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王之路吧 关注:15贴子:261
  • 11回复贴,共1

【蓟县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2-03 19:54
    【攓云亭外,乌云团团凑成漆黑的幕,还没打廊庑底下儿钻进抱厦,已见着一群宫女太监垂着脸叩安。不耐烦张口,更懒怠拿搪,长臂一抬放他们去了。小允子跟在身后直喊,转身打了个狐哨,手中扇子往头皮上搔刮,扬声道】你是吴月娘?裹了小脚的

    【嘴里啐一口,临了倒也没再数落他,单只抬步入亭,往廊柱旁一坐。太监递来红木盆子,转手捻了一小把掷入湖中,逗得两条鱼摆尾过来。美滋滋一笑,转首同小允子道】

    我昨儿喂过它,可见鱼儿也是认人的,是不是?


    回复
    2楼2018-02-03 20:08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在皇家数十载今天可总算体验到了一回民生之苦,不过几个时辰车马劳顿后终入了山庄,此处虽离南郊不远,不过百里,可到底还是上了岁数这身子骨总是不能在像从前那样日行千里也不觉得疲惫,简单梳洗一番,换上件薄衫便踏出行宫,自至道初始好久没有在外过过夜了,如今竟然还有点闲情逸致,刚走过不远便来到居上池,仅有的一点空间却给这山野行宫带来了无限生机,随即席地而坐,吩咐赵廷上来清茶,淡淡一品好不逍遥自在,累了一天此时此刻才感受到人间烟火,望着烛火通明待对岸之语入耳,随即应答】
      是啊,无论什么东西只要你对它有好处,它们都会记得的你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03 20:24
        【正与小允子二人交谈,耳后一声浑厚引得我转首,瞧清了才一拱手道】勤王叔

        【素日里没见过几位王爷,皇阿玛的兄弟半朝下来更未见余下几个,是以能叫上一声“皇叔”的机遇,并不算大。不过如今会了面,少不得寒暄几句。复朗而一笑答道】

        前一阵儿在上书房学过一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手中鱼食儿又一洒,身侧的鲤鱼摇红尾而来,因着两尾长得标致些,不免多看两眼,遂询道】勤王叔是来看鱼儿的?还是躲雨的?


        回复
        4楼2018-02-03 20:31
          嗯,不错,看来这上书房的师傅比以前的要好多了,本王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只知道每天玩耍,不是打鸟就是捉鱼,那被你皇爷爷每天都要教训一番,只可惜回不去喽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可惜最重要的不是这一句而是后一句夫千乘之王,万家之侯,百室之君,尚犹患贫,而况匹夫亲朋道义因财失,父子情怀为利休,不过他们这个年纪恐怕还不懂得,可十几二十年之后那就不见得了,可那个时候本王也见不到了】
          怎么样,今天才是第一天可能受得住啊,有何感想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03 20:48
            【上书房的师傅本事几何、长进与否,其实本不该我言说。因十天半个月来,我与他们亦不过大个照面儿。若说勤学苦练那不能够,沾一星半点儿书页,顺带便地听一耳朵才是真。垂了眼,笑道】打鸟捉鱼,体天格物有什么不好,布库房的谙达说了,打鸟也是门学问

            【又闻皇叔续问,一时颇为赧然,若说大汗淋漓地下了地便罢了,只可惜我今儿一整日未尝耕作。断然不会揭自个儿的短,回头让老爷子知道还得了,只好龇牙打哈哈】

            倒还成,如今入了秋,日头不算紧,兄弟几个合计合计,约忙活了半个时辰

            【视线重又调回鱼池,此刻雷声大作,亭外已淅沥沥落起了雨】


            回复
            7楼2018-02-04 11:29
              你小子啊,王叔真不知道该如何答你了,不过呢也确实是这样,话糙理不糙,你说的对,虽说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可这最终还要分谁,你要是把那梁九功拉起来,那还不得败国啊
              【如今皇兄子嗣昌隆,各个方面无论文武都可以也都能拿的出,老话言虎父无犬子,可这最终谁能取胜如今还很难能看出,毕竟如今只是开头,若以耕地桑种来抉择那岂不是笑话】
              才半个时辰啊,那是远远不行的,王叔都好几个时辰,你感觉你会达标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05 11:44
                皇叔说笑了,奴才和主子哪里能相提并论。不过术业有专攻,梁公公是皇阿玛御前伺候的,要论揣摩为君的心思,还是他棋高一着

                【长辈跟前儿自不敢夸大,提及御前太监,亦不过三言两语敷衍过,不落人口实便是。折身倾向玉石栏杆,手轻搭在上头,目光凝向池心】皇叔尚是壮年,我不过区区小儿,哪里就能与皇叔相较了,不敢、不敢

                【奉承拍马虽要不得,顺势谦让两句却无妨,更何况志不在此。雨势仍滂沱,砸得池水迸溅,先前儿游弋的鱼一摆尾也不见踪影了。长舒一气,盘弄着袖下紫铜的扣子】

                此行本不求胜负,若能体悟到民间疾苦,才是皇阿玛的初衷罢


                回复
                9楼2018-02-05 19:44
                  不,其实你恰恰说反了,说到底事实上可以相提并论,只是我们大清自入关以来便以王者为尊,殊不知宦官也是人,虽没有平等之说,但你要记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往往就是这样人成就大事却也败其大事,马虎不得啊,其二你为何要不敢,你要敢,胜者样样都属于敢拼之人,敢拼才会赢
                  【他虽处少年却壮志凌云,这也许于皇家之子有些关联,但人人都不一样,更别说大志,即使生在紫禁城皇宫有的记事那天起便徒手徐图帝业,而也有祈求安安稳稳皇室之尊,但都要寻求机遇,所谓天时地利不如人和这便是其中道理】
                  有的时候你要学学你的哥哥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05 21:51
                    【于他所言一笑置之,自古来无论是百家争鸣,亦或朝堂谏言,大多各有各的见解,不必强求他人认可我,更无须费口舌劝之旁人。指节叩了叩石栏,浓眉遂舒】

                    皇叔倒似同梁公公很熟一般?【温文尔雅地发问,一概而过,只为截住他后半段儿。同宦官相熟,莫说是后妃,便是金枝玉叶的皇室,也未尝见得捞着什么好儿】

                    【闻他提及六哥,亭下微佝的身弯得更深,几要望清池中藻荇,却也惹得雨点子砸入蟒袍衣襟里。一时锁了颈子,垂眼复道】

                    兄长之才我自比不得,我还是那句话,各有各的活法儿,想必皇叔也很清楚

                    【登极没有坦途,立储是场无硝烟的战役,龙椅之上只有一人,莫说是我,纵是大哥哥、六哥,亦或其他兄弟,也总有这样那般的考量】


                    回复
                    11楼2018-02-05 22:13
                      很熟?岂止是很熟啊,不过看着吧,总有一天你都会明白的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自己也不知皇上同梁九功为何会是那般,不过自古帝王之术最难揣测,自己只知道他有他的道理,于我只要没有性命之忧便好,亭外的雨淅淅沥沥越来越少,初夏的天就是这样,到给这闷着的天一个洗礼,踱步行至亭外,残雨作响,却极富有情韵】
                      你说的也对,也不全对,人嘛都不一样,大千世界千奇百怪,需求嘛自然也不一样,有的喜欢花花绿绿可也有只喜欢权利,无论如何但只要能把不争便是争做至完美,那么便成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05 22:31
                        【亭外雨丝朦胧,初秋凄清的凉迎面而来,只觉神清气爽。不多时,雨声渐弱,云后的红日露出半面儿,红彤彤地坠在天际。信步与他二任下阶,才转首笑道】

                        我尚且年幼,才疏学浅,皇叔的指教恐怕只能悟得一二分,但愿早些领会得到

                        【小允子打南边儿来,道是备好晚膳,擎等着我去指点,便可铺排】

                        【他曾历经夺嫡,自不可与我同日而语。神思转圜间拢着手穿过游廊,腰间的蹀躞七事随步四摆,指头往下一抿才止住摇晃之势,方一拱手道】

                        雨停了,我这便回了【错开二人肩,后退一步转身往南边庑房去了】


                        回复
                        13楼2018-02-05 2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