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崖煮鹿吧 关注:24贴子:5,820

゛❤┊Blessings for your┊江山不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11-13 21:56
    -


    [皇城南|前门大街]---江山不夜
    https://tieba.baidu.com/p/4951637067


    回复
    2楼2017-11-29 23:21
      -


      【带着人来到江山不夜,其实如果若说偏爱的话大致也是跟爹爹一样,不单单因为江山不夜是第一家铺子,还因为在许多事宜上都较为辛苦,付出的比较多,自然也就觉得更加的珍贵,毕竟此处所有的一切都是辛辛苦苦淘来的,或者是宾客们典当的,各有各的价值,而且应了一句老话,物以稀为贵。】


      【入店后,小厮跟丫鬟们就很识趣的问安行礼,朝着柜台走去,老掌柜的按照惯例拿出来账簿,伸手接过账簿看向人,将人带着朝内室而去,除却放着的商品之外,还有两间房,偶尔忙碌后也会选择在此歇息,打开门,跟人一同走入,将账簿放于桌案上。】


      “这簿子你先看看,且看这一月即可,如果你能够上手的话,归去来的账房事宜就交给你打理。”


      回复
      3楼2017-11-29 23:24
        (嫁入百里府后为避风头,越泽提议对外称我水土不服,卧病在床,一概不见外人,我知他用心良苦,故无所不允。随后便是长达数月的沉寂,偌大的百里府我几乎都走过瞧过,但愈是这样的沉默,心里却愈发有一个不甘心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呼唤着。晨醒时镜中修饰的俏丽容颜不经意间便点醒了我,上天赋予我过人的智慧,不论于哪一点,都不该被埋没。)
        (随同越泽来到江山不夜,他是此地主人,轻车熟路的引我到了内室。闻言便移步上前,看到桌案上果然摆着一本账簿,一手掌着书脊,翻至当月第一日看起。屋中一时安静下来,唯翻动书页的轻微声响。)


        回复
        4楼2017-11-30 20:29
          -


          【彼此都未曾言语,似乎人将所有的重心都放在账簿上,此刻房间里很是静谧,唯有翻书时的轻微响声,眼神看人如此专注,自然也不能去打扰,挪步走向一旁的雕花木椅前坐下,随手将茶几上放着的书卷拿起,随意地翻看着,上次遗留着,此处也是经常造访的,偶尔一住就是半月。】


          【自从越秀不经常回府后,仿佛一颗心总是在漂泊着,心思没有在书卷上,将书卷轻阖放于一侧,靠于椅上发着呆,有时心里会想爹娘或许是更为清楚越秀的,否则不会放任不管,可惜唯有自己什么都不知,多少觉得有几分的悲凉。】


          回复
          5楼2017-11-30 20:33
            (自幼一目十行的本事不为外人道,却屡有获益。原本一月的账目就不算多,翻阅也是极快的事,但手头这本账簿,显然并不简单。来回翻看几页,秀气的眉毛不经意拢起,似一缕愁云遮蔽心上,久久未散。少顷电光火石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再度回翻账簿,紧锁的眉头渐渐趋至平淡,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自那一堆黑白中缓缓抬起头来,轻轻放下账簿,侧身面向坐下窗下的越泽,见他面沉似水,仿佛是陷入了什么记忆里。撩起袖子反手扣了扣桌面,引得他回神,而后将视线投向我。淡笑着起身离了桌案,缓慢踱步向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你若不信我,直言便可,不必这样试我。


            回复
            6楼2017-11-30 20:46
              -


              【回忆总是可以拉的很远,想到很多过去的事,跟越秀一起胡作非为的时候,可惜一切不复返,之前也有想过或许即便是爹娘那么通情达理的人也未必能够接受,但却从来没有想过越秀会从此再不归家,仿佛一颗心已经飘去远方,到底也不明白越秀心里是如何想,不明不白的情况下就隔断了那层朦胧的感情。】


              【突然之间听到响声,有几分的恍惚,稳了稳心神之后将目光看向人,见人脸上似是很沉重,并且缓步走来,耳边听到人所说的话,看来是有些真本事,轻声缓缓地说道。】


              “我并没有不信你,这话说的我倒是听不懂了,你虽然是很聪慧,但却不深谙此道,更不懂为商就要做好万全之策,所以就算是账簿也要有两本,我话点到此,你能听明白么?”


              回复
              7楼2017-11-30 20:50
                (按说他这样轻视我,我该生气。但毕竟他是救了我,这点不悦轻轻一笑就散了。敛裙入座,素手垂搭膝上,语气似叹非叹般说道)
                :可我以为,你是信我的,才带我来这里。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不是么?
                (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我却先他一步开口了。吐字清晰,贝齿红唇间音色涓涓如溪水叮咛。)
                :我三岁认千字,五岁背唐诗,十二岁替家父管理一族所有账目,至今整三年,经我这双手的账簿,没有一千,也有五百,自问谨慎小心,从未出过一笔错漏。这样的账本可以说是小了瞧我,也可以说是侮辱了我。
                (说着将目光端平回扫,薄唇勾笑,问道)
                :我非余者庸碌之辈,君敢为伯乐耶?


                回复
                8楼2017-11-30 21:11
                  -


                  【虽然想开口说明缘由,但是被人所阻碍,自然也就收了声,只让人将话说完,对于人所表达的秉持着不置可否的态度,眼神看向人自信的脸庞,双眸澄澈,的确是聪慧又有天赋的好姑娘,只可惜为商之道岂是那么简单的一笔账,这些事用了十年光阴才明白,谁又可能一朝一夕就能全然领略?】


                  【目光与人对视,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太多的动容,仿佛是湖面上的湖水掀不起半分的波澜,对于人询问的话语也没有立刻给予回应,只是换了坐姿,一手搭在膝盖上,低沉的声音道。】


                  “我信你是有一颗七窍玲珑心的,我也相信你不是庸碌之辈,但从商之路上,若是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只能说明商家无知无能,所以这本账簿看似简单,实则也并非全然不该看,因为我需要你按照这账簿记账,当然账簿需要两份,现在可明白了?我也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怀才不遇。”


                  回复
                  9楼2017-11-30 21:19
                    (我知道,以我们萍水相逢的缘分,并不足以博取他的十分信任,可平生至今顺分顺水,也是第一次遭受这样的待遇,说不为所动,那显然是自欺欺人的。但我也并不打算为了这事与他冲突,只因我刚刚发现,面前这个被我在人前称呼为夫君的男人,实在拥有一张不错的脸,至少并不令人厌恶,也许还有些赏心悦目。)
                    (他的话一字一句简而有力,不容置疑,是个当家人的样子。我敬他事如君子,缓舒了一口气,眸光里的刀锋稍敛,仿佛不曾说过那番无礼的话一般,自然微笑道)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转而尤有些不死心的冲他眨了眨眼,继续发问)
                    :不过,你当真不肯给我瞧瞧正本?


                    回复
                    10楼2017-11-30 21:32
                      -


                      【家业是最为重要的,肯定不会随意地交给一个人,何况彼此之间并非是真正的夫妻,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是自然,但也要人能够从自己身上获取到足够的信任,持家很难,看守家业则更难,爹爹一生打下来的家业绝不可能丢于自己手中,所以责任在肩不可能冒然冲动行事。】


                      【目光看向人眨着眼睛的俏皮模样,倒是跟越秀有几分相似,听到人询问的话语,还真的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但若是几句吴侬软语就能让家业从手中脱手的话,那这家业恐怕早被败的一干二净。】


                      “这本账簿你给我一分为二,我想看看你的真本领,至于正本等你接手的时候,我自然是会给你过目的,但现在不是最佳时机,想要食君之禄就要先拿出看家本领。”


                      回复
                      11楼2017-11-30 21:37
                        (见越泽执意如此,我也只是淡淡一笑,不做固执顽愚的举动。再度起身走回了桌案上,拾起砚台上的毛笔,舔了舔墨池,娟秀字迹在白纸上落下。行文间连那账本也不去翻动,单凭着记忆,执笔信手写来,直接默出了原份。然后再花上约莫半盏茶的功夫,一式两份的账本就跃然眼底。)
                        (别的事情我不敢夸口,账目一事我却是从不让人,亦不输人的。写毕抬首,见他已然走到了自己这边,挑了眉梢神情得意的挽起袖管,两手各抄一份在掌心,慢条斯理的吹干了墨迹,才重新递到他面前)
                        :请过目。


                        回复
                        12楼2017-11-30 21:48
                          -


                          【见人行云流水的将账簿一式两份,原本的账簿也算得上是对了八九成,的确对于账目人确实是有些过人的本领,若是有人分担自然也可以减轻些许重担,毕竟一人兼顾两家商铺却是有些吃力的,眼神看向人,见人很是得意的模样,扬起唇角拿过人手中的毛笔再将人未曾看出的部分圈划出来。】


                          【放下毛笔后,心里自然也有了底,毕竟让人住在府上,再者名义上也娶人为妻,所以夫唱妇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何况如果让人一直在府上无所事事怕是人也觉得烦闷,吐口气后道。】


                          “好,那就依你,归去来的账房就交给你,但我每月仍要查看账目,账簿也要一式两份,改天我将归去来的账簿交给你看看,若是你觉得无事太过悠闲的话从明儿开始就可以去归去来。”


                          回复
                          13楼2017-11-30 21:54
                            (信心十足的交他账目,看他提笔在其中几处画了圈儿,心中疑惑且不服,低头看去,才发现确实是有些不妥之处,适才夸口在前,现在又被他当众抓包,不免有些难受。转念想到,我毕竟是第一天看着账本,怎么好跟他比。心里暗暗的将自己安慰一番,零星起的挫败念头随之飘散。如此也算给越泽交了底,他也口头应下我账房的职务,想着明天起就有事可做,不必幽魂似散淡,很是高兴,扬睫冲他莞尔一笑,不答应也不回绝)
                            :这个么,还要看我心情,再说吧。
                            (其余琐碎在此按下不表。)


                            回复
                            14楼2017-11-30 22:06
                              ID:瓜尔佳雁拂
                              当前职位:侧夫人
                              下一等级及要求:九品岁俸—→达此等级需5天,70贴
                              额娘位份:-
                              上次建房日期:11-29
                              房址:https://tieba.baidu.com/p/5457223861
                              演绎明细:
                              1、https://tieba.baidu.com/p/5140394377?pn=32(975一983)个人5*2=10
                              2、https://tieba.baidu.com/p/4951637067?pn=37(1148一1159)个人6*2=12
                              3、https://tieba.baidu.com/p/5140394377?pn=32(984一995)个人6*2=12
                              4、https://tieba.baidu.com/p/3422955339?pn=34(1043一1054)个人5*2=10
                              5、
                              演绎贴数合计:
                              福利明细:
                              1、打卡:https://tieba.baidu.com/p/5423821679?pn=2(45楼,4T)
                              2、富强明主:https://tieba.baidu.com/p/5459249010?pn=3(91楼,10T)
                              福利贴数合计:14T
                              贴数总计:
                              备注:(更换屋名等)


                              回复
                              16楼2017-12-04 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