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吧 关注:38,669贴子:207,149

回复:【原创】不负关山 (霸道帝王贺天攻×软糯傲娇毛毛受)甜文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8-02-11 12:37
    更文,更文,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8-02-11 12:56
      加油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0楼2018-02-11 15:47
        好看好看好看^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8-02-12 00:02
          写的超级棒!!!!!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8-02-12 18:13
            我今天又有敏感词了 也不告诉我是哪个 连改好多个都发不出去 气死了
            这还有一章才开车呢 度娘真的太严了
            大家打开这个链接看吧 害怕发图片有些小伙伴看不到
            https://m.weibo.cn/6473755913/420673237488868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8-02-12 22:47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8-02-13 08:03
                来啦!写的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8-02-13 09:21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6楼2018-02-13 19:55
                    最后那里写的好好 独为眼前人眼带笑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8-02-14 00:33
                      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8-02-14 18:28
                        每日等更哈哈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9楼2018-02-14 20:08
                          今天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0楼2018-02-14 22:27
                            11(上)
                            莫关山的红色头发藏进了帽子里,跟在贺天身后沿着宫里的小路走。前头有一位从未见过的小太监提着昏沉沉的灯笼领着路,自始至终都低着头没有说过一句话,到了宫门前,又悄悄地离去了。
                            朱漆的大门两侧守着全副武装的侍卫,满脸严肃,看着他们走过去伸手喊停,把莫关山心跳都激快了两拍。
                            今夜值班的守门侍卫都不曾面圣,认不出贺天来,检查了宫牌后又仔细盘问一番,贺天准备好的说辞又毫无漏洞,便放了他们出去。
                            高大厚重的宫墙逐渐化成高挂明月的漆黑夜幕,匿在阴影里的琉璃瓦泛着冷光。莫关山回头看了一眼,凄风浮动将他红色的发丝吹起,成了这严正之地的唯一一抹亮色。他心中莫名情绪涌动,他又想起进来这里时自己对未来充满的迷茫心情,现在他却出来了,不是因为秘密暴露被赶出宫,而是苍国帝君,这片疆域上最高高在上的王,愿意带着他去看看三教九流的尘俗江湖。
                            有些东西仿佛在慢慢萌芽,并以惊人的速度成长拔节,莫关山不敢也不愿去细想这到底是什么,他什么都不是,也一无所有,如今陪在身边的男人对自己的宠爱与纵容,也许只是他平淡人生中一闪而过的溢彩流光。
                            宫外不远处早就准备好了马车,看着那马车上只有一位瘦削的车夫,莫关山有些担心,毕竟身边的男人是苍国帝君,出了任何差错都都会令天下局势大动,他开口想问:“陛下……”
                            贺天低下头看他,示意他住嘴,压低声音道:“这是在宫外了,不能再唤我陛下了。”说着垂在身侧的大手微动,仔细又郑重地包住了他的手,又一根一根手指扣着他的。
                            不知道为什么,莫关山从没有这样紧张过,之前贺天戏弄他,调 教他,他心跳都不曾跳得这样快。一双剪水眸胡乱瞟着定不下来。
                            贺天就这样牵着他上了马车,一路上也没放过手。两个人就这样紧挨着坐在马车里,外面的声音逐渐吵嚷起来,路上行人的嬉笑声,勾栏里的丝竹声,红馆里的歌舞声,都在车窗外一闪而过,而车厢内却静如止水,无人说话。
                            就这样直直地坐着,一路上谁也没有开口,车厢里的空气仿佛厚重的绸缎,一层一层地把他们包裹起来。两人交握的掌心滚烫,在冬日寒凉的温度下却像握着一团火,手心都捂出汗了,但谁也舍不得松手。
                            马车停了,车夫见其中久久没有动静,试探地小声叫道:“两位公子?”
                            这一声把里边两位深思恍惚的人都叫清醒了,却都紧张地不看对方,贺天却还捉着莫关山的手,但平日里没皮没脸逗他的样子全不见了,耳朵也悄悄红了。
                            贺天觉得有些不自在,扭头清了清嗓子。
                            莫关山抽手抽不动,又莫名地心跳加快,他小声说道:“陛……公子,我还要换衣服。”
                            “哦,对,那我下去等你。”贺天松开他,长腿一迈跨了出去,仿佛急匆匆地在逃。
                            过了一会儿,莫关山换下了宫里小厮的衣服,又换上了一套淡青色的绸衫,套着兔毛做的白色小袄,却没把帽子取下来。他掀开帘子,被贺天扶着跳下了马车。
                            马夫驾着车驶离,身后出现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侍卫。
                            莫关山听到贺天叫他们离得远些,那些人就退进人潮里,不仔细看难以发现踪迹。
                            “别怕,他们是朕……我的暗卫。除了这些,还有十二个影卫在我们周围。”
                            他点点头,贺天刚刚扶他下车的手还没放开,就这样拉着他向前走。
                            街上的人太多,摩肩擦踵地朝前涌。沿街卖糖人的老者身边围了一群玲珑乖巧的娃娃,各个目不转睛地盯着;旁边有人挑着担子卖冬枣,一位妇人地同他讨价还价;手艺人一双巧手把竹条扎成世间各物,应付顾客之余,还做了朵荷花递给在一旁等了许久的乞丐小孩;还有街边卖糖水的,一声声吆喝雄浑有力,引得过路人都驻足片刻买一碗来解渴。
                            这般红尘烟火态,比起那处处青云的高大宫殿,更能展现出人间的温暖生动。
                            好不容易出宫一趟,这些新奇事物让莫关山迎接不暇,他贪着看这如梦如幻的热闹景色,一双盈盈的眼里映上了尘世的灯火。
                            贺天牵着他走在他前面,一头黑发任它摇曳垂下,只用玉簪在头顶束了一个发髻。他比莫关山高一个头,脊背宽阔,腰身精壮,墨色的绸袍本显人沉重,却不想被贺天穿在身上,愈发衬得主人风流倜傥、器宇轩昂。
                            莫关山跑了两步与贺天并肩,手指也轻轻扣住贺天的。
                            贺天垂眸看见莫关山光洁的额头和长长的羽睫,扬起嘴角笑了。
                            “在看哪里?”
                            “那个铺子。”莫关山伸出手指。
                            顺着莫关山的视线,贺天看到街边卖花灯的小铺,心中明了。他领着莫关山走到铺子里,同他讲道:“你挑。”
                            “真的可以吗?那我也给你挑一个!”
                            再次得到允许后,莫关山在花灯里乱窜起来,这个拿起来看看,那个又拿起来瞧瞧,看着哪个都觉得好,不知道怎么选。
                            贺天就慢慢跟在他的身后,也不看花灯,目光就凝在前边左挑右选的少年身上。
                            莫关山有时提着灯回头问他这个好不好看,贺天只说,你喜欢就买下吧。莫关山觉得他的回答毫无参考价值,就自己一头扎进花灯的海洋挑选。
                            身后的人见他纠结,提议道:“要不都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8-02-14 23:13
                              莫关山愣住,回头用复杂的神色打量着贺天,提醒道:“可我们只有两只手啊。”他都想好了,他和贺天一人提一个,剩下的两只手是要牵在一起的。
                              贺天正纳闷四只手怎么两只,看到莫关山绯红的脸颊,恍然大悟,心都给化成了一滩水,顿时生出无限柔情:“多的叫影卫帮你收着。”
                              他摇头表示不同意,坚持道:“选最喜欢的。”
                              贺天由着他去,莫关山在反复纠结之后终于选了两个花灯:一个是贺天的,六棱柱的灯架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白纱,上面画着海天云色;一个是自己的,球状的灯身上描着傲雪的腊梅。
                              店主为他们的灯笼点了里头灯芯,莫关山就把贺天那个塞给他,自己一只手提着灯笼,一只手握住贺天宽大的手掌,催促他:“走啦。”
                              贺天笑笑,提着灯新奇地打量着。他倒是也在芙欢节这天出来玩过,但当时不过声色犬马,从未这般像寻常人家一般买过灯笼。
                              主街外就是穿城而过的灵河,沿岸连绵不绝的灯火映在水面上,路过的行船画舫荡起一圈圈潋滟的水光。不知枕河而居的人家中谁用笛子吹起了一曲《梅花三弄》,笛声在这月白风清的夜里与风缠绵,与水缱绻,和着华灯暖融融的灯光迷蒙成梦。
                              两人提着花灯从巷子里穿过,河边的住户多是城内贵族商贾,房子多是单门独院,或有两间平房,也都是粉墙黛瓦。
                              贺天一边走一边说道:“东都美食属清平居顶尖,我叫人租了一艘画舫,让他们把饭菜搬到船上。顺着灵河一路向东就是灵湖了,美食入口,美景盈目,”他顿了顿,看向莫关山,“美人在怀。”
                              莫关山也笑了。那些在他心里纠结缠绕的秘密和往事,仿佛通通化在东都穿城过巷的风中,随着日夜流淌的灵河一路东去,永不复归。
                              果然,沿着石阶走到河边,一艘小小的画舫系在岸边的老槐树下。立在船头的小亭子精致玲珑,柱子上的浮雕盘龙和祥云层层相扣,站在船尾的船夫看着逐渐走近的两人,大声问道:“可是贺公子与莫公子?”
                              “正是。”贺天解下系在腰间的一块腰牌递过去,那块牌子与宫牌不同,但上面雕着一条飞腾的黄龙。
                              船夫未伸手接,只是走近了仔细查过,才迎他们上船:“王爷吩咐我这儿等二位。方才清平居的人送来了饭菜,也有人验过了。二位请吧。”他不知这两人的身份,只当是王爷府上的贵客:“今儿个顺着灵河走,两边的商家都把灯给点上了,出了城,就能看到梅林了,花儿全开了,月光又亮,好看的很。”
                              船夫为他们掀开帘子后就退出去了,那间华丽的小亭子里果然摆着一个小几,上面摆满了热腾腾的精美菜肴。
                              船开动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8-02-14 23:14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8-02-15 00:07
                                  加油↖(^ω^)↗↖(^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8-02-15 02:51
                                    楼楼继续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5楼2018-02-15 08:10
                                      最后四个字另有深意啊#(钱(滑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8-02-15 10:04
                                        楼主除夕快乐!感谢除夕还努力更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7楼2018-02-15 18:42
                                          楼楼,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8楼2018-02-15 20:25
                                            很甜很好看,樓主寫到很好,可是紅毛有點ooc了,但莫名很喜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8-02-15 22:44
                                              祝大家新年快乐!!!我这两天暂停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8-02-15 22:47
                                                新年特典 大家新年快乐~

                                                莫关山接近年关的时候得了风寒病倒了,还瞒着贺天不告诉他。这个时候本来事情就多,年末各郡县官员的述职报告、各地粮库的清点、北方赈济暴雪灾区的安排,加上奏折像雪花一般层层叠叠地堆在养心殿,贺天虽然忙得头大,但日日都要往承乾宫跑。
                                                承乾宫离养心殿和长乐宫近,莫关山从兰芷汀搬过来四个月,没在这儿住多少,倒是在长乐宫待得多。
                                                晴云到养心殿禀报莫关山已经搬回去住时,贺天没多想,以为他这儿住厌了。但当他第三次被承乾宫的宫人战战兢兢地拦在外面时,贺天顿时心生警觉,不管下人们怎么拦,直接推门进去了。
                                                而枣儿杏儿口中在睡觉的莫关山,正坐在床上苦着脸一口一口抿着药。
                                                一抬头看到贺天站在面前,莫关山吓得差点把碗都摔了,烧得彤红的脸藏也藏不住,生病了也没力气,恹恹地坦白:“陛下年底忙,风寒这病也不重,害怕告诉你了你还要分心,所以……”声音越说越小,最后一句直接藏在喉咙里没蹦出来。
                                                贺天冷着脸看了他一会儿,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要走。
                                                晴云和枣儿杏儿连忙跪下磕头,求帝君息怒。
                                                贺天没理,怒气冲冲地回了养心殿。
                                                诺大的后宫干干净净,只有承乾宫有人。这时候虽然到处都挂着红灯笼,但依旧没什么人气。
                                                贺天一走,承乾宫就慌了,宫人们都吓坏了,害怕帝君生公子的气。莫关山心里也难受,又不知道贺天气消没消,不敢去找他。
                                                但不一会儿就有内务府的公公送来了多的火盆,说是养心殿的意思。
                                                这才让众人放下心来,还是帝君最疼公子。
                                                明儿个就是年三十,晚上贺天来的时候,莫关山已经睡着了。贺天带着一身寒气,烤了许久的火,才上床躺进被窝搂着莫关山。
                                                他仔细将怀里人抱好,一丝空隙也不留。宫里足足点了四个火盆,贺天觉得又热又闷,但想着病恹恹的人,只好忍了。
                                                “小**。”
                                                贺天气不过,叼着莫关山的红嘴唇轻轻咬了一口。
                                                得到对方嗯哼一声回应,贺天觉得邪火直往上窜,到最后只好念着清心经睡去了。
                                                第二天莫关山醒的时候贺天已经走了,是晴云告诉他的。
                                                他摸着贺天睡的那侧,心里甜得不知怎么才好。
                                                烧退了,风寒也好得差不多了,莫关山仿佛没事人一样,晚上宫里摆宴的时候,又冲着贺天展颜一笑。
                                                贺天脸上不动声色,心里把这撩人的妖精翻来覆去吃了个遍。
                                                靖王妃蛇立带着高深莫测的笑一杯杯敬莫关山酒,贺天连挡几次,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莫关山酒量又不好,被灌了好几杯后有些迷糊。

                                                吃过饭后,耐不住莫关山又是撒娇又是哀求,贺天一脸不情愿地带着他去了宫里最高的凌云阁上。
                                                高处风大,莫关山又怕冷,贺天拿了自己的黒貂披风把他裹得严严实实,才牵着他的手走到栏杆边。
                                                这天晚上,东都家家户户都待在家里吃团年饭,街上倒是冷冷清清。从凌云阁看去,万家灯火似火烧的银河,把天上的星辰都比下去了。
                                                莫关山鼻头被吹得红彤彤的,他转头看向贺天,帝君长眉入鬓,星目漆漆,眼底映着他的万里河山。
                                                于苍国,贺天是孤傲狠绝的天之骄子;于关山,贺天是温暖体贴的最佳郎君。
                                                “不要生气了。”莫关山在他面前哈了口白气。
                                                “朕没有生气。”
                                                “我待会儿去小厨房给你包饺子好不好?不给靖王他们家吃,就给你包。”
                                                贺天箍着他腰的手收紧了,把人揉进自己的怀里。
                                                “你生病了还瞒着朕。”这事还没翻篇。
                                                莫关山被贺天宠得娇纵得很,平时没少别扭,但看到贺天真生气了,他又乖顺地像只羊羔。
                                                “那我亲亲你,你就别生气了。”
                                                见贺天没有拒绝,莫关山就当他默认了,踮起脚凑到贺天嘴里毫无章法地舔了一通。
                                                那人还是无动于衷。
                                                正当莫关山想撤退时,握住他腰的手突然使力,把他拉得更近,随即贺天就撬开他的嘴,叼住他的舌头凶狠地含弄吮吸。
                                                一吻终了,两人抵着额头分开唇,热气一阵阵冒成白雾,在两人唇间氤氲着。
                                                莫关山皱着眉,小声控诉:“你弄痛我了……”
                                                贺天盯了他一会儿,揽在对方腰间的手滑到臀上,用力揉了两把那团软乎乎的肉,引得身前人一阵急促的喘息。
                                                “第一个。”贺天低低说道。
                                                “什么第一个?”
                                                “第一个补偿。”
                                                莫关山一惊,扑腾着想要脱离贺天的怀抱。
                                                而苍国帝君,这个帝国最强势的男人,却无比温柔地凑到他的耳边示弱:“不要瞒着我。”
                                                感受到对方挣扎的手卸了劲,软软地抵在他的胸膛,贺天低下头,再一次封住他的唇。
                                                吻了一会儿,贺天掌着他后脑的手放开,伸到腿上将人抱起。
                                                月色很好,东都开始放烟花,满天的烟火能让人看迷了眼。
                                                贺天横抱着莫关山向长乐宫走,怀里的人乖得过分。
                                                又是一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8-02-16 21:29
                                                  楼主,我真的特别特别特别x n+1的喜欢你的文啊,本来想着看虐文的心态来的,没想到这么甜!!!哈哈哈这里摘星,希望楼楼眼熟我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2楼2018-02-16 21:43
                                                    今天不更哦 字数太少了 明天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8-02-16 21:51
                                                      喜欢~为楼楼打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8-02-17 00:02
                                                        我要跟大家说抱歉了 打好的文放电脑里了 晚上去了乡下吃饭 他们就决定住下了 我明天上完坟回来再发

                                                        命令你们原谅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8-02-17 22:14
                                                          楼楼,放心玩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7楼2018-02-17 22: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18-02-18 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