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布袋戏吧 关注:190,225贴子:3,548,829
  • 22回复贴,共1

『霹雳 原创』不悔的般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霹雳 原创』不悔的般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0-13 14:49
    洗净铅华,不若尘埃。
    梵天和白莲是不可缺一的存在,在毗湿1奴信1徒的心中,毗湿1奴的肚脐长出了一株莲花,莲花上安详盘坐着一个叫梵天的神。轮回千万不堪年轮,梵天与白莲是永恒的象征存在,直到白莲开始被唤醒意识,他才明白自已经脱离六界,重新获得独11立的人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0-13 20:18
      “素还真,你醒醒。”,一个黑衣束发男人用手拍打他的脸。素还真只觉脑袋沉重,眼前视线一片模糊,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画面里是一个男子手持妙见,神情复杂地注视他,然后一只迦楼罗将他带离,后面的事情他一点都不记得了。他终于睁开了眼,只是眼前的人不曾见过。“你是……?”
      黑衣男人:“哎呀,素还真你可醒了,你看看你自从天孤峰回来后就一直昏迷你都睡了三天三夜了。”
      素还真一脸疑惑得看着男人,“你说我叫素还真?素还真是谁啊,我为什么叫素还真,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黑衣男人心急道:“你瞧瞧你是不是睡傻了,我是你的好友一线生啊!你看看你又把我忘了。”一线生委屈的抱怨道。
      素还真:“可是我真不是素还真,我先你是不是弄错人了。”,素还真走下床,扶着晕眩的脑袋疑惑地扫视屋子四周,只觉这间屋子装饰华丽,布置十分讲究,看起来屋子主人品味很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13 20:20
        屈仕途看出素还真的疑惑,“这是琉璃仙境,这是你的家,别告诉我你连自己的家也不记得了”,“想当初你和叶小钗为了对抗佛业双身四处奔走,琉璃仙境我是每天都在打扫,希望你回家后能住的干干净净舒舒服服,你看看那边的池塘。”,屈仕途拉着素还真的手带他来到池塘边,他指了指池塘里正盛开的白莲说道,“你看看池子里的莲花,当初你不在的时候它们就好像知道主人离开似的各个都萎靡不振,枯的枯,死的死,后来你一回来,瞧,它们瞬间就好像回了魂似的又恢复了生机,只为迎接你回家。”
        素还真看到莲花,心口不禁隐隐作痛,这些莲花好熟悉,看着它们就好像看到了自己。“朋友,既然你执意认为我是素还真,那再下姑且暂代此名。”
        屈仕途知道素还真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谁,连他也不记得了,只能暂时迁就他的说法。“无论你记不记得你是谁,但是你永远是我屈仕途的好友,无论你变成如何模样,我都会照顾你,直到你记起你是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0-13 20:34
          “素还真这个人真的值得你为他做这些事吗?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让你对他那么死心塌地。”
          “素还真,他……”,屈仕途欲要解答素还真的疑问。一条熟悉的人影从不远处走来,“哈,是叶小钗啊,叶小钗你终于回来啦。”叶小钗将目光对准一旁的素还真,走到他身庞拍了拍他的肩。“呃……你叫叶小钗?”,素还真面露尴尬说道。“啊……”叶小钗回应道。叶小钗看素还真半晌还没反应,用手指了指胸口,再指向他的胸口。
          “原来阁下是个喑人。”素还真领悟到眼前人是个哑巴。屈仕途赶紧上前将叶小钗拉走缓解尴尬气氛,屈仕途将叶小钗拉到一边小声说道,“叶小钗,素还真他自从从天孤峰回来后就失去记忆,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他连他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他刚刚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啊。”,叶小钗点点头,又走回素还真身边,他忽然将素还真拉到自己怀里紧紧的抱住他。“你……”,素还真欲要开口,叶小钗将食指抵在他的嘴上,示意他不要说话。叶小钗看素还真乖乖听话不再说话便摸了摸他的脸,随即走向屈仕途向他比划了一番便离开了。
          “叶小钗他这是要去哪里?”,素还真心口感到一阵莫名的失意和惆怅。“啊,他去给你找药请大夫去了,你不用担心他 你好好歇息就好了。”
          “那个叶小钗是不是认识素还真,我看到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莫名的喜欢他,感觉他对我很重要”,“是啊,他对你很重要,重要的不过你的命……”屈仕途小声嘟囔。“好友,你在说什么?”
          “啊?没有没有,你看看你才刚醒过来,身子肯定还虚弱,我去给你煮点东西,你好好休息吧。”屈仕途将素还真带回屋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0-14 02:54
            ………善见城………
            善见城位于须弥山顶端,四面皆被雪山包围,山底流淌着四条河流。南部山脉不远处便是提婆族人居住之处,北面山脉有个通道连接苦境,而东面山脉中腹居住着一群罗刹族人。
            帝释天坐在宝座上单手托腮,认真的聆听着下属打探回来的消息。“天帝,现在色界二十二天均已打通,二十诸天神均在每一天已开启护法密阵,随时都可以为入侵苦境做准备。”,听到入侵两字,帝释天眉头一皱从宝座上站起来,“妙舍,你的冲动只会害了你,可别忘了魔佛波旬和他的六界天是怎么完蛋的,还有,我的目标可不是只有苦境,还有一个敌人,那就是位于西面的慈悯之地主人—黑天。啊,我是多么想念这个老对手。”
            妙舍:“天帝,听闻黑天三相已失两相,现在这个时候进攻慈悯之地不是最好的时机吗?”
            帝释天听到这个消息眼里闪过一丝惊异,“哦?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个消息。”
            妙舍:“因为慈悯之地有我安插的细作。”
            “妙舍,你不愧是我最欣赏的人,不用我教你就知道该如何坐,孺子可教也。”帝释天心悦道。
            “天帝,妙舍的命是你救下的,对于妙舍来说,你就是妙舍的再造恩人,只求天帝不吝告知妙舍,妙舍希望可以为天帝的霸业出一份力。”
            “妙舍,现在并不是一举歼灭黑天等人的好时机,虽然黑天暂时无法恢复最强攻体,但是你可别忘了帕尔瓦蒂,祭主仙人,伐由和双马童等人。再说,我们才刚一举歼灭完以那罗延为首的阿修罗族,现在去讨伐慈悯之地太不理智了,他们也打好了如意算盘等我们羊入虎口。”
            妙舍:“天帝,接下来我还要继续前往慈悯之地打探消息吗?”
            帝释天摆摆手,“不,接下来你就去苦境,迅速找出黑天另外遗失的两相 找到后必须尽快告知我。”
            妙舍:“是,属下遵命,我这就前往苦境。”,待妙舍离开,一个少女从柱子后边走出来,“天帝,你是不放心他一个人去苦境?”
            “婳骨,你可知当下是容不得半点差错?”
            “天帝 你是要我监视妙舍。”
            “聪明如你,如果妙舍敢有半点差池,亦或是背叛我,你就把他杀了,我要以他人头为证。”帝释天故意看着婳骨说道。
            “是 属下遵命,立刻追踪妙舍。”婳骨肩膀轻轻抖动 紧握双拳,这一微小细节均被天帝看在眼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0-14 04:48
              ………琉璃仙境………

              屈仕途将熬好的百寒果汤端过来,一阵轻柔靡靡之音传来,闻声望去正是素还真端坐在玉波池旁抚筝而奏。清风迎面从他脸庞拂过,脑袋后边的紫莲发带随风舞动,宛如仙人茕茕而立。
              “唉,都说叫你好好休息了,你看看你真是,每次都是让**心。”
              素还真停下抚筝的动作,“好友,这玉波池风景甚美,四处也一片绿意盎然,可唯独这杨柳旁边却种着一棵枫树,可知这万绿丛中一点红是为何意?”
              屈仕途:“素还真啊,这棵枫树可是你亲手栽种的,你居然也不记得了。”
              素还真:“哦?这枫树如艳似火,与这一片谧静绿意可是一点都不配,或许是再下不谙搭配之奇妙也。”
              屈仕途:“这枫树可是你为玄同所栽种呀,如今他已退隐多年,也不知你们再见又是何时之秋。”
              素还真:“好友,不知为何我听到这个名字心底却是莫名的温暖,我的心告诉我这个人对我很重要。”
              屈仕途看着眼前失忆的素还真不禁陷入沉思,“也许,这样对他来说也是好处,他不再是中原正道领袖的素还真,也不再是为苦境人民到处奔波的素还真,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素还真,也许这样就够了,对,这样就够了。”
              “好友?”,素还真发现屈仕途心不在焉便唤道。
              屈仕途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素还真,你快把这碗汤喝了,要不然冷了就不好喝了。”,素还真接过汤,缓缓入喉。“好友,你熬的汤火候还尚缺三分,汤头略涩,不过喝到肚里亦不失温暖。”
              “有情的也罢,无情的也好。情天已老,霜冷残裘。愿天下眷侣,不成其好。”,伴随着一阵响亮诗号,走来一个媚态万千,举止端庄的红衣女子。
              “是赦天琴箕,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屈仕途调侃道。
              “一线生,我是来找素还真,赮他脱不了身,只能托付我前来。”
              屈仕途:“一际云川难道又出事了?”
              赦天琴箕:“原本赮已交还佛门衔令者身份和龙戬隐居妖市,谁知佛乡昨日遭到来自善见城罗刹族人的攻击,佛门衔令者—末法尊佛为了掩护一际云川的众僧侣转移牺牲了,所以赮不得已只好接过僧侣门的请求保护一际云川不再被覆灭,护守佛法。”
              屈仕途:“唉,这武林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老实告诉你吧素还真现在已经帮不了你们了。”
              赦天琴箕面容闪过一丝错愕,“哦?此话怎讲。”
              屈仕途:“素还真他已经失忆了,他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了,如何去帮你们对那些罗刹。”素还真走到屈仕途跟前,“好友,这个姑娘叫赦天琴箕?”
              屈仕途:“没错,她是红冕七元之一的赦天琴箕。”
              素还真:“姑娘,你和素还真是什么关系?”
              赦天琴箕:“素还真于我而言甚是挚友亦是知己。”
              素还真:“好一句甚是挚友亦是知己,这个忙我帮定了。”
              屈仕途紧张道:“素还真阿,你发什么疯,你现在可是脑子出问题,我可不想你不仅脑子出问题连命都丢没了!”
              素还真:“好友不用多虑,我只是失去记忆,不代表我智商也丢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0-14 15:33
                屈仕途:“素还真啊,你看看你现在记忆又没回复,自天孤峰一站,中原正道损失惨重,你看看你失去记忆不说,一页书也是旧伤伏法,现在还在云渡山疗伤静养。”,听到一页书这个名字,素还真莫名的紧张起来,“好友,你说一页书在云渡山休养?”
                屈仕途:“是啊,好在一页书有百年根基,要不然这次他肯定要伤的不轻。”
                “哦?天孤峰战役,结果怎样?”,琴箕问道。
                屈仕途:“唉,说起来就愤怒,原本素还真和一页书打算以火魂石作为诱饵引童护入彀,哪知童护早就知道有埋伏故意将计就计,引素还真,一页书以及苍他们进天煞阵里,导致他们三人攻体被锁发挥不了全部实力,唉,傲雪,万宗不灭和不弱水他们为了救出他们三人均牺牲了。”
                赦天琴箕:“那就是内部有奸佞,可知奸佞是谁,我赦天琴箕一向憎恶奸佞,我绝不会放过他。”
                屈仕途:“没用了,那个叛徒已经回须弥山了,须弥山是帝释天的领域,我们现在根本就斗不过帝释天。”
                赦天琴箕:“又是这群提婆族,帝释天我略有耳闻,他乃须弥山之主,提婆族之王。这次一际云川衔令者的死也和他有干系。”
                屈仕途:“哦,那就是说混在我们内部的奸佞与帝释天有关,也就是说这个奸佞是帝释天派来潜伏的。”
                素还真:“好友,既然事情都有关联,何不让我查清楚,既可以给死去的战友讨个公道,也顺道帮助了一际云川。”
                屈仕途摆摆手,“唉,随便你啦,反正你素还真要做的事情重来没有人能阻止。”

                ………云渡山………
                自天孤峰一战,一页书旧伤又复发,这使得他不得不闭关静养。
                “梵天。”,黑天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脑海里响起。
                一页书的脑海里顿时浮现两个人影互相面对面交流。
                “阁下何必打哑谜”,一页书回道。
                “好一个梵天,可知我是你的另一部分?现在我要你立刻回到我的身体里。”
                一页书:“哦?黑天可记得当日在大梵天界里,我与白莲就获得了祭主仙人的允诺,允诺我和白莲各自得到自身魂识不受慈悯之主—黑天你的号令,我已脱离三相,已获得自主意识,黑天你和我不再是共体,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黑天:“可知天孤峰战役为何中原正道力量大举被歼灭?愚昧的梵天,可知这都是你傲慢不肯回归共体的后果,你和白莲均不是帝释天的对手,对于帝释天来说,你们只是他脚下的蝼蚁啊,回归我共体,三相将会发挥最大能量,可以摧毁那个不知死活的帝释天。”
                一页书:“黑天,你的如意算盘我怎么会不知道,如若让你重获三相神力,你敢说你的野心不会染指苦境?何必自欺欺人,掩饰自己的野心。”
                黑天:“哦?世人都说一页书的智力深不可测,现在在我看来,一页书的智慧也不过尔尔。”
                一页书嘴里念起咒语,黑天的幻影瞬间从脑海里消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0-15 13:34
                  ………慈悯之地………
                  “黑天,现在你的三相难以在短时间归位,如若提婆
                  一族带兵来犯,再加上沙律城以蛮荒天为首的罗刹族,
                  慈悯之地怕不好对付。”,舍沙担忧道。
                  黑天:“原本我以为利用好寂语这颗棋子可以达到让一页书受制,现在看来一页书已经完
                  全拥有了自主意识想再次达到无我化梵的三相神力境界看来困难重重。”
                  舍沙:“那白莲黑天可寻得下落?”
                  黑天:“我利用梵识只寻得一页书的感应,至于白莲的感应目前尚未感应。”
                  伐由:“现在慈悯之地急需打通通往外界的另一条轨道,如若唯一通往苦境的通道被封,那么无色界四天的护法阵会因缺失火魂石面临崩溃,一旦崩溃,那么会造成慈悯之地所有缺点暴露,那么其他外族生类均可以自由出入慈悯之地。如若火魂石落入敌人手里,慈悯之地将有遭到毁灭的危险,无论如何,希望黑天能三思结果,不可造成最坏结果。”
                  黑天:“现在火魂石还在梵天手里,这消息也不算糟透,我深谙苦境人的想法,他们不喜打仗,喜爱和平,我相信这会是梵天拿来交换和我沟通的筹码。”
                  伐由:“寂语被中原正道识破我们也不能再寄望于他,不知接下来黑天会有何动作?”
                  黑天:“伐由,我想我需要你前去苦境找寻盟友,苦境历来有三教组织,只要寻得其他组织的支持和协助这会加深我们对抗善见城的筹码。”
                  舍沙:“可苦境其他组织凭什么会帮助慈悯之地,毕竟我们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实际利益和承诺。”
                  黑天:“我的傻舍沙,你的信息太落后了,不久之前帝释天才派人把一际云川毁灭,这笔账或者具体说是梁子可结大了,对于一际云川来说现如今他们急需渴望复仇帝释天,这可是我们和他们合作的最佳契机。”
                  舍沙:“黑天,那继续有如此布局,我也会迅速赶往苦境寻找其他盟友,先告辞。”
                  黑天:“如若你看到断红尘,请记得帮我将他带回来,我这个顽的弟弟,出门太久也该回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0-15 19:26
                    帝释天?,一秒串戏到风云2啊,还有一页书给我的感觉像西游记后传里的无天。
                    说话直了些,希望道友别介意呢


                    收起回复
                    10楼2017-10-15 21:19
                      ………琉璃仙境………

                      气温骤然下降,原本是一片万里晴空,想不到瞬间变得雾霭蒙蒙,倏然,天空下起绵绵细雨,放眼望去琉璃仙境真的宛如人间仙境一般被一股雾气环绕,碧波池里的荷花瓣上铺面雨珠,几株不安分的在随风摆动。
                      素还真撑着纸伞站在枫树下,这棵枫树对他来说有着熟悉的气息,不仅是枫树,就连整个琉璃仙境的一切都让他感到熟悉,还有他身边的这些人。“我到底为什么会记不起自己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每次想努力去想就头痛欲裂。”
                      忽然,有人站他身后给他披上裘衣。“叶小钗。”,素还真转过背看到站在他身后的正是叶小钗。雨水顺着伞檐滑下,时不时溅到叶小钗的身上,素还真将伞倾斜挡在头上。“叶小钗,前天你走得如此匆忙,不知是为何事奔波。”
                      叶小钗:“啊……”,他比划了几下,素还真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能看得懂叶小钗的手势,“你说是为了帮助赮毕钵罗协助处理佛门事,也顺便为我找寻恢复我记忆的药物。”
                      素还真:“现在一际云川遭到破坏,可知赮毕钵罗将这些僧侣迁往何处?”
                      叶小钗:“啊……”
                      素还真:“怪贩妖市?我从好友口中听说我与妖市渊源极深,现今妖市之主是龙戬,听闻他勤政爱民,深得妖市人心,是个品德仁政齐修的妖市之主。”
                      “啊…”,叶小钗又比划到。
                      “你说要尽快找出寂语那个叛徒,以他之血告慰天孤峰众亡灵。”
                      素还真走到碧波池旁,池里倒影出他俩身影。“叶小钗,明天你就和我去一趟佛门,我想先从佛门着手此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0-17 13:26
                        不弱水与素还真的对(一)

                        不弱水:“听闻素贤人是个具有慈悲之心,身以己任之人,敢问素贤人今正道英雄豪杰甘愿牺牲自己也要护下素贤人与梵天,是否可说人命的重量也有高低之分?”

                        素还真:“弱水此言差矣,这样的说法恕素某不能赞同。傲雪无情,万宗不灭两位豪杰均是对自己所要守护的事物做出选择,他们要救的并不是素某与一页书的生命,他们要救的是整个苦境。弱水,可知世上没有任何战争是不需要付出人命代价的,如若在你看来,他们的牺牲只是为了保全素某的性命,那么素还真愿意承担这个人命的责任。”
                        不弱水:“世人都说你具有慈悲之心,难道素贤人这就是你的慈悲吗?”
                        素还真:“何为慈悲,慈爱众生并给予快乐称之为慈;同感其苦,怜悯众生并拔除其苦,称之为悲,两者合谓慈悲。素某只是凡夫俗子,不是他们口中的菩萨,因为素某并不能像菩萨一样庇护天下苍生远离一切痛苦烦恼,只能尽其绵薄之力。”
                        不弱水:“弱水有愧,若后会有期再亲自前往琉璃仙境拜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0-17 18:33
                          不弱水与素还真对话(二)
                          不弱水:“弱水听闻素贤人一直欲弥平乱世,救民于危难之中,可如今世道混乱,苦境之人皆疑素贤人之能,人心动荡难平。素贤人何不放下家天下,护全小天下,周游山川赏尽世间美景,何不逍遥快活矣。”
                          素还真:“素某向来尽人事听天命,不敢妄自以己之力弥平乱世,苦境之美不以山川秀丽;苦境之大却寸土为家;没有家天下又何来小天下,弱水,吾知世间人生乐趣,也欲闲云野鹤;如若假以时日素某天命尽矣,必将卸下担子寻一处娴境之地度余下岁月。”
                          不弱水:“素贤人,天下担子如此之重,尔曾放弃?”
                          素还真:“弱水,可知苦境通往和平这条道路上埋下多少先辈的躯体,苦境的山川之秀丽皆因以先辈的尸骨所化;苦境的鲜花之娇艳皆因先辈的热血所浇灌;通往和平的道路上,吾不苦,皆也不会放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2-13 07:52
                            ……黑海森狱……
                            自从与素还真一别回森狱后,玄同时常食之无味,思绪烦躁,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当回森狱的路上,紫嬅拦下他不顾金精灵之约向他表白爱意,他原本以为自己会被打动,然而他觉得他的心却异常平静甚至有些惆怅。偌大的森狱就只剩他和非非想还有紫嬅,一个人独坐天下的感觉是孤独的。他时常在清晨练习剑法,在剑影中他瞳孔里映入的是他的身影,这让他无法静心练剑。
                            紫嬅怕打扰到他练剑,脚步轻缓走来“玄同,你歇息一下再练吧。”
                            玄同看到是紫嬅来了停下练剑的动作,“嬅儿,你怎么又来了。”
                            紫嬅欢快地将头靠在玄同的肩上,“怎么了,难道明太子想我了?”,玄同表情略有些尴尬,移开身体,“嬅儿,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希望你也能尊重一下我这个哥哥。”紫嬅神情甚是惊诧,“明太子,你说什么?你说你把我当妹妹,问题是你有问过我愿不愿意当你妹妹吗?。”,玄同很是苦恼,他很后悔自己那么早就和紫嬅摊开来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2-29 23:52
                              自他回到森狱后便一直默默关注着苦境的事,不知情的人会以为玄同想念那个他曾经待过的异乡,只有一个人知道他的真正心思。“嬅儿,你也该回天堂森林修习精灵之术,若错过这最佳时辰怕耽搁修习之行。”。金精灵之术非常讲究修习时辰,若错过最佳时辰,习来的术法只会事倍功半,得不偿失。“那我先告辞,玄同你要多保重。”,紫嬅向他道别欲转身离开,玄同走上前去,“我来送送你吧。”,紫嬅谢绝道,“不了,回天堂森林的路我习惯了一个人走,谢谢,保重吧。”,语毕,紫嬅背过身离去,她双眼通红,只留下一个落寞背影给玄同。玄同怎会不知她的爱意,可是他不能欺骗紫嬅,更不能欺骗自己。玄同来到森狱的后院,院子里有一处剑冢,这是他为紫色余分修的剑冢,紫色余分生前就是因为痴迷剑术才愿意追随在他身边,如今斯人已逝,是为了救他而死,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心结。“如果你还在,或许你会告诉我如何做才是对的。”
                              “四太子,如果你不放心素还真,你就去苦境找他吧。”,非非想的声音忽然响起。玄同神情有些复杂。非非想一眼便看穿他所想,“我知道你担心紫嬅的安全,四太子你放心去,紫嬅我会保护好她,森狱你也放心,我也会帮你打点好。”,玄同拿出一个木盒交到非非想手里,“非非想,这是一个保命盒,里面有一把密道锁匙和一张路线图,是森狱通往外界最快的直径,若发生什么事记得带上紫嬅逃走然后来到苦境找我。”,非非想接过木盒紧张问道,“四太子,你这是打算永远不回森狱了吗?”,玄同神情有些犹豫,“这,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当下素还真正遇到危险,我要去保护他。只有他真正的脱离险境我才会回森狱。”,“唉,希望素还真能明白你的一片心意,不过我前阵子去苦境听秦假仙和业途灵说素还真自天孤峰回来后便失去记忆了,现在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更何况四太子你。”,玄同听到素还真失忆顿时紧张道,“非非想,你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还有一页书,叶小钗等中原正道吗,怎么素还真会受到如此大的创伤。”,非非想抬了抬眼镜,“四太子,这事说来话长,你真要听我详细说来吗。”,玄同,“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我开玩笑,你就长话短说吧。”,非非想,“这次他们战事失利主要是因为他们当中有个叛徒出卖了他们,和童护勾搭上了。”,玄同甚是焦急,“非非想,我不和你多说了,我今晚就要回苦境找素还真,这个木盒你要记住我叮嘱过你的,遇到危险记得打开按照里面的信件行事。”,非非想,“我说四太子,素还真都失忆了,你去琉璃仙境找他,他也不会记得你啊,你这不是白费功夫吗。”,玄同望向剑冢后边一片枫树林,“我会让他记起我,因为我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之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2-30 00:49
                                素还真和叶小钗欲为调查寂语叛变之事正往一际云川赶去。“叶小钗,你和我说说当天在天孤峰发生的事情,把来龙去脉详细说一遍。”,素还真虽然已经失忆,不过他内心却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预感这件事和他有种说不清的关系。叶小钗比划了一番,素还真大概明白差不多,“也就是说原本在去天孤峰捉童护是以前商量好,当时参与天孤峰的有叶小钗,素还真,一页书还有万宗不灭等中原正道,当然还有你们口中寂语那个叛徒。”,叶小钗点点头继续比划。“叶小钗,可知为什么我们要去捉童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2-30 13:20
                                  “你是说童护身上有能摧毁须弥山通往苦境通道的宝物?火魂石又是什么?”
                                  “噢?火魂石是关乎慈悯之地存亡的关键?也就是说童护想要夺取的火魂石是帝释天打算拿来做和慈悯之地谈判的筹码。”,叶小钗点头肯定道。
                                  “现在的局势应该就是慈悯之地和须弥山是敌对,但他们两者都想侵略苦境,将苦境占为己有,然而正是因为苦境才让他们产生互相为敌的原因也就是说他们还没有达成瓜分苦境的协议,而须弥山所属的罗刹族却又再此时偷袭一际云川也就是已经正式向佛门宣战,可是认真想想帝释天真有那么蠢吗?他不怕佛门与其他组织联盟讨伐他们?不怕背腹受敌?这里面应该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叶小钗也赞同素还真的观点,不过他此时更在意素还真的身体,他摸了摸素还真额头。“叶小钗,我没事,我知道你担心我头痛。”,叶小钗眼神中闪过一丝怜惜,这让素还真有些不知所措。“哈,我们还要赶时间呢。”叶小钗想要扶素还真,想了想还是将手收了回去,素还真不敢看向叶小钗,他知道身边人双眼真热情似火地看着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2-30 1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