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聆玥吧 关注:6贴子:124
  • 1回复贴,共1

【原创】雪和吻(露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cp如题,国设。
发上来存着。
以上


回复
1楼2017-10-06 12:17
    上一次伊万吻他是什么时候,基尔伯特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只记得这家伙每次吻他的时候都会小心翼翼地凑上来,试探地轻轻含住自己的嘴唇吮吸,用柔软的唇瓣摩挲着他的,触感微痒。有时他抚上伊万的脸庞,都会被冰冷的液体浸湿手指,基尔伯特感受着那片濡湿,脑海里经常会想着,伊万是雪,而那寒冷沁骨的液体便是融化的雪水。恍惚间,基尔伯特能从伊万的发间隐约看到一纸积雪。


    是了,基尔伯特记得非常清楚。


    基尔伯特侧躺在沙发上,用手臂枕着自己的脑袋,头颅像块沉甸甸的石头般难以抬起来。他很疲惫,因为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太忙碌了。但一想到明天还要继续面对如此多的问题,基尔伯特的脑袋便又开始隐隐作痛。当他开始试图想些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的时候,却忽然想起了伊万,这头不讨喜的大笨熊。


    是雪。那家伙的嘴唇像雪。冰冷。偶尔还沾着冰碴,不知从何而来,基尔伯特和他接吻的时候总喜欢舔掉这些东西,寒冷的感觉在口腔内蔓延开来。带着酒精和雪的味道,也许还有点血腥味。大概是浇上了伏特加的白皑皑的雪地,下面埋葬着死者的尸首。白桦树被风划破的树皮,深深的裂缝里蜿蜒出一条血红色的小河,逐渐流入冷白的雪里。


    就像他一样。基尔伯特迷迷糊糊地想着,睡意如潮水涌来。他想起了今天早晨遇见伊万的时候。兴许是看见自己因经常熬夜而出现的黑眼圈,对方微微倾身朝自己靠了过来,用刻意压低的声音跟他说道:“你需要休息,基尔伯特。”


    当时自己并没有作出答复,只是保持沉默地继续前进,与伊万擦肩而过。对方在那一刻伸手勾住了他的尾指,只一瞬便从指缝溜开,不曾留恋。


    基尔伯特闭着眼睛,摩挲着自己被触碰的尾指,开始回想那一瞬间的感觉。睡意将他拉扯,拖入更深的深渊里头去,无声的寂静此刻沉重地压迫着他的耳膜,他要睡去了。


    在他就要完全沉浸在睡意里的时候,他隐约听到有谁在唤他的名字,一声声模糊的“基尔伯特”。遥远得像是从世界的另一端传来一样。听起来像是伊万的声音,但是有些嘶哑。


    基尔伯特这时才想起那个吻是怎么回事。那天晚上,他本打算去找伊万商议件事情,可找不到他人。一路上问遍了许多人都没有办法寻到,到最后却在阳台上找到了那个家伙。那时他站在楼下,听到伊万在叫他的名字,仰头看到那头熊软绵绵地趴在栏杆上冲他傻笑挥手,借着那冰冷的月光,可以看出他的脸很红,手里拎着一瓶伏特加,一副大醉酩酊的样子。这家伙又在发酒疯了,基尔伯特想。


    当他走到阳台的时候,看到伊万坐在地面上,倚靠着栏杆一边哼着他们苏.联的民谣,一边呷着伏特加。那双眼睛却是死的,像深沉平静的大海,像萧索死寂的雪原。一个蕴藏惊涛骇浪,一个酝酿狂风暴雪。基尔伯特第一次看到伊万醉成这幅模样。


    伊万看到他,眼眸似乎是亮了亮,又重归死气沉沉。他咯咯的笑起来,基尔伯特一向讨厌他这么笑,因为很难听。他在伊万面前蹲下,缄默不言地捋顺伊万有些凌乱的头发,那双紫眸直勾勾地盯着他。


    基尔伯特拨开他鬓角的发丝,手指无意间触到了他的肌肤,滚烫无比。伊万忽然开始颤抖起来,他的手掌裹住基尔伯特的,他凑过去吻了基尔伯特。白雪消融,露出了绽开在雪野里的冬花。


    ……该死!


    基尔伯特挣扎着醒来,努力撑开眼皮,缓慢地睁开双眼时,这才望见了那一双紫色的眼睛。他本想朝伊万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但眉头却早已不受控制地蹙起,他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不满地说道:“我在休息。”


    “我知道,”伊万不紧不慢地说着,露出了微笑,“我以为你真的睡着了,有点不放心。”


    “什么意思?”基尔伯特瞪了伊万一眼,随即又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紧皱眉头地轻哼一声,语气轻屑,“都已经死过一次了,对于死亡还有什么恐惧的?更何况我早就看开了。”


    “……”伊万沉默了一会儿,“这样也好。”


    基尔伯特翻了个白眼,又打算躺下。伊万站在沙发的另一端看着基尔伯特,他伸出了手臂,基尔伯特狐疑地望了他一眼。片刻,基尔伯特的手掌覆上伊万的手臂,得到允许的伊万俯身搂住了基尔伯特,以有些别扭的姿势去拥抱他的兔子。


    “有时候我会想,你的眼睛里有时候有火焰,只是颜色是白色的。”基尔伯特说道。“那热度可以融化一整片雪原。”


    伊万浑身震颤了一下,他直起身,愕然地看着基尔伯特,慢慢说道:“你的情话总是令我毛骨悚然。”


    “彼此彼此。”基尔伯特笑了起来,他又想起昨夜醉酒的伊万在吻过他后,好像又痛苦地大哭起来,一边泪流满面一边断断续续地胡言乱语,嘴里时常蹦出零碎的单词,大意是在讲战场里的人民,以及战场外的人民。如同婴孩的啼哭,只是那份多出的悲痛还要更刻骨些。他不断地落下泪来,就像个孩子。但是他平常更阴晴不定些,基尔伯特认为。


    雪霁之后,万籁俱寂。他想起了伊万的种种……比如那孩子气的一面——戳着窗玻璃逗外面停在树枝上的麻雀玩,那只麻雀黑豆般的眼睛亮晶晶的,伊万那双紫葡萄般的眼睛也亮晶晶的。想到这里,基尔伯特不禁勾起了嘴唇。






    在伊万震惊的目光中,他主动吻上了伊万,吻上了那片孤独的雪原。


    【End.】


    回复
    2楼2017-10-06 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