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原哀吧 关注:746,743贴子:25,012,048

哀酱同人文三部曲之二《宿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12-18 12:05
    首先本文《宿命》是我构思的哀酱同人文三部曲的第二部,第一部《归来》的传送门在此:https://tieba.baidu.com/p/5383451724
    楼主将尽量做到一天三更,一些读者朋友也可以养肥再看,有什么建议也可以提出来,总之多多回复多多点赞!那就是我的动力!谢谢你们!


    收起回复
    2楼2017-12-18 12:06
      我真不知道还会出血。他问我疼不疼,我说不疼,他说他真幸福。


      他把血擦了,给我洗干净。我看着他。当他泰然自若地走过来时,又一次产生强烈的欲望,我不知道我怎么能有这股勇气去违背妈妈对我的禁忌,而且是如此情愿,如此坚决。真不明白我是如何落到“一条胡同走到底”的境地的。


      我们双目相视。他搂着我。他问我为什么会来这里。我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就象是一项义务。这是我们头一次谈起话来。我对他诉说我那两位哥哥的生活情况。我还说我们没有钱。一无所有。他认识我那个大哥。他曾经在镇上的烟馆里见过他。我说我这个大哥尽偷妈妈的东西去抽鸦片烟,他还偷过佣人的钱,有时候烟馆的老板还上门来向妈妈讨债。我还向他说起那些修筑海堤的事。我说我妈妈快死了,她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我还说母亲死在临头肯定和我今天发生的事有关联。


      我发现我喜欢他。


      这是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第三章结尾的段落。看完后灰原拿了一枚书签夹在书页里,合上书后放到一旁。
      自从被救出来后,在休养的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她除了研究解药,剩下的大部分业余时间就一直在看此类的文学书籍。诸如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罗贝托·波拉尼奥的《2666》她都细细地读完了。
      尽管柯南来探望她的时候都会调侃道诸如“要由理工少女转变为文学少女啦......”这样的话,但她依然自得其乐。
      有时候她也会问自己,为什么要读这些书?去看新一期的时尚杂志里的PRADA包包也很好啊?
      或许是心里有什么疑惑想要追求解答吧。女孩端起茶杯浅啜一口,看向窗外。
      相比起一个月前,东京越发温暖。在这么一个美好的天气里,大家都出来透气,男孩女孩们牵着手走在林荫道上,相互微笑,斑斑点点的阳光洒在他们裸露的肌肤上。
      这就是青春吧?女孩穿起漂亮的裙子,男孩则把自己整理得干净清爽,只管安心的享受就好了,杀戮和血腥这种词好像距离他们很远很远。
      灰原不由地摸了摸自己的右腿,经过一个月的修养,那个枪伤已经完全愈合,甚至连疤痕都没有了。只是不知为什么,摸上去依然会感到隐隐作痛。
      她收回视线,放到面前的茶几上。茶几上除了一套茶具和几本书,就只有一个小玻璃瓶,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胶囊。
      只有一枚胶囊。
      心里早就有了那个决意,所以执行起来也不会后悔,对不对?


      收起回复
      3楼2017-12-18 12:07
        求下文


        收起回复
        4楼2017-12-18 12:27
          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18 12:3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2-18 12:51
              才来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18 14:24
                加油


                收起回复
                8楼2017-12-18 15:19
                  一个周前,阿笠博士家。
                  “什......什么!”柯南的脸上洋溢着惊喜,甚至连话都说不利落了,“灰原你......你真的研究出解药啦?”
                  十几分钟前他接到女孩的电话,说有一个好消息让他快来,果然到了博士家里女孩就告诉了他这个天大的喜讯。
                  “当然啦,还能骗你不成啊?”灰原把玩着手里装有解药的玻璃瓶,满脸写着“不然你以为呢”。
                  在得到女孩的确认后,男孩乐不可支。但他仍是强行压制住了内心里服用解药的欲望,因为他仍有许多事要做。
                  江户川柯南”这个身份给众人留下的印象已经过于深刻了,尤其是小兰,绝不是说抹掉就能抹掉的。
                  一枚钉子紧紧的嵌在木头里,如果你只是单纯地暴力拔除它而不去用心修补缺口的话,那个缺口就只会难看地留在那里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大。
                  所以这一个周内柯南都在精心安排着自己的“消失”,其实也不是什么麻烦的方法,只要让自己的演员妈妈接着化装成所谓的“江户川文代”把他接走就行,至于借口么就用出国读书。
                  消除江户川柯南帝丹小学的学籍,转移学籍档案袋,撤销学生医疗卫生保险,这些必备的转学手续毫无阻碍地就完成了。
                  反而这其中最大的阻力来自于小兰和侦探团众人,在得知自己要出国而且有可能再也不回来后,他们都哭红了眼。
                  看着小兰红肿的眼皮,他几乎就要忍不住说出实情,但心里残存的理智阻止了他。
                  一切都还没结束,组织仍然存在,小兰知道的越多也就越危险,自己怎能把最心爱的女孩推向火坑里呢?
                  有时候他都在想,人的大脑要是一个硬盘就好了,这样只需一个小小的删除键,一些记忆就能轻易地抹除。不过这也只是幻想罢了,他只能祈祷小兰能快速的忘掉这个名为江户川柯南的少年的存在了。
                  时间是一条无尽的河流,没有什么能够经受住它的冲刷,这里面包括友情,甚至是爱情,亲情......抑或是你身边一个很重要的人。


                  回复
                  9楼2017-12-18 15:34
                    灰原漫无目的地盯着玻璃瓶发着呆,直到门铃声的响起。
                    来人显然很是急切,连门铃都不摁,防盗门被拍的“啪啪”作响,还伴随着略显吵闹的呼喊。
                    “灰原!灰原你在吗!!”柯南用力地拍着门,喊的同时还喘着粗气。
                    他今天刚刚被老妈扮演的柯南母亲带走,离开那间熟悉的毛利侦探事务所后就直奔博士家。
                    虽然在自己离开的时候小兰哭得不能自已,但没关系,马上自己就要恢复成真实的身份回去陪她了!
                    真是太好了!总算等来这一天了!柯南心里涌动着海潮般的喜悦,拍门的频率也更快了。
                    “干嘛啊!这么拍门,吵死了!”没一会,门就打开了,还伴随着女孩不耐烦的脸。
                    柯南讪讪一笑:“这不是想到可以变回去了,就很开心嘛......”
                    “把拖鞋换上。”扔下这句话后,灰原扭头走向沙发。
                    “哈,好哒!”柯南坐在玄关上,换上一双拖鞋。
                    “现在可以给我了吧?”他走进客厅,搓着手满脸期待。
                    “喏,给你,接住喽。”灰原很是恶趣味地拿起茶几上的玻璃瓶,远远地抛向男孩。
                    “唉唉唉唉唉~~~~”柯南手忙脚乱地后退着,好不容易才接住了瓶子。
                    “这么这么乱来呢!摔了怎么办!”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满脸义正词严。
                    “这是对你用力拍门的惩罚。”灰原不以为意地耸耸肩,端起茶杯抿了口。
                    “真是不可爱......”无奈地看着优哉游哉的女孩,柯南小声地嘟囔着。
                    “你说什么!?”灰原竖起眉毛,手里的茶杯用力地往桌上一顿。


                    收起回复
                    11楼2017-12-18 18:54
                      找到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7-12-18 19:04
                        “没没没,没说什么,”柯南急忙摆手,“我说你最好了呢。”
                        拿人手短,他现在真不敢得罪女孩,万一女孩心情不好,再造一枚APTX-4869找个机会下给他,那他可就真想哭了。
                        而且,对于女孩这种偶尔的小玩笑,他也并不讨厌,相反,他挺喜欢女孩在捉弄他时嘴角流露出来的那一丝俏皮。
                        “切。”白了男孩一眼,灰原重新拿起茶杯。
                        柯南打量着周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哎对了,博士呢?”
                        “博士出去了,好像是之前卖给客户的自动扫地机器人出了小问题,一时半会回不来。”
                        果然,博士搞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发明总是这么不靠谱......柯南汗颜。
                        “哦,好吧,”柯南举起手透着阳光细细打量着解药,那枚胶囊在玻璃瓶里四处滚动,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这个解药真的有效吗?”
                        “会啊,有可能会变回失败哦,”灰原放下茶杯,兴致勃勃地用手比划着,“比如只有头变回去或者腿变回去什么的......想想看,到时候你就变成畸形了!”
                        柯南半信半疑地盯着女孩的脸,但是说这些话的时候灰原满脸严肃,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喂喂......别吓唬我。”柯南大惊失色,仿佛自己已经变成了那种样子,“这我怎么回去见小兰啊?”
                        “逗你的啦,我害你干嘛?”女孩突然展颜一笑,“你身后就是卧室,进去吧。”


                        回复
                        13楼2017-12-18 20:15
                          希望变回新一的他。。。别突然情商猛增。。。实在是太不想看到他在两个人摇摆不定都尴尬。。。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12-18 21:0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2-18 23:53
                              更新速度6


                              水瓶座
                              参与百度贴吧游戏《突击英雄》推广
                              活动截止:2015-08-08
                              去徽章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2-19 09:1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2-19 09:28
                                  而且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基德和红子等人都要出现。。明明根本就没可能有交集,组织73说了基德是不会参与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2-19 16:01
                                    柯南只感觉自己浑身暖洋洋的,鼻尖处都是青草的芬芳,他缓缓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长椅上。
                                    这是哪里?他抬起一只手遮住略微刺目的阳光,细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看上去是一条步行街,但却一辆车都没有,只有茂盛的梧桐树沿着街道排列向远方,清脆的蝉声此起彼伏。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但却并不为此感到慌张,这个地方好像有着神秘的魔力,静谧平和,让人只想就这么坐在这儿直到永远。
                                    柯南伸了个懒腰,重新缩回椅子上想休息一下,却被耳边响起的一阵阵呼喊声惊得直坐了起来。
                                    他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惊讶地发现有一群人挥着手向他跑来,而且这些人他都认识!
                                    平次?阿笠博士?园子?以及少年侦探团的孩子们?还有很多很多他的朋友......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柯南惊愕的注视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庞,但更令他惊讶的是这群人呼喊的那个名字!
                                    “工藤!工藤!”
                                    他们怎么都知道自己的真名了?有谁告诉他们了吗?还是说自己出了什么纰漏?他不由得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却猛然愣住了。
                                    他的手变得纤细修长,身体也变得宽壮,全然不像是一名小学生,而更像是一位成年人的身体!
                                    我真的变回去了?那我这又是在哪里?他欣喜的同时又带着点疑惑,看着越来越近的人群,他张了张嘴想问出这个问题。
                                    但人们并没给他这个机会,而是跑过来围住了他,说着他完全听不懂的话。
                                    一向大大咧咧的平次笑着拍打着他的肩膀:“你这家伙,都要结婚了还躲在这儿偷懒?”
                                    而园子则掐着腰,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真是的,你到底要小兰等多久啊?男人果真不靠谱!”
                                    “不过好在还不算晚,”阿笠博士整理了一下他的领结,完后拍拍他的背,“行了,我们走吧。”
                                    结婚?什么结婚?而且听上去新娘是小兰?恢复成新一的他感到脑子里乱成一团,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穿着很考究的黑色礼服,里面的白衬衫一尘不染,颈部也不再是熟悉的蝴蝶结变声器,而是一个真正的蝴蝶领结。
                                    而这一切的装束好像都印证了平次他们的话——他是来结婚的。
                                    他被簇拥着来到敞篷的婚车车队面前,坐进了最中间一辆车的后座,随着平次等人接连坐进车内,汽车缓缓发动,他被带向街道的尽头。
                                    街道两旁的树木飞速的后退,建筑物越来越少,而绿色越来越多,终于在一处被树木包围着的教堂面前,车队停了下来。
                                    新一走下车,仰头盯着教堂,目光里满是迷茫。
                                    这是一栋典型的哥特式大教堂,高耸削瘦的尖顶直冲云霄,精美的纹路雕刻其上,彩色玻璃在阳光下反射着绚丽的光彩。
                                    他好像想起来了,他来这里就是要参加自己的婚礼,虽然具体的细节毫无印象,但这个蹦出来想法仿佛刻在了他的脑海,让他深信不疑。
                                    他深吸一口气,走向教堂的大门。
                                    看见新郎来了,不知藏在哪里的交响乐队开始演奏瓦格纳的《婚礼进行曲》,而原本就等在门口的女孩们也围了过来,在他的身边抛洒花瓣,应和着庄严的《婚礼进行曲》轻声吟诵着歌唱。
                                    沉重的青铜大门缓缓地拉开,温润的香气扑面而来,一切都豁然开朗。
                                    他的面前是一个月桂花枝扎成的花门,身穿白袍的牧师手里拿着圣福音书就在那里等候着,两旁的群众席上早已坐满了人,他能看见他的父母以及小兰的父母正回头对他微笑,鼓着掌欢迎他这位新郎的到来。
                                    新一面带愧疚地回礼,毕竟结婚时自己作为新郎竟然迟到,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他环视全场点头致歉,但却在看到新娘的时候视线就再也移不动了。


                                    回复
                                    20楼2017-12-19 18:13
                                      小兰仿佛是察觉到他的到来,回过头正凝望着他,黑色的长发在风中漫卷,洁白的婚纱也在风中漫卷,露出笔直修长的双腿,脚上穿着白色的羊皮长靴,上面系有金色的铃铛,在风中叮叮作响。
                                      他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小兰,仿佛一个精美的娃娃,女孩的眼里流动着无限的深情,让人不禁想要陷进去直到永恒。
                                      看出他的呆滞,牧师轻微咳嗽一下,伸出手指了指面前:“新郎,请入位。”
                                      他回过神来,看着那张足以倾国倾城的脸蛋,红着脸低咳了一声掩饰尴尬。
                                      随着新一走到小兰旁边,牧师身后的唱诗班轻声吟唱道:“圣上,请祝福。”
                                      牧师也吟唱道:“赞颂常归于我们的上帝,从今日到永远,世世无尽。”
                                      在座的所有人包括新郎新娘齐声回应说:“阿门。”
                                      牧师再次吟诵道:“在这欢庆的日子里我们向主祈祷。”
                                      人们亦是齐声回应:“求主祝福。”
                                      新一其实一直是不信教的。别说宗教,连护身符这样的东西他都是不信的,他一直相信的就只有科学和他所看见的事实。但现在跟着大家进行着这正宗的西式婚礼,念诵着这些圣言,却是轻车熟路。
                                      因为他并不排斥这些,反而满心欢喜。他偏过头看着小兰精致的侧脸,感觉就像是一个梦。
                                      足足13年,自懂事起,他和小兰足足过了13年才终于修成正果,其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苦难。
                                      可是苦尽甘来,他现在就要按流程念出对小兰的誓词,给她的无名指戴上象征着永恒的钻戒,最后在所有人的见证和祝福下,让小兰成为自己合法的妻子。
                                      那自幼起的心愿,终于变成了现实。
                                      牧师从口袋里拿出一枚精美的钻戒,看向他,朗声询问:“工藤新一,你是否愿意接受毛利兰作为你的合法妻子,并尽你的一生去关爱她,珍惜她?”
                                      我愿意。”新一笑着回答。
                                      牧师点点头把那枚钻戒放进他的手心,随后又拿出了一枚新的同样精美的钻戒,虽然比前一枚要宽大一些,但显然二者为情侣款式。
                                      牧师拿着钻戒看向小兰,依旧朗声问道:“毛利兰,你是否愿意接受工藤新一作为你的合法丈夫,并尽你的一生去关爱他,珍惜他?”
                                      我愿意。”小兰羞涩地回应。
                                      牧师微笑着把那枚戒指放进小兰的手心,后退一步:“那么请新郎新娘互相交换戒指。”
                                      新一一手拿起戒指,一手牵起小兰柔软的手,触感依旧是那么的细腻温软,即使隔着手套,也让人握住就不想松开。他嘴角扬起一丝幸福的笑意,缓缓地把那枚戒指套上了小兰的无名指
                                      在小兰同样把戒指戴在他无名指上后,牧师抬起手鼓了鼓掌:“那就让我们祝福二位新人,愿主赐予他们幸福!”
                                      所有坐在席上的宾客都站起身来,用力地鼓着掌。新一牵起小兰的手回过身微微鞠躬,感谢他们的祝福。
                                      他直起身,环顾着诸位来宾,宾客们的脸上都扬着由衷的笑容。小兰的母亲,那位“律政界女王”,甚至由于激动眼里漾满了泪水。
                                      但是有一个人却有点怪异,新一皱着眉看向那个人,想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人是那么的娇小,明显是个孩子,但却拥有着一头让他感到熟悉的茶色短发!
                                      灰原哀!这个名字猛然浮现在脑海。
                                      灰原站在那里静静地鼓掌,脸上也带着祝福的微笑,可是与其他人不同,她是在燃烧的!
                                      火焰像是毒蛇般缠绕在灰原的身上,汹汹若焚天之炎。但女孩却像是没有任何感觉似的,呆滞地鼓着掌,就像是是一个被抽走了灵魂的空壳。
                                      烈火熊熊燃烧,她仿佛站在世界中央。


                                      回复
                                      21楼2017-12-19 19:31
                                        哎哟,这一下就前穿了13年,多久才能梦醒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2-19 20:07
                                          柯南猛地从床上坐起,浑身都是粘腻的冷汗。窗外的阳光和煦温暖,而他正躺在一张松软的大床上,所谓的婚礼只是一场噩梦。
                                          他的头有点昏昏沉沉的,身体也非常酸胀,记忆的最后一幕也定格在他吃下解药躺到床上,然后闭上双眼。
                                          对了!我吃下解药了!他突然想起了这件事,然后急忙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
                                          手就像刚做的梦一样变成了他成年人时的形态,四肢,身体,以及......两腿之间......亦是如此。
                                          他摸摸喉咙,那突起的喉结感觉分明,说明了这场恢复是真实的,而并非是另一个梦。
                                          太棒了!!!他不禁振臂欢呼,熬了这么久,总算变回原样了!
                                          再也不用费尽心思的去扮演一个小学生了!再也不用在小兰面前各种隐瞒!再也不需要以江户川柯南这个假身份生活下去了!
                                          他一把掀开身上的羽绒被,吹着口哨换上了他之前带来的衣服。
                                          最后他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领口,看着里面映射出的自己,目光有点恍惚。
                                          在那个梦里他也是这样西装革履,穿着考究。虽然现实世界的衣服华贵程度完全不能和梦里的比,但这不妨碍他想起那个梦。
                                          因为那个梦是那么的美好,如果不是最后的那个变故,他宁愿永远沉浸在那个梦里,再也不要醒来。
                                          为什么灰原会是那样子的出现?即使凭着灰原和他之间的友情,参加他的婚礼很是正常,可是女孩却是以燃烧着死去的形象出现,这就太不对劲了。这个梦现在就是他心里的一根刺,时不时地戳他一下提醒着他。
                                          他想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梦不要太过介意,但对着镜子却说不出口了。这个梦就像在暗示故事的某个结局,可他就是想不通它意味着什么。
                                          最后摇摇头让自己不再去过多考虑,新一打开卧室门走出房间。


                                          收起回复
                                          23楼2017-12-19 20:13
                                            新一你还是别那么早就察觉。。。十多年的感情不是说一下子就可以变的。。。好吧,我就是喜欢虐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2-19 20:49
                                              哎呀,几周前做了一个美梦,突然就灵感泉涌啊
                                              今天写的这一段可不是无的放矢哦
                                              也是在暗示某个东西吧......不过得等很久啦!
                                              哈哈哈哈,新一结婚?说不定第三部会写哦


                                              收起回复
                                              25楼2017-12-19 21:34
                                                婚礼现场的火宅,对不起我想吐槽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2-20 07:33
                                                  外面的客厅好像还保持着他吃解药前的样子,没有任何改变。女孩在阳光的笼罩下自在地喝茶看书,尘埃在光柱里如精灵般轻舞飞扬。
                                                  “啊,看来解药成功了呢,”灰原喝着茶瞥了他一眼,“并没像想象中变成一个畸形呢。”
                                                  还是那么的死毒舌。心里感叹着,新一笑着耸耸肩:“托你的福喽。”
                                                  他低头注视着正在翻书的灰原,面前的这个漂亮女孩猛然平次和梦里的那个燃烧着的身影重合起来。只不过二者一个沐浴在阳光里,一个身处火海。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出那个梦,可眼前的灰原一时像是平和安恬的女孩一时像是正在燃烧的尸骸,他的手不禁打着轻微的哆嗦。
                                                  “怎么了?”看着他一直站在那里不动,灰原满脸疑惑,“哪里不舒服吗?”
                                                  “啊......没有,就觉得你很好看罢了。”被女孩从思绪里唤回来,新一回过神,轻松地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油嘴滑舌。”看着他也确实没什么异样,灰原放下心来。
                                                  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来啊,新一有些怅然。但是当他看见阳光在女孩白皙的脸上打上一层薄光,使女孩的肌肤呈现出一种冰晶般的质感的时候,又不禁笑了起来。
                                                  这一幕是那么美好,自己为什么要去做这些无谓的担忧呢?
                                                  “看到哪里了?”他轻快地走到沙发前,挨着女孩坐了下来,低头看着那本《情人》
                                                  “第四章了。”
                                                  “哦......”新一感叹了一下,忽然仰头背诵着大段的文字,“我已经上了年纪,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个男人朝我走过来。他在做了一番自我介绍之后对我说:‘我始终认识您。大家都说您年轻的时候很漂亮,而我是想告诉您,依我看来,您现在比年轻的时候更漂亮,您从前那张少女的面孔远不如今天这副被毁坏的容颜更使我喜欢。’
                                                  我常常忆起这个只有我自己还能回想起而从未向别人谈及的形象。它一直在那里,在那昔日的寂静之中,令我赞叹不止。这是所有形象中最使我惬意、也是我最熟悉、最为之心荡神驰的一个形象。”
                                                  这是杜拉斯《情人》的开头段落,也是书中有名的名段之一,但他居然轻松地背了出来。
                                                  连灰原也不由地为之感到惊讶:“你看过这本书?”
                                                  “当然啦,我家里那么大的书架你以为是摆设啊?”他笑着刮了刮女孩的鼻子,“我从小看的可不只有福尔摩斯哦。”
                                                  “炫耀......”一把拍开男孩的手,灰原不甘心地嘟囔着。
                                                  “别失落嘛,”女孩撅着嘴的俏皮表情不知道为什么让他感到格外开心,他继续大言不惭地在女孩心里扎着刀子,“在努力十几年,你就赶上我啦!”
                                                  “你真烦!”灰原爆发了,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你既然都恢复了,那就走吧!”
                                                  “别赶我走吗......”新一挠了挠头。


                                                  回复
                                                  27楼2017-12-20 17:58
                                                    “哎对啦,灰原,你什么时候吃下解药啊?”他又像是想起什么似地说道,丝毫没注意到女孩瞬间黯然下去的神情。
                                                    “我和你说啊,你也快准备准备吧,高考就要开始了,不是说好了要跟我和小兰一起去东京大学的么?你肯定没问题啊......”
                                                    真烦啊......听着男孩滔滔不绝的话,灰原心里却浮现出一股烦躁。可是到底在烦躁些什么呢?其实她也说不明白。
                                                    她只是莫名地很排斥,就像是触碰到了她心里的禁区一样,自我保卫的机制让她不想听到这种对话。
                                                    “别说了......”女孩的轻微地呢喃着,但因为声音太小,男孩依旧在畅谈着他们未来的大学生活。
                                                    确实是美好啊......有各种社团可以参加,能交到不会欺凌她的新朋友,和她几年前在美国的大学生活完全不一样......但为什么听上去这么刺耳呢!?
                                                    “我说别说了!”女孩终于怒喝出声,声音在偌大的客厅里回荡着,新一有点尴尬地闭上嘴,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女孩。
                                                    “呃......对不起,我的意思是......”灰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在平复下心情后她解释道,“我不准备变回去了,解药我只造了一枚,就是你服下的那枚。”
                                                    但新一并不介意女孩的那声怒喝,他介意的是女孩的后半段话!
                                                    “灰原你......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在一开始我就没想再变回去,就算你从实验大楼里把我背出来的那时候我不也只是说‘我考虑考虑’么?”
                                                    “可是......”男孩张嘴仍想争辩。
                                                    但女孩仰起头盯着他的眼晴,打断了他的话:“没那么多可是,你已经拿到解药了,工藤......”她顿了顿再次说道,“我们之间两清了,你快回去吧”
                                                    太阳光从东窗进来,被镂空细花的纱窗帘筛成了斑驳的淡黄和灰黑的混合品,落在女孩的前额,就好像些精美的花纹。
                                                    新一突然不想再说些什么了,他觉得这样其实也挺好。只要灰原愿意,自己何必自作主张呢?
                                                    “好吧,坳不过你,我回去了。”他揉了揉女孩的头,站起身走向门口。


                                                    回复
                                                    28楼2017-12-20 19:08
                                                      前来


                                                      回复
                                                      29楼2017-12-20 19:50
                                                        顶顶


                                                        回复
                                                        30楼2017-12-20 20:59
                                                          街道上阳光灿烂,嫩粉色的樱花瓣被风裹挟着卷下来,翻飞着像是暖春的蝴蝶。
                                                          新一走出门口,眯着眼看向天边金色的云层,感觉人生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也确实是一个新的阶段,武田研究所一战里,组织的实力被极大地削弱,更是引起了整个日本警察以及世界大部分情报机关的注意力。没了小学生身体的束缚,他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
                                                          而灰原则双手抱肩,斜倚在门框上,静静地看着少年远去。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无悲无喜。
                                                          “灰原,还有最后一件事,我想在米花大饭店高层举办一个小小的派对......你要来吗?”在最后快走出博士家大铁门的时候,新一突然回过头,微笑着看向女孩。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搞的灰原有些猝不及防,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看出女孩的窘迫,新一挠挠头:“你不用怕,都是平次、博士、园子这些熟人,没有陌生人的,你尽管来就好了。”
                                                          灰原心里微微一动,她发现自己说不出拒绝的句子。看着男孩的笑颜,她下意识地说出了一句。
                                                          “好啊。”


                                                          回复
                                                          31楼2017-12-20 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