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吧 关注:38,666贴子:207,213

回复:【原创】不负关山 (霸道帝王贺天攻×软糯傲娇毛毛受)甜文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咦?21下和22去哪里了?没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7楼2018-03-21 09:10
    测试测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9楼2018-03-21 10:52
      21那章是标错了 应该是22上
      然而我发的22下那张段肉的图片 已经被度娘吞了……
      没看的同学可以在微博上私信我 也可以贴吧直接私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发 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0楼2018-03-21 10:54
        补22下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1楼2018-03-21 18:00
          捂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2楼2018-03-21 18: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3楼2018-03-21 18:59
              可以,好浓的肉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4楼2018-03-21 21:13
                哇⊙∀⊙!!满足满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5楼2018-03-22 09:32
                  我的莫仔啊…只要贺天不跟除了莫关山以外的人上 床 或接吻,怎么虐都无所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6楼2018-03-22 16:43
                    明天会更
                    接下来的部分算虐 为了后面的剧情 我不会多解释什么 看到后面就知道了
                    如果中途觉得受不了要弃文 也不用在帖子里说出来
                    谢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7楼2018-03-22 20:43
                      楼主写的很好,加油哦(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8楼2018-03-22 21:55
                        适当的虐有利于加深感情。唉……一直担心的虐还是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9楼2018-03-22 23:56
                          楼楼加油,就算虐也不会弃的
                          哭着用完一包卫生纸,也要看到最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0楼2018-03-23 01:06
                            有什么亲吻或上床什么的,请预警一下,我要飞快的闪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1楼2018-03-23 05:48
                              是真的喜欢你的文,但是有洁癖的我,还是要闪开不然心理上会烦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2楼2018-03-23 05:5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3楼2018-03-23 14:43
                                  25
                                  贺天说得不浓不淡,满堂的人精也摸不清楚这年轻的帝王到底是什么心思。
                                  但莫君瀚却穷追不舍:“陛下可看得上眼?这位公子在雪国也是一等一的相貌,不只如此,琴棋书画、诗情雅趣,他皆是能手,要一朝陪伴在君王侧,也是他莫大的福分了。”
                                  众人屏息以待,纷纷猜测贺天会不会收下他。
                                  贺天长指摩挲着酒杯,声音无悲无喜,却异常郑重:“出岫玉颜惊天下,心迹双明只一人。”
                                  满堂目瞪口呆。
                                  这句诗并不晦涩,反而诗意清晰易懂。看来帝君可是真真许意莫关山了!
                                  然而莫关山正呆坐一旁,没有任何反应。此时此刻,他听不到任何旁的声音,也看不到除了白衣人之外其他的人,新作的流光锦新衣已被攥得发皱。他手心里满是汗,脸色苍白,近乎失礼地紧紧盯着那人,那人却始终目视前方,没有朝他这边看过一眼。
                                  莫君瀚虽然已经猜测到贺天会拒绝,但他也没想到贺天竟然那样看重那个劣质的冒牌货。毫无瑕疵的面具稍稍露出一丝裂缝,但莫君瀚极快地反应过来,笑得恳切无害:“陛下看不上就算了,但这美人千里迢迢来苍国一趟,舟车劳顿,日日夜夜思慕着陛下,盼着陛下多给一份欣赏,”他的话说得极其讨巧,殿中央孤零零站着的白衣人身形单薄,倒也真是楚楚可怜,“公子的墨云舞独步天下,臣替他求陛下恩准,让他舞一曲罢。”
                                  贺天放下酒杯,垂下眼淡淡说了一句:“准了。”
                                  白衣人却跟杵在那儿的杆子一般一动不动,片刻后,堂上有人窃窃私语,但莫君瀚却跟没事人一样,笑着对他说:“可别让人等急了。”语气和善,却让人听出别的意味。
                                  丝竹乐响,是缠绵悱恻的靡靡之音。
                                  那人甩袖提手,蹁跹中透着丝丝潇洒。慢态不穷,繁姿伴曲,似回莲破浪,又如乱雪萦风。步步欲生莲,飞去逐惊鸿。他脸上没有表情,目光也始终低垂,敛住满眸水光。琵琶横笛声不绝于耳,繁音急节,跳珠撼玉,可人人眼中所见、心中所想,皆是堂上那人随着舞姿飞动的衣袂。
                                  他的舞明明力度太强,不适于这妩媚的情曲,可也许是天生娇弱体态,竟有惊艳世人的另类美感。
                                  连端坐于阶梯之上的帝君,也饶有兴趣地定睛观看。
                                  靖王对这些唱唱跳跳的节目不感兴趣,但也还凑合着看,忽然眼前却黑了,一道近在耳边的声音响起:“不许看他。”
                                  蛇立的手,正牢牢捂住他的眼睛。那只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外头的光从指缝中漏几丝进来,罕见地,贺呈没有冷冰冰地对他说话:“不成体统,拿下来。”
                                  周围人看堂前那人看得如痴如醉,倒没有心思来关注靖王夫妇的事。
                                  蛇立愣了一下,随即高兴起来,有些得寸进尺:“那你不要看他。”顿了顿,带了些哀求的语气,“好不好?”
                                  贺呈没说话,只是捉住他的手腕把他的手拽了下来。他的劲儿大,蛇立没办法反抗,有些可惜地垂下手,抬眼偷看时,却发现贺呈竟然垂眸饮酒,没在看那转成了莲花的美人。
                                  他一时间没回神,痴痴地盯着贺呈轮廓分明的侧脸看。
                                  那边舞已毕,殿内静下来,众人的心却久久无法平静。
                                  没有人说话,都在等帝君表态。可贺天却连一声“好”都没有说,就招招手:“退下吧。”
                                  饶是莫君瀚再沉得住气,此时此刻也有些心慌。他乱了阵脚,直直跪下,高声道:“陛下,臣有事相报!”说着便朝已经退到他身后的白衣人使了个眼色。
                                  那人僵直站了片刻,还是直挺挺地跪在他身后。
                                  贺天抬眼,平静的眼神中已经有些戾色。
                                  莫君瀚背上的衣料被冷汗湿透,他伏下身磕头未起,朗声道:“陛下,臣替父兄告罪,请求陛下宽宏,饶过莫式欺君之罪!”
                                  满堂哗然。
                                  贺天凛了神色:“为何?”
                                  “陛下,父兄太过心疼二哥,不愿让他远离身边,又害怕二哥身体不好,侍奉不好陛下,便……便寻了个红发的少年,替了二哥,嫁到苍国来。臣即位后才知晓此事,心中越发惶恐不安,于是今日带来了二哥,弥补父兄犯下的滔天大错,愿陛下饶恕!”
                                  他在赌。赌贺天会不会看上莫岑夕那一具绝色的皮囊。赌赢了,就是一桩一箭双雕的买卖:父兄被治罪,他谋反得来的王位能得到苍国认可;莫岑夕被送进了深宫,大王子已经沦为阶下囚,雪国便无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嫡子。
                                  贺天枕边坐着的莫关山,早已经面色苍白如雪,任凭那么多双如刀子般探究怀疑的目光插进自己身体里,他仿佛只剩下一具失了三魂六魄的皮囊。
                                  他缓缓地测过脸,想要再看一眼贺天。
                                  刀削般锋利的轮廓,他曾抚摸、亲吻过无数次,可这一眼,却耗费了他所有的勇气和胆量。
                                  因为,贺天没有看他。
                                  跪着的莫君瀚为加强自己说法的真实性,继续说道:“替二哥前来苍国的这位,是父兄在雪国边陲小镇上寻得的一名红发少年,原名叫莫关山,父亲杀了人入狱,其母也身患重病。他们为了让莫关山听话,放了他的父亲,还把他们都接了出来。臣此趟前来,正是为了替父兄认罪,便把莫关山的父母也带来了,陛下若是不信,可让大理寺卿好好盘查询问,便能得到真相。”
                                  莫关山耳边一片轰鸣,却听到贺天砰地一声拍在龙案上,声音之大,所有人都肃静下来。
                                  接着,贺天跟严盛清低声吩咐,语气却如腊月寒冰:“把莫关山待下去,没有朕的命令,不许踏出未央宫半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4楼2018-03-23 21:45
                                    帝君竟然没有治莫关山死罪!莫君瀚不敢置信,他张口还欲再言,却被贺天打断:“口说无凭。把那两人转交大理寺,朕要好好地查。”
                                    陛下要查。莫君瀚提起的心放了下去,他人虽跪伏着,眼睛却轻蔑地看着几乎是被人架着走的莫关山,仿佛在俯视脚边的一只蝼蚁。
                                    莫关山浑身脱力,他不想喊,也不想挣扎,只是费劲力气向往后头张望,却被侍卫们牢牢架着,不能动弹。
                                    走出那座金碧辉煌的大殿之前,他听到贺天对莫岑夕说:“到朕面前来。”

                                    十日之后。
                                    那场另众人咂舌的宴会已经远去,却成为东都人口口相传的故事,绝代风华的佳人、惊艳天下的墨云舞、被丢进冷宫的莫公子,以及如今正得宠的,真正的,莫岑夕。
                                    这十天来说,对莫关山来说,仿佛过了一生。他想入秋后的鲜花一般,正开在盛时,一夜秋风,便枯萎凋谢了。他把自己关在未央宫的寝殿内,浑浑噩噩地连昼夜都分不清,只是愣愣地看着那从兰芷汀搬来的柜子,里边装的是贺天带他出宫时,给他买的话本,新奇的小玩意儿,还有那两盏花灯。
                                    一盏是莫关山的,画着梅花;一盏是贺天的,勾着修竹。
                                    行尸走肉般地过着,该吃饭时还能刨进去两口,该睡觉时还是闭上了眼睛。但除此之外,莫关山仿佛一具人偶,提线的人放手了,他也就不能再动一动。
                                    十日以来,他被关进这偌大的未央宫时没有哭;晴云斟酌着词句委婉告诉他莫岑夕已被正名的时候没有哭;每夜恍惚要睡着时惊醒发现贺天不在身边时没有哭;知道莫岑夕还未进宫就封了夕妃没有哭,反而在这日傍晚,他听到原处热闹的人声时,眼泪跟断了线似的,不住地流。
                                    他没有等到贺天降他的欺君之罪,等到的却是宫里开大门迎莫岑夕的锣鼓声。
                                    贺天,真的不再属于他了。
                                    连多余的一份讨责的话,也不愿意分给他了。
                                    他还记得他进宫时,静悄悄地从小门里迈入;还记得第一次见贺天时,贺天夸他“关山”的字好听;还记得贺天为他找来雪国的厨师和那一道鲫鱼摆尾;还记得和贺天出宫时,那一盏写着他俩名字的河灯,飘到中途,就熄灭了。
                                    现在陪在贺天身边的那个人,不会再因为花凊菜过敏了。
                                    莫关山想要去抓住的东西,就像用竹篮打水,总是一场空。他本以为他已经习惯了,原来命运这样强悍,绝不给他机会妥协。
                                    天生红发本是不祥之兆。雪国偶有红发之人,下场都是凄凉。但在莫关山降生前三个月,莫岑夕出生了,竟是诞下时脑袋上就生有几缕红色的头发,于是国王昭告天下,红发从凶兆,硬生生扳成了祥瑞。
                                    这般说起来,好像莫关山一生所有的好运,都是拜莫岑夕所赐。
                                    因为莫岑夕,他不用因为红发受人排挤凌辱;因为莫岑夕,他能狸猫换太子来到苍国遇上贺天。
                                    从始至终,他只是一个龟缩在黑暗中的影子,沾了前头那无上高贵的人的光,才得以在无边的永夜中,稍稍看到一丝微亮。
                                    只是他一直理解错了,他以为那就是他的希望。
                                    现在,他阴差阳错得到的一切,要统统物归原主。

                                    暮色四合,皇城里只有一处热闹非凡,那便是夕妃入主的明阳宫。
                                    “陛下驾到!”传报太监尖利的嗓音破开即将降临的夜色,贺天走进明阳宫,地上是跪伏着的合宫宫人。
                                    他未做停留,一路走到寝殿内铺着喜被的大床边。
                                    莫岑夕垂眼端坐在床头,见他来便跪下行礼:“陛下万福。”柔弱似不堪扶的柳。
                                    贺天眸色暗沉,深邃得看不到底,他疏离道:“平身。”
                                    莫岑夕便缓缓站起,锦绣的华袍顺着他白玉般的肩膀滑落,里头竟是未着片缕。
                                    酥手搭上贺天黄灿灿的龙袍,一路往上,停在领边,顿了顿正要伸入,手腕却被贺天的大手钳制住。
                                    莫岑夕咬唇抬眸,正对上贺天深不见底的眼睛:“陛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5楼2018-03-23 21: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6楼2018-03-23 22:02
                                        好家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7楼2018-03-23 22:03
                                          楼主你来了一击狠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8楼2018-03-23 22:08
                                            希望贺天狠狠地打莫岑夕的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9楼2018-03-23 22:33
                                              我觉得楼楼很棒棒的,先每人给一口肉汤。然后就直接捅一刀,问你爽不爽?爽个锤子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0楼2018-03-23 22:46
                                                好虐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1楼2018-03-23 23:10
                                                  太好了,这样毛毛就是我的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2楼2018-03-23 23:14
                                                    呐呐呐我回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3楼2018-03-24 08:52
                                                      啊啊啊啊!加油楼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4楼2018-03-24 10:41
                                                        好心疼毛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5楼2018-03-24 16:11
                                                          楼楼,不够看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6楼2018-03-24 21:40
                                                            虐啊,使劲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7楼2018-03-25 0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