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腐吧 关注:26,054贴子:969,005

【原创/多目镜组】博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当你不确定是不是要填坑的时候,就先把坑挖了。
——鲁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0-01 23:17
    多目镜组【JAX&YI】
    攻受无差
    放飞自我
    幼稚园文笔
    ooc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0-01 23:18
      闲话:小生很确定,血影是全吧最会卖安利的,快来吃多目镜组邪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01 23:19

        这是一个,只有你存在的世界。真是,非常抱歉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0-01 23:27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0-01 23:27
            壹。
            空气流动,在流过脸颊时有带着几分挑逗的意味于鼻尖留下一片花香。贾克斯嘟哝着,一只手揉着眼睛,另一手撑地以能让自己坐起。
            一片花海由近及远地随着贾克斯的视线弥漫开来。
            “冒着粉红泡泡的少女情怀的地方啊。”贾克斯打量着这块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中肯地嘀咕着自己对这里的评价。
            大概是梦境吧。贾克斯回想着,从自己的雇佣兵生涯开始,再到后来被方丈收留做武僧,再到今天中午又吃了水煮蛋水煮蛋可真好吃诸如此类的问题。最终才反应过来,哦,老子中午睡了个午觉。
            那就是还没睡醒在梦里吧,贾克斯惬意地伸了个懒腰,随即又躺在花丛里,随意将斗笠盖在脸上,决定就这样再睡一觉好了。
            阳光带来的温暖真实而又令人惬意,身上的丝织物在阳光下慢慢温暖起来,花香在他的鼻尖打着转。一时间,所有的疲劳和劳累都从百骸间渗透流出,又随着阳光而去。不得不承认,这里确实是一个能够令人愉快休息的好场所。
            正当贾克斯准备合眼睡去时,却感到从远处缓缓推进的风声。他一手抓起了斗笠将它侧在一边,另一手则握紧了他的禅杖。
            接近了。贾克斯身体紧绷,从地上弹起,禅杖向着对方的腿部横扫过去。
            那人却不慌不忙,一记干净的剑式挡下贾克斯的攻击。
            “将——”剑与禅杖撞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贾克斯就势向后翻滚半圈,抬眼看向对方——灰黑的长发随风飘舞,同色的眼眸深藏不住的笑意,嘴角也满溢着笑。
            贾克斯嘴张了张,却又没能说出什么,他们在这里邂逅,但直觉告诉他不是这样的。这一幕似乎发生过成百次,上千次。
            最终他还是问了出来。
            “你是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0-01 23:50
              困得一批明天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0-01 23:50
                哇我贾贼拉可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0-01 23:56
                  为阿尘打cal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0-02 00:05
                    啊啊啊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0-02 01:26
                      沙发板凳地板 花生瓜子矿泉水 啤酒饮料火腿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0-02 01:27
                        那人没有回答贾克斯的问题,仍只是背着手愉快的看着贾克斯。开口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贾克斯愣了愣,心中飘过万千——老子睡了个午觉鬼知道是怎么进来的我也不想进来不过这里睡觉很棒一系列心理活动后冷静的回答。
                        “这不是我的梦么?”
                        然后他就看到对方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甚至有些青筋暴起,不过对方很快又平静下来,并且非常自来熟地跪坐在了贾克斯的对面,并十分流畅地问道:“你会下棋么?”
                        “五子棋算么?额...国际象棋也会一点啊?”
                        意料之外的,男人愉快地笑了起来,仿佛早就知道这样的答案一般,嘴角翘起,嘟囔着:“果然是这样啊。”
                        “什么?”
                        “没什么。”那人敷衍地笑笑,继续说道:“你看,我一个在这里很无聊的。”
                        “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哎不对这不是我的梦么?”
                        “你觉得你的梦里会出现陌生人么?”
                        “啊也是,继续说你的吧。”
                        “......陪我下棋如何?你赢了我就回答一个你的问题,同时你也可以从这里出去。放心,你在这里的同时,外面的时间是不会流动的。”
                        “这么方便?!那我能不能在这里补个觉什么的...抱歉,我错了对不起!”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了一眼贾克斯,伸手去揉了揉贾克斯的头发,叹息道:“没有必要道歉的,如果可以多留一会的话,在这里睡觉当然也是可以的啊。”
                        忽然花海和他都模糊起来,风呼啸而来贾克斯不可抗地闭上眼睛,再睁眼时,却是寺庙前,背后所靠的正是他打盹时的那棵树。他低头看向手中有些重量的物件。
                        一个玉石所制的棋子,上面有朱砂写的字。
                        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0-03 00:09
                          文力不足啊......抱歉更新这么慢x大概之后几天会勤快一点吧【不存在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0-03 00:10
                            贰。
                            贾克斯并没有思考过为何自己会进入到那个奇怪的地方,更没有考虑过当时男人平静的眼神下蕴藏的那些怀念,怜爱,不舍之类的情感从何而来。
                            事实上,雇佣兵的自我调节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强到在吃完水煮蛋后他就将这一堆的事情抛之脑后,并开始思考下一顿遥遥无期的水煮蛋。
                            至于那枚玉质的棋子,贾克斯则小心地将它贴身放着。
                            像是要撕裂空气一般,夜间的大风呼啸而过,贾克斯不禁打了个寒噤,寺庙中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当然,对于不善交流的雇佣兵来说,他也乐得如此。
                            由于大风,天空一片深蓝,没有一丝的云烟,树林因风而颤动着,发出“簌簌”的响声。贾克斯靠着树坐了下来,将手探了探自己的腰际,如愿拿到了酒葫芦。
                            他闭上眼,平息下自己的呼吸。再次睁眼时,漫无边际的花海铺在深蓝色天空之下,星汉灿烂。男人没有出现,贾克斯索性躺下,决定在花丛中好好睡一觉。
                            馨香的气息很快将贾克斯带入睡眠,他做了个悠长而又美妙的梦。
                            男人笑着看向他,“他”也笑着看向男人。他们之间则摆着一个棋盘,上面摆着许些的棋子,贾克斯并没能看懂这些棋子的排列方式,男人的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些什么,但又听不真切。男人背后,白色而不知名的小花在树上开的灿烂。
                            贾克斯睁开眼,男人正笑着看着他,坐在他一边。雇佣兵的警戒意识好像在男人面前尽数化为乌有,贾克斯把自己从地上撑起,开心地发现酒葫芦也一并被带来,他兴奋地扬起自己手中的酒葫芦,炫耀般地抖了抖,说道,“易,果然在这种风雅的地方还是要喝酒啊!”
                            男人随口回答道“好啊”却在开口后又愣住。
                            贾克斯笑得狡黠,“易?”
                            “啊,是啊,贾。”易嘴角上扬,“我是易啊。”
                            易...易...
                            贾克斯灌下一口酒,随后又把它直接递给了易,易也直接对嘴灌下。
                            相顾无言,两人默契地笑笑。易不知从哪里摆出了一盘棋子,示意贾克斯坐在另一边,自己则坐在贾克斯的对面。
                            “五子棋?”
                            “....五子棋。”
                            在漫无边际的花海中,一位侠客与一位僧侣一起下起了五子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0-03 01:29
                              =_=困了,下棋明天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0-03 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