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腐吧 关注:26,054贴子:969,005
  • 18回复贴,共1

【亚易】来不及告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嗯,短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0-15 23:28
    前言

    嗯,我又来挖坑了。
    不过是短篇可能会完结】

    私设当年慎劫苦说大师【好像是这个字】通缉烬的时候易也参与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0-15 23:33
      1

      “我说,老易啊……”
      你行行好放过我的钱好不好?
      在听见易第三次要酒,并且仍然要那坛最贵的时候。李青坐不住了。
      他(虽然眼瞎残疾但)精准的一把按住易正抬高叫小二的动作,并且死死的按回桌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易小小的“嘶—”了一声,却也没再叫人。
      可怜那小二听见有人喊他找了半天,不一会确定没人,疑惑的挠挠头干活去了。

      李青见状,长舒一口气,几乎是哭丧着脸瞧易。

      “老哥稳啊,怎么从前不见你这么能喝?”
      别说这酒楼酒贵的像打劫,一坛价钱算他半月消费,就是每次酒会,也没见易这么能喝,都整整两坛了!哪次不是陪着亚索,滴酒不沾只吃菜的?
      看着那张脸,易果断的开启嘲讽模式。
      “怎么?找人办事还不让喝点酒钱么”易放下酒杯,夹了口菜吃。
      “哪能啊……你喝你喝…”
      “嗯好。”
      哎,这年头好友什么的就是用来坑的。
      李青如是想着。
      前几天苦说大师邀请他一起去通缉个杀人狂魔,酬劳是两坛珍藏佳酿。就在他乐呵呵的同意时,mmp的政府让他去打仗。刚苦逼的答应,娑娜就邀请他去听自己的音乐会。
      ……
      瞎子:各位,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15 23:54
        沙发瓜子矿泉水啤酒饮料火腿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0-16 06:03
          前排占座!自备西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0-16 13:25
            在亚易吧发了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0-20 17:38
              已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0-20 17:39
                “我既然同意了,就不会不承认。反正最近是挺闲的…”
                易扫了李青全身一眼,转头对小二笑嘻嘻的说“再开一坛”
                “…”
                “对就是那坛,一会再带走一坛,嗯一共两坛,这个人付钱,对就是这个头盖红抹布的变态。”
                “易!!!”
                算了。
                “拿去拿去,均衡教派的传送符石。”
                易默默看着那枚一次性的符石,把原本打算拿出来的符石悄悄收了回去。接过了李青手里的。
                “我知道了。”易握紧符石,将它捏碎。然后快速的把那坛没有开封的酒递给李青。“找亚索一起喝吧”
                周围光芒大亮,他逐渐化为光点消失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0-21 20:17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0-22 06:36
                    楼主偷懒不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1-04 15:20
                      后文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1-04 20:41
                        正所谓开坑开坑 开完就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2-01 21:52

                          当再次能够看清周围时,环境已经变了一副全新的模样。一排排竹子围绕而成的竹海当中,一座巍峨的寺庙伫立其中,美轮美奂。


                          别说,这种传送真的挺方便的,不过,,易摁住胸口,强压下那种想要吐出来的欲望,原地站立了半天,感觉稍微好受了一点以后,才缓缓勾出一抹微笑,整理整理自己身上有些起皱的衣角,向着去寺庙方向的青石台阶迈步而去。


                          远远望去,男人身上的长衫随着步伐轻轻浮动,与竹林的随风微微摇晃的样子有几分相似,乍一看,像是与这风景融为一体,又像是这风景的点晴之笔,矛盾的,突兀又自然的为这人烟稀少的寺院周围增添了少许人气。


                          如果每次传送的时候不会有呕吐这种副作用就好了。 这么想着,易脚下倒是没有停下来,而是愈发快了起来,毕竟追踪金魔的任务刻不容缓。


                          哦你说,刻不容缓还跟李青喝酒。
                          切,公私不能混为一谈啊,自己该放松还是要放松的。



                          “易大师。”
                          一道略微平淡却带着些沉稳的声音在易的头顶上方响起,易停住,甚至不用抬头就知道一定是慎的声音。想起记忆力那个刻苦努力的小孩总是板着脸奋起修行的样子,看似无情其实十分关心门派和同门。当年易来拜访苦说慎在一旁对他行礼时也是如此平淡的,却带着沉稳的声音。他当时一眼就瞥见那个孩子,对他十分看好,这么多年没见,那些看重之意有增无减。


                          他不由得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抬头对上不远处站在一颗挺拔翠竹上的忍者。与记忆中孩子的身形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如今的慎已经是个几近青年的大人了。易虽然早就预料到这点,但是看到慎还是不由得恍惚了一下,他甚至有点没认出来慎——若不是看到那双如当年一样平静无波的眸,当年的小孩儿现在居然都长这么大了。


                          没办法,他此人对时间的流逝并不敏感,甚至往往注意不到。当一个人活了太长时间,就不会在意很多东西了,比如人情世故,亲情友情或者爱情,更不要谈那大把的时间。易不得不承认,每个活的年纪超过正常人的人都会有这种念头,逐渐的对一些是非观念都会变得单薄起来,他也不例外。时光打磨了太多东西后,时光本身反而不被人看重,和其可笑。


                          只不过是把一些感情彻底舍弃,而另一些感情看得更加重要。


                          就好比,至少易在活过第一个百年前,不会像现在一样,收敛满身锐气,脸上长挂笑容,而是冰冷无情,满身锋芒。

                          “易大师。”
                          慎跳下来,冲他行了个礼。拿出方才握在手心的金魔通缉令,“我也是此次任务的执行者之一。”
                          “那可巧了,前方开路吧,慎。”
                          慎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往前方走去,易快步跟上。








                          回复
                          16楼2018-02-10 2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