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后花园吧 关注:470贴子:7,504

《尽流年》情丝绕番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主写七七东瀛四年的过往,主澈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11-12 15:15
    番外 壹

    四年前

    黎明时分,天空依旧灰暗,厚重的云层低低地压在人的头顶上,直教人喘不过气来。

    湛蓝而幽静的海平面上此时是一片平静。

    在前往东瀛的海路上,一支极为庞大的中原舰队正浩浩荡荡地行驶着,放眼过去,船只首尾相连,纵横百里,在蓝色的海面上好不壮观。

    船队出海本不稀奇,只是如此声势浩大的出海,却是极为少见的。而最让人叹为观止的,是舰队中央那艘高达数十尺的楼船,全身皆朱红之色,以上好绫罗绸缎为装饰,船帆上挂着的彩旗在海风中猎猎作响,旗上皆以金线绣着“朱”字,这正是中原首富朱家的“泰安号”。

    “小姐,”一身粉衣的小泥巴站在舱门口唤了一句,“您醒了吗?”

    “进……咳咳……进来吧……咳咳咳……”舱内传来朱七七急促又无力的声音。

    小泥巴移开舱门,迈步而入,方一瞧见榻上的朱七七,立即脸色大变惊呼道;“小姐,小泥巴这就给您拿药……”

    “不必了……咳咳……”朱七七移开捂住檀口的白帕子,毫无意外地,雪白的帕子上又沾染上她刚咳出的几口血,她脸色灰败地摆摆手,轻声制止道:“那药…如今吃了…也是无用。”

    “小姐……”小泥巴本就毫无主意,望着眼前面色苍白形容枯槁的小姐,只能上前抱着她不住地呜呜哭泣。“都怪小泥巴不好,如果不是小泥巴将那碗汤端给小姐您,您就不会……呜呜呜……是小泥巴害了小姐……”

    “怎能怪你呢!”朱七七缩在榻上的角落里,头倚在窗沿眺望着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海面,幽幽地道,“他是为着寻沈浪的仇而来的,是因为那抛弃了我的沈浪,我才会变成如今这样……”

    数月前,在沈浪带着白飞飞回了仁义山庄之时,她独立于城楼之上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坚强地忍住了泪水,她一字一句对自己说:“朱七七,你定要牢牢记着,他爱的从来都是白飞飞,所以该退出的人一直都是你。而就算是为了你两个爹,你也定要从此将他忘了,好好把日子过下去,你朱七七绝不是非他沈浪不可的!”

    七七,从今往后,不能再任性了,因为没了他的包容;不能再妄为了,因为没了他善后……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该长大了、该懂事了。

    朱七七,既已决定了要潇洒放手让那沈浪就此离开自己的人生,你就要相信从此没了沈浪你仍可以过回从前那般快乐灿烂的日子,你还可以做回从前那个无忧无虑的朱七七。

    所以,当时她亦是打算离开快活城去江湖上闯荡历练一番的,说不准哪时还能另觅一个如意郎君回去也说不定呢。

    可就在她对未来满怀信心与期待之时,她的噩梦却出现了,那个来自苗疆的恶魔!那个即便死也要拖着无辜的她一起下地狱的魔鬼!

    那日,她拒绝了他的求亲,这本是寻常之事,她也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但谁也不曾想到,心有怨恨和不甘的厄恪,竟以一碗下了毒的汤毁了她的一生,从此将她朱七七推上了一条永远也望不见光亮与尽头的绝路。

    两个爹一把年纪为着她一夜间半白了头,二娘与兄长穷尽一生所学仍是救不了自己,只能四处奔波为自己求仙问药,小泥巴更是日日自责至近乎崩溃。这些,全都因为那个恶魔而起!

    两个爹、二娘、兄长、色使天音、小泥巴,这几个唯一知晓她秘密的人,他们哪个不是强忍着悲痛却仍执意笑着鼓励自己切勿轻易言弃呢?

    然而,那一刻,她多么希望可以有那个他在身边,多么希望可以被他抱在怀中,多么希望可以得到他的鼓励,那样……她至少不会再那么害怕,至少可以在他怀里放纵自己大哭上一回,因为,她即将死去,她不会再有那些期许的美好与未来。

    可是,她没有沈浪了,他不要她了,在她朱七七这般需要他的时刻里,他不在她身边,亦不会在她身边。因为她唯独不能让他知道,因为他们不能再有任何不必要的纠缠与瓜葛。

    最后,实在无法,朱爷只得求助于他的昔日好友,如今跟着夫君远渡东瀛隐居的织田夫人。

    织田夫人唐秀心本是四川唐门的第十代掌门,也是唐家千娇百宠的大小姐,只因爱上了一个东瀛人,为家族所不容,最后只得与夫君私奔东渡,从此在东瀛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

    昔年,朱富贵与唐秀心曾因生意往来而有着不错的交情,故而深知她懂得天下奇毒,据传江湖中没有她解不了的毒。而云梦仙子虽厉害,始终是不如四川唐门家那般有着深厚的家学渊源。所以,唐秀心便成了朱七七最后的一丝希望。

    朱富贵和柴玉关本已打点好了一切,原本朱爷也要一路随行,哪知临行前的一场病竟让朱爷动身不得,而七七的身子也挨不得许久,万般无奈之下只得让朱七七同小泥巴二人出海。为保安全,柴玉关特命色使天音一同随行,保护左右,一来是防止七七路上有所闪失,二来他也可随时知道七七的情况。

    如今,船队在海上航行已大半月有余,在海上漂泊得越久,她便越觉彷徨、无助。此刻的朱七七根本不知自己的身体能否撑到顺利抵达东瀛,即使到了东瀛也不知该去何处寻那织田夫人唐秀心,即便寻到了那织田夫人也不知她是否尚在人世,又是否一定能够救得了自己的性命。

    东瀛,一个在中原少有人到访过的海外世界,对于从未长时间离开过家和父亲的她来说仿如只存在于传说与评书段子之中的全新世界,充满了无数的未知。

    万一……万一她此行最终遭逢不幸,她甚至连亲人们的最后一面都见不着了,就连她的遗体也不知能否顺利被送回汾阳老家安葬,如若不能,她岂不是要客死他乡?朱七七越想下去,那份悲凉就越发透入骨髓,让她痛不可当。

    旭日东升,每只船上的水手船夫们已检查好设备,一番忙碌完毕之后,都将准备扬帆起航。

    波涛汹涌的海面上,此时已是一片金色,不知今日是一帆风顺,还是会有暴风雨?人对于未知的未来,总是期待多过于恐惧,就如同七七,她如今心中也是这般心思。

    舱内,朱七七墨发披散,娇弱的身躯依旧缩在那儿,双目紧闭,双臂紧紧抱着自己,一动不动。

    爹、二爹,女儿挂念你们,如若老天愿意垂怜,你们定要等女儿平安归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11-12 15:39
      朱七七一下子就怀疑是沈浪偷走自己的血,这不太像她的性格,不会跟白飞飞那样不信任人。虽然沈浪在爱情上有点儿拎不清,左右贪图。但应该不会做出违背道义的事情,七七不该怀疑是他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12 17:35
        哎,七七被折腾的够呛,又是中毒,又是失血,且是脊元血,相当于是干细胞一样了,等于是失掉了自我修复能力。这身子骨虚弱的跟林黛玉有一比了,这以后七七生孩子都困难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1-12 18:21
          我打算先看完情丝绕再看这篇,如果两篇一起看肯定会对沈浪无感,不管他忏悔也好弥补也摆不及七七所受伤害和悲惨的万分之一,那时的七七是绝望的真有天也塌了的感觉,而这一切都要拜他所赐(不管间接还有直接),那时沈浪在哪里又在做什么呢!这样的沈浪叫人爱不起来,所以先放下这篇否则对沈浪的认知要分裂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13 09:08
            虐习惯了就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11-13 09:43
              咦,没更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1-15 07:55
                来扫一眼,我现在也无比阿澈暖男闪亮登场了
                感觉他才完美男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19 19:38
                  楼主什么时候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1-05 13:46
                    楼主,情丝绕(下)有更么,怎么没看到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3-02 10:29
                      为毛我看不到更新,是度娘下的黑手咩?又吞楼?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5-31 17:04
                        番外 叁
                        又是一年的清和月,平安京已是处处美景。
                        朱七七倚在一株樱树下,身旁是正在唱着东瀛诗句的织田真依。
                        “明日是梦,终有不舍逝去之梦幻~”
                        漫天樱花飞舞,远处正有一对恋人泛舟湖上,好不惬意。
                        “如何?”织田真依拽着朱七七的胳膊摇啊摇,“七七,你觉得我今日的这句诗写的如何?”
                        “嗯~”但对座的那摇着玉扇的人却率先开了口,“一般一般,差强人意。”
                        “闭嘴!”真依立刻怒视那衣着华贵、俊美无俦的翩翩公子,“****嘴姓赵的,我才没有问你!”
                        “既然知道是梦,又何必不舍?”赵澈浅浅笑着,视线慢慢转向了朱七七,“大梦不醒从来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
                        “你!!”真依气急,娇俏可爱的小脸被气的煞白一片,起身就走。
                        “赵公子才是何必呢,”朱七七无奈一笑,“你明知真依的心思……”
                        “七姑娘,”赵澈却端起酒杯,打断了朱七七的话,“如此大好时光若是白白辜负了才是何必,来,在下敬你一杯。”
                        朱七七哑然,微微一笑,终是端起了她的酒杯一饮而尽,“清酒一杯,七七再次谢过赵公子慷慨赠与续命良药。”
                        “不过区区莘萝梗罢了,”赵澈这番话答的毫不在意,“这几个月来七姑娘已经谢过在下不下十回,当真是见外得很呀。”
                        “救命之恩,昊天罔极。”朱七七说的极认真,并许下承诺,“待他日回到中土之后,若有什么是我朱家与快活城能够帮得上的,赵公子尽管开口。”
                        “哦?”赵澈忽然眯起双眼,眸中的光彩颇有些意味深长。
                        “我朱家之人向来知恩图报且一言九鼎。”朱七七甚至竖起手指做出立誓状,“今日在此对天立誓,此生我朱七七对赵澈的这番承诺永不食言。”
                        “是嘛~”赵澈此话的尾音拖得很长,“那倘若……我要的……正是你呢?”
                        朱七七顿时语塞,双唇微张,脸色突变。
                        “逗你的,七姑娘不需紧张。”赵澈轻摇玉扇,笑的爽朗,“也无须将此事放在心上。”
                        朱七七支吾其词,颇有些尴尬。
                        “这莘萝梗即便是再稀有难得也到底不过是件死物罢了,若是能够拿来救人性命也算是物尽其用。”赵澈望着朱七七,“七姑娘你纯净美好又正逢大好年华,虽然我不知道过去的你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一段痛苦往事,但你的结局绝不该是孤零零的香消玉殒在这异国他乡……我不后悔将莘萝梗给了你。”
                        毕竟,没有人能够比本王更加懂得生命的可贵。
                        往事再度笼上心头,朱七七顿觉心酸不已,泪水悄然滑落。
                        “大小姐……”一旁的色使阿音亦是跟着心疼、无奈,连忙掏出帕子替朱七七拭泪。
                        “什么人!”
                        突然,赵澈身后的芳华望着树顶大喝一声。
                        话音未落,一群执刀蒙面的东瀛武士从四面八方接连涌出将他们团团围住。
                        朱七七被吓了一跳,紧接着就被色使护在了身后,“大小姐勿怕,有属下在,定不会让这些人伤您分毫。”
                        “嗯。”朱七七慌乱地点了点头,小手紧紧攥住了色使的衣袖:莫非又是那个苗疆人?她如今已经只剩下半条命了他为何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但很快朱七七和色使就改变了想法,因为那些蒙面武士分明是冲着赵澈去的。
                        “赵……赵公子……”
                        朱七七再笨也看得出那些人出手狠辣、刀刀索命,对赵澈的那条命似是志在必得一般:这得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呐?
                        而此刻赵澈身边的侍卫虽只有芳华一人,但其神情举止仍旧不慌不乱,很是冷静、从容。
                        此人来历极不简单,绝非普通皇族子弟!色使望着那临危不乱的赵澈如是想着。
                        “公子小心。”美貌侍女芳华一人独自对阵十数名武士虽是赢不得,但也不落下风,只是……蒙面武士的增援渐渐赶来,她终是双拳难敌四手。
                        “阿音大哥。”朱七七以恳求的目光看着色使。
                        色使摇了摇头,示意情况不明,不便插手。
                        越来越多的东瀛刺客涌了出来,源源不断……
                        “求你了阿音大哥,”朱七七急了,“赵公子有恩于我,他给的莘萝梗救过我的命。”
                        “……好吧,大小姐您就躲在此处,不要乱动。”说完色使终于飞身而出拦截刺客,加入混战。
                        可是,那些东瀛刺客却仿佛永远也杀不完一般……
                        “公子!”芳华惊声叫道:来不及了!
                        丝毫不会武功的赵澈眼睁睁看着一把明晃晃的武士刀即便劈开他的身体,顷刻间有一人扑过来挡在了他的身前……
                        “大小姐!”
                        鲜血染红了赵澈的双眼。
                        “七姑娘…你…”赵澈难以置信地抱住朱七七渐渐滑落的身体,“你…为何……”
                        为何!她这是为何!为何要以命相救?他赵澈值得吗?
                        朱七七倒在了赵澈怀中,面色惨白,气若游丝,“活着……活下去……多好呀……”说完这一句的朱七七便再没了声息。
                        长剑无声无息地从身后没入刺客的心脏,一剑毙命。
                        刀剑声四起,侍卫祁战北与苏乔已经赶到。
                        “公子,您…没事吧?”苏乔护在赵澈身边,诧异的看着他抱着浑身是血的朱七七一言不发,神情有些许恍惚而又复杂不明。
                        而,这样的赵澈,无论芳华亦或是祁战北、苏乔,从未见过。

                        五日后
                        足足沉睡了五日,替赵澈挡了一刀的朱七七方才悠悠转醒。
                        “疼…”好疼啊!不仅伤口疼,浑身上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5-31 17:07
                          “疼…”好疼啊!不仅伤口疼,浑身上下都在疼。
                          “你醒了。”
                          朱七七闻声转过头去,才见一身华服的赵澈正面无表情的站在她的床前,“赵…公子?”
                          “小泥巴姑娘去熬药了,一会就回来。”
                          “你…你没事吧?”还好,他看起来并没有受什么伤。
                          “没事。”
                          “没事…没事就好。”眼前这个人分明就是赵澈无疑,却总让朱七七觉得有些陌生,却又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劲。
                          “哎?”朱七七动了动,顿时察觉到自己右手掌心中仿佛握着样什么东西……“这是什么?”
                          一块玉,而且是一块做工与装饰都异常精美的环佩,她只消看一眼便知此物来历绝不寻常,且价值不菲。
                          “这……”赵澈走近,“是本王对你的承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5-31 17:08
                            玉佩的故事终于解密了,这可真是七七用命换来的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5-31 17:17
                              辛苦啦!两篇文章都更了这么多!澈七在东瀛也一定经历了不少生死关头,恳请楼主给澈七一个圆满滴结局吧~如果结局还是沈七的话,织田真依跟阿澈可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5-31 1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