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意折吧 关注:30贴子:1,798
  • 14回复贴,共1

【追忆】青梅依旧,竹马不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给我最爱的皮,陈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0-16 00:27
    因为怀旧,所以喜欢翻以前的东西,喜欢去知道再没有内容了的地方。因为喜欢陈和这个皮,应该说是披过的所有皮里最喜欢的是陈和,没有之一。
    很喜欢双和,汉广的解散一直比较遗憾,一直喜欢点进去看看,今天偶然看到群个吧里江词发帖啦,还写了一个沈羡番外,突然就回忆涌了出来。
    上上个暑假里,也曾喜陈和的喜乐,悲陈和的忧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16 00:34
      贴一贴当年我一见钟情的陈和:
      元昭仪-陈和(22)
      家世:正一品太师穆国公陈雍嫡孙女
      特征:远山眉,腿长腰细皮肤白,反正就是白富美
      喜恶:没事儿爱研究古玩,从小就热爱和卫和对着干
      关键词:全能,世家,女神,博古通今,智商比卫和还要高,长的慢,暂掌凤印
      小记:
      陈和一开始不叫陈和,叫陈璧。她不是卫和的初恋,但她是卫和第一个想娶的人。
      陈雍是帝师,也是天下第一大儒,她在陈家见过的来请教陈雍的人,比朝廷上的官员还多,她觉得自己的爷爷很了不起。陈和是陈家最小的一个,也是最聪明的一个,陈雍给弟子讲课,她就在边上听。在她眼里,那些人里只有卫安可以和她比,其他人都是凡夫俗子,的确,卫安也是陈雍最得意的弟子,她记得她小时候懵懂无知,还暗恋过卫安一段时间。
      她十岁的时候,卫权成了新帝,那一年年宴,卫权赐名,将璧改成了和,她不喜欢,可她必须改。开春之后,卫安带着一个人进了陈雍的书房,她才晓得,卫权还有个儿子叫卫和,那么,又为什么叫她陈和?她那么聪明,心里有个猜测,但她不敢猜,只是从此以后没给过卫和好脸色。
      及笄那年,陈家有女出嫁,她看着她姐姐凤冠霞帔从她眼前走过,自言自语了一句“真好看”,结果身旁已经比她高了一个头的卫和把折扇一合,还是那种她看见就想揍的笑,卫和说:“你想穿吗?嫁给我,我让你穿全天下最好看的嫁衣。”仅仅只是一句话,她却红了脸。
      后来卫权驾崩,卫安即位,卫和成了人人皆知的风流浪子,她在闺阁里待到了十七岁,始终不愿意嫁人。桃花开始谢的时候,卫和来到陈府,问她还记不记得当年说要娶她,她点头。卫和的语气里难得带着试探,还有一点小心,又问一句,“那你愿不愿意?”她沉默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随后三书六礼都到了陈府,还有那身果然很好看的嫁衣,她看见她爷爷笑得很开心,她也很开心。然而十天之后,陈雍死了,她跪在灵堂里,心里想,她自认这一生只有两件不顺之事,为什么两件都与卫和有关?三年守孝,她再没见过卫和,三年过后,也没有。
      陈雍死后第四年,卫和成了新帝,她是第一个入的后宫。卫和没有皇后,但赐了她一个号,元,凤印也交给了她。
      有一次,陈和跟卫和说想叫回陈璧,和毕竟犯了讳。卫和难得沉了脸,“跟朕同用和字,你不愿?”她没有说话,卫和看了她半晌,起身就走,“既不是不愿,那便受着。”她看着他的背影,愣了一会儿,笑了。
      备注:长的慢,现在看着跟十六七岁的少女差不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0-16 00:35
        贴几个仅存的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0-16 09:47
          双和二十岁左右天天互怼又和好又互怼的日常,和小时候一样依旧是欢喜冤家,毕竟陈和最大的爱好就是和卫和对着干,宝座之上皇袍加身之后的卫和已然成了杀伐果断的帝王。然而卫和在陈和的面前依旧是那个邻家弟弟的模样,巨怂。
          我想你了,我就不说。你怎么不来?为什么我找你不是你找我?我走了,我真的走了!我再也不要找你了! 这大概就是双和日常,在我心里青梅竹马真实的模样应该就是这样。: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临窗翻书,煦风而过,掀起案上书页,檐下鸟雀啼鸣,满室的静谧,良久才出声】请陛下来长信用膳。
          ·
          帝 卫和
          建章宫
          [闻声挑眉,朱笔下案,手上一把折扇,晃着走出]
          长信殿
          [拾步跨门槛,佯装一个踉跄,磕绊而过]你这长信的门槛可越来越高了。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眼睛凝在书上,红门从外掩上才出声】陛下来得快,膳还没好。【轻扫一眼,勾起唇角。故作一毫不差地全了大礼】那你将门槛砍去吧,长信可没有门槛,免得误伤了龙体,陈和大过。
          ·
          帝 卫和
          长信殿
          [呛了口,干咳了声,不接话。径直往旁走去,抽了书,两手放膝上]你怎不看朕。[自斟茶,饮尽,声带了点委屈]这下连茶也不帮朕倒。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清冷冷,顺话就接】有什么好看的?【抢来重新斟满,双手递上,这才抬头看他】您嫌长信门槛高,又嫌妾侍奉不周,妾是该再不见您,闭门思过了。
          ·
          帝 卫和
          长信殿
          [抖开扇,往旁凑,对着人摇扇]你瞧,你请朕用膳要等,又不看朕。[不接茶]过来作甚?[推盏,抓住手]你不来建章,是朕见你。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眉目淡然,搁盏在案】那我就一直看着你,端茶侍候到您嘴边,不如用膳也喂您?【长眉一挑入鬓,难得牵出了个薄笑】那您走吧,等着妾何时想起了来建章见陛下。 【纠正后话】是妾请的您。
          ·
          帝 卫和
          长信殿
          [扬了嘴角,一勾下巴]那真是求之不得。[蹭蹭脸,啄了口后退开]大老远跑来,还没用膳又赶朕走。[伸长脖子就着手啜了口茶]好歹填饱肚子再走不是?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任由他去,不动不闪,也毫无反应,嗯一声】也免得浪费长信的膳。【丫头扣门两声鱼贯而入,等着布膳,眼风从他脸上一扫而过】看您眉眼也带着个喜字,还没贺陛下,贺您即将儿女满布,枝叶繁盛。
          【丫头带门而出,玉勺盛汤喂到嘴边,挑眉相望】陛下?
          ·
          帝 卫和
          长信殿
          [轻呵出声]若朕带愁字,岂不合你心意?[转身坐正,折扇啪的一声合上,随手扔在远处]杨婵的孩子若是男孩,给你养。[笑笑接过玉勺,不咸不淡]朕受不起。
          ·
          帝 陈和
          长信殿
          【轻笑】合我什么心意?【扇子落地响声,愣了一瞬,眉峰一点点蹙起,直直对上他双眼良久,双睫一颤就转】不要。
          ·
          帝 卫和
          长信殿
          [还是扬了嘴角,笑意不达眼底,起身整了衣袖]那便不要罢。[往殿门走去,不急不缓]这长信太远,朕不想来。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当心门槛,走时再摔一跤。【不及五步,反手一牵,指头钻入指缝,十指相扣】您让陈和心寒——
          【只一刻就松指,从扇上踩过,转身就往内殿走】建章也太远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0-16 10:01
            沈羡是天之骄女,是明珠,可惜她爱上了卫和,从此万劫不复,甘愿因他而低声下气。沈羡一直把陈和当对手,不甘也不服气,但在淡然的陈和眼里,沈羡和后宫其他女人无不一样。
            -
            珍修仪 沈羡
            未央殿
            [美人槲里查着,水珠迎着熹光,越发惹人。案上落笔,写了一个元字,拧着眉]又歇在长信了?[提萦捧着白瓷盏,几不可见的点点头]妖妇。[泼墨将纸上字污了,尤嫌不解恨,拿了纸抵上烛火,直至成烬。一手撑着案,扶了扶发,很是不服气]备礼,要厚礼。我们给昭仪娘娘请安!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重新抱书临窗,绿亦叩门说是沈珍请安,眉峰紧蹙】即将临盆还到处走动,成何体统!【支窗,任煦风压轴,声音也很轻】抬辇送回去。
            ·
            珍修仪 沈羡
            [长信殿]
            [挥手让抬轿的人退了,左右侍从要拦,都被挺着的肚子挡了回去]说了瞧昭仪,就凭你们几个也想阻?[冷着脸一路进殿,一指桌案,缇萦将一包细软,都是隔了,金丝金线勾绣的海棠锦囊,玉色通透的翡翠如意,金丝缠枝的步摇,一并着几件杂物,皆是极富贵的样式。也没什么好气儿,指着那东西,匆匆福身做了个礼。]长信的宫门金贵,不带着厚礼,万不敢登门。[左右张顾,口上也肆意的很]陛下呢,肚里的皇嗣,念他父皇念的紧啊。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和着清风入殿,出声很轻】走了。【朝窗外指】现在去追,还来得及。
            ·
            珍修仪 沈羡
            [长信殿]
            [眉头一压,神色当即松了]没在呀。[挺着肚很是骄傲,睨她]阿羡不方便的很,不若元姐姐帮我追一追?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放下手里东西,抬头看她】那你约莫我会不会追?【一眼一眼掠过她的娇矜,落在肚子上】挺着肚子到处跑,有失沈羡端仪。
            ·
            珍修仪 沈羡
            [长信殿]
            [在她殿里信步]端仪,那向来是元姐姐的。[扶着腰坐了]姐姐,阿羡有一惑,望您帮我解一解。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仔细揣着——【笑一声】我不是佛,解不了你的惑。
            【侍儿进来给她置下一个软垫,正身看她】却想听听,沈珍的惑是什么。
            ·
            珍修仪 沈羡
            [长信殿]
            生了一双娇贵眼,揉不得沙。[怅一口]薛念不行,陈念亦是不行。[垂眼瞧她]和着周明,都不行。[偏一偏头,笑的很是周正]元姐姐不是佛,可确是镇着六宫的眼……[摇摇头]解的了。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哦?【牵出一个笑】那你说,哪个才行?
            【轻嗯声】镇着眼,可没镇着心。
            ·
            珍修仪 沈羡
            [长信殿]
            [撑案起身,近前贴着她面]陈元行。[话里说的很少笑意思]元姐姐,我不是很懂你。[指着自己鼻尖]沈羡求一人心……[问她]你求什么?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大概没人很懂我【笑开】你若很懂我了,也奇怪。
            【摇头反问】我求什么?【泰然接她目光】没必要求,该来则来,不来也求不得。
            ·
            珍修仪 沈羡
            长信殿
            [长舒一口气]你若是什么都不求,那也倒好。[很是郑重的朝她拜一拜]那我求你,你所不屑的……帮我争一争。[看她]总归是六宫瞧着,予谁都是予。[低头]我会念你的情的。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任由她去,却是冷眼旁观她的戏作】沈羡折了一身傲气,怜得,可帮不了你。【往内殿里走】难得同你说这么久的话,回去吧。
            ·
            珍修仪 沈羡
            长信殿
            [凝眉看着她走,胸前起伏的厉害,立时踢了凳子,半软在缇萦怀里]这就送客了……我这一口气。[长喘]怕是要动胎气了啊。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闭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0-16 17:09
              明美人-周瑶光
              竹殿
              七月廿九
              [凉风如玉,缓缓顺着竹叶流下来,闪出一点细碎的墨绿光华。慵倦揉着眉心,指人在一侧摇着纨扇生凉。低垂眼眉,看向缀着东珠的鞋尖,轻轻笑了]无竹使人俗?
              -
              元昭仪-陈和
              竹殿
              【有风拂叶,迎来合着一两馥郁的清风,丝履踏上落竹,发出细微“扑嗒”的声响。重复她话,似问似答】无竹使人俗。
              -
              明美人-周瑶光
              竹殿
              [竹响清潇间,忽混入步履之音。转顾人影,由婢轻扶起身,置了很规整合体的礼]元昭仪…[并不骄矜,眉眼也温驯异常。]
              -
              元昭仪-陈和
              竹殿
              【有光透过竹隙洒落满身,撷一片叶,俯瞰她良久才递去】有竹还使人俗吗?
              -
              明美人-周瑶光
              竹殿
              [静候良久,似乎能听到自己的气息。得询,扬起脸看她]修竹无心,本色自然便褪尽俗气。妾不过一介俗人,能得以沾染点风雅,已是难得。[尾音消弭在寂寂林中,不辩喜怒。]
              -
              元昭仪-陈和
              竹殿
              【树色连云,满目翠绿,竹叶洋洋洒洒从指尖滑落】担着日月为号,要与日月同辉,自然不俗,也俗不得。【往身后看】歇凉还是赏竹?
              -
              明美人-周瑶光
              竹殿
              [竹叶割出细小的阴翳覆在眉间,只是持着淡淡的语调]一粒明星,不过为河山添色,怎敢同日月争辉?昭胧二位,才是真正不俗,妾不敢与之并论。[身后宫娥亦跪伏在地问安,未敢抬头逼视。缓缓接口]劳昭仪关怀,此行是来歇凉。
              -
              元昭仪-陈和
              竹殿
              【回身看她仍伏原地】你要拘着无妨,累了腹中皇嗣本宫可担待不起。【笑两声,乌珠巡视在她脸上】昭胧二位?这话越听越酸。你俩明昭,日月昭昭,都是不俗。
              -
              明美人-周瑶光
              竹殿
              [略翻宽袖,纤手搭在宫娥小臂,款款直身,低叹]不敢累及昭仪声名。[垂眸间,眼前闪回是高楼脚下白皎的姣美容颜,真正的恃宠生娇。心底顿觉一阵闷窒,话却回转得很圆]同为内廷妃妾,一样为陛下解忧,是不敢拈酸的。佛家讲,三千世界皆在尘埃里,妾不敢看重自己。
              -
              元昭仪-陈和
              竹殿
              周明是为书经所累。【回转几步,踱回身前】菩提为众生,众生皆不悟。【揽袖抬腕,扫过髻上竹叶,落下一句】不看重,也别看轻了。【话落也径直往竹林里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0-16 17:15
                元昭仪 陈和
                八月初九
                十二桥
                [雨水顺着伞沿落,湿了月白裙琚,湿风拂面]
                -
                宝林 常相思
                十二桥
                本在那潮闷的屋内干坐着,等着窗外的繁花谢了,雨水淋了,渐渐停了。便着一身鹅黄的衣服去了那桥边,细瞧着是昭仪娘娘,便颔首道:“妾宝林常氏请您金安。

                -
                元昭仪 陈和
                十二桥
                [隔了几步远处,从伞下回头]常什么?
                -
                宝林 常相思
                十二桥
                “禀娘娘是相思二字,这名儿小家子气了些,不如您?”颔首。
                -
                元昭仪 陈和
                十二桥
                常相思——[看她]名字很大,忖得起么?[两步距离,同往前走]名字起自父母,不如在哪儿。
                -
                宝林 常相思
                十二桥
                “衬得起,妾不比您那和字来得大气,却也有自个儿小女儿的心绪在里头。您那和字是美的与那修仪的羡字相比,来得更平易近人。”
                -
                元昭仪 陈和
                十二桥
                [步子一顿]揣度和字。[又忆多年前宫宴一幕,陈璧陈和自己也分不清了,出声很轻]你胆子很大。
                -
                宝林 常相思
                十二桥
                “和美名曰柔这能迩温厚无苛。”顿了顿,“不都说胆大者成事概率大?”
                -
                元昭仪 陈和
                十二桥
                [小雨又下起来,油纸伞下,垂下眼帘看她一眼]掌嘴。[面朝池子,侍从上前扣臂,掌掴在脸,一声一声的皮肉作响]
                -
                宝林 常相思
                十二桥
                脸上是火辣辣的疼,双手立即下意识的捂了脸,但却不去捂,回了句“妾莽撞了,请您责罚。”
                -
                元昭仪 陈和
                十二桥
                [伸手向伞外,湿了掌心]这儿雨景很美,跪两个时辰吧。[反向擦肩而过]
                -
                珍修仪 沈羡
                未央殿
                缇萦一番话说下来,只觉得手心里都沁了汗。连道了三声好:“论本宫,论陈元,如今竟然连陛下的名讳都不避了,这样的胆,她是同天借的不成?”只怕动气伤身,却还是蕴了怒意:“人现在在哪?”缇萦道是在十二桥跪着,拧眉吩咐下去:“去,缀锦殿的东西都收拾了,送去十二桥。待她跪够了,扭送掖庭司……怎么处置,让元娘娘看着办。”揉着眉心:“就一句话,未央殿小,不容真神。本宫孕中,见不得血气冲煞。”深吸一口,念了句菩萨。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收伞入室,裙边湿意遍到全身,就椅子坐下,回应]和字而起,如果明日建章不说话 ,罚过了就往前是怎样还怎样。[燃起安神香,点亮一殿烛火,只回了未央一句]好好养胎。
                -
                帝 卫和
                建章宫 [下笔一顿,寒意上浮]吩咐下去,常氏犯大不敬之罪,仗毙。[折了朱笔,墨晕在纸上]明日早朝,让常卿家跪殿前一天,告诉他,教女无方。[冷哼一声]派人去长信通知一声。
                -
                元昭仪 陈和
                长信殿
                [绿亦一边宽衣,一边说常氏父女处置,嗯一声]这事就这样止住,封住流言。
                [拔簪散发,说不清喜怒感受,夜风穿堂,吹灭一室的灯烛。常氏一句和字云云,像是唤起十多年来的点滴,入榻无眠,许久才从纱幔里传出声音]告诉他…[突然记忆里又跳到一句长信太远建章太远,眉一蹙就恢复常态,翻身入眠]算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0-16 17:19
                  一个简单的时间线:
                  敬康元年:卫和九岁,卫权登基,国号夏。开国功臣沈潜封从二品镇军大将军,顾彦之封正三品冠军大将军,陈雍加爵穆国公;立宁宜修为后,嫡长子卫安为太子。除夕年宴,陈璧改名陈和。
                  敬康二年:卫和十岁,二月,卫和拜入陈雍门下。
                  敬康四年:卫和十二,和卫安一起认识顾家姐妹。同年十月,护城河救顾清。
                  靖成元年:卫和十三,卫安登基,年号靖成。
                  靖成二年:卫和十四,开始做风流公子,同年说要娶陈和。
                  靖成三年:卫和十五,卫安立顾欢为后。
                  靖成四年:卫和十六,四月初求娶陈和,三书六礼下聘,十天后陈雍薨,陈和守孝三年。九月,顾彦之前往边疆。
                  靖成六年:卫和十八,沈家父子出征东盛凯旋,沈潜迁从一品骠骑大将军,沈容封正五品定远将军。
                  靖成七年:卫和十九,七月廿一,皇后顾欢崩。
                  永定元年:卫和二十刚过即位,年号永定。次日礼聘陈和册为昭仪,赐号元。召顾彦之回京,擢正二品辅国大将军,命沈容戍边。二月初,礼聘沈羡、顾清、薛念、宋暖,五月四人进宫。沈羡、顾清册婕妤,薛念册才人,宋暖册宝林。冬月初五,薛念殁。
                  永定二年:卫和二十一,元月沈羡有孕,三月选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0-16 17:20
                    后来很多年间,岁月静好,一切如旧。大概她们一个接连一个走了吧,来自群主的交代是,永定五年沈家翻盘,沈羡被永远关进了长门(冷宫),她仅留的儿子养在了陈和身边。同年秋天,陈和封后了。沈羡被一杯毒酒了解,顾清宋暖她们的结局不得而知,再后来陈和生下了他们的儿子叫卫淮。卫和给的交代是,卫淮一天天长大了,卫和却英年早逝,彼时陈和是皇后,卫淮是太子。
                    一个朝代的痴爱或错付就且随风而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0-16 20:44
                      ——来自群主写的的沈羡番外
                      -
                      沈羡
                      这是我进长门的第二十天。
                      从第七天开始,我一直在想以前的事。
                      我想起永定二年刚刚有孕的我,那年我父亲手握兵权,我哥哥在外戍边。我那个时候觉得,后位该是我的了,因为先帝卫安在位的时候,他的皇后顾欢的父亲,就是一直在边疆的。可是等我把一对儿女平平安安地生下来的时候,我看见卫和很开心,第二天,他封了我做贵妃。不是皇后。
                      彼时陈和还是昭仪,所以我觉得我还没有输。
                      永定三年,朝阳高烧不治而夭折,他发了好大的脾气,要不是陈和劝着,太医院要死好几个人。整整一个月,他没有进过后宫,只有我偶尔被传去建章。我想,他那么痛,大概是因为朝阳是我的女儿。
                      永定五年,沈深演了十多年的孝子贤孙,终于演完了。于是我父亲成了阶下囚,我来到了这里。入夏的时候,我听见他们说,陈和要养我的儿子;等到长门都能感受到暑气的时候,我听说陈和要做皇后了;秋风把落叶吹进来的时候,陈和也来了,还带着一杯酒。
                      我问她,知不知道建章宫里有一幅画,画上是卫和念念不忘又求而不得的人。她只是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声,然后反问我,那又有什么关系?
                      我突然明白,其实从头到尾,那个不知名的人也好,后位也好,都只有我一个人在意。而我之所以在意,只是因为我想做他的妻。陈和不在意,因为陈和早就是他的妻了。最后的最后,我想起我见他的最后一面,他的眼睛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丝情绪,我以为是痛苦,现在回想,那是解脱。
                      我想跟他说,如果有来生,我再也不要做谁的珍宝,我只做沈家高楼上的明珠,一生不必爱人,一生都不会蒙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0-16 23:57
                        最爱陈和的冷冽淡然,她的爱是长情的陪伴,爱而不说、隐而不发。也爱她的疏冷,仿佛一切不尽在眼底,偏偏又悄然握住一切。
                        从陈璧更名陈和起,陈和卫和就注定一生相息。
                        大概,哽在喉里不曾出口的一句我爱你,是永定年间陈和的遗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0-17 17:24
                          然后给我最爱的陈和和她的阿和一个写结局番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0-18 00:38
                            按着节令的二十四番花信,我掰着指头守过惊蛰,一候桃花,二候棣棠,三候蔷薇。
                            这些年,他依旧爱和我斗嘴,我依旧不爱搭理他,惹得我怒火中烧过后,哪日他又悄悄潜入长信……每每想起我便忍不住地笑。
                            永定二年到永定五年,也不过一瞬之间。彼时我还是元昭仪,沈羡生了一双儿女,她是独尊的贵妃。可这又有什么要紧呢,我是他唯一的妻。
                            永定五年,沈家被抄,沈羡也被关进了长门。
                            五年的初夏,沈羡的儿子卫峋养在了我的膝下。
                            五年夏末,他携我的手走过长殿,登上高楼,受万人朝拜。时隔十年,他承当日一诺,让我穿上了全天下最好看的嫁衣,我成了与他携手瞰河山的皇后,他真正意义上的妻。
                            五年入秋,我带着一杯酒去了长门。彼时我的朝凤绣履踏进破败不堪的门槛,沈羡已不再是当初那个沈家明珠。她看着我,突然笑起来,笑着笑着,最后她问我,见没见过建章里的一幅画。
                            我自然知道那幅画,可又有什么关系?罢了,沈羡她不会懂。
                            .
                            冬去春又来,时光循环往复,无声无息。不经意间海棠深红,是个风不鸣枝、云色轻润的初春,我生下了卫淮。
                            我和卫和的儿子。
                            淮儿日渐长大,他已会辅佐卫和处理些许政事。可他也叫我头疼不已,他们父子倒会连串一气来气我,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模样。
                            .
                            春去冬又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琴瑟和鸣,岁月静好。
                            那年冬雪覆盖建章的时候,静得能听见白雪扑在枝梢的声音。
                            卫和就这样走了,留下我和我们的儿子,留下我孤身白头。
                            他弥留之际,我们相拥在建章的榻上,他说起十岁相识,十五岁许诺,十八岁分离,二十一岁再逢……他说昔日年少总爱和我斗嘴;他说咱们的孩子们一个像他、一个像我;他说从来都是他累我多年……他说他要走了,我只能无助地吻他,低低地告诉他:“我不许你死。”
                            最后,他终于没了力气,只是轻轻地伏在我耳边,最后再唤了一声:“阿和……”我也唤他,“阿和。”
                            两声阿和穿过绵长的岁月,辗转在尘岁的云烟里,斑驳了记忆。如此山长水阔,也放不过隙中驹……
                            从此朝朝暮暮,思君不止。
                            .
                            我替他守着万里河山,游刃在政事、孩子。寿康宫里即便繁华如锦也总是冷冰冰的,有时偶然间,我恍惚觉得他依旧还在,在我临窗看书的时候还会骤然出现抢走我的书卷,脸上挂着的仍是我看见就想揍的笑意。又恍惚觉得他就在外头那棵桃树底下朝我笑着招手,还是少年郎儿的模样……
                            一晃十几年。
                            卫淮终究更像他父亲,性子跳脱,不爱拘束,他总爱寻兄长的麻烦,叫我 操心了大半辈子。他们父子真像啊,老是惹得我哭笑不得。淮儿到底更适合做个闲散王爷,这皇位冠冕是压住了他。反而卫峋更孝顺稳妥、更肖似年轻的我。
                            罢了,看他们兄弟两人一日比一日出息、长大成家,也算我这些年最大的欣慰。
                            .
                            人老了,总爱回忆往事。
                            桃花又开了,我的眼睛渐渐有些看不真切了。我卧在窗下,好像做了很长的梦,梦里桃花灼浪,隐约有谁握着一把折扇,笑得眉眼弯弯,朝我走近……
                            “你叫陈和,我叫卫和……”
                            “嫁给我,我让你穿全天下最好看的嫁衣……”
                            “那你还愿不愿意?”
                            “跟朕同用和字,你不愿?”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咱们的儿子,叫卫淮。”
                            “阿和……”
                            “阿和。”
                            “阿和……”
                            阿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0-18 00:40
                              追忆到此结束吧,双和的故事会消散在风里,诸般喜忧,冷暖错杂。
                              就让往事随风。
                              好啦,我也该放下对陈和的执念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0-18 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