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意折吧 关注:30贴子:1,798
  • 14回复贴,共1

【周滟如】只道人间无正色,今朝初见洛阳春。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0-09 00:52
    文字有敏感词汇,截图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09 23:40
      暑假里比较喜欢的群,这个皮很用心,慢慢整理戏,写写我心里的周滟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0-09 23:42
        贴吧有毒,什么文字都发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0-09 23:47
          建章一个小宫女怀孕了,去告诉刘湛的时候被无比嫌弃,周滟如一直是一个人独居一宫,这个时候刘湛把小瑞珠放到万懿来了,有心把这个孩子给流过产的周滟如,然而过后就是太后的各种刁难不满。周滟如这么骄傲的女人,对待一个小宫女,除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怎么想搭理她。
          瑞珠可以说是很惨的,被睡了就忘了,意外怀孕还可能是刘湛的第一胎,但是刘湛的反应却是:
          皇帝 刘湛
          【建章】
          【翻腕拾笔,于空出圈画两笔】别丢人现眼。【续了话】回掖庭吧。
          【待人离,而后册萧氏为采女,迁万懿宫中。】
          -
          连个太监也看不起小瑞珠:
          淮安
          万懿
          祥云滚了金边,宫里头又进了美人,哼笑一声,随口问道缘由,小宦眉飞一句有孕,神色一凝,去库房捡上几件物什,往万懿去。
          躬身半个礼,“打昨个掖庭才见过,您倒好,悄没声息的……”拂尘一扬,随手指着枝桠栖鸟,“一跃枝头做了主子,”鸟应声跌落,惊诧掩鼻,“呀,竟是个死的。”退上几步,与人凑近了几分,“晦气晦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0-09 23:55
            智障日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0-13 00: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0-22 23:53
                周滟如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她们一样去为搏宠献艺,然而刘湛这回有心让她去表演一个,这个时候周滟如心里就很生气了,你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逼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呢?所以故意搞断琴弦,断了就走。
                再说淮安,这个人可以说很有权势,太子是他带回来,相当于这个朝政三角关系是他一手促成。周滟如面对淮安的拉拢,表现的是棱模两可的态度,因为她隐约觉得刘湛可能没那么好,保留这个后盾也是个好办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0-23 00:11
                  中秋宴事件源于最开始所有人抽献艺结果签的时候,我抽到了一个普通的出状况三个字,我思考了一下,周滟如不会主动献艺,以及不会去摆弄跳舞,然后就延伸出了一系列。我认为宴会就应该有点小插曲小闹剧才好玩,通常的贺完喜献完艺回家不如就公告默认集体家宴完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0-23 00:23
                    接上
                    (这个太监是个手里有权的太监,相当于明朝东厂西厂那样)
                    大太监 淮安
                    躬身礼过,“奴才哪劝得动娘娘,您呐,想必心里早有了定夺。”一转了话锋,“陛下多美人,可您也不必委屈自己。”
                    .
                    昭明妃 周滟如
                    [颇有兴致]哦?[眉峰起了又伏回去]怎么个不必委屈法?
                    .
                    大太监 淮安
                    细细为人道,“一载春秋,两势渐成分庭。今陛下求嗣有得,隐有破笼之势。但萧氏之子,终难登庙堂,”压低了嗓,“且不论正统与否。”又道,“您居深宫,却非不通时政之人,如今势已明朗,太子抑或陛下,两虎相斗,”一腰弯至底,“都非娘娘您的梧桐木啊……”
                    .
                    昭明妃 周滟如
                    [半转回眸,带着慵意]满城皆知,有凤来仪是凤归来兮,是陛下为周滟如所栽梧桐木。你说说,即便有破笼之势,为何非我梧桐了?[闷闷两声笑,玉指纤纤,伸手去拂了拂肩,满是缱绻]既然都非我的梧桐木,难不成,公公可作这梧桐木?
                    .
                    大太监 淮安
                    “您的万懿曾经是您一人的万懿,如今……”低笑一声,“不是已不是了吗?”
                    覆上肩上手,两指一捏,只造酥麻之感,话不必点透,“您认为如何?”
                    .
                    昭明妃 周滟如
                    [低眼思量了片刻,眉间若水清淡]这理由好像很是牵强。[拍了拍手]嗯…值得考虑。
                    [长舒了口气,抖裙回身招拂玉来]公公回去复命吧,本宫气闷得慌,还是圈在修明好,不来了。[回头抬颔,遥指扶光歌舞升平]既然扫不得兴,告诉陛下,不如再领着众人再去揽月赏赏月,叙叙佳情才不算让本宫足月来白忙活一场。[掩面生出个哈欠,搭臂登辇,支臂阖眼]回宫。
                    .
                    帝 刘湛
                    【浮光殿】
                    【周遭事结,对淮安呈报,过耳不闻,茶菜已凉,盘空兴缺】天色渐晚。
                    【呈酒】朕敬诸位。【饮后再提】且早些回宫。
                    【多添侍卫送东宫回宫,遣人安顿好诸宫,带李氏回建章。】


                    回复
                    17楼2017-11-17 10:11
                      宴会晚上还有个揽月楼赏月活动,后面周滟如生气地让淮安去传话:你就带着大家再去赏赏景叙叙情吧! 由于这一闹剧刘湛就没去了。这个是第二天晚上刘湛叫上周滟如二人登楼赏月。这个时候属于吵完架心里气还没消,牙痒痒。
                      帝 刘湛
                      【揽月楼】
                      【夜风薄凉,独拢了暖茶,让人去请昭明。】
                      .
                      昭明妃 周滟如
                      [揽月楼]
                      [披星戴月,立在搂头,远远地]揽月佳景可不比中秋。[走近几步,手里大氅别扭地搭去肩头]
                      .
                      帝 刘湛
                      【揽月楼】
                      【拢袍紧几分,温盏过去】比起喧闹,朕更喜欢独处。
                      【捉手在掌】瞧你那日血珠流连,当你是巾帼女将,衣袖偏偏,转地而走。
                      【笑人】是不给朕留一丝情面。
                      .
                      昭明妃 周滟如
                      [揽月楼]
                      [掀盏拨了拨浮绿,小啜一口才漫不经心地开口]此非独处,是二人吧。[顺势捏住掌心,十足的力道]是谁先不给谁情面?
                      .
                      帝 刘湛
                      【揽月楼】
                      【留笑在面,拉人近来】伤是好些了。【趣】怎么,这就气着了。
                      【予人添茶,咂舌】小肚。【掀眉】日后容不了人。
                      .
                      昭明妃 周滟如
                      [揽月楼]
                      [捉指来狠狠一咬,唇齿间有了腥涩才罢休,松手丢开]恶人先告状,报应。[倾身压近,扯住袖口板正,挑了半边眉梢]您先说说,日后还要容谁?
                      .
                      帝 刘湛
                      【揽月楼】
                      【抬指看她】自己咬的,弄干净。
                      【由人拉近,另掌收力,拢人更近一寸】容不下谁也不能容谁。
                      【单指画圈】圈地,就是朕的。
                      【扣首吻去,半晌才离,敲额】不知悔改,惩罚。
                      .
                      [揽月楼]
                      [捉指,拿舌尖温郁含住]无赖。
                      [故作吃痛地啧声,红唇再去触唇畔,唇齿纠缠,腥涩尽数渡去]一个巴掌,一颗甜枣。学的您,也是惩罚。[撑开胸离远三寸,凤眸微狭,指腹按唇]气还没消,湛郎……不哄哄?
                      .
                      昭明妃 周滟如
                      帝 刘湛
                      【揽月楼】
                      【抽帕擦的干净,撑椅端了坐,蹬腿示人】坐近了。
                      【捉指掌心,觑人】替你罚了楚氏。【摊掌】还不够?
                      .
                      昭明妃 周滟如
                      [揽月楼]
                      [夺帕坐远一些]这也叫哄?[朔风席面,裹了裹披风坐得端正,红唇荡漾]罚她做什么?该赏她,让您丟这么大的情面。没她这一捣乱,我怎么耀武扬威呢。
                      .
                      帝 刘湛
                      【揽月楼】
                      【收笑,颔首几下,向她】皇后挑你,朕推舟一番,说起来,你该感谢皇后一番。
                      【探身拣坐,撩袍拣她侧座】明儿随朕去谢恩?
                      【用茶涮口,吐净合盖】将你琴谱赏了她抄,改日让她去建章弹。
                      【添】是恩赐。
                      .
                      昭明妃 周滟如
                      [揽月楼]
                      [从鼻子蹿出的狐疑]嗯?原是料定要打昭明脸呢。[顺势伸手去拉开大氅,任朔风往里钻,弯了眼]好啊,明儿随您去谢恩,顺道掀了长乐屋顶。正好,有凤来仪难赏雨景,挪去那儿吧。
                      [故作一叹,很是唏嘘,戏谑着]不解风情。
                      .
                      帝 刘湛
                      【揽月楼】
                      【叫淮安重奉盏茶,被壁尚温,探手覆上】昭明的脸,朕哪能打。
                      【添笑一句】昭明这个还的响亮。
                      【顺人势往下】夜景更是难寻,你若掀了屋顶,朕何必还要登楼观月。【待杯壁呈凉,推盏】以茶代酒,朕还要谢你一次。
                      【掀袍离座,理袖整服】这不才和昭明口味。
                      【丢一句话】还明儿到建章来。
                      带着琴来。
                      【离,往楚氏宫去。】
                      .
                      昭明妃 周滟如
                      [揽月楼]
                      [碰盏声很是响亮]究竟是谁小肚?[再捉指,顺道唤声淮安]明儿白日多备些补血的,本宫怕会再失血过多。
                      [丢手,唤辇回宫]


                      回复
                      18楼2017-11-17 12:35
                        然后有一天,外国妹子一将一打了小李,流言愈演愈烈,人尽皆知,李宝林的惨状被人描述地生动形象,延禧宫小宫女将情形一字不漏告知昭明。当然周滟如不会理睬这些女人们的小事情,但是呢一将一竟然叫人去报皇后,周滟如心想我才是真正的后宫之主,你敢报皇后,你完了。
                        -
                        昭明妃 周滟如
                        [修明]
                        [听完不由笑了两声]报皇后?这宫里谁在掌事儿?[将册子扣下,往椅背上靠]两个都押来。
                        -
                        宝林 李纯泠
                        【乖乖跪着,等其处置】
                        -
                        昭明妃 周滟如
                        [修明]
                        [不曾会意也索性作罢]闹得人尽皆知,实在丢人。[目光巡视在她二人脸上]挨个说吧,怎么回事。
                        -
                        修仪 易绛宜
                        修明
                        叩首拜过,道“李氏说入乡随俗,这妾无话可说,但她如何能说道陛下与阖宫,再给妾安一个藐视中原的罪名?”眼底一片清明,目不斜视“这规矩,就不用入乡随俗么?”又一叩首。
                        -
                        宝林
                        【做足了规矩才道】妾一句入乡随俗,便被掌了嘴。
                        -
                        修仪 易绛宜
                        修明
                        “自己说过的话,如今不敢承认么?”一笑,冷然“尚为宝林就可顶撞高位,口出狂言。借着陛下和阖宫的由头,宝林这规矩,极好,极好。”又拜过周氏“妾不会说谎,妾也希望,娘娘自有判断。”
                        -
                        宝林
                        【方才已遣宫女将事情过程一字不落报与昭明妃,可修仪方才口口声声求着皇后做主】
                        【端正,不欲辩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国家大义,妾一时义愤填膺,言语许有失分寸。
                        【一直跪着】但凭昭明妃娘娘处置。
                        -
                        昭明妃 周滟如
                        [修明]
                        [随手就把手里册子往易氏脑门上掷,似笑非笑,柳眉挑高了些]自有判断这话也是你该说的?[哦声]什么入乡随俗?不清不楚,重说。
                        -
                        皇后 李颂昭
                        【长乐殿】
                        【闻易氏宫女报,本不欲理会,然如今局势着实不乐观,思衬许久,往修明】
                        【修明殿】
                        【步至,见屋内情形,并不多言,随意落座,对昭明】本宫就是来看看,不打扰昭明妃审这桩事儿
                        -
                        修仪 易绛宜
                        修明
                        硬生生挨那一下,道“是妾失言了。”面上挂笑,轻轻柔柔的话“宝林说入乡随俗,妾只不过反问了入乡随俗,便是不愿入乡随俗了?”顿“继而讽刺妾母国,她为宝林,不守规矩,便可如此?”话毕,吐纳气息,方叩首“妾实在不理解。”结果状似明了,心又沉下去,面色淡淡。
                        -
                        昭明妃 周滟如
                        [修明]
                        [眉尖一蹙,依旧徐徐一礼,回了主位上]娘娘自然是来看看。[让拂玉给她上茶,笑意盈唇]这样的小事随时都有,您犯不着往万懿跑这一趟,倒是让流言又放肆了。
                        [没再去看她,仔细打量李氏,啧一声]李宝林说了句什么是讽刺修仪母国?
                        -
                        宝林
                        -
                        修仪 易绛宜
                        修明
                        “你敢说,你从未讽刺过我母国么?”竟是笑出声“呵,妾倒如今也不知,偏安一偶究竟何意!”说到这,目视周氏,字字珠玑“李宝林自己个先行离了听雨楼,这妾和崔美人都看着的,是妾,叫粗使婆子将她抓回来,跪在听雨楼的。哪里是宝林自己回来的?嗯?”
                        笑起来,叩首“妾初入中原,偏安一偶究竟何意。”
                        -
                        昭明妃 周滟如
                        [修明]
                        [轻嗯一声,盯着易氏双眼,弯了眼]算不得侮辱你母国,没有个由头前先斩后奏也不是规矩。[按了按脑仁]李宝林出言有失分寸,修仪算替本宫罚过了。至于易修仪......[骤然转头对李氏,凤眸微黠,和着三分桃红挑了挑眼尾]娘娘说,怎么处置?
                        -
                        皇后 李颂昭
                        【修明殿】
                        【昭明所言,不过是嘲讽我这皇后做的实在是没用罢了,过去三年如此,如今也习惯,只是却没必要一味忍让,勾了勾唇】左右本宫身份还在,既然晓得这事儿,总不能置之不理,况且你我二人同在,于外人看,也更加公正公允不是?
                        【听人问,执盏轻啜】本宫说了只是来看看,只是易修仪身份在那儿,总要注意些,昭明妃做主便是
                        -
                        昭明妃 周滟如
                        [修明]
                        [丹蔻叩在茶盏上,扑着茶叶沫子]娘娘年幼不明白,以后就会知晓,六宫流言素来是以讹传讹,阵仗越大,闹得越不可收拾。[看一眼也没了饮茶的兴致]出去跪一个时辰吧,警醒警醒这股歪风。[起身来,拢了拢水袖]还有中秋事宜处理,本宫乏了,你俩退下吧。拂玉,送送皇后娘娘。


                        回复
                        20楼2017-11-18 19:40
                          刚入群的解析,
                          形容周滟如大概就是繁华如梦,天之骄女,家世容貌恩宠一样不落。荣华富贵,珍奇异宝见多了也就不稀奇了,在她看来一切是应得的,宫里独一份的殊荣。她不属于嚣张跋扈的一类,骨子里有属于她的傲和贵,清冷孤傲,明艳肆意。对于其他女人多是不屑。她眼里,那些女人为他人一点小小恩宠就磨牙切齿,对她来说,旁人再怎样得青睐,谁也比不过她,没有什么可惧。
                          就如封号,明昭明昭,日月昭昭。每年上元比肩俯瞰灯火,皇帝为她植桐树数十万,又名“有凤来仪”,在她看来她才是那个可以和刘湛比肩之人,对于真正的中宫皇后那个小丫头,有名无实,她觉得不屑。对于晏氏,她明白她流产干晏怀孕什么事呢,不过一腔苦闷要找地方发泄,她刚好不凑巧而已。太后有侄女皇后,刘湛为她做了这么多逾越皇后的事,太后应该对她没什么好感,和太后之间隔着一个刘湛,应该属于井水不犯河水,尊重但不讨好。郑氏不过是个舞姬一时荣宠,一时新鲜,而她陪伴多年,荣宠多年,自然是不会理她。对于其他女人之间的事,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鹬蚌相争,但也不允许在她眼睛里揉进沙子,也有铁腕。在刘湛的纵容下,懂得分寸和拿捏他的宠爱,这么多年可能是最懂他的人。对刘湛的感情呢,有爱也有依赖,更多的是相依相守离不开吧。
                          对于孩子的问题,她会急切的想要,但也会安静得等待,久而久之可能她也会想通,没有子嗣又怎样呢,她依旧是那个殊荣万千的周滟如,。


                          回复
                          21楼2017-11-18 19:40
                            美人 崔琰
                            [修明殿]
                            压着步子缓步上前,鎏金宫匾昭然无匿,颐也和也,修远路明。
                            烈日如火灼面,幸而暂时端得稳心。
                            亲递请帖,声不露怯"妾有一梦,望得娘娘一解。"
                            -
                            昭明妃 周滟如
                            [修明]
                            [午憩醒来,懒洋洋的风撩过花树,苏合香涌入鼻息。睡眼惺忪,拂玉手执犀角梳梳妆,朝帘外去看,阳光晃眼看不真切]去告诉她,本宫还在午休,她要是定要解这一梦,不畏暑气,就先等着。
                            -
                            美人 崔琰
                            [修明殿]
                            推至殿旁寻一半荫半阳处,面不着阳,揖手礼而待。
                            -
                            昭明妃 周滟如
                            [修明]
                            [淡扫峨眉,添香加冰,过了三柱香的时间,生生扯出个哈欠来。掀起毡帘一角]还在外面?[饶有兴致,让人去传]
                            -
                            美人 崔琰
                            [修明殿]
                            容色依旧,粉面含春无红意,腕间酸疼,只在袖下细细调整。
                            裾端端正正行一礼,桃目滟波,樱口含珠,说的无非"大安"云云。
                            "妾有一梦,幸往蓬莱瀛洲,却不见一仙半人。但有金莲连茎入水,恰接水镜中明月,霎时湖间雾散,浮露一句——"眉间带惑轻轻旋了个转,"六蕴相通。"
                            -
                            昭明妃 周滟如
                            [修明]
                            [目光巡视在她脸上,臻首一偏,似笑非笑]荫蔽处寻懒,可见不诚呐,继续跪着。
                            [银簪往金兽炉子里挑着灰烬,鼻里窜出一声狐疑]嗯?[抬臂驾着椅手,漾着笑意]敢来问,心里就已有解,本宫不做胡编乱造的周公。
                            -
                            美人 崔琰
                            [修明殿]
                            敛袖重新跪正了,衣无繁饰并不出挑,却又恰好得当,一如音容,"只知毒晒不知避,是诚于身,妾诚于心,自当避一避。"
                            袖下玉指叩着膝处,一起一落毫不慌张,"崔氏不过一庸人,若有解梦的法子,又如何敢来叨扰娘娘呢。"
                            金莲明滟,月明如琰,中通无阻,同命,同心。后话灭于唇齿。
                            -
                            昭明妃 周滟如
                            [修明]
                            [吹了吹银簪,搁上案几不轻不重一声响]有颗玲珑剔透的心,没有张讨巧的嘴可不成。[金莲明月,从喉里蕴出一声笑来]本宫的话,向来不说第二遍。
                            -
                            美人 崔琰
                            (不见了)
                            -
                            昭明妃 周滟如
                            [修明]
                            [生生扯出个哈欠来]无人堪称明月。[支着脑袋,挑了半边眉梢]窥取天光,推波助澜?
                            -
                            美人 崔琰
                            [修明殿]
                            明了人话中警告意味,颔首再一礼。
                            "想来是修明要添个小皇子了,"不说万懿,只谈修明,面上笑得真切"昭昭日月,当真福地。"
                            -
                            昭明妃 周滟如
                            [修明]
                            [环视了一遭,浓朱淡紫,雍容华贵依旧]宫里谁不知道,万懿是福地?[兴致恹恹]本宫不是菩萨,不会无故泽陂苍生。[起身先走]拜过了,无事就退吧。
                            -
                            美人 崔琰
                            [修明殿]
                            起身告退,热面贴上凉指,一寸寸匀了温。
                            "玄英,阿璎往哪去了?"想起来时安鹤无人,免不了一问,一步一步迈得极轻,桃花目中写的不是静。
                            听人耳语,凝眉一滞 "带我去。"


                            回复
                            23楼2017-11-18 19:40
                              周滟如——只道人间无正色,今朝初见洛阳春
                              -
                              史载:长安谣曰:“凤皇凤皇止阿房。”湛以凤皇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乃植桐竹数十万株于长安城以待凤来。
                              建元十年的上元夜繁华无比,街市亮如白昼,三步一景,五步一换,人头攒动,处处都是欢声笑语,这样繁华,这样热闹,似乎已教人不辨天上人间。
                              前头就是宫门,九层宝塔仿佛直入云霄,塔上缀着各色花灯、琉璃犄角,层层叠叠的光影,在月光的照耀下,异常剔透绚烂,仿佛整座宝塔,都是美玉雕成。楼上楼下簇拥着无数明灯,仿佛琼楼玉宇。城楼之外,数百名士兵防守戒备,难进百步。
                              春寒料峭时节,天还有些冷,她外头披着大红羽缎斗篷,颈中系着如意双绦,上面以细密金线织就的花纹,映着灯火灿然生辉。翻领出着三四寸的白狐风毛,轻轻软软拂在她脸上,衬出一双桃花眼,妩媚娇艳,头上半钿的赤金凤垂着累累的玉坠、翠环,真正是珠翠满头。
                              她抬起头去,远处墨海似的天上,一轮皓月高悬。她穿着翟衣,莲步珊珊,从楼后走进楼前,她从帷幕后伸出手,将一件玄色氅衣轻轻披在刘湛肩头。冷风吹得大氅翻飞起来,露出里面一线朱红的锦里,刘湛转过头去,对着帷后的美人微笑。
                              隐约的乐声从楼上飘下,远远听来缥缈如同仙乐,楼下的百姓遥遥跪下去,人群山呼雷动,纷纷呼着“万岁”。
                              天家富贵,太平景时。每一年的上元夜,皇帝刘湛都会带着周氏,在承天楼上遥遥俯瞰上京十万灯火。
                              半空中燃起了璀璨的烟花,只见半边天上尽是金光银线,各色焰火此起彼伏,七星塔上便像堆金溅银一般,她的脚下是如海般的灯市与臣民,灯火忽明忽暗的交错,映着她眼角一抹飞红,衬的人姝丽无双,她只是遥遥的想,继而笑也明艳端庄,尚书令周昌独女、皇帝的宠妃昭明,这全天下的女儿家,还有哪个能比得过她去?
                              四月,皇帝迎娶皇后李氏。李氏不过十三岁,是李太后的亲侄女,刘湛的表妹,还是一个天真烂满的小姑娘,周滟如根本半点没把皇后放在心上。纵然有了皇后又如何,她的日子一样过得舒坦。她倚在美人榻上,轻轻摇着团扇,金兽炉焚着百合香,袅袅不绝,叫暖气一哄,仿佛满室皆春,她白生生的指头上涂着红艳艳的蔻丹,叫光一映,潋滟生姿。
                              六月,周氏孕中流产,半月后,成徽晏氏有孕。
                              “她的孩子索了我孩儿的命,那不如以命换命。”
                              殿内摆着一盆千叶重瓣的安石榴,花开似锦,殷红如血,宫内多种石榴花,取得就是其芬芳多子的吉祥兆头。周滟如恨得红了眼睛,一句轻飘飘的话,晏沉肚里的孩子就成了一团腐臭的血肉。
                              建元十二年,封高氏为妃,赐号“昭明”。十月,皇帝南巡回宫,一起回来的,还有秦淮河畔的妙丽舞姬,后宫议论纷纷,皇宫中的女人们,或失望,或恼怒,或困顿,或嫉恨,而她看着郑氏,嘴角只是一抹不屑的冷笑。
                              她从来不会担心,不过区区舞姬何曾能夺走自己半分宠爱,她有这样的资本,也有这样的自信。刘湛对她宠爱依旧,她在帝王身边,可以笑的开怀肆意,笑的明艳动人。为着她,刘湛在宫中植桐竹数十万株取名为“有凤来仪”,为着她,无数珍奇异宝,价值连城,一样样被送进华阳宫中,只为博她美人一笑。从小到大,无论容貌、家世,她样样皆是头筹,这二十年来,她前程似锦,事事顺遂如意,唯有一样——自流产后,她便再没怀上过孩子。
                              而后宫众人,都在等着她年老色衰却无子嗣傍身的那天。
                              廊下一溜的千叶重瓣安石榴开的极好,碧油油的叶子衬着红艳艳的花,每逢此时,便觉春深似海。她命宫人搬来一盆,执起小银剪来,细细修着花枝,忽而珠帘一动,宫女笑着挑帘进来笑着:“陛下来看娘娘了。”
                              她嗯了一声,笑得明艳动人,抬手扶了扶鬓上的金步摇,笑着迎了出去。


                              回复
                              32楼2017-11-18 1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