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崖煮鹿吧 关注:24贴子:5,820

゛❤┊Blessings for your┊开心剧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1-06 23:16
    亲爱的,你懂得。


    回复
    2楼2018-01-06 23:17
      府上,鸳鸯浴定档。


      收起回复
      3楼2018-01-06 23:20
        (归去来中小住半月后才同越泽回到府邸,面对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我已是身心交付,再无犹疑的。至归府后又过去了数月,时临盛夏,夫人说起越泽的生辰便在这一月的下旬,我心想这是我与他成为真正夫妻一来的第一个生日,自然是要做的比往年更完美一些,于是同老爷夫人以及越秀商量着办个小小的宴会,给他庆祝。不过事情是瞒着他办的,否则也不叫惊喜了。)
        (这天刚蒙蒙亮,夫人便差人用借口支了我去说话,实则是布置晚宴场地去了。到了午后,越泽从铺中回来,我同他说起宴会一时,他自然高兴,我亦是一样,于是笑着着人备水伺候他洗漱更衣,自己则假借查看晚宴准备的由头溜开了。)


        回复
        4楼2018-01-07 16:13
          -


          【猛然间恢复早出晚归还真的有些不太适应,毕竟之前住在归去来都是睡到日上三竿,冷不丁的要早起险些起不来,但在府上就不能太过自由,何况若是耽搁的太晚也怕人会脸皮薄,所以用了早膳就先出府,回来的时候却突然听人提及要办晚宴的事,若非人记得,倒是都忘了生辰的事,不过向来都是比较喜欢家人们一起聚聚,不甚喜欢太热闹的场合,想来家人们都是清楚的。】


          【午膳是在归去来用的,但是午觉却还没曾睡,眼见着人想溜,抬手就抓着人的手腕将人带入怀里,眼眸看着府中的丫鬟,丫鬟倒是机警立刻就很自觉的离开了,手圈着人将人锁紧不给人挣脱的机会,笑着打趣道。】


          “你这脚底抹油的本事倒是越来越好了?我早晨起得那么早也不知心疼我,陪我躺会?”


          回复
          5楼2018-01-07 23:11
            (欲出门时,忽儿手腕被越泽抓住,顺势往怀中一带,瞬息功夫,人已将双臂环住了我的腰身,紧紧禁锢着,使我不得动弹。也懒的挣扎,眸光扫向门边识趣退离的丫鬟,心下一丝无奈。自从两人做了实在夫妻,他的脾气我便有些知晓了,他得意时是什么都肯的,顽皮起来也是个大孩子一样。)
            (此刻听他打趣之语,犹如那没有得到奖励的孩子一样可爱。眉眼一弯,不由低声的笑了,旋即又故意装作无辜样子,眼睫轻眨,纤细指尖戳着人心口的位置,娇嗔一句,道)
            :何以见得是我不心疼你呢?我可一早说自己去铺里清账就可,是你一直拦着不让的,现在又这样说,是故意的么?


            回复
            7楼2018-01-08 00:22
              -


              【弯腰将人腾空抱起后放在床榻上,蹲下身体就很自然的帮人宽衣解带,动作娴熟,不给人片刻的机会去后悔,反正在南松也是很随性而为,伸手将衣衫褪尽挂于衣架上,上床时就将人楼在怀里,抱着人的感觉很温暖,或许就是很贪恋这份感觉,所以总是忍不住想要时刻的将人搂在怀中。】


              【前胸贴着人的后背,侧着身子就那么抱着,手搂在人的小腹上,鼻尖可以嗅到人头发的香味,靠近人的耳边,亲吻了下人的脖颈,很细微地动作却做的很是自然,低沉的声音说道。】


              “你心疼我,我不是也更心疼你,横竖我现在乏了就想让你陪着我,再者有一点你说对了,我就是故意的。”


              回复
              8楼2018-01-08 13:24
                (越泽笑而不语的靠近,让我觉得自己这一次是猜中了。待他弯腰打横将我抱起,顺势伸展手臂,揽住了他的脖颈,侧首贴上他的肩膀,随后二人相视一笑,一齐转向床榻,自然而然的宽衣解带起来,动作娴熟不在话下。少顷,并肩共卧榻上,娇躯被他伸展手臂向怀中揽去,侧首枕着他臂弯,阖目欲眠。)
                (听着越泽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嘴角微微扬起,勾起笑容。并不理会他的亲吻的小动作,只是慢条斯理的来回抚摸着他搁在小腹前手臂,最后分开五指,与他的指骨交缠紧握,笑着问道)
                :乏了还有这么多话,你算计我?


                回复
                9楼2018-01-09 22:48
                  -


                  【手自然的搭放在人的腰间垂下去,感觉到人的手指握过来的时候,很自然的分开手指合拢时十指紧扣,两人之间的默契已经流淌在细微之间,很喜欢这样的感觉相濡以沫,静静地靠在人的后背,凑近在人的发丝上轻轻地亲吻,见人无动于衷就更加坦然的亲吻下人后脖颈,伸出舌尖笑眯眯地舔舐了下。】


                  【耳边听到人所说的话,算计,看来是应该坐实,另一只手将人往怀里带着,手也松开了握着的手,贴在人的小腹上,掀起衣摆滑入,掌心贴着人的皮肤像是一条蛇,很熟练的向上摸索着,来到软绵绵的胸部,掌心握着胸缓慢地揉捏着,吹口气在人的脖颈,撑起身体在人耳边说道。】


                  “现在,算计了。”


                  回复
                  10楼2018-01-09 22:57
                    (所谓夫妻,便是琴瑟和鸣,岁月静好。此时此刻,他在我身边,就是对这一词语的最好解释。背脊贴合着他的胸膛,不必睁眼也知道他在自己背后做着什么样的小动作,不想拆穿,就由着他去。指腹轻轻敲打着他的手臂,侧脸蹭着被褥,甚觉放松。)
                    (安静的气氛只是维持了片刻,没多久觉察到越泽的手从衣摆下滑了进来,沿着光滑的肌肤一路向上,最终停在了绵软的玉兔上。掌心温热相贴,缓慢的揉捏着,有些痒痒的。下意识的睁开了半阖眼眸,纤长蝶睫微抬,转过身面向他,按住他为非作歹的大手,刻意眯起眼睛,上下将他一打量,笑盈盈的再次发问)
                    :不睡了?


                    回复
                    11楼2018-01-09 23:19
                      -


                      【手指或是握紧,或是揉圆,或是松开,玩的不亦乐乎时被按动着手,不能动弹,有几分不满的抬起身与人对视,瞧着人打量的目光,任人看就那么一副坏笑的表情,听到人再次询问的表情,仔细想想再如何也没有眼前的美人重要,午睡这件事似乎早已被抛到脑后,冲着人缓缓地摇了摇头又露出痞坏的模样。】


                      【翻身将人压在身下让人能平躺着,双手拉着人的手腕扣在头顶,俯下身就去亲吻垂涎已久的唇,舌尖描绘着唇形,缓慢地亲,一点点的亲,像是在品尝美味的水果,轻咬了下人的唇瓣,抬起手就自人大腿开始抚摸延续到上,鼻尖喷洒着灼热的气息,探入到人的口腔中掠夺,追逐着人的软舌吮吸着彼此的唾液。】


                      回复
                      12楼2018-01-09 23:42
                        (从他把我拉回屋子内的一刻,我就隐约觉得自己是一只蠢蠢的兔子,落入了敌人的陷阱里而不自知。偏偏我心里对他一点儿防备也没有,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都深信不疑。所以看着他痞痞的坏笑,否定了我的提议后,愈发贴近了的脸颊,才确定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彻彻底底的算计了我一次。)
                        (然而发觉时已经太晚,瞬息间,唇齿相依,往来交互,越泽轻而易举的用舌尖挑逗,撩拨起我心底压抑的情欲。乖乖的仰着头迎合他的亲吻,心甘情愿的献上两片丰盈红唇,细心的含吮回应他的温柔,无暇顾及他在腿上的抚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1-10 00:05
                          -


                          【喜欢或许就是喜欢,爱则是会上瘾,对于人身上的味道是非常熟悉的,甚至有些迷恋,所以跟人亲近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要与人水乳交融,有几分的迫不及待还是有股最原始的冲劲,缠绵的吻,深陷其中不可自拔,舌尖撩拨着软舌,追逐嬉戏,来回的翻搅着,直到唾液都流出唇角也不愿分开,胸口的气息几乎都消失殆尽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两片软唇,向下吻,吻人的脖颈印上暧昧的痕迹,抬头再吻人唇角,而后埋首于双乳间。】


                          【掌心就那么爱抚着如真丝般顺滑的肌肤,手掌贴合着人的身体不断的抚摸着,来回游荡激起人的情欲,喜欢跟人缠绵,这点从未曾有过半点的隐藏,收回手后就去脱人的衣服,身上的衣服也褪尽,彼此能够这般赤裸相见是最为开心的,俯身就去亲吻胸部,舌尖挑逗着胸前的红豆,放在嘴里啃咬撕扯着。】


                          回复
                          14楼2018-01-10 00:22
                            (爱是世间最纯洁的感情,而能够表达爱的最直接方式,就是将自己交给他。抬首迎合着他从上而下的细密亲吻,丁香小舌勾着他痴迷的交缠,或进或退,怎么都觉得不够。直到用尽胸腔内最后一点空气,恋恋不舍,意犹未尽的分开时,一丝若有似无的银丝牵出,涎至唇角。)
                            (睁开眼,望着他深邃眼瞳里彼此坦诚相见的身体,一阵心动,手指柔柔的搭在他肩膀处,当他伏低了身体,垂首张口用湿软温热的舌尖直接舔上胸前那颗娇嫩多红豆,耐心十足的轻裹慢挑,勾起身体诚实的反应。挺直腰杆,抵着床榻,不由自主的轻轻缩了缩肩膀。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亲密接触,但是他在帐幄里的一举一动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致命的引诱,总能让我迷失方向,随他沉沦。)
                            (他的手掌又大又宽厚,生的指骨纤长有力,此刻也不闲着,来来回回的在裸露的肌肤上游走,点燃一簇一簇小小的火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1-10 22:07


                              回复
                              18楼2018-01-15 1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