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吧 关注:1,125,773贴子:28,886,491

#同人cp小甜文# 张小凡陆雪琪 新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画手 酒白1212


IP属地:北京1楼2018-03-22 11:22回复
    终于是等到了这一天。
    当大竹峰的满目苍翠终于被装点上了不一样的色彩,自儿时来到这里起,便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热闹、这么人声鼎沸的时刻。
    灵儿师姐出嫁的时候,龙首峰应该便该是这样吧,或许应比这再热闹十倍。
    “小凡,你在想什么呢?”
    我回过神来,看着身旁笑嘻嘻的曾书书。这个人啊,最是没有正经。
    “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你瞧见那些嫉妒的眼神没有?陆师妹居然被你娶回家,叫这一干男弟子可怎么活哟……“曾书书依然嬉皮笑脸,撞了我一下。
    我瞪了他一眼,道:“那又怎样?反正现在与他们也没干系了。“
    “哟,没想到你还会说这种话。“曾书书显然惊到,不过很快又恢复没皮没脸的样子,”我给你那蓝皮书你要好好看看,以后可就……“
    “好了,你快闭嘴吧。“我没好气地道,也不再理他,心中隐隐的悸动却愈发明显了。
    曾书书也不生气,笑嘻嘻地拉过我,打开了手边的红木箱子。
    耀目的红色喜服叠的平平整整,胸前刺绣精美,栩栩如生。我下意识地怔了怔,伸手抚了上去,柔和光滑的手感,丝丝绵密,就像……她的手一般。
    我从没穿过这般鲜艳的颜色。
    任由着曾书书和随后进来的宋大仁、杜必书等人将我摆布一番,铜镜中的我,连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认。
    一身红衣的我精神了许多,黑发梳起成髻,微微沧桑的面容显得成熟硬朗,竟然多了几分英俊的味道。
    “哈哈,小凡,怎么样?“宋大仁憨厚一笑,又看看旁边的杜必书和曾书书,“是不是觉得自己帅了不少?”
    我有些不好意思,正想说话,只听外面传来一声充满喜气的唤声:“新娘子到——”
    我一下子站在了当地,居然莫名的产生了一丝紧张和害怕之感,双手攥起了拳,不敢迈出一步。
    曾书书打趣道:“小凡,害怕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莫名其妙地脑中居然开始念起了大梵般若,手心被汗水微微濡湿,就要见到她了吗?
    “你这婚事办得真是简单,只有咱们几个向来熟悉的,那些仪仗礼节也都是从简了,比我和灵儿师妹当时都朴素的多了,陆师妹也不跟你计较这些……”宋大仁还在一旁絮絮地说着,我听在耳中,紧张的情绪越发严重了。
    走出屋外,本是走过了无数次的熟悉院落,因为各处张贴的大红喜字而变得不同,有火红丝绸如花团簇簇,挂在房檐灰瓦之上,前方传来的阵阵笑声透露着与往日安静截然不同的欢欣。
    看到了我,众人都在冲我招手微笑,待走到守静堂前时,一个个熟悉的面庞,都带了笑意和喜气,除了大竹峰的几位师兄,还有齐昊、林惊羽,虽然……他站得最远,似乎并不想过来与我说话,但总归是可以看出,他还是愿意来见我的。就连掌门人萧逸才也来了,一身墨绿衣衫,风度翩翩,微笑着冲我点了点头。
    我着实很高兴,终有一日还能与众位同门如此,此生何幸。
    “小凡!”不远处的一声呼喊,我心中一动,顺着呼声看去,那一道再熟悉不过的粉色影子突然出现在眼前,笑靥如花。
    “师姐。”我轻轻喊了一声,激动,却少了当年那一份疯狂。
    “恭喜你了!”田灵儿笑道,“今日你大婚,我可就不能穿红色了。”随后,让开了身子,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了她身后之人的身上。
    心跳似漏跳了半拍,从未见过的那一袭嫁衣,热烈如火,拢着她玲珑的身段是如此醉人。夕阳斜下,有金辉淡淡,云霞渐晚,凤冠霞帔,艳丽的红色盖头下只能隐约可见白皙小巧的下巴,一双纤手柔若无骨,指甲上细腻地用花汁点成了红色,妩媚难言。她轻挽着身旁文敏的手,娉娉婷婷,向我走来。
    仿佛又见那一日的清冷容颜,长剑背负在身后,冷冷一瞥,当时无意。
    “小凡,你是傻了么!“曾书书推了我一把,我方才回过神来。
    她已走到我的身前。
    文敏看着我,轻轻笑了一声,道:“张小凡,我便将雪琪交给你了。希望你日后能爱她敬她,夫妻一体,相互扶持。“
    我只是拼命的点头,多余的话,一个字也不能说出。
    红纱轻动,似乎她也笑了一笑。身后跟着的小竹峰女弟子,也都掩口轻笑。只有那个名叫小诗的小女孩——我记得她的,上一次去小竹峰时,被竹影吓的够呛的女孩子,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张师兄怎么见到雪琪师姐,一句话都不会说了呢?”
    我的脸大约是红了,因为我感觉到双颊发烫,更加不知要说些什么才好。
    接过她的玉手,指尖有些微微的冰凉,或许她也在紧张着些什么?
    柔软而小巧的手掌,指尖落在我的手心,我只想紧紧握住,但又突然怕攥的太紧她会痛——一切都像梦境,午夜梦回压抑在心底不敢释放的所有深情。
    执手相牵,我们一起走到守静堂前。
    或许因为红纱挡住了视线,她走的格外小心,迈着细碎的步伐,跟着我,依靠我。
    耳畔传来笑声,只听灵儿师姐笑语:“新娘子小心了。”
    我抬眼望去,一个红漆木制的马鞍摆在正前方门槛处,上面摆着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我有些不解,但身边的人儿却像是早就知道了似的,探出纤足,轻易将苹果踢落,迈过马鞍。
    “小师弟,这便象征着顺遂平安。”宋大仁在我身后悄悄语道。
    满目的喜色炙了我的眼,正前方张贴了越有半人身长的喜字,顶梁之上用红色丝绸缠绕,案几上燃着几只喜烛,暖光融融,情意绵长。左右两侧分别摆了两把木椅,较远处摆了长方的木桌,上面摆了几碟凉菜。
    一切如梦境一般,我想着。
    怔然立了一会儿,身后的同门们均是笑嘻嘻地走了进来,宋大仁和文敏两个人分别坐在喜桌两侧,与我交好的同门除了大竹峰上人之外,也就来了萧逸才、林惊羽、曾书书和田灵儿夫妇五人,其他的是几个小竹峰女弟子,想必平日和雪琪要好些。
    萧逸才作为掌门人,也成了今日我的主婚人,他虽地位最高,却并不自恃,只是站在一侧笑吟吟的瞧着我。
    各人落座,她好像突然变得紧张了起来,握着我手的力道渐渐变大,我按捺住心跳如鼓,回握住她。
    熟悉的手掌,相似的温度,这一次我们携手与共,再也不必面对浩劫和灾难,曾相互扶持偎依,时至今日终得相守不离,该要怎么诉说心头雀跃。每日醒来便可见到她的容颜,不必再只敢悄悄为她披上一袭衣衫,往日言辞冷冽如刀,却再也割不断我们之间所有的一切。
    灵儿师姐当了喜娘,为我们燃红烛,祭天地。
    “一拜天地!”
    我猝然醒觉,赶忙朝前跪了下去,却不想我与她还执着手,她身上衣着配饰确实沉重繁冗,显然没我动作快,被我一拉,向我身上靠来。
    她只在我身上倚了一下,就已站好,轻啐了一口。身后已传来笑声:“小凡,怎么这般猴急?新娘子是你的又跑不了。”云云。
    不想我至今日还能犯这种错误,定了定神,松开她的手,再次向前跪拜下去。
    感觉到她在我身边,也是盈盈拜倒。
    “二拜高堂!“
    我二人均无父无母,师父也已故去,长兄如父,长姐如母,便由宋大仁和文敏二人代替。
    父母师长,已无法得见我二人的人生大事,思及心中总是略有缺憾。
    “夫妻对拜!”
    面前的女子缓缓转过了身来,淡淡幽香如丝如缕,火红嫁裳带着无边的艳丽,清冷,却又妩媚。虽不得见她容颜,不知为何我便如此笃定,那寒夜里的一双手,从未离去的身影,如今再也不是触手难及。
    相对而拜,能感到一丝冷冽的幽香在鼻端变得火热,低头间望见她小巧的指甲染成的红色是那般妩媚,与那素手执剑的女子两相合一。我知道,这一拜下去,我二人将成一体,永世也不会再分离。
    我深深地弯下腰,眼前的嫁衣便如火焰在心头跳动,熊熊燃烧的,是心意吗?
    翻腾的十年岁月,在这火光中再难看清,只知道,从今往后,有她,便有我。
    “礼成!”
    心头骤然一阵恍惚,我们……从此便是夫妻了吗?
    文敏师姐和灵儿师姐笑嘻嘻地带着她去新房了——我前些日子与师兄们一起,在大竹峰上盖了个竹屋,作为日后居住的地方,毕竟我已有家室,不可能和那些单身汉们一起住了。
    我目光随着那袭红色衣衫飘出屋外,却被曾书书一把拽了过去:“瞧什么瞧,反正今晚有的是时间瞧你的新娘子,正面瞧,反面瞧,上面瞧,下面瞧,穿衣服瞧,脱光……”我一把按住他的嘴,瞪了他一眼。
    曾书书哈哈大笑,喝了口酒,道:“小凡,想必那蓝皮书你是看过了。”
    我脸上一红,道:“当然没有。”
    曾书书凑近我耳朵,偷偷道:“绝世孤本,你要多学习一下才是。”
    “你要是喝多了就赶紧滚回去睡觉。”我又瞪了他一眼,自己倒了酒,与萧逸才、齐昊等人举杯。
    “小凡,你这婚事也是太简单了些,连宾客就只来了我们几人。”萧逸才举杯示意,似乎有些可惜。
    我并不觉得有什么:“无妨,我二人都喜从简,你们是我最亲近的同门朋友,如此便够了。“
    一杯酒递了过来,我顺势望去,是林惊羽。
    “恭喜你。“
    看得出,他面上表情虽淡,却能看出一丝欢喜之色,是在为我开心吗?
    我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辛辣入喉。
    聊了过往二三事,却再也无往日阴鸷,只有今日与好友间的不醉不归。
    不晓得多少杯酒下了肚,月儿早已高悬,我本不擅饮酒,现下脑中已有些昏沉了。
    曾书书早已烂醉如泥,一边被齐昊和林惊羽搀着向外走去,一边还在大声叫嚷着:“别……别走!我没醉!我还要去……闹……闹洞房!“
    “我要看看小凡到底……行不行!究竟有没有好好学习……我的……嗝!”
    我汗颜,趁众人忙乱之时悄悄溜走,往新房走去。
    竹扉轻开,一股竹叶的清香传入鼻端,安宁安静,随着它的轻轻闭合,与远处的嬉闹声也隔绝了开来,这一方小天地中,我知道,她在等我。
    那美丽女子,便静静地坐在床边,纤手轻轻绞着衣衫下摆,喜帕依旧遮面。似乎是听到了我的声音,她面上的轻纱动了动,却依旧一言不发。
    我走近了,竟然感到有些窒息。拾了秤,挑起喜帕。
    手竟然有一丝颤抖,忘记了上一次这般紧张的该是什么时候了?好像是多年以前的青云山巅,曾抬起头仰望她的仙姿傲骨。
    随着喜帕的飘落,陆雪琪缓缓抬起头来。
    这是怎样一张倾世的面容,肤白如雪,美貌如花。一双眸子宛如这世上最纯粹的琉璃,闪烁着我从未见过的光辉。瑶鼻朱唇,我微炫目,似乎这天下所有的美丽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已经成为我的妻的她的身上。
    印象中从来不施粉黛的她,今日竟令有一番惊心动魄的绝美,不敢逼视。热烈的红唇只是轻轻抿着,便已叫我口干舌燥。
    “雪琪。“我低低地叫了一声。
    她目光盈盈,似有玄光流转,如水如波,只是这般望着我。
    我心中一颤,瞥见桌上的酒壶酒杯,伸手取了来,两杯斟满,递给了她。
    她脸上有一丝晕红,接过酒杯,指尖一丝温凉划过我的手掌,我心中又是一动。
    “雪琪,从今后,你便是我张小凡的发妻。”
    交臂缠绕,气息杂陈,她鼻息如兰,轻轻吹在我的面颊上。仰头饮尽,酒香醇烈,混合着她发间清香,别有一番滋味在心。
    “小凡。”怕是受不了我的目光,她轻轻咬住了唇,低下头去,不敢看我。
    我欣赏着她的一切,今日这般风情,全都是为我一个人的吗?
    伸手将她抱在怀中,她轻哼了一声,伏在我的怀里一动不动。
    我闭上眼睛紧紧地抱着她,那般用力,只怕下一秒睁开双眼只是南柯一梦。怀中的娇躯渐渐火热,隔着繁冗的嫁衣也能感到她在微微颤抖。
    什么道法长生,什么门派正邪,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妨碍隔阂,只愿生生世世都这般相依缠绵。

    夜是这般短暂,却又是这般漫长,数次的激情和欢愉落幕,她已累得睡着了,安静的依偎在我怀里,呼吸均匀而绵长。在睡梦中,她将手停留在我的胸前,在梦中也能感受到我坚实有力的心跳声。
    我将她抱在胸前,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安然闭上了双眼。
    这一日等了太久也终于等到,一滴眼泪的温热换来着一生的不离不弃,生死相依。我微微一笑,知道往后的人生中,必将有她陪伴,这暮雪千山,也将不是一人独行。
    “雪琪,我张小凡下辈子,还要娶你为妻。


    IP属地:北京2楼2018-03-22 11:23
    收起回复
      年糕牌小切切这是攒了多少稿子一次放出来了啊…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3-22 11:34
      收起回复
        我……第一人称?


        IP属地:辽宁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3-22 12:37
        收起回复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22 14:28
          回复
            么么扎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22 14:44
            回复
              哈哈,看的我脸红


              IP属地:安徽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3-22 16:32
              收起回复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22 16:56
                回复
                  围观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3-22 18:55
                  回复
                    😳这图我喜欢


                    IP属地:广西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8-10-31 03:15
                    回复
                      图片已抱走(づ ●─● )づ


                      IP属地:广东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2-03 21:08
                      回复


                        IP属地:浙江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2-04 19:43
                        回复


                          IP属地:中国香港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3-16 12:45
                          回复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3-17 12:46
                            回复
                              这种事还当着猴子面直播?


                              IP属地:河北19楼2019-03-17 17:1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