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聆玥吧 关注:6贴子:124
  • 1回复贴,共1

【原创】当爱已成往事(露普)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存档


回复
1楼2017-10-06 12:29
    修改了下漏洞,把文搬过来了。国设露普。
    里面很多东西都是胡说八道的,错的。不要信。
    ……这篇更新会很慢,大概。
    .






    此时两人的身躯都已遍体鳞伤,伊万抱着基尔伯特无声地流泪,那些咸涩的液体从眼眶里不断地涌出来,基尔伯特一动不动地任由伊万紧紧地抱住他,在压抑了许久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几声咳嗽,胸腔内部随着咳嗽声传来阵阵刺痛。


    他们之间没有言语,基尔伯特手里拿着把锋利的匕首,但他没有“乘人之危”而下手。


    但最后他在伊万开口那一瞬间,毫不犹豫地一刀笔直地插入伊万的心脏。


    伊万没有说话。


    他眼里的热度被浇灭,黯淡下去,冰冷的恨意还是在那儿。爱也在那儿。


    伊万爱基尔伯特,可是他什么都给不了基尔伯特,所以只好把一颗心给了基尔伯特,但那不值钱。


    基尔伯特亦是如此,他把一颗心,把爱,把身体给了伊万,但他明白那不值钱,所以他能对伊万做出残忍的事情,毫不留情。


    伊万爱基尔伯特,会想着过去与对方的种种,会酗酒,会自嘲也会嘲讽他人,会对着以前同他一起照的已经泛黄的相片哭泣,会抱着对方穿过的衣服安然入睡,会虔诚地轻吻对方碰过的物品,比如那个好看的荧光灯。



    可那都没有意义,他同时也恨基尔伯特,恨透了。恨他的冷血无情,恨他的利益至上,恨他魔鬼的一面,那些硝烟,那些废墟,那些苦难的人民,那个躺在石砾灰尘之间的孩子,那个死去的怀着孕的妇女,那个虚弱地求他帮忙了结生命的士兵,那个嚎哭着举枪冲锋的士兵,那片满目疮痍的土地,那些行尸走肉,那颗残破不堪的心,那汩汩流下的血液。他恨呀,恨透了,他觉得基尔伯特就是个罪人,于是他闯入基尔伯特的领地,幼稚而疯狂地做出同样罪恶的事情来加以报复,直到后来他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只是痛苦,但不知为何,他不知道他自己也成为了一个罪人,一个魔鬼,一个嗜血的存在。



    他总是想象着,要是能够与基尔伯特在华美辉煌的琥珀宫共舞一曲该有多好,但这个愿望没有实现,也不可能实现。真正的那座已经被毁了,也许没有,但的确是消失不见了。于是伊万建了一座新的,但那不是真的。伊万还会怀念曾经与基尔伯特缠绵的日子,他抱着基尔伯特体温偏低的身躯入睡,早晨执拗地要求自己给他穿衣,调皮地在过程中挑逗对方,但都被冷眼对待。有时他会暴怒地扇了基尔伯特一耳光,接着恐惧地向对方道歉。而基尔伯特也会在他犯浑的时候扇他一巴掌,后来伊万对此开了玩笑“我们扯平了”。再后来伊万赤裸着身体坐在浴缸里,把手腕处割得斑驳狰狞,接着放松身躯躺在放满热水的浴缸里,他知道他无论如何都死不了,但疼痛能使他清醒。但也能使他迷糊。他其实是快要死去了,他感受不到生,死却很近。


    他的意识逐渐模糊,在他失去意识后基尔伯特找到了他,据说基尔伯特一直照顾着自己,守在自己床边好几个日夜,有时候伊万会想,基尔伯特会不会也像自己曾经安静地看着他的睡颜一样,眼底涌动着不明的情绪,困意被驱逐而夜不能寐呢?伊万每次想到这里都会被自己的想法逗乐,咯咯地笑起来,但却再也没有接收到基尔伯特乜斜着眼的一瞥。因为基尔伯特在他醒来的那一天早上就走了,似乎早有预料,伊万忘记了基尔伯特干涸的眼眶,忘记了基尔伯特眼底浓重的黑眼圈,忘记了一切,只记得他残酷地在自己醒来后满怀欣喜地看着他的时候,选择离开。


    曾经,伊万经常会跟基尔伯特说,我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雪,无尽的雪,白桦林,金黄的麦田,只有各种各样单调的颜色拼凑到一起。他还想到他和基尔伯特一起坐在电视机前看着苏.联和东.德的宇航员一起遨游太空,看着小沙人和玛莎娃娃一同漂浮,在太空举行幽默的婚礼。当时伊万笑着说我们也应该像他们这样,而基尔伯特一边吃着酸黄瓜,一边敷衍地回答,好啊。


    那时伊万听到基尔伯特的回答只是微笑着,没有说话。眼睛继续盯着电视机看,他看着那只有黑白两色的屏幕,开始在脑里想象着太空的色彩到底为何样。这时基尔伯特布满茧的手就会抚上他的脸颊轻轻摩挲,伊万转过脸看向基尔伯特时,那对柔软的唇瓣便会朝他贴上来,于是伊万的注意力完全被基尔伯特吸引去了,伸手抱住对方开始回应,他会忘情地与基尔伯特吻上好几次,而基尔伯特脸上虽仍然是一片风平浪静,但那双红眸在此刻却会流转着光芒,熠熠生辉。


    伊万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刻,才能暂时忘掉基尔伯特魔鬼的一面,而那个基尔伯特总是会化成梦魇进入到他的梦中,无情地摧毁掉他本就不安稳的睡眠,也摧毁了他本身。


    “怎么样?”在他们分开彼此后,基尔伯特盯着他的眼睛问道,手掌抚摸着他冒出零星胡茬的下巴。


    伊万愣住了。他思索了一会儿,最后眯缝起紫色的眼眸,笑着回答道:“酸黄瓜吗?味道不错哦。”


    基尔伯特听后也怔了怔神,接着突然哼笑一声,放开伊万坐了回去,伸手拿起一块酸黄瓜继续吃着,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伊万耸耸肩,重新把视线转移到了电视机上,这时屏幕里面已经在播另一则新闻了,伊万也失去了看下去的兴致,走过去关掉了电视机。他又打开收音机,不断切换着频道,最后因为一首苏.联民谣而停了下来,摇头晃脑地跟着里面的旋律哼唱。基尔伯特看到这一幕时就会笑起来,笑声颇像在嘶吼着的夜枭,抑或是锯木板时发出的刺耳噪音。


    伊万想着,又微笑起来。这很奇怪,每次想起基尔伯特时,他总是会忍不住微笑。他从办公室里偷偷溜了出来,因为烟瘾犯了。他悄悄地跑到外面,靠着墙壁蹲了下来,接着把手指间夹着的香烟点燃,迫不及待地吸了一口。伊万抬手揉搓了几下干涩的眼睛,其实他不过是想逃离一会儿,但现在他突然后悔了,他不该像这般懒散的。于是伊万一边抽着烟一边想着,待会儿我还是回去继续办公吧。结果这时传来了脚步声,伊万无奈地想着,真见鬼,这也太巧了吧。


    是基尔伯特。他看到伊万时停住了脚步,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这让伊万想起那时的基尔伯特也是这般站着,也是这样静静地看着他,朝他举着手里的枪,黑黢黢的洞口正对着伊万的胸口。那时两人身上的衣物都是脏兮兮的,只是伊万身上布满了鲜红的血迹,军服被血液浸透渗出,浑身都是狰狞的流血的弹孔,看得叫人直发怵,心惊胆颤。当时伊万的嘴唇发着抖,冰冷,热烈,尸臭,花香,这使他喉咙干涩发呕,一个字都喊不出来。

    伊万忍不住别过了头,手中的香烟越燃越短,变得有些烫手。他又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口腔鼻间都充斥着烟草的味道。基尔伯特走了过来,问他还有没有烟,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没有。

    基尔伯特盯着他的脸庞看了一会儿,最后说了句,给我吸一口,我烟瘾也犯了。伊万瞥了几眼基尔伯特,没敢正视,那红眸是恶魔的诅咒,是恶魔的杰作,他不敢多看,那会拉着他堕落到美丽的幻境里去,而他无力也不敢再去承受那带来的恶果。他把烟递了过去,基尔伯特接过烟,捏着吸了一口,他抬起头望着这片苏.联的天空,伊万也跟着抬起头看,那里其实没什么好看的,但是伊万却觉得此刻的它美得刺目,也美得令人痛苦。于是伊万不敢再看,低下了头看着那些沥青地面。


    苏.维.埃。基尔伯特开口叫了他。

    ……


    伊万。基尔伯特想了想,又叫了一次。

    ……

    伊万,我们去看海吧。


    基尔伯特望着天空说道。

    伊万哭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就是觉得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堆积在心脏里,这都成为了他的重负,他的镣铐,他的枷锁。当时伊万浑身猛地震颤一下,接着突然发出一声呜咽,身躯随之剧烈地颤抖起来,然后抬起手掌捂着脸哭了起来。


    基尔伯特坐在他旁边没有动作,没有言语安慰也没有拥抱,他转过头看着伊万哭泣的样子,又转过头望着天空,望向遥不可及的地方。基尔伯特安静地听着伊万的哭声,又吸了一口烟。过了一会儿,伊万抽噎着说,等这一切过去了我们就去看海。

    好啊。

    这是基尔伯特第二次这么回答。

    接着基尔伯特又一次主动吻了伊万,吻完后他舔着嘴唇似乎在回味唇齿间的烟草味,接着又吻了上去。

    可源源不断的痛苦,也都还是在那儿呀。




    TBC.


    回复
    2楼2017-10-06 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