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王之路吧 关注:15贴子:261

【蓟县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2-03 19:36
    【时逢仲秋,晌午过了须臾略有些秋乏,躺在摇椅上优哉游哉,懒怠去田地里琢磨门道。皇阿玛既发了令,左右是看众兄弟可有留意民生的,我甫出宫,于这些农作垦殖一窍不通,索性不做他想,领了种子便往土里埋,这会儿还没领着,歇一刻种总无关紧要】

    【念想在思海里一划而过,这面拎起水端子,顺势向身侧花圃倾下去,浇得花枝舒展仿佛得了新生。口中吹小曲儿,是前些天才打戏楼听来的】

    【就这么个境况,谁还有心思稼穑,名头好听而已】


    回复
    2楼2018-02-03 19:53
      【明邺本就在和辅谦他们研究这些个种子之类的,听说在密云还种出了一些不错的大米,这一次,他没有随行,倒在我的意料之外,按理说,这事儿,是最好再皇父面前,博了名声的,也不晓得为何,他不愿,我此番跟着来,目的是,想看看蓟县的土壤和密云的,有何不同。二来是承了青荣的托】


      【怀里揣着明邺他们改良后的种子和朝廷发的种子,正愣神,要下去哪一种,想不通,索性也不肯在自己的屋里呆着了,拿着种子,想要问问旁人。】


      回复
      3楼2018-02-03 20:27
        【打眼一观正瞧见二十二哥,半抬起首与他致意,拱起的两手也松垮垮,倒不怕于兄弟前失了仪态】居是哥也来歇午觉?眼下日头还在,眯一会子正好

        【辅侃与辅顺同我处得最自在,也因三人脾性相投,无半点上进心思,是以满脑子转圜的亦不过是吃茶歇脚。又瞅见他怀里布包,遂起身将金皂靴搁置踏脚上,问道】

        人来便罢了,难不成还揣着吃食不成?


        回复
        4楼2018-02-03 20:38
          这可不是吃的,这是种子

          【到了之后,却也不拘束着,往他身旁的躺椅上一趟,晒个太阳,也悠然惬意,眼前的这个弟弟,小二十八,比我小一些,从小,自己身子不好,所以和人也不亲,和兄弟间,也没有什么走动,可是自从青荣帮我调理好了之后,也愿意多有一些精神出来看看】

          【蓟县的温度和京城略有不同,难得见到这样的阳光,也是难得。】二十八,你可分到种子了么?


          回复
          6楼2018-02-03 20:46
            【皇阿玛遣人派发过种子,足有两小包,打发走了梁九功便随处一搁,早不知抛去哪儿了。回头觑觑小允子,揭开茶盖儿抿上一口,衬着余味儿未散,笑道】

            种子不也是可做零嘴儿的?你看葵花子儿多能打发辰光

            【忆及同辅顺二人嗑的瓜子儿,不禁一哂,继而续道】分了两小包,如今在我枕头底下藏着,怎么?居是哥是有成算了?

            【其实哪里会藏于枕底,业已抛之脑后才对。拿眼梢一刮小允子,示意他噤声】


            回复
            7楼2018-02-03 20:52
              我巴不得自己能分到葵花籽儿呢。可惜啊,没那么好的运气。


              【分种子如同抽签,摇色子,靠的就是运气和本事,是今日你瞧着一个好,或者一个不好,我如今分到的种子,和辅谦临行前给我的种子,倒是有一些不同,我不是户部的人,不通农事,也没有那份心思。】


              【只是百姓若能因为种子的改良,而好一些,倒也是一桩好事儿。听他这样问】没头绪呢,在琢磨,这蓟县的土壤是否和京城一样,或者,是否有相同之处。


              回复
              8楼2018-02-03 20:59
                葵花籽倒好种些不成?【狐疑一询,自也想得句笃定的答,倘若当真如此,挤破了脑袋也得管旁人讨几颗。视线调回她那兜种子上,盘旋几个来回】

                居是哥有什么麻烦的事儿,但可与我一说

                【诚然,自个儿对事桑麻、收硕果一事了无兴致,若说有闲情儿,不如舀碗茶、逗小雀儿来得惬意。辫梢儿在指腹惦着,复往身后一置】

                既如此,有头绪了不曾?我瞧这处土壤倒是有些发硬,同京城的不尽相类


                回复
                10楼2018-02-04 21:20
                  【也许,自个儿对这些东西,是见识浅薄了,太久不想,做任何事儿了,撑着脑袋,一副无所谓】比较硬?倒是和密云的不同,我听辅谦,说了个趣事儿,你可愿,听一耳朵?


                  【喝茶,遛鸟,自然是惬意,我想经过这件事,能所有精进,但是农耕,的确也不是我的擅长,接了上面向日葵的说辞】葵瓜子儿,也不是最好种的。听农人说,最好种的,是白菜——


                  回复
                  11楼2018-02-04 21:24
                    但说无妨。

                    【本无探听琐事的习性,他既提来,我当也不推脱,只作桩无关紧要的闲事,左耳进、右耳出便是。掌心里茶盏用了泰半,漂浮的茶沫沾在杯壁,滚水一冲才重跃下去】

                    【小允子在后头揉脑门儿,眯着眼往柳叶缝儿里看,花骨朵儿皆成了衰败颜色,半点儿春意也留不住了。风一吹,落得满肩的枯黄,一叶知秋,莫不如是】

                    【顺着微张的茶盖儿浅啜,才道】葵花还是白菜,过程倒无关紧要,紧要的是能体味民间疾苦,便不虚此行了


                    回复
                    12楼2018-02-04 21:40
                      是了,可这民间疾苦,有的人体会到了,有的人却没有。


                      【砸吧砸吧嘴儿,道一句】怀柔有个县令,叫明邺,他种菜可是个有章法的一个人,他当初在怀柔种玉米,把玉米种死了,无数,而且不止一次,后来,这人,就去问,问各种会种地的人,到后来,那些会种地的人,告诉他,他种玉米的不对,在于,在水田里,种玉米,玉米苗儿,是被淹死的。


                      【也不是老学究,只是,只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当时是乐的,所以分享给他】


                      回复
                      13楼2018-02-04 21:46
                        谁说没有?我这回算是琢磨出点儿意思了,民间是好山好水好风光,可比御花园里的假山假水好不少

                        【话出口倒也并不惧,捧着盏子前后摇晃藕节子似的小腿,任由小允子力道渐重。御花园里假山上的石头我皆已数了个遍,哪里如这蓟县一般新鲜。眉头露出轻微的痕迹】

                        就是衣食住行稍苦了些,我有点儿想吃佛跳墙了

                        【复闻他讲趣闻,听罢噗嗤乐了,摇首道】那他当真不是种玉米的苗子,还是赶早儿回家种白菜为好


                        回复
                        14楼2018-02-04 21:53
                          你还甭说,这愣头青,还真种起了白菜,然后啊,又种死了。


                          【我取笑明邺的百战百败,也是没什么,只是左右和明邺也熟悉,没有那么多的心思,都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从心里说,也是盼着,能帮他一把的】不瞒你说,我此番来蓟县,倒是琢磨着,这在蓟县生长的好东西,是不是也能种到京城去,也长的好


                          【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此刻说出来,也不惧啥,都是兄弟】也好帮帮这个糊涂县令


                          回复
                          15楼2018-02-04 22:42
                            【本是信口胡诌,未成想猜了个正着,一时瞠目结舌,未接上后话儿。遂忆及额娘文火慢炖的佛跳墙,鲍鱼、海参、蹄筋、墨鱼、瑶柱,哪道不是鲜食儿。可这蓟县却一样也无,莫说是佛跳墙,便是松鼠鳜鱼也难寻,苦了我这胃口,日子难免过得紧巴巴】

                            【不提倒罢,适才与口中一过,犹觉嘴馋,立时冲小允子使眼色,差他去打探打探今日菜色。后才回神儿,转首来瞧居是一眼,眉目清朗】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若将蓟县的果菜于京城植栽,京畿人未见得适应


                            回复
                            16楼2018-02-04 23:10
                              你适才说,想吃什么?佛跳墙?


                              【眼珠一转,让人去我住的地方,把之前,带来的牛肉拿来】我也没有带那么多东西出来,但是这东西,却能打打秋风,蓟县的口福上,是要苦一些,凑合凑合吧。


                              【这牛肉,是之前想好的,防患于未然的,听他后面的话,只是说了一句。】是啊,我也怕,出了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的事儿,正犯愁呢


                              回复
                              17楼2018-02-04 2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