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同人文吧 关注:5,080贴子:260,849

【原创】【玄月*夜莺】【王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给我最爱的夜莺小哥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1-15 01:03
    各位看官晚上好 这里叶殊同 喜欢冷门CP 本命夜莺 文废 多指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1-15 01:04
      。。。这么冷的CP真的有人看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1-15 01:04
        。。。偷偷给自己一个赞
        正文关键词:【BL】【BE】【清水】

        下面上正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1-15 01:07
          【零】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15 01:09
            【壹】

            祭司大人!你看他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啊!

            『我出生在失乐园。』

            黑眼白,白瞳孔。。。阴阳逆反,这可是不祥之兆啊!

            『岛上的人信奉宗教,他们认为我是不详之子。』

            这样的孩子必须尽早处死!不然会给岛上带来无妄之灾!

            『其实我并不是很想活下去。』

            不要啊啊啊!你们要对我的孩子做什么!放。。。放了他吧。。。求你们。。。

            『母亲为了保护我而被那些人烧死。』

            『。。。』

            『我没有名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15 01:12
              【贰】

              可我最终还是活下来了。尽管如同蝼蚁一般。人们恨我,但也怕我。大祭司所做出的预言,岛上没有人会怀疑。
              每个人都相信,我的存在会给岛上带来灾难。
              可是我母亲已经死了。诞下恶魔的魔女已死,我的存在反而使他们有所收敛。

              但也仅仅是有所收敛罢了。

              快给我把这箱东西搬到夹板上!你这有娘生没娘养的祸害,小心点!敢打翻了看我不砍断你的腿!呸!
              。。。哟,怎么这副眼神瞪我?看见你的眼睛就恶心!嫌我说你娘?嘿嘿,你能怎么样?要不是那个魔女自愿上刑场,你早被烧成灰了!还看什么看!快往夹板上走!

              类似这样的人和事,其实每天都在上演。

              他们会拿辫子抽我,用铁烙烫我。一开始是痛彻心扉的疼,久而久之也就没有感觉了。

              同样的生活总会使人麻木的。

              『。。。直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1-15 01:13
                【叁】

                那个一头银发的红瞳男子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以为我在做梦。

                那天我十八岁。

                『预言灵验了。』

                他抬起我的下巴。
                这是元素针,它可以让你拥有接近神的力量。只是会付出一点代价。

                『接近神?』

                岛上有很多人因此而死,不是么?
                是的。他们是被神抛弃的人。不必为他们惋惜。我没有逼你尝试它,只是,你敢不敢赌一把呢?
                赌什么?
                赌上自己的生命,换取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他的眼眸娟狂邪魅。

                『我将永世臣服于他。』

                『那是我的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1-15 01:15
                  打字习惯了空格式不喜欢打标点 尤其是引号 第三篇对话如下:
                  “岛上有很多人因此而死,不是么?”
                  “是的。他们是被神抛弃的人。不必为他们惋惜。我没有逼你尝试它,只是,你敢不敢赌一把呢?”
                  “赌什么?”
                  “赌上自己的生命,换取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1-15 01:19
                    先这么多吧 反正也没人看emmm 如果有人了我再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1-15 01:20
                      upu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1-18 12:46
                        顶楼主一个!☝️!夜莺确实谁几个人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12-21 22:05
                          我喜欢夜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2-23 14:29
                            顶啊,超爱夜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1-01 16:42
                              【肆】


                              元素针插入心脏的感觉,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痛。


                              我倒在混合着死亡与绝望气息的土地上,无力地望着夜空。今天的夜空格外漆黑,上面点缀着无数猩红色的星星。那是它们原本的颜色么?还是我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


                              王尔德说。我们都生活在阴沟中,但总有人会仰望星星。


                              只可惜,在这一刻之前,我连仰望星空的资格都没有。


                              『王。』


                              『你听得到吗。』


                              『我。想活下去。』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瞬间,我看到一抹银灰色总我的眼前掠过。那之后,世界便陷入了无尽的血红,耳畔环绕着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再次睁开眼时,我看到他就坐在我的身旁,嘴角微微勾起,平和似水地看着我。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全身,我的皮肤,血管,神经。


                              原来这就是力量。


                              我缓缓撑起身,他先我一步站起来,向我伸出一只手。


                              你成功了,恭喜你。他的笑容仿佛又更深了些许。
                              我拉住了他的手,踉踉跄跄地站起身。你对你的每一个……信徒,都这么温柔么?我问。
                              信徒?他似乎并不认同这个称呼,转过身去,微微抬头看着夜幕。你知道堕天使么?他淡淡的问。
                              知道。
                              我将会成为带领着你们的路西法。我不需要信徒。他神色逐渐严肃,却又不显得冰冷。从今天起,你便也是堕天使的一员了。夜莺。
                              夜莺?我疑惑。我没有名字。
                              不管你曾经有没有名字,从今天起,你就是夜莺。他再次转身,凝视着我的眼睛。须臾,轻笑出声。你知道么,夜莺是为数不多会在夜晚鸣唱的鸟类。它们,代表了希望。很适合你。


                              我怔怔地看着他。那一刻我在想,若是时间能就此凝固,我愿以性命交换。


                              片刻的出神之后,我单膝下跪,闭上双眼。


                              『是。路西法大人。』


                              收起回复
                              20楼2018-02-11 21:07
                                放寒假了妈呀不容易qwqqq


                                我看看这两天能不能写点干货出来


                                回复
                                21楼2018-02-11 21:11
                                  那个。。。如果真的有小天使有仔细看我的(不知所云的)文的话 悄咪咪的说一声 为了照应第三篇 第一篇的【这样的孩子必须尽早处死!不然会给岛上带来无妄之灾!】我之前有把它改成【这样的孩子必须尽早处死!不然待他成年之日,岛上必将经受无妄之灾!】


                                  emmmmmmmmm。。。。。。。。。。。。。。


                                  不知道怎么回事再看一遍发现并没有改动 心塞


                                  回复
                                  22楼2018-02-11 21:25
                                    打卡~谢艾特~


                                    回复
                                    24楼2018-02-13 10:05
                                      我艰难的把砍入肩膀三寸深的钢刀拔出,一瞬间只感到嗓子一热。不过硬是忍住了,这么干净的地板,血污还是能少一点就少一点的好。
                                      面前是三具损种堕天使的尸体。瞬间移动,听上去是个神气的异能,只可惜我根本无法完美的驾驭它。刀被我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我无力地仰面倒在地上。明明是同期的堕天使,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和他们差距那么大,似乎每一个人对异能的熟练度都是与生俱来的,只有我不同,只有我需要反复的练习但是效果甚微,勉强杀死几个损种还险些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全身的力气仿佛都消散了。全身的血液也仿佛都流尽了。


                                      『你只有足够强,才有资格、并且有能力站在我的身旁。』


                                      我曾经的家乡——如果那也算是家乡的话——如今是堕天使的聚集地,如今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岛屿是我第二次生命的开始之地。我明白,想要留在这里,只能变强。


                                      当我艰难地坐起身准备继续的时候,背后传来了浅浅的笑意。


                                      辛苦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我回头,带着些许不甘。我还可以继续。


                                      这不是商量,是命令呢。他笑笑。你如果就这么死掉了,怪可惜的。
                                      言罢,他向我伸出手,点头示意。


                                      只是这一次,我淡淡的避开了那份温存的关心。尽管我知道他是真的想拉我起来。


                                      君臣……有别。我艰难地吐出这四个字。


                                      似乎有一瞬间的失落在他赤色的眼眸中一闪而过,随即又恢复了往日的平淡。


                                      你这么想……也好。他顿了顿,似乎还要说些什么,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警铃声撕扯破了这片刻的宁静。


                                      有讨厌的老鼠混进来了。他皱皱眉。让鸠给你处理一下伤口,立马跟我走。


                                      话音未落,他的背影便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尽管只是短短一句话,个中的威严之意,不言而喻。


                                      『所谓王命,当是如此。』


                                      收起回复
                                      25楼2018-02-14 00: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2-14 07:06
                                          upup~


                                          回复
                                          27楼2018-02-14 10:01
                                            今天在电脑上撸了一篇 明天发


                                            顺便立个旗 初六之前写完它。。。希望我能做到


                                            回复
                                            29楼2018-02-14 23:04
                                              啊啊啊啊啊太好看了楼主我爱你啊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2-16 14:03
                                                【陆】


                                                他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凝神远眺。遥远的海面上依稀能看到还在呼啸着的龙卷风,而在风与岸相隔的地方,停着数十艘类似军舰的船只。
                                                很显然,那是那些不具异能的普通人才会使用的侵略工具。


                                                怎么会……我似是没话找话,因为这个问题并没有提出来的必要,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两种可能。他依旧维持着那幅淡漠的神情。一,我们之中的某个人将通过风阵的方法与路线告诉了这些老鼠;二,这些老鼠是赛缪尔亲自放进来的。夜莺,你认为呢?


                                                他看向我的目光,异常深邃。


                                                『我的王。他在怀疑我。』


                                                我……不知。


                                                嗯,不知也罢。他神情似乎有些许缓和。你一向没什么主见呢,夜莺。算了,先不说这个了,眼下我还得会会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走吧,瞬间移动,到岸边去。
                                                等……等下。我有些不可置信。你一个人应付那么多人么?不通知卡门他们……


                                                一个人?他打断我的顾虑。怎么是一个人?


                                                我不是,还有你么?


                                                回复
                                                31楼2018-02-17 12:41
                                                  【柒】


                                                  直到此刻,我才算是彻底意识到,我的王,他根本不止是意志强大。他的异能,真的可以与神媲美。


                                                  此次对我们进行“围剿”的人,少说也上百了,可他站在高高的峭壁上,仅仅用一个动作,一个字,便结束了这些人短暂的生命。


                                                  砰。


                                                  岸边的海水,似乎一瞬间就变的殷红刺眼。他看着我。这是我的第七感,精神控制。之前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也是怕麻烦。
                                                  那为何告诉我?我是真的疑惑。
                                                  这,得问你自己啊。他看上去难得的心情不错的样子,索性席地而坐,远远的望着海天交接的地方。淡淡的阳光浮在他的脸上,时隐时现,若有若无,将他原本没什么血色的脸庞映得格外明亮。


                                                  你会一直跟着我,一直听我的话,对吧?你不会走,对吧?


                                                  他说这话时,语气中暗暗隐着一抹,名为“不自信”的情绪。而他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我的身上,这让我一时间无法做出恰当的反应。因为我并不知道,这两个问题,究竟是在问谁。


                                                  我自然,永生臣服于你。我只能这样说。毕竟,我能活多久,区区几十载罢了。他给了我新生命,我却只能伴他几十载,也不知是谁赚了,谁亏了。


                                                  听到我的回答,他似乎如梦初醒,这让我更加清楚地意识到,方才的话,并非是对我说的。


                                                  也是啊,我是他的臣,我自然,不会离开。他必是清楚这一点才对。只是,这究竟是,不能离开,不愿离开,还是真正意义上的,不会离开呢?他未必需要这个答案。


                                                  『不能,是要求;不愿,是情感;不会,是承诺。』


                                                  『你需要我回答你么?』


                                                  回复
                                                  32楼2018-02-17 12:45
                                                    【捌】


                                                    其实,我骗了他。我知道这次入侵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


                                                    因为他来找过我。


                                                    不过这么说似乎不恰当,我仅仅知道这个人的真实身份,而此人现如今是以谁的身份潜伏在他的身边,我却一无所知。因此,我无法提醒他,要提防堕天使中的某一位。


                                                    我不愿让他知道,我曾与这个自称K先生的人见过面。准确点说,是单方面会见。
                                                    这个Mr.K,希望我离开他。


                                                    你的胆识,我很欣赏。忠心耿耿,视死如归,为何要待在路西法手下?跟我走吧,路西法迟早会死在我的手上,到时候后悔,估计就来不及了。


                                                    结果自然是被我拒绝了。只是,我却不敢告诉他。


                                                    因为那深邃的目光,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怀疑,我也不敢去冒这个险。


                                                    我需要他。非常的需要。那种只要待在他身边,仿佛天踏下来都无妨的安心感,是我过往十八年都不曾有过的。即使是母亲还活着的时候,也没有。


                                                    『若我能一辈子陪伴着他,该多好。』


                                                    所以那一天,他要我保护那个女人,或者说女孩,去波赛东的时候,我真的始料未及。


                                                    回复
                                                    34楼2018-02-17 12:50
                                                      啊啊啊这种禁欲系自白体真的。。。写得我贼难受qwqqq


                                                      快快完结吧。。。。。。。。。。。。。。。。。。。。。。。。


                                                      回复
                                                      35楼2018-02-17 1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