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组吧 关注:62贴子:238

【原创渣文】莫/斯/科没有眼泪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至此,从今往后,12月25日对于俄/罗/斯来说,什么也不是。
——题记
部落旧文,发过来拜吧。
进雪国的开始之作,然后就从红色跳到雪国了……
入了南极圈的我只能哭唧唧了……没想到双露叫雪国组,很棒的感觉呢。
因为露露一直被我写的单着,所以还是配个cp较好……
我觉得吧,也只有另一个他,伊利亚或者是斯捷潘可以理解,所以就入了双露。
说是双露,其实无分别,这一篇是伊利亚和伊万的故事,无攻受,因为我没分过,自己按喜好,互攻也无所谓啦。
少主附带,那时候才出红色所以还是有点红色感……不过已经是旧史了,请忽略那点红色谢谢。
废话说完了,马上来更!
图中本家伊万镇楼。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1-31 20:16回复
    沙发!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1-31 20:16
    回复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长到不知从何说起。
      ……
      伊万没有父母。从出生开始。
      无端而生的人总是会很迷茫的。伊万只能挪动他小小的冷冷的身躯,慢慢的在一片没有尽头的雪原里走着。
      漫天的白色,无尽的白色,映在他那紫罗兰色如紫水晶的眼眸里。
      不知来处,不知归处,只有满世界冰凉的纯白。
      所以,到底要干什么呢?没有目标,没有尽头,没有原因的开始,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伊万慢慢停下来。他终于忍受不了这种茫然的前进,他想停止。
      那接下来做什么呢?伊万的脚步缓了,寒意自脚下升腾而起。
      寒风依旧刮过。
      突然,一个声音唤醒了这冰雕。
      “我说,你是想冻死吗?”来自于心底深处的声音,与他一模一样的声音。
      伊万能想到,一个与他长的一样的小孩,正静静的看着他。
      突然有什么东西复苏了。
      ……信念,吧。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1-31 20:17
      回复
        黑历史文渣……别喷……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1-31 20:17
        回复

          渐渐的,伊万穿上了厚衣,有了姐姐有了妹妹。
          渐渐的,伊万开始沦为被挨打的对象。
          从无助的号哭,到麻木的接受,究竟需要多长时间?
          伊万也忘了,只觉得很久很久,久到他脱去了一丝的稚气,跟姐姐一个个头,能够平视那些欺负他的张狂的少年。
          但是他的身体还是那么羸弱,几乎一日不如一日。
          穿着破烂的衣服,躲在树林里,这是伊万最常躲的地方。这里很安静,只有伊万一次又一次的啜泣声。
          不知是哪次又挨揍了,伊万抱着树丛正哭时,突然听到一声低低的叹息。
          那声音很熟悉,可是时间太远,伊万已经不记得了。
          伊万止住了哭声。
          是谁?
          他四处张望,树林遮蔽了阳光,略显昏暗的树林里出现模模糊糊的一个人影。
          伊万屏住呼吸。
          近了。
          来人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那是一个无法言语的……少年。
          伊万见到他的第一眼,只觉得一句话萦绕在心头。
          此人只应天上有。
          风华绝代,倾国倾城,莫过于此。
          “你为什么在这里哭?”少年冰冷的容颜柔和了些许,“又是新生的国/家么?不过看日子,也不远了。”
          “你……你是……”
          “我么?”少年勾唇浅笑,世界仿佛都没了颜色。
          “王耀。”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1-31 20:20
          回复

            伊万的骨子里,也许就存着一份与生俱来的血性。
            当他学习了王耀的一些铁血手段时,他的身体开始强壮起来。
            他又长高了。等到那些欺负他的人又走到他面前时,他再没给他们还手的机会。
            “伊万,即使无可奈何,你也必须心狠。”王耀初教授他时见他一脸抵触,不禁难得一笑。可那笑,只存着如同他的世界里万年不变的冰雪。
            太冷,太苦。
            伊万的眼像被王耀的浓墨点缀过了般,渐渐染的深邃。
            他听到心里有低低的叹息。
            不知从何而起。
            这叹息像他的世界里缓缓的冰河,被冻住了水无法流动,没有悲伤,没有苦涩,只有无奈。
            伊万总觉得这个世上有一个人,了解他更甚他自己。
            可是,他不知到底是谁。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1-31 20:21
            回复

              当伊万攻进了王耀的家宅时,看着王耀苍白的脸露出惊讶和不可置信的神色,伊万感到有一点难过。
              压下一切的不舒服,摒弃掉了那些别的东西,他状似无情的命令手下拿走那些值钱的东西,毫不温柔的把王耀的家宅翻的满目狼藉。
              王耀除了最初的不可置信之外,就没有别的神色。
              到了最后,他看着伊万迈出门的身影,轻轻的说。
              “你不是伊万。”
              失望,冷漠,无情。
              伊万忍不住回头。
              他看着王耀一如初见般漠然的面容,和那不再满含笑意的如冰的墨眸,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初见之时。
              伊万知道,王耀一旦彻底划清界限,便会如当初一般拒人于千里之外,就像本田菊,就像现在。
              本来做好了准备面对,可真正面对这双寒眸,伊万却还是无法接受。
              王耀果真全然剥离了他与他之间当初的联系,且由他亲手斩断。
              伊万不知他露出一个怎样的笑来。
              “不是,便不是吧。”
              也许只有王耀看到了他的笑是怎样的忧伤,可是那再也不能使他心疼和抚慰。
              他的温柔是有限的。在斩断了一切之后,他不会再回头,也决不允许自己后悔。
              一如当年,他与他曾经的弟弟决裂,与他兵戎相见。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01 12:23
              回复

                也许是源于内心的压力,也许是报应,伊万的身体又一日不如一日。
                他开始疲累,开始力不从心,连走几步都大喘气。
                他的身体败坏的越来越厉害了。
                只是至此之后,都不会再有人照顾他的身体,调理他的身体,关心他的一切了。
                果然,一切珍惜的事物都只有在失去之后,才明白它的珍惜。
                一日他又失眠,正半眯着眼睛静静躺着时,那道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又响在他的耳畔。
                “伊万,你快撑不住了。”
                伊万苦笑,语气熟悉的像面对老朋友。
                “是呢。”已近油尽灯枯了。
                “伊万……”在伊万感觉逐渐有了困意时,朦胧间看见一个高大的少年缓缓走来,与他一样的容貌,一样的衣着,一样的嘴角带着习惯的笑,只是那深邃的紫色眸色渐渐转变成如火炙热的血红。
                “你是谁?”
                那人咧嘴一笑。
                “我是伊利亚,也是你,伊万•布拉金斯基。不过……”他顿了顿,“不是沙/俄。是……苏/联。”
                伊利亚。
                就像少时梦中曾经所见的人,与他一样,却又完全不同。
                但他与他,都是最知彼此的人。
                伊万静静看了他一会儿,无声的笑了。
                然后,他缓缓阖上眼眸。
                他感觉到一种久违的温暖——来自于他眼皮上感受到的那只手。
                “睡吧。”他低沉的声调像催眠曲。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01 12:24
                回复

                  伊利亚打了一个很漂亮的仗。
                  他充分显示了,他的新生和强大。
                  他的这一仗,惊住了阿尔亚瑟他们,也让同样沐浴在血战中的王耀看到了曙光。
                  红色如血如火的旗帜,染遍了这片冰寒的雪地。
                  “我是伊利亚。苏/联。”他勾起一抹笑,握住对面来人伸来的手。
                  你看,伊万,我做的很好呢,你可以放心睡了。
                  等我撑不住了……你再来找我吧。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01 20:51
                  回复

                    伊利亚一直在观望。他默默看着那边的人互相吵闹,不表态。
                    他伫立在这寒冷北方的冰天雪地,一直看着,一直对付着内部的各种分歧。
                    常年征战,使他的身上不知积了多少暗伤。不过,他的身体还算好,不是吗?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抹红色,有时也寂寞呢。
                    “伊利亚!”王耀的声音从边界传来。
                    伊利亚回头,满眼倒映着王耀一身耀眼夺目的红色。
                    常年看他只着一件灰白的袍子,伊利亚第一次见到王耀穿如此的颜色。
                    那耀眼的红给他略苍白的面容上增添了一抹惊艳的色泽,即便是伊利亚也怔愣了一瞬。
                    “王耀,你这是……”
                    王耀却突然伸出手来。
                    “伊利亚,我们以后一起来撑着这红色吧!”
                    “你难道……”
                    王耀只笑不语。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01 20:51
                    回复
                      他一袭红色锦袍,静立在这皑皑白雪里,衬得公子如玉,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贵气自然而然显示而出。
                      伊利亚思忖半天,终于握住那只手。
                      王耀笑了。
                      “以后仰仗你了,老大哥。”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01 20:52
                      回复

                        不管是暗伤明伤,都总有一天会显示出来的。
                        伊利亚深知自己已病入膏肓,但他还是撑着,表面不露半分。
                        王耀却窥得三分,但他始终缄默。
                        现在他们不再是盟友,是敌人。
                        “小耀。”伊利亚看着他眼里隐秘的关心,轻笑。
                        “伊利亚先生,请允许我失陪。”王耀装作冷漠的走开。
                        在他转身的瞬间,伊利亚却抓住他脸上一闪而逝的忧伤。
                        为何一切都变成这样?伊利亚在心里问自己,但最终他没有得到答案。
                        他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即使曾经一道的人现在背道而驰。
                        他为的,只能是这方土地。
                        当然,也为了……他。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01 20:52
                        回复

                          王耀终究是心软重情的人,在他终于病危之时,还是不顾一切私自一人赶来见他……最后一面。
                          “伊利亚……”他唤道,犹豫了一下,又说:“老大哥……”
                          他缓缓睁眼,对着他艰难一笑。
                          “你回来看我了……”
                          王耀哽咽,没说话。
                          “对不起呐,我怕是撑不住了……我会让伊万回来,让他偿还亏欠你的东西……”他说着,缓缓闭上眼睛。
                          时光在这一刻变得缓慢。
                          “老大哥,”王耀在病床边喃喃,“你终究没明白,我是想要,与你一起啊。”
                          伊万,终究会是不同的了。
                          伊利亚恍惚间听到那轻语,可他终究什么都没说。
                          他的眼前又出现了那皑皑白雪。
                          有人踏雪而来,素色的围巾在风中飘扬。
                          他看到那一双,谁都无可比拟的,紫水晶般的眼眸。
                          “伊利亚……”
                          “嗯。你来了。那我走了。”
                          他像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消失殆尽。
                          伊万睁开雾蒙蒙的紫色眼眸,看着王耀在最开始的失望之后,变得冷漠的面容,苦笑。
                          伊利亚,从万千纯白中踏雪而来,又从飘扬的雪花中翩然归去。
                          他像是什么都没有留下。
                          并不是。
                          他创造了一个盛世,在衰亡时归去,留下满目的血红,和一个仍旧坚持走着他的路的人。
                          还有,重生的他。
                          “叨扰了,伊万先生。”
                          王耀毫不留恋的离开。
                          伊万并没有选择他当初的路,他也没有什么与他好说的。
                          时年12月25日,阿尔他们正过着圣诞节。
                          即使他们知道了,估计也不会在意这件事吧。
                          从此,那红衣猎猎随着那日天边明丽的霞光,一同成了他重生时最炽烈夺目的风景。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02 11:48
                          回复

                            过了很久很久。
                            王耀与阿尔决裂,自己艰难的对抗着,并不断发展着。
                            伊万与王耀的关系缓和了不少,不过也只是交往多了而已。
                            生死之交并不是容易做到的。
                            王耀对他还有着怨,怨他间接导致了伊利亚的离去。
                            他也没有解释,也许他心里也有着对自己的怨吧。
                            又是一个12月25日。
                            王耀家并不将这节日看得多重,但他的子民们有许多还是喜欢这节日的。
                            所以此刻,不少街边店面都贴着圣诞老人,立着圣诞树。
                            伊万慢慢走在街上,凝望着不太干净的天空,他一张明显是外国人的立体俊美的面容,以及一双紫眸,在这人人来往匆匆的街道上很是突出。
                            正出神时,一个拿着纸笔的男子上前叫住他。
                            “这位先生,嗯……听得懂中文吗?”
                            “较为精通。”被打断思绪的伊万浅笑着回答。
                            “那请问您一般是怎么过圣诞节的?”
                            伊万愣住,然后很快回过神来,脸上是不变的浅笑。
                            “圣诞节么……12月25日,在我们俄/罗/斯那里……什么也不是。”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2-03 13:38
                            回复
                              街边一家店的音乐换了,变成了舒缓的一首中文歌。
                              他仔细聆听着,没注意那男子在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冬天的离别
                              在莫/斯/科的深夜
                              一列列军队
                              在街上深严戒备
                              这里没人察觉
                              谁又爱上了谁
                              因为苦难不许人崩溃
                              感情上若习惯防备
                              寂寞就多一道墙围
                              爱情隐隐约约
                              提醒我这一回
                              再不拥抱就是罪
                              莫/斯/科没有眼泪
                              大雪纷飞
                              你冷的好憔悴
                              单身的我
                              原本以为
                              可以一辈子不跟谁
                              莫/斯/科没有眼泪
                              我却流泪
                              不住哭的赞美
                              让我付出不怕心碎
                              是你最好的美
                              冬天的离别
                              在莫/斯/科的深夜
                              一列列军队
                              在街上深严戒备
                              这里没人察觉
                              谁又爱上了谁
                              因为苦难不许人崩溃
                              感情上若习惯防备
                              寂寞就多一道墙围
                              爱情隐隐约约
                              提醒我这一回
                              再不拥抱就是罪
                              莫/斯/科没有眼泪
                              大雪纷飞
                              你冷的好憔悴
                              单身的我
                              原本以为
                              可以一辈子不跟谁
                              莫/斯/科没有眼泪
                              我却流泪
                              不住哭的赞美
                              让我付出不怕心碎
                              是你最好的美
                              莫/斯/科没有眼泪
                              我却流泪
                              不住哭的赞美
                              让我付出不怕心碎
                              是你最好的美
                              爱在最古老的国界
                              再不求能全身而退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2-03 13:3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