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意折吧 关注:30贴子:1,798
  • 2回复贴,共1

【存戏】琴瑟和鸣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次尝试帝皮,还是日常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0-22 15:01
    皇后·董宜娇
    [围炉而坐,谈笑间茶水下去大半。直到了云层透出一二分日光,风雪渐渐停了,才使胡氏回去。午膳后又同刘氏、王氏议了年宴之事。待二人跪安,小憩过后已近戊时。便吩咐下去不必备晚膳了,只教近身伺候的几个丫头放下帘子,灭了一二烛光。待人都退了,手脚才一下卸了力,粉面上不由显出几分疲倦来。揉了揉干涩的眼,支额靠在案边]
    ·
    帝·魏荣
    [没让内侍通传,径直往里去了。吩咐底下人添些炭火,抖落一身风雪,近案伸手握了握人手]将近年关,皇后操劳了。[展臂示意人来解氅]刘氏王氏都很稳妥,可让她们替你分担一二。
    ·
    皇后·董宜娇
    [含笑上前,解了氅后,又极细致地抚平人袍上每一道皱褶]陛下前朝事忙,日理万机,妾在后宫为您分忧解难本是职责所在,如何敢提操劳二字。[有一瞬的眩晕,只见面前的人和物转了个圈,却生生咬牙忍了住,强笑道]妾今日唤刘、王二人也正是为着年宴一事。阖宫同喜,胡氏诞下龙凤呈祥,又恰逢母后生辰,再者除夕守岁,辞旧迎新,一年也只一次,所以妾的意思是热热闹闹地办一回……[仰面看人时,掩去惺忪倦眼,眉目多了几分柔和]陛下想必才刚忙完政务,往昭阳的路上又多沾风雪,天凉,妾给您烧茶暖身。[大氅挽在臂间,往案上取了茶壶架在炉火上]
    ·
    帝·魏荣
    [解下大氅后就拉人对案坐下]皇后贤德,至掌阖宫事宜,朕很宽心。[轻嗯一声,略有一瞬的思索]朕想着趁着双子满月,胡氏就擢为贵妃。[伸手将人手握住,安慰般用了些力道]你是后宫之主,凡事你做主就是……[抬手拦住]手这样冷,便抱着手炉暖暖吧。朕来同你话话家常,想同你说说话,不必忙活了。
    ·
    皇后·董宜娇
    [也便依言坐下。炉火正烧得通红,茶水滚翻着,顶得茶盖一颤一颤地,发出“噗噗”的声音。听风吹窗棂的飒飒声,红灯下,竟照得窗外雪愈发大了,有梅花那么大,漫天飞舞着]红泥火炉,绿蚁醅酒,上回同陛下对坐闲话还是建平四年的事,如今却觉有些恍惚了。[静默着,万千话语到嘴边只一句]永嘉会叫父皇了。上回妾要抱她,她竟死活不依,吵嚷着非要父皇来抱。
    ·
    帝·魏荣
    [捉人手近炉火,叹一声]朕也时常在想,新人一拨一拨地来,却还是故人贴心。[恍然一般]永嘉会唤父皇了?[很快又复了常态,笑里有些顽笑意味]是朕疏忽了,婉清的龙凤双子时常闹得朕脑仁儿疼,倒是怕了这些孩子,是朕妄为人父。[犹然还记得稚女落地之时,转头去看雪纷飞]咱们的永嘉性子柔婉可爱,朕得空会多看看她。
    ·
    皇后·董宜娇
    [食指按在人唇上,笑嗔道]可不许这么说。陛下是天子,政务繁忙,心系百姓,想必永嘉也能理解一二。[反握了人手,眉眼弯弯]上回陛下命内务府送来的几匹布料,是喜庆颜色,图样倒也新鲜,妾瞧着合衬咱们的永嘉,便亲自给她做了一身衣裳,只等下回穿给您看呢。[跪去人身后,罗裳拂过人的衣袍,摩擦间发出沙沙的响声。双手抚上人的肩,缓缓揉着]陛下来妾这儿本是为了寻家的感觉,前朝之事,妾不该过问,只盼能于后宫为陛下分忧一二。
    ·
    帝·魏荣
    [将手拉下来,也笑]年关了,永嘉是该穿得喜庆些。[一室侍从很识趣地退了,放轻了声]你倒好,朕不要累着你,你偏要寻累。[索性合眼往椅背上靠]提起永嘉、双子,朕便想起往前膝下空寂,如今也总算是子嗣繁盛了。看你待永嘉这样上心,又喜欢孩子,朕想着待赵氏诞下个阿哥,便养在你身边吧。
    ·
    皇后·董宜娇
    [提到赵氏,面上多了三分笑]妾瞧着赵氏倒也像是欢喜孩子的人。将阿哥养在昭阳,也好互相间常走动走动。[站到人身侧,指腹描了描人眉眼,笑意盈盈道]虽说才三个月,可妾瞧她行动多有不便,又怕她孕间难免情绪不稳,便免了她每日的晨昏定省。这可倒好,昨儿个拦不住,如何也要来将香囊送了,说将近年关,是绣给永嘉的礼。[说着小心翼翼从袖中取出香囊,递给人看,随手指了几处,很有几分调笑的意味]您瞧赵氏的针脚,怕是比妾要好上百倍,相比之下妾那一身衣裳倒是上不了台面了。
    ·
    帝·魏荣
    [静静听她说完,张眼看了眼香囊,略一点头]是她有心了,都是好的,很忖咱们永嘉。[放回人袖中]朕想起你怀着永嘉那会也爱绣些东西,不想一晃过去许久了。[喟叹一声,拉人起来往内殿里走]朕有时也在想,七月流火九月授衣都是朕欠着你的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0-22 15:02
      皇后·董宜娇
      [那一瞬间,往事一幕幕浮现眼前:陈氏和周氏指证时的胸有成竹、众人面前的百口莫辩、从昭阳迁去去锦时的心灰意冷……还有建平六年,八台大轿重迎我回昭阳的那一天,他的神情、他的话语,当年烂漫的春光,都是回忆中的点点滴滴,层层心墙也在这一刻一点点地土崩瓦解。忽然上前双手捧住他的脸,仿若呵护珍宝似的轻抚过他眉梢、鬓角、鼻梁、嘴唇,烂漫的笑一如当年]陛下万岁,往后妾同您并肩走的路还有很长,还有咱们的永嘉…唯一的永嘉……陛下已给了妾这世上最好的,所以实是不必觉着亏欠于妾……[吸了吸鼻子,一仰头,泪便回了眼眶。四目相对]迎妾回昭阳的那一日,您曾问妾怨不怨悔不悔,当时妾没能回答您,可妾今日想告诉您,同陛下比肩的每一日,妾从未怨过,也从未悔过。
      ·
      帝·魏荣
      [神情有些恍惚,看着她的眉目也渐渐模糊,还似数年前的模样。拦腰凑近,话有一叹]你我夫妻,往后不言欠不欠。[额头相抵]咱们再要个男孩儿,和永嘉一样可爱。[带人入了红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22 1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