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吧 关注:38,665贴子:207,195

回复:【原创】不负关山 (霸道帝王贺天攻×软糯傲娇毛毛受)甜文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加油,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1楼2018-02-18 14:57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少女心萌动啊啊啊啊啊啊啊楼主大人棒棒哒又高产啊啊啊啊啊啊啊谱一曲咏叹调赞美你!!啊啊啊啊捂脸尖叫停不下来啊啊啊啊啊毛毛啊啊啊贺天嘤嘤嘤你们继续齁甜,我我我我都受得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2楼2018-02-18 18:39
      超甜 嗑糖嗑的心满意足 加油楼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3楼2018-02-18 21:00
        今晚他们也不回去 我很绝望…… 大家再等等吧 我觉得明天无论如何都要回城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4楼2018-02-18 22:37
          好哒,会等楼楼哒,期待明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5楼2018-02-18 23:10
            冒泡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6楼2018-02-18 23:54
              行船缓且稳岸上喧闹的人声不时传入亭子,又有那戏馆里婉转妩媚的唱腔,吟着不知名的小曲,随着粼粼水波渐行渐远。
              莫关山斟了两杯酒,递给贺天。他自己先抿了一口,酒味清香甘醇,又不醉人。
              “这是什么酒?”莫关山忍不住又尝了一口,那小杯便见了底。他少有喝酒,印象里总觉得是苦涩的。
              “应该是桂花雪。”贺天见他又要倒,一伸手拨住倾斜的壶嘴,引来对方疑惑的目光,“桂花雪后劲大,你身体差,不能饮多。”
              默默把细颈酒瓶放回原处,莫关山撇嘴:“知道了。”
              “先吃些垫着,待会儿再喝。”贺天松口。
              听到这话,莫关山笑了,他只是图个新鲜,贺天倒把他当小酒鬼了。
              “我也会酿酒。”
              贺天不愿再说酒,只好哄道:“你要是喜欢,我叫人在宫里常备着。”
              莫关山摇摇头,低头吃菜,却有些可惜。
              他的父亲从前开了个小饭馆,他也经常去帮忙,不止酿酒,炒菜做饭也很在行。后来小饭馆被人砸了,父亲在混乱中失手打死了人,锒铛入狱。从那时开始,莫关山就迅速成长起来,总是皱着一张脸。他并不强大,却从未示弱,渐渐地大家都知道虽然莫家没了主心骨,但不能欺负,因为家里还有只小刺猬。
              但自从遇到贺天,好像一切都不一样了。
              什么都惯着他。莫关山不知道是贺天对屋里人都是这样,还是因为他提的要求都不太过分。有时候他也会害怕,怕这样子下去,哪一天贺天对他不感兴趣了,他会有多难过。
              碗里的菜堆了一个尖儿,贺天还在往他碗里夹。这样的相处,真好,想说话时就说些话,不想多语时就沉默相对,总有一个人陪着。
              他从前不喜欢孤单,现在却怕,这个人,万一不止会陪着自己呢。
              “你在想什么?”
              莫关山反应过来,懊恼自己的矫情:“没想什么。”
              贺天不再问。他隐约能够猜到莫关山在担心什么,他不想问,因为不想辜负这番良辰美景,也因为无法给出言出必行的承诺。
              外边的船夫小声通告:“两位公子,我们马上就到灵湖了。”
              远远看去,湖面上漂浮的河灯连成一条燃烧的线,剪开水天相接之处;走近了才发现,那些河灯是星星点点散落在湖面上的,随着水流颠簸前行。湖边是梅林,片片梅花开成红雾,在月光下氤氲缠绕。
              画舫泊在岸边,下船后走几步路就到了卖河灯的地方。倒是不贵,五文钱一个,做得也精巧。
              苍国男风不是忌讳,达官贵人会有男妾,平民百姓也可取男妻,但承认不代表认可,稍微讲究些的人家是不会嫁娶男人的,所以在这许许多多放河灯祈福的情人中,少有几对男子。
              更不必说像他们这样手牵手走的。一个懵懂不知,一个明知故犯。
              人们见两人都华冠丽服,高大的那个更是气度不凡,不敢明目张胆地打量,却控制不住地偷瞄。
              贺天微微侧身挡着莫关山,把自己的花灯拿给莫关山提着,从钱袋里取出一两银子,沉声道:“买一个。”
              卖河灯那老头奇怪:“只要五文。”
              莫关山噗嗤一声笑了,贺天心痒痒,用手指挠着对方手心。
              “只有银子。”
              老头便从装钱的箱子里倒出一小堆钱币要点给他。
              贺天不想带着那么多钱串子,嫌重,就不要找了。
              “沾点灵湖的水,把两人的名字描在纸上。”老头猜他们是第一次来放河灯,好心提醒一句。
              莫关山奇了:“用水写?等会儿干了,湖里的仙子怎么看得到呢?”
              “人家仙子自有仙子的看法。”老头不以为然,悠悠地说:“心诚则灵。”
              一边是恣意绽放的红梅,一边是潮湿微凉的滩涂,莫关山紧紧握着贺天的手,逆人潮穿行。贺天走在他身后,目光沉沉。
              沿着湖边走了许久,那河灯里的蜡烛燃了一大截,莫关山才回过身对贺天说:“我很喜欢这个灯,想留着。”
              有风从梅林穿过,悄无声息,把贺天散下来的长发吹得摇曳生姿。黑衣黑发,贺天的背后却是光海般的河灯,他启唇:“回去再买。”
              莫关山摇摇头。他不想放这盏河灯,他害怕湖里真的有仙子。因为要用灵湖水一笔一划写的,不是他的名字。
              一个乐子,莫关山却当了真。
              “你不想和我一起放?”贺天的声音里隐隐带了怒气,他背光而立,高大身形给莫关山喘不过气的压迫感。
              “不是……不是……我只是你的一个……一个……”一个什么呢?男宠吗?他说不出口。
              贺天逼近他,在他唇边一个字一个字地咬着:“一个什么?你在怕?”他的喜怒早就不形于色,却因为莫关山的吞吞吐吐功力全失。是什么?是哪个人第一眼看到自己就喊他夫君,是哪个人黏着他叫他教夫妻之礼?末了却自作主张安个说不出口的名分。
              某关山从没见过这样生气的贺天,委屈道:“你好凶……”
              一句话,在贺天这边的理,却都说不出口了。
              贺天气结,在莫关山的白脸蛋上掐了两把,恶狠狠道:“你说我是你什么?”
              “是我的夫君。”莫关山被掐红了,也知道自己错,小声回答。
              贺天瞒着所有人带他出宫,贺天坐在画舫里与他对饮,贺天在灵湖边买了祈福的河灯,贺天还要写上两人的名字,贺天对他那么好,他却不敢告诉他,他不是莫岑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7楼2018-02-19 23:14
                “我怕那仙子真的看到了,但是你以后不想和我好了,我……”
                贺天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头:“哄你都够折腾我了,我还要找罪受?”他顿了顿,“名分的事情,不是我不想给你,朝廷里的局势你不懂,我不能给他们理由来欺负你。你……你能明白吗?”
                “我才不在乎。我愿意在兰芷汀里当一辈子公子,只希望……希望你能一直喜欢我。”年少藏不住情思,直来直往,害羞却不扭捏。
                贺天一手捧着河灯,眸光在闪烁的烛火中忽明忽暗:“好。你请仙子做个证人,防着我反悔。”
                莫关山一排白牙咬在红唇上,点了点头。
                贺天蹲下身,把河灯放在一边,指尖在湖水上一掠,就着手上铺着的纸片写两人的名字。
                莫关山也慢慢蹲下来,他看着贺天修长的手指沾着水,在纸上留下湿漉漉的笔记。但他看着看着,不免惊得睁大了眼睛,又看看贺天却面色如常,他的心狂跳起来。一下一下的,在胸膛里轰鸣,盖过了远处鼎沸的人声,耳边拍岸的潮声,还有指尖摩擦宣纸的细微声响。
                他看到在纸上写的两个名字,是贺天和关山。
                关山。铁画银钩,笔走龙蛇。
                关山巍峨,长河霜冷,大漠别鼓声。
                暖光勾勒着贺天的侧脸轮廓,眉骨凌厉,长睫密直。莫关山轻轻凑上去,在他嘴角印了一个吻。
                写着名字的纸条被折成小方块塞进荷花状的河灯里,随着退开岸边的浪潮走远了。湖边两个人影挨得很近,是在加深一个吻。
                良久,唇分开,莫关山看了眼湖面,他们的那盏河灯,在不远的水面上,没了光亮。
                贺天也看见了,他亲亲莫关山的眼睛,声音比喝过的桂花雪还要醉人:“心诚则灵。”

                放过河灯,贺天问莫关山想不想去安明寺。莫关山想着晴云说的,芙欢节这天的安明寺人太多,便说不去了。
                “我想在城里逛逛。”
                贺天随着他:“入春阖宫要去安明寺祈福,到时候再带你去。”
                莫关山现在整个人都是飘的,他想解释,开了口却不出声,只是偷偷看贺天,一双清亮的眸子里盛的是比月色更加潋滟的光彩。
                贺天比了个手势,就有侍卫从暗处出来,接过了两人的花灯。贺天命道要好好收着。
                一想到刚刚的吻被旁人看了去,莫关山脸更红了,贺天见了逗他:“关山脸皮真薄。”
                也是坐船回去。船夫看到他俩你侬我侬,赞道:“两位公子可真好。”
                贺天听了,龙心大悦,赏了那船夫二两银子。
                这次坐得不久,船行到一处小码头,将两人放下了,船夫说:“从这儿过去就是主街了,公子若想好好逛逛,从这儿走起便可。”
                又再次拱手恭送,那船夫才又驶船离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8楼2018-02-19 23:15
                  赶上赶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9楼2018-02-19 23:21
                    9⃣️太好了,看到更新^_^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0楼2018-02-19 23:34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1楼2018-02-20 01:0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2楼2018-02-20 01:33
                          吓死我了,突然在收藏哪里没有看到,害怕找不到了。。。还好还好,找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3楼2018-02-20 04:1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4楼2018-02-20 04:15
                              送花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5楼2018-02-20 08:32
                                为楼主打cal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6楼2018-02-20 09:18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7楼2018-02-20 11:4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9楼2018-02-20 17:46
                                      楼楼,继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0楼2018-02-20 18:40
                                        贺天关山
                                        上啊!
                                        上山啊!!
                                        上山啊贺天!!!
                                        啊啊啊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1楼2018-02-20 21:5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2楼2018-02-21 01:10
                                            好甜!!心都突突然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3楼2018-02-21 02:18
                                              11(下)
                                              手机只能一段一段地复制 我就直接放网址了
                                              https://m.weibo.cn/6473755913/420967702310744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4楼2018-02-21 10:24
                                                哇 赞赞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6楼2018-02-21 14: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7楼2018-02-21 16:42
                                                    为什么我不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8楼2018-02-21 16:50
                                                      我也看不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9楼2018-02-21 17:32
                                                        11(下)
                                                        又再次拱手恭送,那船夫才又驶船离去。
                                                        街上人多,大多穿得喜气洋洋的,一黑一青两个身影反而在人群里很扎眼,加上两位公子都相貌堂堂,有好些姑娘都往他们这边瞧。莫关山刚开始还有些高兴,直当自己是目光焦点、话题中心,微扬起下巴颇有些得意。
                                                        没想到一位与他擦肩而过的姑娘说了一句:“……那个穿黑衣服的不知是哪家公子,真是仪表堂堂啊!”他竖耳聆听,却半天等不来下文,顿时皱着眉瞪过去,把人家姑娘吓了一跳。
                                                        环顾四周,莫关山发现姑娘们的目光都黏在了贺天身上,他一时气不过,忙撸起袖子让大家看他们两牵着的手。果然,众人露出惊诧的目光后都纷纷移开了视线。
                                                        贺天把莫关山的小动作尽收眼底,这小东西还会吃味,自己没白宠他。
                                                        两人路过街边一个书店的时候,莫关山提议道想去买点书。
                                                        贺天说:“宫里小书房书不够看?”
                                                        莫关山说不是,就说想买点新书看。
                                                        他有自己的小算盘。这夫妻之礼吧,应该也是像四书五经诗词歌赋那样是能学的,他在这方面实在没什么造诣,总是让贺天手把手教也不好意思。于是他思来想去,还和晴云、枣儿杏儿偷偷讨论过,他们悄悄告诉他,听说许多话本、小说、图集都在讲这方面的知识。莫关山又问他们看过没有,深宫里的丫鬟太监哪里看过看过这些,这倒让他更好奇了。
                                                        这次出宫,他就打算买许多这种书回去,他可是答应过晴云他们,看了是要讲给他们听的。
                                                        贺天一时也搞不清楚莫关山为何非要买书,只当是他爱看,自己反正银子也多,就跟着他进去了。
                                                        店里小二一看到客人来了,赶紧迎上去:“二位公子,我们这新荷书屋可是全东都书最多、最全的书店了,您想挑什么书都有。您想找什么书,尽管跟我说,我帮您找来。”
                                                        这两位公子,虽然穿着贵气,却应该都是风雅之辈。店小二察言观色这么多年,眼睛可毒,把他们往放诗书典籍的地方带。
                                                        书倒是多,很多书莫关山听都没听说过,他挑了些风流的书名问店小二。
                                                        “公子,这本《春水集》是前朝第一风雅才子沈鹤年的诗集。”
                                                        “公子好眼光,《风月斋》是苍国大儒的骈文集,是今年新科状元最爱!”
                                                        “《烟柳江南》收录了众多江南诗人的诗文,读起来也是口舌生香啊!”
                                                        眼看着这位小公子把书一本本拿出来,又一本本放回原位,眉头越皱越深,店小二心里急得火燎火燎的,不对啊,这贵人才子,不都喜欢这些吗?!
                                                        回头看到贺天手里捧着一本书,正玩味地翻阅着,莫关山赶紧问店小二:“那这本呢?”
                                                        “哎呀!公子您可真会挑,您手上拿的这本啊,可是我们当今天子的墨宝!这是最新版,收录得最全了!”
                                                        贺天啪地关上书,莫关山看到封面上写了三个字《天行道》。
                                                        贺天正要放回去,莫关山一把抢过去抱在怀里:“那我要这本!”
                                                        “好勒!公子可还要买些其他书?”
                                                        莫关山回头看看贺天,男人正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看着他,莫关山心虚,忙拉着店小二的胳膊走到一边,看到贺天没跟上来,才压低了声音问店小二:“可有话本?小说或者图集可有?”
                                                        店小二赶紧道:“有的!东都大才子执笔的《苍山风雪》出了新一回,讲得是好汉林啸……”
                                                        “不是不是!”
                                                        店小二赶紧打住,问莫关山要哪一类的。
                                                        “要那种……”莫关山再次回头看贺天跟上来没,还好,还站在原地,不过正在往这边看。
                                                        “那种?”混迹江湖多年,店小二立刻心领神会,他惊了,这看起来清雅绝丽的白净小公子居然好这一口,不禁也压低了声音。
                                                        “没有女的。”莫关山像是在打暗语。
                                                        店小二再一次震惊,目光在莫关山和贺天身上梭巡,看到贺天冰刀一样的视线射向这边,忙想起莫关山扯着自己的手臂,不着痕迹得退了一步。
                                                        “有没有!”莫关山急了。
                                                        “有的,有的,公子要不要挑挑?”
                                                        莫关山手一挥:“卖的最好的都给我拿一本!”见小二正要起身给他拿去,莫关山又扯出他,吩咐道:“可要用布袋给我装好了!”
                                                        这种规矩人家还是知道的,店小二一边给莫关山装书,一边提醒自己,人不可貌相。
                                                        贺天走上来,手攀住他的肩,问他:“嘀咕些什么?”
                                                        不知怎么的,莫关山不想让贺天知道,他想自己学会了再在贺天面前好好展示,不嫩让他看短了自己,只好硬着脖子糊弄道:“就是一些诗集骈文什么的,我也想学着写。”他哪有这种心思,现在他全心全意都是他的话本小说了。
                                                        贺天不信:“那怎么扯着店小二到一旁讲去了?”
                                                        “我……我,你给不给我买?!”圆不过去,莫关山红着脸扯其他。
                                                        贺天深深看了他一眼。他自小习武,练得耳清目明,刚刚莫关山说的,他听得一字不落,这会儿不承认,贺天也不拆穿他。
                                                        什么时候知道话本这些东西了?贺天奇怪,心道回去要好好盘问兰芷汀的宫人。从小待在边关跟着打仗,回东都登基后又忙于政事,贺天哪里知道两个人在那里那种来那种去的到底说得是哪一种,还以为是莫关山想看些新奇的话本,没当回事。
                                                        日后当他发现时,又是另外一番局面了。
                                                        “买。你要什么都买。”贺天顿了顿,“不过我都记着,不能白给。”
                                                        堂堂苍国帝君,居然这么小气,莫关山不高兴:“那我回去还给你。我可有好多嫁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0楼2018-02-21 17:48
                                                          “我不要那些。”
                                                          “那你要什么?”
                                                          “以后你就知道了。”
                                                          说话间,店小二提着一大麻袋书来了,同莫关山说:“公子放心,我挑的都是最受欢迎的,您肯定也喜欢看。”
                                                          莫关山满意地点头,一边挡着贺天不让他看里面是什么。
                                                          贺天付了钱,又拒绝了店小二送货到家的好意服务,一手扛起那个麻袋,一手牵着莫关山就走了。
                                                          身后的店小二殷勤地说看了满意下次又来,莫关山连连点头。
                                                          走出去了一些,贺天才把那个大麻袋交给了上前的暗卫。
                                                          两人走走停停,莫关山看了什么都想试试。一会儿手上就拿满了形状不同的糖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和贺天分享着,引得众人侧目。贺天笑得温柔,就着他的手舔他舔过的地方,又把莫关山逗得耳尖通红。
                                                          两人在大家上旁若无人地拉拉扯扯,莫关山更是想放出了笼子的野兔,这里瞧瞧那里看看,吃完了糖人被齁着了,买了杯酸梅汁,觉得单喝水不过瘾,又撸了两串烧烤。
                                                          贺天没吃过这种街边卖的东西,皱着眉尝了尝,看着莫关山期待的小脸,表示还可以。
                                                          烧烤味道好不好他也说不清楚,面前的人倒是真好看。
                                                          吃两串烧烤,油全擦到了莫关山脸上,像只偷吃的小花猫,贺天又拖着莫关山的脸给他擦得干干净净,那人还咯咯咯地笑。
                                                          这样的莫关山,多了几分少年人应有的朝气和活力。
                                                          街角一位妇人带着一个小娃娃坐着,那小孩怀里好像抱了个什么小动物。
                                                          莫关山好奇,走近了想细看。那妇人有些怕,往后边缩了缩,怯声问:“公子可要买?”
                                                          买什么?这小孩儿?!莫关山吓得连连摆手。他也知道,有些穷人家养不起孩子,就把孩子卖到富人家里做下人。
                                                          正要拉着贺天离开,那小孩怀里抱着的东西露出了头来,只看了一眼,莫关山就被定住了,步子都挪不动。
                                                          那是只小奶狗。小小的一只,湿漉漉的眼睛无辜地看着眼前的人。
                                                          女子看到他感兴趣,便说:“这是家里狗下的崽子,这狗是孩子他舅从潘邦带回来的,长不太大的。一两银子就够了。”
                                                          原来卖的是这条奶狗。
                                                          莫关山祈求地看着贺天,在宫里养狗,他不知道贺天准不准。
                                                          莫关山一个人在宫里,虽然晴云他们偶尔陪他玩,但莫关山的日子过得还是很无趣。贺天想起有一天自己晚上去得晚,莫关山就一个人坐在桌边撑着脸打瞌睡,小脑袋一点一点的,那个可怜样,好像贺天不在的时候,莫关山干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在等他。
                                                          贺天想到这,问那女子:“温顺吗?”
                                                          女子点头:“这种狗乖得很,又通人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1楼2018-02-21 17:49
                                                            虽然知道这做买卖的说得不一定是真话,贺天还是摸出银子买下了,算了,关山喜欢,要是凶了一点,就交给宫里的驯兽师调教。
                                                            那小狗生下来没多久,还没认主,被莫关山抱到怀里也没有挣扎,只是睁着大大的黑眼睛好奇地打量他。
                                                            莫关山喜欢坏了,把脸都凑上去蹭了蹭。周身检查了一边,居然发现这狗没尾巴:“这小狗的尾巴呢?”
                                                            “这种狗生来腿短,尾巴拖在地上很容易染上病,都是从小就断了的。”
                                                            莫关山心疼得很,抱着狗又是一阵亲热。
                                                            贺天隐隐有些后悔,看到莫关山那么喜欢,也不好说什么,正想走,却发现自己的衣袖被扯住了。
                                                            是那个小孩。
                                                            小男孩眼睛都湿了:“公子,你们可要好好对它。它粘人得很,又胆小,公子可要多陪陪它。”
                                                            “你放心把!”莫关山抢着答应。
                                                            莫关山冲他眨了下眼睛,把那妇人和孩子都看呆了。
                                                            他们走远了,那个小孩子还拉着妈妈问:“是不是两位仙人买了狗子?”
                                                            坐在回宫的马车上,莫关山靠在贺天肩上睡熟了,贺天怕小狗闹他,把它放在了自己的腿上。莫关山兴奋了一晚上,现在终于消停了。一张小脸白里透着红,像抹了胭脂,贺天垂眼瞧着,眼神是说不尽的缱绻温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2楼2018-02-21 1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