去。

                              好在三人里有两人都是内功深厚之人,再带一人,虽说有些吃力,却也没有消耗多少时间。


                              月上稍头时,便已是另外一番风景。


                              ……


                              ……

                              满眼银白。空旷寂寥。


                              然而。这中间的一抹翠绿还是让朝云耶亚希不由的惊了眼。

                              一座竹寮,一方石凳,一与风铃,仿若桃花源里的世界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


                              “你们来了。”

                              有声音传来,冷漠异常。

                              横艾最先回过神来,对着身边的朝云道,“别愣着了,赶紧进去啊。”


                              朝云虽有疑惑,但仍是跟了上去。

                              耶亚希紧随其后。

                              现在的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了出来。

                              ……

                              屋内,一女子。

                              通身雪白,容颜绝美,却神色淡漠。

                              耶亚希出神的看着她,竟猜不出她的年龄。

                              “师父,人我带来了,可以开始了吧?”

                              横艾跟那女子说着,语气里透露着焦急。

                              那女子却是没有回答,只是纠自看着她和朝云二人,言道。

                              “暂时还不行。”

                              “为什么?”这话不是横艾问的,也不是朝云,而是耶亚希。

                              她慌了,横艾不是说她师父有办法的吗?

                              怎么现在又说不行了。

                              所谓关心则乱,她没有注意到她说的是暂时不行。

                              那女子却淡道,“缺了两样东西。所以,暂时不行。”


                              三人一愣,耶亚希最先开口。

                              “什么意思?什么叫,缺了两样东西?”

                              横艾也急了,“师父,我走的时候你不是这么说的,怎么现在又不行了。”

                              朝云本来一直沉默,现下也有些着急道,“前辈,有话请明说。若有需要晚辈的地方,晚辈尽当付出一切所能。”

                              那女子看了看他,倒也直白道,“魂魄。返魂香。没有这两样东西,我没有办法帮你们。”

                              “什么意思?什么魂魄?返魂香?”耶亚希懵了。

                              别说她,另外两个人,也是一头雾水。

                              那女子却是神色淡漠的解释道,“人有三魂七魄。而他,却少了一魂一魄。”

                              “你是说。冰块。少了一魂一魄是吗?”耶亚希好像明白她说的是什么。

                              那女子颇有赞赏意味的看了她一眼继续道,“是的。当初,我虽费了不少力气,但还是无法寻到他剩下的一魂一魄。所以,才需要你们。”

                              “师父是说。要我们去找那一魂一魄?”这么一说,横艾也明白过来。

                              “是的。”

                              “那返魂香是什么?”朝云继续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那女子不可见的皱了皱眉,遂又说道,“传闻,那是上古时期的一种神石,燃之有异香。据说。有招魂,养魂,凝魂之功效。魂魄离体,一旦在这世间停留太久,牵绊越多就越快消亡于这世间,你们只有拿到它,才可以顺利把魂魄带回来。”

                              “那,我们要去哪里拿?”耶亚希问出了关键性问题。

                              像是触动什么往事,那女子突然有些叹道,“昆仑山中,有一位老者,你们若能让他同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好!我一定会想办法拿到它。”不等其他人的反应,耶亚希第一个说道。

                              横艾看着她有些过激的行为,有些不明所以。

                              朝云却是心下一颤,五味陈杂,说不出的感受。

                              ……

                              ……

                              临行前,耶亚希请求那女子,让她见他一面,自从从横艾那知道他在这里,她无一不盼望着可以在见他一面,哪怕一眼就好。


                              ……


                              冰室,锥冰刺骨,寒冷非常。

                              然而,耶亚希笑了。

                              她笑得很开心,甚至有一点满足。

                              熟悉的面容,却不一样的感觉。

                              那个躺在冰棺里的人让她泪如泉涌却又笑魇如花。

                              真好,你还在这里。

                              耶亚希忍不住俯下身想去触摸他的脸庞,却又在伸出手的瞬间慌忙收回,她笑着,流泪着。

                              “我会救你!”

                              “我一定会救你的!”

                              “冰块!”

                              哪怕。不管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我都在所不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1楼2017-10-07 2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