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王之路吧 关注:15贴子:261
  • 8回复贴,共1

【这回1L肯定不违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爱国,和谐,敬业!


回复
1楼2018-03-10 08: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3-10 08:42
      【头一回娶亲,是老相识小三爷塞来的舞娘,听闻是扬州人士。正月十五元宴上见过一面,低着头楚楚可怜的模样儿,若不来伺候我,只不知要去给谁糟践。索性应了纳兰家的好意,饶个侍妾名分打发便是了,额娘那头有交代,兄弟间也有面儿】

      【因是妾室,喜酒没喝,连喜服都捯饬得不正经,拉动门闩间,已是将衣襟扯得七歪八扭。迈步入槛,驾轻就熟地绕过屏风,往里头走,打眼一瞧,笑道】

      不许我进来了?【反问一句,男主的架子气儿摆出样式,恰逢膝行的丫鬟来侍漱口水,摆摆手教她们一干人等退出去,才在她身边儿坐下,掀开盖头】

      等多久了?


      回复
      5楼2018-03-10 08:42
        (自扬州入京城,不过三月,往后便是要在京城扎根了。虽是妾室,可也总比从前在扬州当瘦马的强,勉勉强强算混入皇家衣食无忧,其他的姐妹还不知道是嫁去哪儿的富商还是去秦淮河边唱小曲接客呢。正是在暗自较劲,便听见朱门吱呀一声,不用说,他自然是听见。是妾室,用不得正红色,素手绞着海棠红的裙摆处的石榴花绣样。盖着红盖头,闷得人难受。忍不住的娇嗔。)
        :九韶只当您是不愿来了呢。
        (盖头掀开,只弯眸一笑,入门时尤记得还是天亮的,如今已经是入夜了。见他坐在自己身边,衣襟大抵是随手解的凌乱,柔若无骨的手顺着衣襟为他理着,不免埋怨,几欲垂泪。)
        :整整一个多时辰,您可不是在外头哪儿的温柔乡忘了九韶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10 08:43
          【扬州姑娘的眉眼温柔似水,一记飞眼便能让人酥了骨头,待后背靠上床架子,始终挺着的脊梁骨也弯下来,松泛了一会子。由着她打理襟前,须臾才道】

          哪来的温柔乡,我还没娶亲,你倒算是头一个了。

          【携起她的手轻拍了拍,才觉得吐纳间都是不腻人的脂粉味,回荡在空荡荡的帘帐里,纳兰家那三小子,有两把刷子,挑得这么个youwu却能拱手相送,往后替他行个方便才是。如是一忖,搂住她纤腰询道】

          从前习过舞,今儿给爷助助兴,可行得通?【虽言助兴,也不过是找个由头好好儿赏这件“宝物”,毕竟踅摸来虽容易,将养着却还需门道】


          回复
          7楼2018-03-10 08:43
            (听他说是自个儿头一个入门的,倒也不足为奇,其余的姐妹嫁的各地富商,哪个女人知道了是不会拧断夫君耳朵的。没有其余的女人也好,便安安心心的独宠自个儿,看来是能过一阵子安生日子了。见他开口要说跳舞助兴,左右大婚之夜还漫漫长,不过想打发些时间罢了。)

            :贝勒爷既是开口,九韶不得不从。

            (起身时,二人之间静的无言。没有丝竹管弦,随意便是选了个折腰舞。轻盈绿腰舞,髻上珠钗被摇晃的玲玲作响。满人的衣服宽大,却也能跳出个七八成,翩如兰苕翠,宛如游龙举。一舞毕,正要上前,却有意踩了裙角,往前跌去,着实跌了他一个满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10 09:16
              【娶亲是头一遭,虽说纳这一房妾室是机缘巧合,终归也算不上儿戏。纳兰家老三挑拣后送来,我则笑纳之,顺水推舟一般便成了事。沉思间,她已起身拂袖,一段蛮腰在目光里摇晃,像风里飘摇的芦苇,又细又软】

              【周遭无人奏乐,抬起掌打着节拍,眼里俱是她窈窕身姿,近乎看痴。最末一声尚未击下,向前一伸稳当接住人,重又坐回榻上。垂眼一瞧,大掌在她背后一提,二人贴得更近】

              这样的妖精,小三爷是怎么舍得送给我的?嗯?

              【手不安分地顺着腰肢往上,隔着不厚的喜服感受到高耸的山峰,深吸一口气,虽有胭脂味道,却是风尘女子少有的清甜,低声道】

              从前习舞时,应不知学过这一门手艺吧?还有旁的什么,尽管使出来让爷品品味儿


              回复
              9楼2018-03-10 10:08
                (纳兰家的三爷亲自下了扬州去各处挑了瘦马,大都是一水儿的杨柳似的姑娘,也不曾想过会落在自个儿身上。更不论攀上皇家这根高枝,如今已是缠上了,怎么能放开。整个人被他抱在怀里,像只猫儿。藕臂缠上他脖颈,任由他的手隔着金线银绣的喜服上游走。柔弱无骨的指头,一颗颗的挑开他衣袍上的扣子,顺着衣袍上绣的东西划着轮廓。媚眼如丝,呵气若兰。)

                :九韶学了这么些年,琴棋书画大都粗略……唯独最会的……就是怎么伺候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14 13:19
                  【领襟上钮袢发出金线缠绕的声音,又由她一双手滑着圈儿向下,是以疏朗一展眉,笑道】会则会,只不知技艺可精?若与琴棋书画一般涉猎少少,恐怕也难办

                  【眼也不用抬,连视线都紧盯着她的脸,伸手便散开了帘帐的绑带,抱着她转至榻上。殷红的唇就在眼前,一张一合,岂能坐视不理。攫住后撬开她的牙关,缝隙间笑问道】

                  那你倒说说,怎么伺候我?【托住她的翘臀往上一提,还不忘捏两把,调转了个儿,任她趴在上。继而恍然大悟一般,又勾住她唇舌夹缠】

                  算了,还是别说了,做出来瞧便是


                  回复
                  11楼2018-03-16 1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