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吧 关注:38,669贴子:207,214

回复:【原创】不负关山 (霸道帝王贺天攻×软糯傲娇毛毛受)甜文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好可耐好可耐楼楼加油


回复
32楼2018-02-04 09:53
    有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2-04 10:44
      大家好 今天回乡下了没有电脑 更的会少一些哦~(๓˙ϖ˙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2-04 16:55
        夕阳落下,月上马首,天空中的云彩逐渐在夜色中黯淡下去,皇宫里的宫灯次第亮起,在黑暗中悠悠地散发着暖光。
        数位大臣从养心殿中退出来,匆匆赶向即将落钥的宫门。
        贺天坐在椅子上目送他们远去,脸上的表情不悲不喜,微眯眼睛,像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
        贺天上位之后的确出人意料。朝中盘根错节的势力还在筹谋着翻出什么浪子试一试这位新帝君的虚实,贺天就以迅雷之势将朝廷重新清洗,手段之狠厉,速度之快捷,令众臣反应过来时,都不禁因贺天的果决脊背发凉。
        更令权臣们焦躁的是,贺天不肯选修纳妃。这让他们无法往贺天身旁穿插眼线,也无法通过美色护本家周全。
        他们都知道贺天并非不近美色,他还是王爷时,府上就有侍妾陪房,而贺天也是东都出了名的风流潇洒,眠花宿柳之事贺天也从不过多推诿。但贺天继位后,他既没有将昔日宠幸的美人带入宫中,也以诸多理由拒绝选秀。正当他们为此事苦口婆心劝诫贺天时,突然有圣旨道要雪国派二王子前来和亲。
        行事诡谲,令诸臣瞠目结舌。
        当日朝堂上,要雪国献王子为人质和要贺天选秀纳妃的事被同时提起,贺天坐在高高的龙椅上看着殿中争论的诸臣,微微后靠,冕冠上的玉旈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听他低沉的声音响起:“那就让雪国把王子派来和亲吧,既有了人质,又纳了妃子,岂不一举两得?”
        满堂哗然,众臣想再多言,贺天却已经定了主意。
        此时才真正明了:天下事,仍是帝君一个人说了算。
        今日进宫的数位大臣都是贺天的心腹,他们被召见也正是因二王子进宫之事。
        原来贺天的母亲楚熙公主与雪国现今的国王并非一母所生,而公主的哥哥也在与他的王位之争中败下阵来,贺天此举既有震慑雪国之意,也想借此探一探雪国是否仍有归顺之心,是否有实力抵挡苍国攻击。
        帝王心思深沉,处在权力漩涡之外的莫关山却是随遇而安,一番心思都用在扮演莫岑夕上。
        莫关山在兰芷汀附近转悠了好一会儿才回去,一路上听晴云说这宫里还没有妃子,着实把莫关山惊住了。
        “你说……陛下为什么不纳妃?”莫关山压低声音,好奇地问道。
        “奴婢不敢妄揣圣意。”
        晴云不说,莫关山自己有自己的想法,他想,那么堂正好看的人,又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不纳妃还要来了一个不能作乐的男子入宫,定是有些方面不够得意。
        莫关山没有认识到男子与男子间也能欢好,反而觉得自己仿佛勘探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连呼吸都放轻了,往兰芷汀快步走去,心里却怜惜着贺天。
        晴云见莫关山脸蛋悄悄地红了,又露出遗憾的神情,甚是不结,只当公子自己心里有事,不能同旁人讲罢了。

        养心殿内灯火通明。
        严盛清听见外边的打更声,不禁提醒道:“陛下,天色已晚,要注意龙体啊!”
        贺天停下手上的事,道:“也好。”
        “奴才见今日莫公子甚得陛下欢心,斗胆问一声,是否召莫公子侍寝?”
        贺天斜睨一旁把背弓得很低的严盛清:“老奴,你失智了不成?莫岑夕入宫才一天,如何侍寝?”
        男宠侍寝,要提前用玉 势开身数日,配以药物调理,方能同人欢好。
        “奴才糊涂了!奴才不是见陛下喜爱莫公子吗,才斗胆问了一句。反而惹得陛下不喜,实在该打!”说着严盛清抬起手轻轻打了自己脸一下。
        “罢了。你越来越大胆了,竟敢打趣朕了。”虽是责怪的话,却是带着笑说的。
        严盛清见贺天心情大好,又问道:“那今日陛下还是歇在养心殿?”
        贺天颔首想了一会儿,方说道:“去兰芷汀。”


        莫关山沐浴后换上了一套月白色的中衣,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就想往床上扑。
        晴云赶紧唤住他,又叫人拿来了毛巾为他擦头发,一边擦一边夸道:“公子这头发真稀奇,红得像春天新开的海棠,要是走到那花丛里去,怕是要被人误会是花妖化形变的呢。”
        莫关山有些害羞:“红发真的那么好看吗?”
        “好看。”低沉醇厚的音质在莫关山身后响起。
        莫关山急忙起身看去,贺天正站在他身后笑着看着他,一旁的丫鬟正帮他取下披风。
        “恭迎陛下。”晴云跪下行礼,贺天挥手让她退下。
        屋里的侍从都退下了,晴云把门轻轻掩上。
        “陛下来做什么?”莫关山莫名不怕他,笑嘻嘻地做到了小榻上。
        贺天对着他坐下,伸出修长的手把他搭在脸侧的发拢在而后:“来睡觉。”
        莫关山不觉有他,摸摸自己还湿着的头发,鼓着脸说道:“那陛下可得等我一会儿。晴云说头发湿着睡着了头回疼得厉害。”
        “好。”
        说不上对莫关山有什么特殊的感情,贺天对着莫关山的纯真与无暇,不禁想起十七岁时阴沉的自己,他更觉得这份率真的可贵,也想好好护着,不让旁的脏东西污染了去。
        至于其他,本就是两国博弈注定牺牲的棋子,多一分怜悯都觉得浪费。
        莫关山倒是不认生,起身凑到贺天那边去,紧紧挨着他坐下,说话时气息都喷在贺天脖子上:“我今日出门散了会儿步,兰芷汀旁边的小花园真是漂亮,就是冬天要来了,树上的红叶黄叶都落得稀稀疏疏的,铺了地上厚厚一层呢!”
        贺天一低头,就看见莫关山扑闪的睫毛、张张合合的红嘴唇,还有微微敞开的衣领处露出的一小段锁骨,顿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2-04 22:14
          莫关山只穿了一件中衣,为防着他着了风寒,屋里生了碳火,暖融融的,仿佛空气都粘稠起来。
          贺天垂眸看他半晌,听他叽叽喳喳地说着话,低下头拿嘴纯堵了他的,顿时房间里没了声音。
          贺天想,终于安静了。
          莫关山惊得睁大了眼睛,澄澈的目光撞进贺天幽幽的深眸中。
          蜻蜓点水的一个吻,贺天几乎是碰了碰他的嘴唇就离开了。
          软软糯糯的,触感极好,贺天心想,有些蠢蠢欲动。
          莫关山反应过来后脸噌地红了,他不敢看贺天,心想这就是娘子和夫君间应该做的事。
          “我,我们睡,睡觉吧。”为了缓解微妙的气氛,莫关山烧着脸提议道。
          贺天伸手摸摸他的头,道:“不行,你头发还没干。”
          “噢……那我们再坐一会儿?”
          “行。”
          莫关山觉得挨着他的地方都要烧了起来,耳旁就是贺天有力的心跳,他更觉得羞。
          “明天叫晴云带你去小书房。”贺天道,“你要是还觉得闷,让他们带你去御花园玩。”
          “那……那我可以来找你吗?”
          身旁的人快要倒在他的怀里了,贺天顺势伸手一抱,把莫关山圈在胸膛,不管他红得更加厉害的脸,笑道:“可以。你叫人来通报一声,朕好等着。”
          两人又腻在一起说了一会儿话,贺天才抱起莫关山在床榻上合衣睡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2-04 22:16
            我感觉今天写得也蛮多的 自己叉会儿腰(∗❛ั∀❛ั∗)✧*。
            还有小伙伴吗~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2-04 22:19
              楼楼棒棒的,求更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8-02-04 22:51
                毛毛好萌啊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8-02-04 22:57
                  很萌啊~好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8-02-04 23:12
                    超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8-02-05 00:01
                      点赞点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8-02-05 01:58
                        超可耐楼楼加油


                        回复
                        45楼2018-02-05 09:43
                          顶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8-02-05 15:49
                            竟有如此甜蜜的文,真是受宠若惊,心有排山倒海心绞痛之势,甜腻死我了,但是好喜欢啊,感谢楼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楼2018-02-05 16:32
                              举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8-02-05 21:53
                                天色还未大亮,莫关山就醒来了,他从前起床后要为娘亲煎药,服侍她用过后,又要赶往村子里给孩子们上早课,早已养成早起的习惯,现在醒来什么事也不用做,倒是有些无措。
                                母亲被接到了离雪国都城相邻的一个城里和出狱的父亲一起生活,他们被接到那里后,莫关山被允许去与他们告别。但他站在院子门口往里望,看见父母静静地坐在桌上吃饭,没有进去,转身就离开了。他怕他再看一眼,就无论如何都不想去苍国了。
                                原以为到苍国后处境肯定非常艰难,没想到苍国帝君对自己还不错,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想到这,莫关山抬眸看向身边的贺天。刀削般凌厉的侧脸轮廓像连绵起伏的群山。睡梦中的贺天显得柔和许多,莫关山的视线落到了贺天薄薄的嘴唇上,不由自主想起昨晚那个轻柔的吻,他从锦被里伸出手轻轻碰了碰贺天的唇瓣,又像被燎到似的收回手去,脸上又烧了起来。
                                帝君真好看。
                                突然莫关山感受到箍着他腰的手臂收紧,贺天靠了上来,腹部感受到一个滚烫的热源,清晨醒来低哑的嗓音炸在莫关山耳边:“关山不多睡会儿?”
                                莫关山被贺天紧紧搂在怀里,挣扎无效,只能稍稍退后移开自己的胯,自言自语道:“不是不行吗……”
                                “什么不行?”
                                “没……没什么不行!”莫关山湿漉漉的眼睛跟他对视了一瞬又看向了别处,显然做贼心虚。
                                害怕贺天再询问,他赶紧扯开了话题:“陛下,我吵着你了?”
                                贺天见他像是被发现偷吃了坚果的小松鼠,莫名觉得很可爱,也没有追问,顺着他的话说:“是啊,关山扭来扭去的,不醒都难。”
                                这话是在逗他,贺天从小便一个人睡,他睡得浅,不喜与他人同眠,从前陪房的侍寝也没有留宿过,他还是第一次搂着一个人单纯是睡到了天亮,有些不适应,但还是觉得安心。
                                “那你今晚还来,我叫晴云再给你抱床被子来,左右这床太大。”莫关山想出了这么一个法子。
                                敢跟帝君你来我去的恐怕皇宫里只有莫关山了。这昨夜帝君才来过,今儿一大早又缠着帝君今晚再来,被别人知道了定以为莫关山谄媚争宠了。
                                贺天却应了:“今晚还来,但要同你睡一床被子。”
                                莫关山笑道:“帝君这么大人了,怎么还那么黏乎呀?”
                                贺天见他笑得眼睛弯弯,粉唇轻抿,觉得气血上涌,又低头亲了他一口。
                                莫关山抓着他的衣襟羞了好一会儿才抬小声问他:“做夫妻的是不是都要这样呀?你教教我,我没当过别人娘子呢。”
                                “晚上睡觉前,要娘子主动亲一下夫君,早上醒来后,就换成夫君亲娘子了。”堂堂帝君,扯起谎来面不改色,“昨夜我想着关山不会教教你,所以没叫你亲我。”
                                不知怎么的,贺天也被莫关山传染了,直接你来我去的。
                                莫关山做出恍然大悟状:“我记着了,要是忘了要记得提醒我。”
                                贺天把玩着他披散开来的头发,一本正经道:“记不住要罚的。做夫妻有好多规矩,我以后慢慢教你。”
                                莫关山一听有惩罚,赶紧表示自己一定记住了,又好奇贺天为什么知道,便问:“你和别人做过夫妻吗?”
                                “没有,但我皇兄做过。”
                                原来如此,定是帝君的哥哥告诉贺天的了。
                                贺天见他可爱得不行,忍不住掐他的白嫩的脸蛋,莫关山作势要躲,双手紧紧揪住贺天的衣袖。
                                两人闹了一会儿,就听到门外严盛清低声提醒:“陛下,卯时过了,该起了。”
                                严盛清想,往日里陛下从来都是早早起了,这美人误国,老祖先说的真真的。
                                屋门从里面打开了,莫关山披着外衣露出半个身子:“我们起了。”接着又解释道:“其实我们早就醒了,只是说了一会儿话。”
                                严盛清想,陛下真是纵着公子,转念又一想,陛下兢兢业业,肯放点心思在屋里,也是好的,何况这莫公子也的确可爱。
                                本来妃嫔早上要服侍帝君更衣的,但贺天疼他,看他有些犯困,又叫他睡会儿懒觉。
                                丫鬟给贺天更衣时,贺天回头,看到莫关山裹在被子里,露出一双眼睛炯炯盯着,问道:“不困了?”
                                莫关山把头露出来,理直气壮地答道:“陛下,我在学着,以后也给你穿衣服,我家里娘亲起来都要帮着爹爹穿衣服呢!这个我知道,你哥哥是不是没有告诉你。”
                                贺天觉得好笑,走过去摸摸他的头,帮他把被子掖进脖子:“我也是第一次做夫君,关山也要多教教我。”
                                “嗯!陛下慢走。”
                                贺天扬起嘴角笑了一下,好看的面容把莫关山看得惊了,等贺天走了也没回过神来。
                                帝君真好看啊。

                                今天上朝的大臣知道帝君心情很好,没有劈头盖脸地训人了;养心殿的小厮们知道贺天心情很好,没有浑身散发着骇人气息;守在贺天身边多年的严盛清也知道贺天心情很好,特别是接近中午时兰芷汀的枣儿来问莫公子可不可以来找陛下的时候。
                                贺天允了之后把笔一放,又叫严盛清备着糕点。
                                不多一会儿,莫关山就来了,见到小几上摆着几份精致的糕点,高兴坏了,望着贺天笑。
                                贺天被他笑得心都化了,叫他到身边来。
                                莫关山又看了看桌上的糕点,才慢吞吞地凑到贺天身边去。
                                “早上干什么去了?”
                                “早上去小书房看书了,看的《阅微草堂笔记》,看了六卷。”
                                贺天夸道:“关山真厉害。”
                                见莫关山不住地往后瞟,贺天失笑:“去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8-02-06 00:07
                                  得到准许后,莫关山坐到椅子上,偏头问旁边御膳房送糕点的小厮:“公公,这些点心都叫什么名字呀?”
                                  那个小太监恭敬答道:“回公子,分别是椰香糯米糍、枣泥酥饼、杏仁豆腐和芋圆甜水。公子若是喜欢,回头吩咐人来御膳房取便是。”
                                  莫关山正要高兴,却听到贺天说:“不能吃多了,回头吃不下饭。”
                                  “那一天只吃一份可不可以?”莫关山回头问小厮。
                                  还不等小厮回话,贺天便开口了:“可以吃三份。”贺天怕他嗜甜吃坏了牙,不敢叫他多吃。
                                  “那今日怎么多了一份?”
                                  “今日你来了养心殿,养心殿都是备着四份。”贺天再一次随口乱说。
                                  莫关山马上表示:“那我天天都来。”随后便一股子心思全放在吃东西上了。
                                  当莫关山吃了糕点后,午膳用得很少,桌上的山珍海味他实在是力不从心了,于是贺天吩咐道:“养心殿的糕点上下午各上两份。”
                                  莫关山在旁边听见了,打定主意日后每日上午下午都来养心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8-02-06 00:08
                                    好喜欢软软的红毛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8-02-06 00:21
                                      哈哈哈毛毛好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3楼2018-02-06 00:32
                                        好可爱 好有爱(⑉°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8-02-06 00:59
                                          有小伙伴担心后面会虐 大家不用太难过 要甜好久 等到贺天超爱毛毛了 发现真相的时候就不会太虐 两个人自从相遇后就只有彼此了
                                          因为喜欢的太太写文贺天大多数时候都是渣攻 还出轨有白月光
                                          但我真的觉得贺天其实对毛毛超宠的
                                          所以 这篇文的贺天是天字一号好相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8-02-06 10:22
                                            好甜哦 就这样一直甜下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8-02-06 10:2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7楼2018-02-06 12:57
                                                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8楼2018-02-06 15:26
                                                  夫君~~~快点更新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8-02-06 16:39
                                                    mmmmmm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0楼2018-02-06 18:27
                                                      好甜,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8-02-06 20: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8-02-06 23:27
                                                          6
                                                          半月以来,贺天几乎是日日在兰芷汀留宿,却一直没吩咐内务府为莫关山侍寝做准备,主子没发话,内务府也不敢自作主张,一时间这件事竟然搁置下来。
                                                          贺天对这件事也是有自己的考虑。雪国二王子天生体弱多病,多年来鲜少出现在世人面前。莫关山到了东都皇宫后,贺天也吩咐太医院派人来看,得到的答案确是莫关山体质较弱,寒气又重,不能太过折腾。
                                                          倒还是心疼的,贺天喜欢莫关山天真的活泼模样,一举一动都透着涉世未深的少年青涩感。他虽有坐拥万里江山,享万人敬仰膜拜,但真正属于他自己的却寥寥无几。
                                                          莫关山对他的坦诚和信任,让他第一次觉得这皇宫不再似从前那般孤独凄冷、危机四伏,仿佛混沌黑暗之中,有一盏为他而明的孤灯。
                                                          莫关山不知贺天心中考量,每天仍是日日往养心殿跑,又伙着晴云枣儿杏儿在宫里乱窜,到了夜里就粘着贺天絮絮叨叨地说些小话,每天也算是过得趣味横生。
                                                          这日莫关山在小书房习了半天字,他把笔靠在一旁,站起身准备去找贺天。
                                                          走出书房没看到晴云他们,想着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临近午时太阳正大,莫关山便躲在一旁的树影里,琢磨着待会儿跳出来吓他们一吓。
                                                          正当他猫着身子为心里的小算盘窃笑时,隐隐听到不远处的墙角边上有人在说话,言语间提到了“莫公子”。
                                                          莫关山一愣,以为是晴云他们,便往那边靠近了些。
                                                          却不想是两个宫女在窃窃私语。
                                                          “……陛下每夜都歇在兰芷汀,却迟迟未闻侍寝的动静,听兰芷汀的宫人们说,陛下待莫公子可是真的好。”
                                                          “你道是好,竟不想新欢讨人,帝君当然带他好。说是雪国二王子,进宫时连正门都没开,又安置在那么偏的一处小殿,连个像样的位分也没赐。”
                                                          那个宫女又压低了声音道:“陛下不临幸他你道是待他好,可能不过是做戏一场,宽慰雪国罢了。况且陛下肯定是要纳妃的,到时候纳了妃,又哪里顾得上他呢?”
                                                          莫关山没想到这么一出,当即楞楞地杵着,她们后面说了什么他也没听着,连什么时候人走了也不知道。
                                                          他慢慢从阴影里挪出来,赶巧碰上四处找他的晴云。
                                                          晴云见他垂眸不语,还当他是生自己的气,便解释道:“公子,方才奴婢见你写得认真没敢打扰,想着今儿太阳虽大却阴冷得紧,公子早上又穿得薄,就回去给公子拿了一件小袄。公子快穿上,待会儿着凉了陛下该心疼了!”
                                                          说着就要为莫关山穿上,莫关山顺着她的动作乖乖穿好了袄子,委屈地开了口:“晴云,陛下是不是还没有临幸我?”
                                                          晴云不比他大多少,也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听他此言不禁面上一热:“公子,陛下自有安排。况且公子体弱,陛下定是想着先把公子的身子给调理好了。”
                                                          莫关山撇嘴,还是有些难过,他也不懂临幸是怎么个临幸法,只当贺天明明答应教他夫妻之礼却没有兑现,又细细想了刚才宫女的话,更是委屈,赌气道:“回兰芷汀。今日我不去养心殿了。”

                                                          贺天一直在养心殿批折子,直到严盛清询问传午膳的时候,才发觉今早上莫关山没来。
                                                          “关山可来过?”
                                                          “回陛下,莫公子不曾来养心殿。”
                                                          他有些惊奇,这小人天天往养心殿凑,今日居然一早上都没来,确实罕见。
                                                          贺天起身往外走,吩咐道:“去兰芷汀用膳。”
                                                          一跨进兰芷汀院门,贺天就看见平日里陪着莫关山玩的两个小太监愁眉苦脸地站在墙边。
                                                          他们见到贺天跪下行礼,贺天却没叫他们起来。
                                                          “你们主子怎么了?”
                                                          枣儿有些怕,不敢抬头,战战兢兢道:“今早公子在小书房习字,晴云姐姐回来给公子拿袄子,吩咐奴才们在小书房守着。奴才想着公子习了字肯定受凉,便按照上回太医吩咐的,去给公子打了盆热水。回来时却没找见公子,后来晴云姐姐找着了公子,公子却不高兴了,直接回了兰芷汀。”
                                                          贺天冷冷地看着缩在地上发抖的两个小太监,也没发话,就任他们跪着,转身走进了屋里。
                                                          严盛清狠狠地训了两个小太监一句:“陛下仁慈,就让你们跪会儿,下次再犯,就退回内务府去。”
                                                          两人吓坏了,趴着不敢抬头:“奴才不敢了。”
                                                          贺天进了屋就看见莫关山坐在小榻上闷闷不乐,看着他来了也是恹恹地唤了声:“陛下……”
                                                          贺天示意屋里的人退下,几步上前站在莫关山跟前:“怎么了?”
                                                          莫关山抬头看着贺天,一上午的委屈兜不住全洒了出来,扑进贺天怀里喊道:“陛下别不要我……”
                                                          贺天搂着他的腰不让他滑下去,脸色却是愈发阴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楼2018-02-07 00:11
                                                            加油↖(^ω^)↗↖(^ω^)↗↖(^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楼2018-02-07 0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