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680贴子:168,589

【原创】堕红尘(启红/HE/不定时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先说说我心里的佛爷和二爷吧。
我觉得佛爷是一个典型的外冷内热的人,不善于表达,往往是行动多于言语。所以这篇文里的佛爷大概是侠骨柔情的设定。
重点是二爷。我觉得二爷是一个很温和很好相处的人。他不染尘俗,对不熟的人总是保持一段距离。同时,二爷是个铁骨铮铮的男儿,他的心中也有家国。他温和又难以接近,并且保持着赤子之心,他心思缜密,处事周到,永远充满了热忱。
对于他们的感情,我觉得是很平淡很自然的。彼此什么都不必说,什么都明白。
注:此文无丫头,尹新月人设,角色属三叔,ooc属我,慎入,勿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1-28 18:48
    2L备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1-28 18:48
      【壹】
      『只有台下一个你』
        
      一名角儿坐在镜前,理了理如意冠,又顺了顺衣襟,这才不慌不忙地向前台走去。动作很慢,浑身都透出一股慵懒的味道,一双眸子却明亮无比。
        
      到了小帘后,估摸着离他出场还早,便倚着墙壁,微微闭上眼,百无聊赖地开始默背戏文。
        
      嘈杂的大厅忽然有一瞬的安静。那角儿把帘子掀开一道缝儿,只见一位身着绿色军装的人坐在最前一排的正中。
        
      那人很年轻,剑眉星目。那军爷脱下白手套,一丝不苟地叠好,交给身侧的副官,不慌不忙地泯了口茶,这才抬眼看向台上。看的却不是台上的伶人,而是一旁小帘后的那位角儿。
        
      那角儿猝不及防地对上那人的眼神,只感觉全身上上下下被打量了个透,那目光毫不掩饰,张狂又放肆,不免心中一惊,放下帘子,却见一名小伙计匆匆走来。“二爷,该上台了。”
        
      “李老板呢?”二月红不答反问。
        
      伙计答道:“李老板有些急事,暂时脱不开身,二爷有要紧事吩咐么?”
        
      二月红没应声,盯着那伙计看了半晌,问道,“长沙城几时来了这般人物,李老板也不小心招待着,红某好心提个醒罢了。”
        
      伙计心下一松,答应了一声,却听二月红又道,“可得叫你们李老板,小心着些。”
        
      语气很平淡,却别有深意。
        
      小伙计满面大汗,二月红已不想多理会,转身起了个势,款款上了戏台。
        
      二月红唱戏,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三不唱”,即不给外国人唱戏,不给为富不仁之辈唱戏,不给军阀唱戏。虽未名言,可干这一行的人心里一个比一个清楚。
        
      二月红自己的戏班子有梨园,因此从未到别家梨园唱过戏。此次是李老板再三请求,看在老同行的份儿上不好拂了面子,才同意此事。却没想到人家整了个先斩后奏,二月红心想,不知收了多少好处。
        
      这边一曲末,二月红回了后台。卸下头冠和水纱,换了长袍,用温水细细地洗去了油彩,也不急着告辞回红府,倒是慢悠悠地在镜前坐了下来。
        
      二月红此时实在不怎么舒畅,倒不是因为被摆了一道,而是因为方才这出戏。
        
      这出戏,身法脚步走的是极好的,嗓音腔调也是极好的,可偏偏眼神飘忽不定,实在算不上佳品。
        
      二月红不想知道那人是什么身份,有什么意图,可那人的视线太过裸露,自己下意识地就想要避开。二月红唱了无数出戏,再大的场面也未曾畏惧半分。
        
      独独台下那人。
        
      待二月红回到红府,已是傍晚时分。
        
      二月红晃到阿四住处,却没见着人影,想是跑出去玩了,转身欲回房,却见身后呆呆站着的阿四。
        
      二月红责问道:“又跑去哪里玩了,好了伤疤忘了痛么?”见他紧张地不知所措,二月红本来也不生气,便不忍多责怪,只道,“去换身干净衣裳,洗洗手,到偏厅来吃饭。”
        
      阿四低低地应了一声,依旧是头也不抬地往屋里走。却被二月红忽然喝住。
        
      “怎的染了一身血腥味?”
        
      ――――――――――――――――――――――――
      二爷唱戏的部分本来是要写的,怕写毁了所以删掉了,连带着佛爷的戏份也少了好多〔捂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28 18:49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1-29 22:10
          【贰】
          『我自以为不染尘俗,却早已忘记,在如此年纪,我也是一般,少年心性』
            
          二月红生怕他旧习不改,又惹出什么乱子。厉声道:“如实回答!”
            
          阿四鲜少见到二月红这般生气的模样,愣了半晌,几个微弱的音从鼻子里挤出来,“河滩,捉螃蟹。”
            
          二月红似是不信,见他不肯再开口,也不说吃饭的事儿,只道:“去祠堂跪着,跪一晚,不准吃饭,待你想清楚了,再来答复我。”
            
          这夜,二月红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的脑海里不时浮现出那人身影,据管家了解,那人是新调来的布防官,张启山。
            
          正出神,却听外头雷声大作,二月红堪堪回神,忽然想到阿四还在祠堂跪着,思索着去看看。便披上一件衣服,拿了伞,往祠堂走去。
            
          才走近祠堂,二月红只看见阿四在蒲团上躺着,只以为是睡着了,心中不免有些怒气。走近看了,却发现阿四脸颊烧得绯红。
            
          二月红伸手摸了摸阿四额头,见烧得厉害,终是没有叫醒他,放下伞,将阿四抱着,向他的住处走去。
            
          那把油纸伞小了些,并不能把两个人都遮住。二月红把伞偏了偏,又提了提盖在阿四身上的衣服。
            
          怀里的少年长得并不结实,但比起二月红刚捡他回来时已经好上太多。二月红不禁感慨万分,日子过得真快。
            
          二月红听见声响,低头头去看,却见阿四依旧双眸紧闭,眉头皱着。二月红见他嘴唇开开合合,似是在说什么。声音很小,雨声又很大,二月红没听清。
            
          磅礴大雨中,二月红一手背着小阿四,一手撑着伞,石板路很滑,二月红走得有些慢,但还是稳稳地,一步一步地走着。
            
          待把阿四安顿好,送走了郎中,已是子时。
            
          二月红就站在阿四床边,看少年睡得并不老实,又把被角给他掖了掖。这才打算离开。
            
          却忽然被阿四扯住袖口,二月红转身,见阿四醒了,便又回来,坐在阿四床边。“感觉如何?”
            
          阿四水汪汪的眸子盯着二月红看了半晌,委屈而又坚定地道:“我说的是真的。”
            
          二月红显然没想到阿四会说这个,微不可察地扬起嘴角,又被压了下去,“那你说说,怎么捉螃蟹捉到打起来了。”
            
          阿四道:“师父……我没惹他们……是他们先欺负的我……他们抢我螃蟹!”
            
          二月红道:“就为了几只螃蟹?死性不改,该罚。”
            
          阿四又埋下头,嘟囔几声。
            
          声音很小,二月红却听得很清楚。
            
          “那螃蟹……是捉给师父吃的……”
            
          二月红失笑,“既然这样,就饶你一次,可不许再犯。”
            
          阿四的眸子一下亮起来,就要说些什么,二月红料到定是些讨好的话,起身吹了油灯,道:“快睡下,今夜的罚是受了,明早还是要早起练功,别想偷懒。”
            
          阿四乖乖睡下,二月红这才离开。
            
          二月红只着一件里衣,外套在来时已经淋湿了,自然不能穿。雨势虽小了些,却依旧寒风扑面。
            
          二月红关紧了门,转身,忽然又不急着回房了。
            
          他忽然记起,在十一二岁的时候,他也是一般,少年心性。
            
          ――――――――――――――――――――――――
          天呐,写这段的时候好有感觉,兴奋得翻来覆去地看,然后突然清醒过来,我写的明明是启红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1-29 23:58
            楼楼请艾特我!谢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1-30 07:12
              哈哈哈哈哈,楼楼的启红在哪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1-30 10:09
                顶顶顶!
                楼楼更文求艾特
                突然感觉红儿攻气十足!


                收起回复
                8楼2018-01-30 15:00
                  暖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1-30 18:25
                    【叁】

                    “二爷……那夫妻俩……不要赔偿……”书房中,老管家向二月红汇报着。

                    对于二月红来说,与其是管家,更是长辈。二月红敬他,叫他一声六叔。

                    这日,六叔受二月红之命,去河滩找了被阿四打了的孩子的家人。本以为带些补品钱财,几句话就能完的事情,出乎意料地没办成。

                    二月红停下手中的笔,抬头,似是不解,“嗯?”

                    六叔继续道:“他们说……这事儿……不能私了。”

                    二月红只是皱眉,不置评论。许久,才道:“知道了,这事儿就不劳六伯再费心了,我心中自有想法。”

                    六叔答应下来,出去了。

                    二月红思来想去,始终觉得蹊跷。时逢乱世,普通人家都只想着保命过日子。即使是孩子挨了打,却并不严重,歉也道了,礼也送了,按理不会再折腾。

                    看这势头,二月红隐隐有些不安。忽然有些后悔昨夜轻易饶了阿四。

                    思及阿四,二月红想归想,做归做,还是决定再去看看。还未走出院门,却见六叔又匆匆进来。
                      
                    二月红道:“六伯,可是发生了什么急事儿?”
                      
                    六伯神色严肃,把一封信交与二月红,道:“这是方才一个下人交给我的。说是听见有人敲门,开了门,只有一个小娃娃。那小娃娃把信塞给他,就跑走了。”
                      
                    二月红打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纸条。几个歪歪扭扭的字横在上面。
                      
                    “申时,西门客栈,你一人。”
                      
                    二月红心里闷得要命,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心间。这人凭什么觉得他会去?
                      
                    正疑虑间,一名下人慌慌张张地跑过来。二月红心里打鼓似地跳,一直保持着冷静的面容终于在这一刻变了脸色。
                      
                    “二……二爷!阿四方才突然发高烧,还满口胡话,您快去看看吧!”
                      
                    二月红对六叔嘱咐道:“切莫传出去,方才那个送信的下人……”
                      
                    六叔道:“二爷放心,我找个由头……”
                      
                    二月红不语,算是默认。匆匆前往阿四的院子。
                      
                    二月红一近门,就看见阿四躺在床上。床边围了两个丫鬟,一位郎中正在诊脉。
                      
                    见二月红来了,两个丫鬟叫了声“二爷”,退到了一边。郎中站起来,对二月红摇摇头,收拾收拾东西,径直出了门。
                      
                    二月红想不明白,谁会对他下狠手。
                      
                    申时,西门客栈。
                      
                    二月红进了客栈,环视一圈,除了柜台后的掌柜,就只有一个正扫地的小二。
                      
                    二月红走到柜台前,掌柜抬头看了他一眼,站起来往二楼走去。二月红紧跟其后。
                      
                    进了一间厢房,掌柜立刻就出去,把二月红一个人锁在里面。
                      
                    厢房就是普通模样,一张床,床头一个小柜,柜上放着一只香炉,一套桌椅,一套茶具。
                      
                    二月红坐下,便一动不动了。他知道,逃出去,轻而易举,但他不能。
                      
                    就这样坐了半晌,二月红估摸着已经到了酉时,门开了。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启山,张大佛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1-30 20:11
                      楼楼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1-30 20:27
                        谢谢楼楼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2-01 07:07
                          【肆】
                          张启山进屋,见二月红在里边,不免有些诧异,随即道:“幸会,红老板。”
                            
                          二月红心里有怒气,又担心着卧床的阿四,语气并不太好。“佛爷不必客套。说吧,什么条件。”
                            
                          张启山一愣,正要答话,身后的门忽然被锁上,张启山回头想要破开房门,终究是晚了一步。
                            
                          二月红反应过来,有人故意算计他和张启山!
                            
                          二月红快步走到窗边,伸手去推窗,却发现窗户也被锁死。
                            
                          无奈之下,二月红转过身,对张启山道:“抱歉,之前是我误会佛爷了。”
                            
                          张启山坐下,镇定自若的模样仿佛被关在屋里里的根本不是他。“无碍。红老板可知,是谁会下此狠手?”
                            
                          二月红再心急如焚,此刻出去不得,也无对策,只得也坐下来,道:“红某不知。”
                            
                          张启山道:“若真如此,倒是张某连累红老板了。”
                            
                          二月红与张启山不过一面之缘,实在想不到他有什么理由对自己,对阿四下手。再观张启山反应,一举一动都坦坦荡荡,一身凌厉的正气,不苟言笑,严正之至。从外表看来,确实一表人才。饶是二月红从不以貌取人,更不轻信他人,还是果断下了此人无害的定论。
                            
                          思及此,二月红微微放下了心。
                            
                          然而,这一放松下来,二月红只觉得头晕目眩,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倒过去。二月红摇摇头,想清醒一下头脑,却毫无用处,反而愈来愈甚。
                            
                          天旋地转间,二月红见张启山似乎站了起来,向他走过来,伸手来扶。
                            
                          那一双手一抬住二月红双臂,二月红便双腿一软,直接倒在了张启山怀里。张启山一愣,但却很快地扶住了他,将他抱到床上。
                            
                          张启山在屋里环视一圈,终于,目光锁定了床头的香炉。张启山打开香炉,果不其然,里面装着一些白色药粉。二月红比他早一些到这里,自然受影响更大些。想通这一点,张启山倒尽了药粉,又回到床边。
                            
                          一来二去,二月红的领口被扯开了一颗扣子。张启山在床边静默半晌,终是俯身,为二月红把扣子扣好。
                            
                          正俯身间,却听得背后房门吱呀一响。
                            
                          张启山转身查看,只见一个小伙计匆匆跑开的背影。
                            
                          张启山:“……”
                            
                          张启山大概已经猜测到了幕后那人的伎俩,也想到了日后坊间会传出什么样的风言风语。他被困这里小半个时辰,要说完全不着急是不可能的。此时门开了,他反倒不着急起来。
                            
                          张启山又转过身,一言不发地看着床上那人。他不得不承认,二月红真的很好看。若单看五官,二月红虽说不说阴柔,但较与一般男子,确实是少了几分英气,多了几分女相。但浑身气质若幽谷寒潭,又如深林翠竹,倒教人生不起半分亵渎之意了。
                            
                          张启山突然弯腰,似乎想要俯下身去,只微微一动,像是整个人都怔住了,随即挺直腰杆,恢复了正色。眼见榻上那人皱眉似是要醒来,张启山果断地转身离开了客栈。
                            
                          待二月红醒来,却见房里只有他一人,正诧异着,楼下阵阵喧哗之声传入耳中。二月红靠近房门,想要听听是怎么回事,正凑近了,肩膀却不小心碰上房门,门竟轻而易举地开了。
                            
                          二月红走下楼梯,一楼大厅人来人往,热闹之至,与一般客栈无二。全然不同二月红来时的诡异。
                            
                          二月红头还痛着,昏昏沉沉,无意多想,出门拦了一辆黄包车,回了红府。
                            
                          二月红回了红府,身子虽难受,却思索着先去瞧瞧阿四,却在半路上,迎上了慌张而来的管家。
                            
                          “二爷!阿四被劫走了!”
                            
                          ————————————————————————
                          emmm……佛爷那段……我能说我已经快要按捺不住我自己了么😂
                          还有就是贴吧这格式……
                          @◎流年亦梦◎ @拂花醉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2-01 19:04
                            顶顶顶
                            宝宝来啦~


                            回复
                            17楼2018-02-01 20:46
                              真的好喜欢楼主的文风,同求@


                              收起回复
                              18楼2018-02-01 23:05
                                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2-02 00:39
                                  谢谢楼楼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2-02 07:07
                                    楼主加油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2-02 14:55
                                      楼主更新求艾特好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2-02 20:39
                                        楼主更文啊,捉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2-03 20:56
                                          为你打call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2-04 11:21
                                            笔触很流畅,是我喜欢的风格 总之写得超级棒~
                                            求@
                                            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2-04 14:19
                                              【伍】

                                              二月红站在阿四门前,看着下人把最后一个个伺候阿四的丫鬟拖出来,脸色难看至极。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语气虽还勉强保持着平静,但愤怒与沉闷显而易见。
                                                
                                              六叔答道:“大概小半个时辰前,厨房郑姨去给阿四送汤时发现的。”
                                                
                                              二月红站了半晌,脸上也无甚表情,看不出到底是愤怒,是担心,还是自责。
                                                
                                              六叔道:“二爷,是我的错。若我多派些人照看着,或者自己去守着,就不会……”
                                                
                                              这番话,言辞十分恳切。是六叔的肺腑之言。也是他见不得二月红这番模样,担心他过于自责,想要宽慰一二,方出此言。
                                                
                                              六叔所说,看似是在揽责,但二月红又怎会不知道,六叔已经调了好几个丫鬟照顾阿四,也早已请了好几位郎中来看病。他只道:“六叔不必过于自责。我尚未能料到此事,也无怪出了点纰漏。事情既已发生,还要辛苦六叔,多多费心。”
                                                
                                              六叔答应下来。却见一个下人走来,手里拿着一封信。
                                                
                                              二月红这一天被阿四的事情弄得心力交瘁,昏昏沉沉。眼下见了这一封信,一颗心又悬了起来,还未等那下人走近,就问道:“谁送来的?”
                                                
                                              那下人答道:“是张大佛爷让副官送来的。”
                                                
                                              二月红在西门客栈醒来后,晕的要命,事情又一桩接着一桩一桩冒出来,早把张启山忘到了九霄云外。这一下想起来,却不知这张大佛爷是个什么意思,接过那封信,看了起来。
                                                
                                              六叔仔细注意着二月红的脸色,见他舒了一口气,也跟着放下了心。
                                                
                                              二月红道:“阿四已经找到,不必派人去寻了。”
                                                
                                              六叔虽有不解,也不多问,看二月红脸色惨白,道:“既然如此,二爷回房休息吧,这儿有我照看着。”
                                                
                                              二月红也不勉强,嘱咐一二,回了书房。
                                                
                                              二月红真是倦极了,即使张启山信中说已经查到了阿四的下落,可仍是放不下心。一是不放心阿四是否安好,二来,则是疑虑张启山是否可靠。
                                                
                                              可事到如今,二月红束手无策,也只有暂时信任张启山了。
                                                
                                              他实在想不到是谁会对他下此狠手,昨日的事儿发生地太过蹊跷。初看到那风信时,他根本不重视,阿四就被下了毒,以此要挟。可去了西门客栈后,他只和同样被算计的张启山待了一段时间,又无恙地回来了。二月红想不通,忽然记起信中请他明日去张府唱堂会,干脆就去休息了。
                                                
                                              二月红从来是只休息到寅时末,第二天,还是在这时醒来了。

                                              他从小就习惯早起拉筋练功吊嗓,不论吹风下雨,一日不停。小时候是不愿,现在一天不练,反倒浑身不舒坦起来。
                                                
                                              待一切收拾妥当,刘书送了早饭过来,二月红道:“记得叫人把‘别姬’的行头准备好了,梨园也知会一声,今日申时去张府。”
                                                
                                              六叔不禁诧异:“唱堂会?”
                                                
                                              二月红“嗯”了一声,算是承认。
                                                
                                              六叔疑惑着,二月红从前从不给军阀唱戏,此般还是第一回。正疑虑着,又听二月红道:“把先前的楚霸王换了,找个身手好点儿的。”
                                                
                                              六叔虽是疑惑,却也不发问,只是答应下来,出了院子。
                                                
                                              申时。张府。
                                                
                                              二月红和红家班另一些弟子正在一间客房里上妆,想起了砰砰两声敲门声。
                                                
                                              二月红扬声道:“请进。”
                                                
                                              门应声推开,二月红本以为是出去打水的小徒弟,那人进来半晌,整个房间无一人说话,二月红这才抬头看去。
                                                
                                              “佛爷。”
                                                
                                              张启山点头回礼,看了看另一边的一帮弟子,不语。
                                                
                                              二月红嘴角似是扬起几分,一幅翩翩公子的模样,了然道:“你们且出去。”
                                                
                                              一屋子人鱼罐而出。只留下张启山和二月红。
                                                
                                              ――――――――――――――――――――――――
                                              这一章有点多,所以就分两次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2-05 22:10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2-06 07:13
                                                  板凳
                                                  楼楼你早点睡嗷,注意身体喵


                                                  收起回复
                                                  29楼2018-02-06 10:12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2-06 10:20

                                                      更文求艾特


                                                      收起回复
                                                      31楼2018-02-06 16:38
                                                        楼楼太棒了!爱你😍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8-02-07 09:20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2-07 12:13
                                                            更文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2-07 1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