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腐吧 关注:26,052贴子:969,008
  • 13回复贴,共1

【青易】What color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挖坑不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1-03 13:33
    What color do you belong to?
    初雪。
    今夜,细雪初降。
    一片被墨所拭过的天空,轻盈细软的白色光晕飘飞而下,在降于大地的一刻又快速溶于黑暗。或是悬而欲降的模糊轮廓闪烁着迷了人眼。
    李青伸手搂抱那细雪,感受着湿润的微凉掠过掌心,再由掌心淌过指缝。
    眼前的世界仍是一片黑白。
    物体的轮廓在无尽寂寞的黑暗之中暧昧不清,白雪强硬地割开了一方天地,最终却仍要融于黑暗中。
    在这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这便是他的世界。
    在那次抗议之后,他的眼睛只能辨认出黑白灰。恰似他失去了道路的人生。
    虽不悔他当初所做的一切,但对着那个曾现于他眼前的,色彩斑斓的世界,躁动的心不由被眷恋与遗憾铺满。
    正无聊眺望着,他的目光忽然被一角斜伞吸引。
    那是一抹青翠,如新竹的叶尖,苍玉的沉杂,漾波的潭心。
    色彩忽然闯入了他黯淡已久的世界。
    他睁大眼睛,向那边遥远而又触手可及的色彩前进几步。
    可是几片细雪迷了他的眼,待他再看时,那人,那伞便连风消逝了。

    暮春
    墨色的花朵由边缘向内渐浅,最终归于纯白色。
    跌落于花朵上的雨点模糊了墨的边界,沿着花瓣细腻难察的纹理向下渗去。
    “嗒。”
    尘状的雨沾在花瓣上,终于令那片花瓣凋落,悠悠地飘转几下落在尘土中。
    “嗒。”
    “嗒。”
    岛国临海,又恰巧是那多雨的时节,烟雨便几日都朦胧地笼着。衣襟微润又不致沾湿。倒是本深黑而畸形的枝干,忽地派生出稀稀零零的墨点,又趁着烟雨点染晕开了层层。远处的天像是张宣纸,由那个不知名的画家擦上浅灰,再向地面的方向渐渐重笔。
    空气仍透着许些的凉意,他倒是不介意。随意披了件外衣坐在庭院的石凳上闭眼听雨。
    也曾听说过这样的传闻,当遇到所谓的能渗入对方灵魂中的命定之人,黯然的世界便会焕出色彩。
    他不信,心想这污浊的世界也未必那么不好。
    只是那日蒙着白尘的青翠,实是有几分将他领回红尘的意味。
    想到这,他睁开眼。街边走去一个淡紫色的浅影。虽是暮春,仍有残凉。那人走的快,倒又很稳,不像是要寻一个暖处,是从一个冰冷的世界走向另一个冰冷的地方。所行之处,似有一层不可抗力硬生生将他与旁人割开。
    目光忽地尖锐起来,李青勾起嘴唇,紧紧盯着那罕见的色彩。
    似乎感到他的目光,那人回过头来,隔着烟雨,隔着人群,他与他目光相接,仿佛这件事在很久很久之前就演练过千百次。
    “好久不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1-03 13:33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03 13:34
        发烧期间的产物,下一段在下个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1-03 13:3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1-03 17:33
            yooooooooo!欢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03 23:14
              从此我开始吃all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1-14 20: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1-14 20:08
                  我天这对终于有粮了。开心到骂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1-20 18:43
                    dddd


                    回复
                    10楼2018-01-30 19:39
                      仲夏
                      夏虫杂乱地鸣叫着,银白漾开了庭院的一地清辉。
                      墨色淌在那些树上,叶上。同时又被高明的画师点了些亮光。
                      那样大的纯白的月,在黯淡的夜空中傲人地散发着光芒。
                      失去了对往昔色彩的追念和遗憾,李青此时内心如流水般平静。
                      事实上,他与易早认识。当年抗击诺克萨斯来犯时,他们便是配合默契的搭档。只是和平已久,便都忘记那些在战场上太过残酷的日子中那些微不足道的点点温馨了。
                      人的本性便是这样的吧,记录苦痛,这样平日中所遇的温暖幸福才会让人感动地泪流不止。
                      而现在,李青正要去创造这样的一份幸福出来。提上两壶佳酿,便兴冲冲地向易那里去。
                      正是傍晚,向山的路上,竟不同往日那般的冷清,不少的游人和商贩摊位。


                      回复
                      11楼2018-02-01 11:18
                        _(:з」∠)_


                        回复
                        12楼2018-02-09 20:04
                          dd


                          回复
                          13楼2018-02-11 2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