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皇朝吧 关注:41,337贴子:6,976,800

[乾西四所|东珠阁]---卫娉公主(爱新觉罗卫娉)住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资料自贴


回复
1楼2018-02-20 21:45
    (抱好奶瓶,简单入住)


    回复
    2楼2018-02-20 22:17
      (奶瓶与入住)


      回复
      3楼2018-02-20 22:18
        (奶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21 09:31
          -

          待春风探临时,悠悠好梦才醒,掀眸望去,阳光格外的明耀,万里无云。而嬷嬷已经煮好了药,浓烈的味道一直飘得老远,因为体虚,这是每日都必饮的补药,对此早已习惯,亦深谙服药的好处,坐在敞椅上安静地等,直到嬷嬷进门服侍饮毕。

          搁下药碗,若不出所料,红豆此时必然是闹着不愿意用的——她向来是这个性子。绕过朱红的廊柱,来到两阁间的抄手走廊。还未入内,娇啭已打破寂静,是嬷嬷侍立红豆身侧,药香袅袅,踌躇不定,扬一扬轻巧的下巴,将话语传进内阁。

          :嬷嬷先下去吧,红豆这儿有我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21 22:49
            【嬷嬷来时,红豆好梦正酣。俗话说,不在喝药中爆发,就在喝药中灭亡。扬过被子,一把盖住脑袋,只露一双濛濛的眼。】
            :不要。
            【身小力轻,被毫无悬念地拖了出来。脑袋摇得欢快,俨然一副拨浪鼓模样。】
            :不要。
            【嬷嬷不为所动,索性放弃了折腾脖子,红豆摇的――好酸哦。小身子正襟危坐,圆睁一双月,与她大眼瞪小眼,很是坚决的。】
            :不要。


            回复
            6楼2018-02-21 23:34
              代 爱新觉罗卫娉

              【嬷嬷来时,红豆好梦正酣。俗话说,不在喝药中爆发,就在喝药中灭亡。扬过被子,一把盖住脑袋,只露一双濛濛的眼。】
              :不要。
              【身小力轻,被毫无悬念地拖了出来。脑袋摇得欢快,俨然一副拨浪鼓模样。】
              :不要。
              【嬷嬷不为所动,索性放弃了折腾脖子,红豆摇的――好酸哦。小身子正襟危坐,圆睁一双月,与她大眼瞪小眼,很是坚决的。】
              :不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22 08:11
                -

                那几声拒绝的话荡入耳畔,怕若是额娘闻见,定会心软。嬷嬷常告知,我与红豆,并蒂双姝,是额娘含辛茹苦十月托生于世,自然疼爱非常,每每遭病痛折磨,总惹她怜。嬷嬷觑我,许是我向来乖巧听话,此番又无可奈何,只得焉了脑袋,低低眉,退下。

                :红豆,你怎么又不喝药呢。

                虽与红豆年岁相差无几,容貌也几近一般无二,不过早一刻窥探世间的光阴,但对她,从以姊姊的口吻,毕竟多一分,都是姊姊。眉梢漾过笑意,将手扣在两间,顺势坐在她身畔,除却熏染的药香,还有好闻的奶香味。

                :是不是嬷嬷方才还喂了牛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2-22 08:19
                  代 爱新觉罗卫娉

                  【眼瞧着姐姐从外头进来,登时一喜,唬过嬷嬷难,唬过姐姐却容易。乖顺点了点头。】
                  :是呀。
                  【诶――】
                  :姐姐喝牛乳了吗?
                  【从小被子里探出一只手,往那案台上一指,又飞快缩回去。】
                  :那儿有!
                  【眼咕噜一转,狡黠一笑,不知怎么,又绕回了旧题。模样颇坚定的。】
                  :所以红豆不喝药了,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22 08:26
                    -

                    舒指一点,覆在她光洁的额间,微微摇头,药虽然苦,却能治病,所以我们必须喝,嬷嬷和额娘是大人,他们说的从来都是对的吧,如果不喝,我和红豆还不知道要忍受多久这样的苦痛,目光右移至药碗,睫毛轻颤。

                    :姐姐刚刚喝过了牛乳,这不是马上就来找红豆了,红豆,难道你不想结束头疼脑热的日子,当一个健康的孩子吗,只有喝了药,才能好呀。

                    还好自己有准备,早料到她也许不会吃药,摊开手心,将方才拿的蜜饯递到她手里,这本也是为自己准备的,毕竟怕苦是小孩的天性,我也不能躲过,冲她眨了眨眼睛。

                    :这是我刚刚从屋里拿的,快吃了吧,就着药吃,苦味就能少很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2-22 08:38
                      代 爱新觉罗卫娉

                      【好好好,算我错了。谁说姐姐比嬷嬷好哄——大错特错,悔之晚矣。】
                      :想——
                      【声未落全,先转了调。】
                      :也不想。
                      【红豆不想喝药,也不想下床。就想每天在热乎乎的被窝里玩耍,嬷嬷说了,外头凉——不了不了,红豆还是喜欢东珠阁。可“健康的孩子”不都要出去吗?一时之间有些两难,半抬了脑袋,虚虚看了姐姐一眼,又垂了下去。瓦声瓦气地。】
                      :还是不要好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22 08:50
                        -

                        闻得她转了语调,就知晓这个妹妹定是又想到别的地方去,红豆可真是难哄,施施然眯眼一笑,收了心绪抿唇思虑,将平日嬷嬷说过的话都过了一遍,最后留下几句话。

                        :只有健康的孩子,才可以在冬日肆无忌惮的打雪仗,在夏日开开心心的食冰饮,春日赏花,秋日游园,你可——当真不要?

                        生长的地方就是这四方天地,可嬷嬷与我说,宫外和这儿是不一样的。且不论宫外,就说御花园,都比待在里屋好玩的多,可是因为体弱,我们并不常出去玩儿,要出去也是一堆嬷嬷们照应着生怕出什么差错。

                        :我可是想早点把病治好了,好吃这世间许多没有吃过的珍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2-22 09:00
                          代 爱新觉罗卫娉

                          【抓起被角,一手绞着,一手又有一下没一下地抠着,一弯小眉骤得紧紧的,姐姐描述的画面实在是分外的诱惑,但遥远的诱惑,与眼前的苦楚,究竟该如何取舍?】
                          :等等…
                          【一头埋下,开始自我纠结的死循环。须臾,听得珍馐一词,猛地又抬起。】
                          :诶?
                          【好…好吧。】
                          :那就…再喝一天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2-22 09:08
                            -

                            虽然红豆只答应了再喝一天,但已经算好的了,来的时候还担心劝不动她呢,看她乖乖喝下后紧蹙的眉头,塞了蜜饯入口才缓和,也罢,这差事总算是完成。
                            或者下次,得和嬷嬷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让药变得不那么苦,比如说加些甜的药材?这样想着,眼波流转隐去忖度,还是先不要提了吧,万一要是不能加,岂不是让红豆空欢喜一场,眼尾上扬。

                            :我那儿还有好些糕点,是嬷嬷做的,你知道嬷嬷做的糕点最香了,我让她们拿过来我和红豆你一起吃好不好?

                            有意哄她高兴,忙拣了些她喜欢的甜食来说,反正甜食是我们俩都喜欢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2-22 09:20
                              代 爱新觉罗卫娉

                              【忙不迭。】
                              :好好好!
                              【一把掀过被子,整个人登时雀跃。】
                              :果然还是姐姐懂我!
                              【脑中不住掠过浇鲜樱桃、小甜饼的影,一把按住鼻,像作个豪爽模样。无奈第一口下去,涩了整个喉咙,却是再学不下去了。一碗药下来,已是眼角星光点点来。】
                              【苦涩道。】
                              :希望红豆,还有福吃个糕点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2-22 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