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苍岚吧 关注:48,946贴子:1,826,361

【贰零壹八】最新审文处,审文请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未见end勿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3-25 22:32
    审文需知:
    本吧等级须达到1级,方可来审文,审文通过发文记得附上截图,5楼之内不见截图必删。【不会截图也没关系,那么2楼内召唤让你通过的审文员,让她证明你的文的确是通过了。
    文章禁全对话,禁苏,禁作者吐槽,禁颜表情,比如(o゜▽゜)o☆
    没时间更文,文帖成坟贴怎么办?那只有重新过来审文了,如果楼主自己挖坟,被吧务发现,整个帖子都将删除哦
    只有本吧等级达到6级才可以发文,诗歌、微小说也是如此。
    诗歌、微小说不需来审,一万字以内的短篇也不需来审,但发帖时最好说明,避免引起误会。
    得到4个审文人员的批准就可以了
    不是同人文也可以
    加精的文章超过半年没更将撤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3-25 22:34
      ☆希望以上审文人员尽职尽责,不要与吧友发生争执,也请吧友自觉,虚心接受审文人员所提出的意见。
      ☆审文人员审文要慎重,不合格的文章【比如苏文】通过了就取消审文资格。
      审文人员若有事暂时不能上线,需告知吧主,以免耽误别人审文。
      每位吧友不能同时写多篇文章,即正在更的文没有完结不能再开帖写另篇文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3-25 22:35
        审文格式:
        我的ID:【打出来,不要写什么自己看之类的(o゜▽゜)o☆
        文章风格:
        长篇短篇:
        片段:必须500到1000字。【把你写的文自己认为写得好的一段发上来,但此片段字数得在500到1000字。【如果说没想好什么的,那你文也就不要发了,都没想好还发什么呢 ╮(╯▽╰)╭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3-25 22:36
          此楼为审文人员,共8位,审文需至少4位通过。没选上的不要灰心,希望再接再厉!下次还有机会。也希望新的审文人员认真审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25 22:38
            此贴禁水,非审文人员理论上不允许参与评价作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25 22:4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30 21:01
                我只能说我不想再打字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3-30 21:02
                  o(≧v≦)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4-04 18:04
                    弱弱地问个问题,接文还要审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4-13 20:05
                      第一话:
                      “我这是穿越了。”少女看着一片黑暗的虚空。
                      “请宿主开始绑定身份。”
                      而后只见,屏幕上几个女人的形象映入眼帘。
                      “人物:龙灵儿,苏妲己,凤妃卿,供宿主选择,是否查看人物资料?”
                      “是。”少女果断选择。
                      这系统真厉害,一代妖后苏妲己都来了。
                      “龙灵儿,大地母神,拥有治愈之力,原是上古之神,超强治愈辅助,掌控各种元素之力,你值得拥有。”
                      “苏妲己,一代妖姬,九尾狐族一修炼千年狐妖,魅惑技能勾魂摄魄,越级之战,前期值得拥有。”
                      “凤妃卿,原自神火凤族,一出生便是七彩凤凰,自带重生技能,超强攻击,你值得拥有。”系统推荐道。
                      “嗯……”一时半会儿她还真的有点不好选择。
                      系统似是看出了少女的想法,“担心功力不够高,敌人打不过,这些不用担心,当等级达到一定数据之时,转生开启,可学习其他种族技能。”
                      听完系统的话,“龙灵儿。”少女果断选择第一位人物形象。
                      至于,她为什么选择第一位,原因如下:上古之神,修真飞速挂级,掌控各种元素,更是六六六啊!在加上后期转世系统开启,学习其他技能更是逆天啊。
                      苏妲己,本为狐妖,虽为灵狐,但妖就是妖修真之路本就多磨难,而且,妖兽是修真之人的公敌。
                      凤妃卿,神火凤族,七彩凤凰,可重生,在加上强力攻击也算得上是第一流派的好选择了。
                      不过,上古之神就是上古之神。
                      只见系统板面:
                      人物:龙灵儿/凤妃卿
                      等级:一级
                      血量HP:700
                      资质:千古奇才,万载难逢,得天独厚
                      技能:水龙吟、火凤燎原、雷动九天、大地回春、土御城壁
                      武器:斩魄刀(问情),拥有斩杀亡灵与现世生灵之力。
                      技能解说:水龙吟,召唤水龙攻击,伤害百分之一百,配上武器极品神器斩魄刀伤害增加一万五千点,前期挂机神技。
                      火凤燎原,召唤火凤攻击,百分百伤害,自带烧伤、掉血特效,增加伤害百分之二十五,每回合掉血百分之五,随着技能等级越高,特效增伤更高,配上极品武器斩魄刀攻击增伤五千点。
                      雷动九天,百分百伤害,配上极品神器斩魄刀增伤一万五千点,前期挂机神器。
                      大地回春,超强恢复技能,人品爆发可最大限度可瞬间恢复满血,一般恢复百分之二十五至七十五的血量,打持久战神技。
                      土御城壁,由土元素召唤而成的土墙,抗高攻神级,前期可抵挡伤害百分百,配上大地回春绝对是打持久战神技。
                      “为什么,我才700的HP,而名字却有两个?”龙灵儿看着眼前的系统。
                      “宿主天赋奇佳,才刚刚觉醒一级就有如此待遇,还不满意么。”
                      “至于名字,这是神级待遇了好么。”
                      “系统,我给你改个名字吧,不叫系统,叫龙月离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请宿主签收召唤神兽大礼包。”
                      “接受。”龙灵儿果断选择。
                      送上门的东西不要白不要,不要是傻瓜。
                      “恭喜宿主获得极品神兽,烛照。”【图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4-14 08:18
                        我的id:江敛是晚吟妻.
                        文章风格:古风私设
                        长篇短篇:长篇
                        文章片段:淡墨亦可倾国城。
                        私设颜晚。
                        国破山河依旧如当年一般秀丽,君主的骄傲在铁骑踏裂城墙,夹杂着金戈铁马的怒啸之中,怡然粉碎。
                        “亡国之君,还不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女子带着笑意的声音回响在空荡的宫殿中,一身来自战场的血腥气息悄无声息地弥漫在其中。
                        这宫殿,怎么说呢?
                        以黄金为底,宝石为饰,奢靡得有些过分。
                        女子撩了撩淡橙色的发尾,歪头打量此处不禁咋舌,她漫不经心地问道:“我说颜漠戈,当年,说好的明主呢?”
                        “……”王位之人龙袍加身,样貌俊美,面若桃花。他没有说话,沉默地看着面前独自闯进来的少女,似在斟酌如何开口。
                        风恋晚抚掌轻笑:“好了,也无须你开口。不过这次,我可没有办法救你了。我尊敬的陛下。”
                        那句陛下中夹杂着意味不明的语气,令座上那人眸中也不禁波动几分。
                        “敌国风将军与孤如此熟络,也不怕又同孤一起担上个罪名?”颜漠戈开口,低沉微哑的声音有一种属于帝王的锐利气势。
                        风恋晚笑道:“无碍。你我谁和谁?来,和我一起走罢。”
                        颜漠戈眼神微变,语调讶异:这是何意?”
                        风恋晚无所谓地拍了拍盔甲,踏步迈上殿中阶梯,每一步仿佛踏在某人心间。
                        “何意?就是叛国的意。”女子肆意的笑容印在了颜漠戈眸中,他看着她一步步向他走开,在他面前单膝跪下。
                        属于女子柔和的声音响彻在颜漠戈耳畔。
                        “与我同行可好?我的陛下。”
                        若是很久以后的颜漠戈,一定会断然拒绝面前之人的邀约,可惜没有如果。
                        颜漠戈道:“好。”
                        女子挑眉,长发被峨冠束起,随着主人的动作垂落,风恋晚执起帝王的手轻吻:“这将是您做过的最刺激的选择。”
                        夕阳余晖洒进大殿,为其奢华蒙上一层轻纱,殿中情景如画定格在多年后的史书页上。
                        劳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4-16 00:45
                          额,写少了还能加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4-22 18:44
                            怎么艾特审问人员,我只是个小萌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4-22 19:42
                              我的ID:花蝶雨柔
                              文章风格:写着写着就歪???
                              长篇短篇:中长吧
                              cp:醉晚
                              片段:
                              精致的香炉中升起袅袅轻烟,伴随着淡淡的药香,身着一身素衣的风恋晚半躺在铺上雪白绒毛的美人榻上,闭目养神。柔顺的暖橙色长发松松地绑着,好像下一秒就会散开。
                              “扣扣扣”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风恋晚不雅地打了个哈欠,懒懒道:“进来吧。”
                              “咔哒”
                              门开了,进来的是一位长相清秀的仙婢,仙婢恭敬地朝风恋晚行了一礼,“奴婢参见医尊!”
                              风恋晚摆摆手,示意仙婢起来禀告。仙婢开口道:“启禀医尊,仙帝大人派奴婢来请您。”
                              风恋晚翻了个白眼:“死孔雀又找本尊干嘛?他要本尊医治天兵天将本尊也干了,现在本尊累得浑身骨头如散架,还来麻烦本尊,脑子有坑啊!去告诉他,本尊,不!去!”
                              仙婢扶额,九重天之上,敢这么说仙帝的,怕是只有狂尊与医尊两兄妹了……
                              “哦?那么本帝亲自来请医尊呢?医尊是否给本帝一个薄面?”
                              门外走来一位银发男子,男子身着青色羽衣,一双瞳中不含一丝情绪,淡漠入水,朱红的薄唇微抿,看着风恋晚。
                              风恋晚立马睁开眼睛,朝门口看去,邪笑:“当然要给仙帝面子了,说吧,何事?报酬如何?报酬不丰厚本尊不干!”
                              闻人醉眼中闪过一抹无奈,声音依旧淡漠:“本帝赠你凤凰羽衣。”
                              风恋晚面不改色。
                              “本帝再赠你九天飞毯。”
                              风恋晚依旧面不改色。
                              “本帝准你在九重天宝库中任选一样宝贝。”
                              “成交!”
                              风恋晚笑嘻嘻地道,随即伸出嫩白的手想与闻人醉击掌。闻人醉犹豫了一瞬,抬起手掌,风恋晚快速地在闻人醉手掌上拍了一下,软软的,带着温暖,令人不舍。闻人醉很快抛去脑中杂念,冷声:“医尊现在可否随本帝走一趟?”
                              风恋晚撇撇嘴,真是个冷漠的家伙,“当然,走吧!”
                              风恋晚起身,走到闻人醉身边,随他走出了门外。
                              刚才的仙婢不敢置信地揉揉眼,冷漠的仙帝怎会对医尊忍让有加,这真是……太惊悚了……
                              【写得是前世文啦~能过的话完结之后会写今世哒~求给过~ฅ ̳͒•ˑ̫• ̳͒ฅ不给过请指出缺点与不足~会改哒~(๑•́‧̫•̀๑)】


                              回复(9)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4-23 21:13
                                ID:乱世迷殇之歌
                                ————
                                海面上,狂风呼啸,数以万计海兽黑压压的一片。上至圣兽,下至妖兽,这样一支令人颤栗的队伍此时却围着一个红衣少年。
                                “风祭晚,你杀我族人,夺我族之宝,还不快快束手就擒!”一只龟形巨兽开口道,眼中的贪婪却掩盖不住。
                                “啧啧,海皇一族真不要脸,单挑不过就群殴。老王八,我看你的关注点在宝物上吧。”风祭晚勾起一抹邪肆笑容,衣袍猎猎,好不潇洒。
                                “你最好识相点我可不保证海兽大军会不会把你撕成碎片!”一条水蛇阴冷道。
                                “废话真多,直接开打吧。”风祭晚的手中出现一把黑色镰刀,宛若死神
                                嘶嘶……吼吼……海兽大军一扑而上……
                                黑色光芒乍现,顿时血流成河。“你...到底是谁!?”
                                “昂——”一声龙吟传了过来,“灵主,抱歉。这次是我们的失误,给您带来麻烦了。”
                                “嗯。”风祭晚淡淡的应了声。
                                龟形巨兽震惊了!难不成是那个灵主……
                                巨龙飞来,风祭晚马上抛给了巨龙几颗种子。巨龙眼中闪过惊喜,“这……” “交换的,解决你们龙族生育困难,也能疗伤。”
                                要知道,龙族因为体质特殊,丹药根本起不了作用,受伤只能靠自愈,能疗伤的丹药是要有多么逆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4-25 20:54
                                  @妤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4-25 23:49
                                    额,问一下,字数要求是多少,还有是一章的字数还是全部的字数。我不知道是短篇长篇或中长篇,因为是慢慢写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8-05-05 20:40
                                      没错,又是竹子我,又来审文了~`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5-11 22:06
                                        【蝶恋花之*清明节番外】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欲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我以相思为酒,一杯守,一杯等。
                                        我以天下为咒,一回眸,一叩首。
                                        我以青丝为绳,一边思,一边织。
                                        我以眼泪为愁,一时望,一世流。
                                        我以落花为证,一片乞,一片求。
                                        我以夕阳为凭,一朝落,一朝叹。
                                        我以信你为由,一生爱,一世留。
                                        日出日落,我说你定会回来,可结局唯我独空等。
                                        此生终究自骗自空留。
                                        天色阴沉,战场中压抑的空气中传来淡淡的血腥味,黄沙漫天掩盖了曾经的辉煌。没有人会记起当年一举灭掉魔族的战神狂尊,也没有人记得为了保护人间和九重天而牺牲掉的战士。数万年的时间已过,都说修仙之后会断情绝爱,似乎是这样,并不会有人为他们的归去而心痛,仿佛这一切就是他们本该这样做的,他们的命运本该这样……
                                        风声中夹杂着各种不甘心的哀鸣……
                                        “淅淅——”雨滴密密的落了下来,雾气迷蒙,给整个战场蒙上一股神秘又凄凉的气氛……
                                        远处雾气中走来了一位身穿粉色的羽衣的少女,羽衣已经被打湿,贴在身上,仔细望去这名少女眉点朱砂,红颊薄唇,倒有几分姿色,虽不动人,但却让人有一种心疼感觉——想保护好她,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漠戈……又是一年清明节了……我……又来看你了……”将手中桃花放在放在的黄沙中间,瞬间,盛开的桃花被雨水打湿在黄沙中,粘上了一层薄薄的沙土……
                                        “哒——”
                                        “哒哒——”
                                        泪水不断打在花上,许久,声音渐渐消失,似乎是没有力气哭了……
                                        少女面扬了起来,任凭雨水和泪水交织在一起,顺着脸颊往下流……
                                        原本纤细的身躯更显的瘦小……
                                        “漠戈,你说如果一切重来的话……会不会就不是这番结局了……桃花配我很乖……我都带上桃花,穿起最美的羽衣来看你了……可你为什么不醒来”少女苦笑“别再和我开玩笑了好吗……”究竟是谁在说玩笑话,不曾记得了……
                                        少女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求你……”轻咬朱唇,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吼了出来:“求你不要再和我开这种玩笑了!”眼泪这时完全止不住了,肆虐的从眼眶中流出。
                                        身体虚弱,脚下不稳倒在了地上……
                                        手中宜然出现一道裂痕,鲜血从手中流出,染红了手下的黄沙。少女完全没有在意这些,继续自言自语道:“颜漠戈,你起来在向以前一样欺负我啊!向以前一样喊我丫头啊!”少女手捂胸口,心像撕裂了一样的疼……
                                        没有人会给她买糖葫芦了……
                                        没有人会来逗她了……
                                        没有人会在危险时保护她了……
                                        没有人会替她杀尽天下了……
                                        没有人陪她放灯火,看烟花了……
                                        没有人一边嘲笑着她笨,却又不容别人欺负她了……
                                        没有人喊她丫头了……
                                        没有人……
                                        哭声越来越大,雨似乎也懂少女的心思,越下越大……
                                        突然传来一阵暴怒的声音:“喂!丫头本尊还没有死,你哭得伤心干嘛!”
                                        “呜呜呜~颜漠戈”
                                        少女突然惊喜,转身扑到了颜漠戈怀中。
                                        颜漠戈本想说着丫头一顿,自己还没有死,她就给自己送丧花,是想早年丧夫啊。可看见她哭的那么伤心,便把这些话收了回去,手轻轻抚在她的头上。:“真是的,是谁自己说要为万年前死去的战士们扫墓的,,自己却哭成这样。”拿出一块手帕欲要为她擦去眼泪。
                                        一把夺过手帕,使劲在脸上抹了一下,刚刚的伤心模样一挥而散,脸气的鼓鼓的,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颜漠戈说到:“我这不是营造气氛么?否则根本严肃不起来嘛。”
                                        颜漠戈脸色黑了下了:那为什么要说他死了……
                                        一旁的桑冉不禁笑出了声来,她闺蜜怎么这么……可爱。闻人醉也想要笑,可奈何是面瘫,只是嘴角抽搐了一下。桑冉替颜漠戈问出了这个问题:“那为什么要说咒颜漠死了?你不会换个人么?”风恋晚笑嘻嘻,一脸欠揍的走到闺蜜面前:“那不如咒你好了~”桑冉一坦手,无所谓的说到:“那你还是咒他吧。”
                                        风恋晚收起欠揍的表情:“好了,不逗你了。因为他对我最重要嘛,其他人的死亡我根本不会太在乎,最能触动情感嘛,嘻嘻~”回头像颜漠戈一笑,很美,颜漠戈呆了一秒钟:“那这次就原谅你咒本尊死了,换个衣服吧这件衣服湿了。”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感动的,她最在乎的是自己……
                                        “哦”点开游戏界面,瞬间换了一件衣服,手挽住颜漠戈胳膊,欢呼道:“终于扫完墓了,咱们去踏青吧!”颜漠戈眼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好。”
                                        欢声笑语从他们远去地方传来。
                                        ————————by竹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8-05-11 22:06
                                          @水清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8-05-11 22:07
                                            ID:伤我你很配11
                                            文章风格:不太喜欢甜,有点虐
                                            cp:博爱,未确定
                                            No.1
                                            夜色阑珊,悬崖边上的一个小草屋里,风恋晚托着下巴看着窗外。许久,她才回过神来,“冉冉,我好想你……”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她赶紧擦掉,“我好丢脸,居然被简心璃那个女人算计了!”要是你在,无论多大麻烦,你也敢陪我一起朝整个世界竖中指。今天是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几天?谁又知道,我的痛苦……
                                            “简心璃,我翻身那日,就是你灾难到来之时!”像是决定了什么,风恋晚胡乱往脸上抹了抹,盘腿打坐冥想。
                                            “我相信你,我的命定之人。”一道虚影浮现在她的面前,可惜她已经开始冥想,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你会变强的……”
                                            一夜未眠。
                                            鸡鸣响起,风恋晚缓缓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浊气,“练气五层,还是太弱了。”摇摇头拿起镜子照了照,“咦?镜中居然有个熊猫?”几秒后,“啊啊啊啊啊啊!”风恋晚盯着镜中人的模样:一头过腰的长发乱糟糟的,已经有了黑眼圈,两眼无神。一番梳理后,西瓜慢腾腾地从宠物袋里钻出来:“一夜之间增进一层,还不满足,会被人套麻袋的。”
                                            “你说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水平?”风恋晚瞥了一眼西瓜。
                                            “小晚妹妹!”这娇滴滴的声音让风恋晚不悦地皱了皱眉头,“这简心璃真是折腾,幸好我有大神保佑。”隐藏起修为,简心璃毫不客气地打开了门,“小晚妹妹,我有一个贡献度极高的任务交给你。”
                                            果不其然!
                                            “简师姐你真好!是什么任务啊?”简心璃的变脸法早已经学会了,风恋晚笑了起来。
                                            “跟着师姐走,我带你去。”简心璃抓住那只白嫩细腻的手,像是赶着去投胎一样,急急忙忙就往外走。有问题!风恋晚暗暗地想,到要看看你要干什么!
                                            简心璃带着风恋晚七拐八绕,来到一扇大门前,用力一推,一个炼器炉立在那里。不好!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简心璃一把把她推进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8-05-13 17:23
                                              重新发,手机被老爸弄手机号了,估计他会把手机里我安装的所有娱乐软件卸完,谁让小升初了呢。又想静静了。
                                              ID:笑笑寻涵
                                              文章风格:穿越全架空
                                              长篇短篇:长篇
                                              片段:
                                              “喂,你没事吧?”
                                                风恋晚用树枝捅了捅从墙上摔下来的小男孩。
                                                “咳,没...没事。”
                                                男孩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顺了一下象牙色头发,问道:
                                                “你叫什么?”
                                                “我?”
                                                男装的风恋晚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没错,就是你。”
                                                “我叫风如暮。你呢?”
                                                “本宫...本大人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
                                                然后转头就走了。
                                                “切,这小孩儿看着挺可爱,没想到如此......”
                                                风恋晚一时找不到语言来形容他,突然尴尬了。
                                                “算了,先去凤栖宫找娘亲吧。”
                                                说着,风恋晚往和小男孩儿相反的方向走去。
                                                ——————慈禧宫——————
                                                “参见皇后娘娘。”
                                                “来,晚儿,让韶姨看看,当初你娘生下你的时候还那么一丁点,没想到七年过去,都长那么大了。瞅瞅这孩子,长得真是水灵。”
                                                “皇后娘娘谬赞了。”
                                                “叫韶姨!”
                                                云韶装作生气了,把脸一沉。
                                                “韶姨~”
                                                旁边,水落正捂着嘴偷笑。
                                                “好了,韶儿,你就别吓晚儿了。”
                                                “哎呀,咱晚儿那么懂事,怎么会被吓着呢?”
                                                云韶喝了一口茶。
                                                “晚儿,韶姨和时叔让你女扮男装,你有没有听话呀?”
                                                风恋晚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晚儿很听皇上和韶姨的话的。”
                                                “那就好,晚儿长得那么好看,可得放着点儿,戈儿的童养媳可不能让别人给捞走喽。”
                                                云韶放宽了心。
                                                “喂喂喂,你怎么说话呢?这是我家晚儿,啥时候成你家的童养媳了?”
                                                水落脸一黑。
                                                “反正咱俩感情也瓶颈了好长时间了,现在是不是该增进一下感情了?”
                                                水落作势要开打。
                                                “咳,师姐,开个玩笑,别在意啦~况且戈儿挺好的,你为什么不同意呢?”
                                                “因为我想让晚儿自己选择啊。”
                                                “可是你明知道,他们是生生世世交缠在一起的。”
                                                水落的目光暗了下去。
                                                “对啊,我是知道,可如果你家戈儿将来要是敢对我家晚儿不好,我就带整个水中月把你家皇宫翘了。”
                                                水落叹了一口气。
                                                【麻麻对本宝宝是溺爱啊。】
                                                “娘亲,晚儿要吃馄饨。”
                                                “好,娘亲还带你去上次那家。”
                                                水落慈爱地摸了摸风恋晚的头。
                                                “师姐,带上我呗。人家都在这凤栖宫里闷坏了”
                                                云韶可怜兮兮地盯着水落。
                                                “问你相公要些盘缠。”
                                                “好嘞!”
                                                说行动就行动,云韶运起轻功,直奔乾阳殿。
                                                ————-乾阳殿——————
                                                “臭眼屎,给些盘缠,我要去和师姐逛街。”
                                                云韶一脚踹开了无辜的大门。
                                                颜时放下了毛笔,无奈地问道:
                                                “多少?”还有,我不叫眼屎,更不叫臭眼屎。
                                                “恩————一千两吧,黄金。”
                                                “简单,不过报酬......”
                                                颜时把他金库的钥匙给了云韶。
                                                “放心,一定给你带些东西。”
                                                云韶接过钥匙,直接跑了。留下颜时在那里哭笑不得。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啊!
                                                话说,云韶回到凤栖宫。
                                                “师姐,晚儿,快跟我走,我们去搬银子!”
                                                说着拉着水落和风恋晚向地下室走去。
                                                【这个小师妹在深宫之中带了那么久,脾气仍和当年一样,难得啊。真希望你能一直保持着这份纯真。】
                                                只是水落没想到,云韶只对他们这样罢了,对于那些要谋害她的人,她绝不心软。岁月的磨练已经使当年躲在她和风离背后的小师妹褪去了当年的单纯。
                                                “咔嚓”
                                                “好了,走。”
                                                云韶拍了拍手,带着她们走进了地下室。
                                                “哇!”
                                                风恋晚被眼前这金光闪闪的一幕亮瞎了眼。
                                                【皇帝大大好有钱!看来是时候敲诈一番了。】
                                                殊不知,因为今天对颜时的敲诈一番,牵出了之后的一段姻缘。
                                                “晚儿喜欢哪个随便挑,韶姨做主。”
                                                “谢谢韶姨~”
                                                说完,风恋晚就扑向了金光闪闪的宝物,水落和云韶则在一旁装盘缠。
                                                两人小声交谈着。
                                                “师姐,你说我们要不要把这里搬空然后一起带着晚儿去浪迹天涯?”
                                                水落咳了一声。
                                                “那戈儿和颜时怎么办?更何况风离他一个人整理着全宗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事务,白天还要上朝议事。”
                                                “你还不相信师兄的能力吗?”
                                                “不是我不相信,而是这样下去长久了他的身体估计会吃不消。”
                                                ......

                                              欢迎大佬提意见


                                              收起回复
                                              41楼2018-05-13 19:34
                                                第一章
                                                美妙的清晨,鸟儿醒来,饮花朵上晶莹的露水,叶子舒展着身体,蝴蝶开始跳美丽的舞蹈,所谓的‘鸟语花香’就是如此吧。
                                                “搓衣板,快点出来,灵根测试要开始了!”只可惜,总有什么东西总会打破这一切。响亮吼声传遍药阁,都吓走了鸟儿与蝴蝶。
                                                百里空城——这位吼声的主人走进药阁,敲着风恋晚房间的门,朝里面吼道。
                                                “知道了,知道了,”风恋晚揉着朦胧的睡眼,“雷灵根,你再敲门都要敲坏了,要赔我钱的。”
                                                “喂,就你这个破门还赔钱。还有要叫我百里师兄!”百里空城看着门说,“算了,我不跟你这个搓衣板计较。话说回来,搓衣板,你是不是忘了今天要灵根测试啊。”
                                                “我是药阁的人,为什么要去?”风恋晚还没搞清楚情况,打了个哈欠打算继续回去睡。
                                                “只要是亲传弟子都要去看……”百里空城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风恋晚赶紧拖着跑了,“你怎么不早说?!”“你也没问啊。还有,我自己会走,你放开我,很丢人的啊!”百里空城看着用奇怪眼光看着并谈论的人群,恨不得捂住脸。
                                                “顾不了那么多了,你准备好,我要加速了!”风恋晚加快速度,朝着测灵台跑去,“喂,快放开我……”百里空城叫着,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不知道今年大会会不会有变异单灵根?”“变异单灵根百年才出一个,一年前也就百里空城一个雷灵根而已。恐怕今年没有了。”终于风恋晚和她由于拖着而受众人‘瞩目’的百里空城到了。看着如一年前一样人满为患的测灵台,听着如一年前一样讨论的真人们,风恋晚不禁感叹:“还是跟一年前一样,没有一点变化。连说话的内容也没有变。”
                                                “有一样变了。”“什么?”
                                                “出不了跟我一样的天才。”百里空城嘚瑟地说道。风恋晚嘴角抽搐,没有搭理百里空城,风恋晚张望四周,发现四周没有了寒影重的身影。“雷灵根,棺材脸呢?他是剑灵峰的亲传弟子,也应该过来啊。他人呢?”
                                                “寒师兄因为要快要进阶筑基四层,正在闭关,就不来了。”百里空城吃味地看着风恋晚“你不会喜欢寒师兄吧?”
                                                “啊,你说什么?”风恋晚盯着测灵台,没注意百里空城说着什么,“没什么”百里空城盯着风恋晚,不知想要看出些什么来,随后也一起看向测灵台。@审文人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8-05-14 17:57
                                                  我的IT:云缘圆缘
                                                  第一章
                                                  美妙的清晨,鸟儿醒来,饮花朵上晶莹的露水,叶子舒展着身体,蝴蝶开始跳美丽的舞蹈,所谓的‘鸟语花香’就是如此吧。
                                                  “搓衣板,快点出来,灵根测试要开始了!”只可惜,总有什么东西总会打破这一切。响亮吼声传遍药阁,都吓走了鸟儿与蝴蝶。
                                                  百里空城——这位吼声的主人走进药阁,敲着风恋晚房间的门,朝里面吼道。
                                                  “知道了,知道了,”风恋晚揉着朦胧的睡眼,“雷灵根,你再敲门都要敲坏了,要赔我钱的。”
                                                  “喂,就你这个破门还赔钱。还有要叫我百里师兄!”百里空城看着门说,“算了,我不跟你这个搓衣板计较。话说回来,搓衣板,你是不是忘了今天要灵根测试啊。”
                                                  “我是药阁的人,为什么要去?”风恋晚还没搞清楚情况,打了个哈欠打算继续回去睡。
                                                  “只要是亲传弟子都要去看……”百里空城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风恋晚赶紧拖着跑了,“你怎么不早说?!”“你也没问啊。还有,我自己会走,你放开我,很丢人的啊!”百里空城看着用奇怪眼光看着并谈论的人群,恨不得捂住脸。
                                                  “顾不了那么多了,你准备好,我要加速了!”风恋晚加快速度,朝着测灵台跑去,“喂,快放开我……”百里空城叫着,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不知道今年大会会不会有变异单灵根?”“变异单灵根百年才出一个,一年前也就百里空城一个雷灵根而已。恐怕今年没有了。”终于风恋晚和她由于拖着而受众人‘瞩目’的百里空城到了。看着如一年前一样人满为患的测灵台,听着如一年前一样讨论的真人们,风恋晚不禁感叹:“还是跟一年前一样,没有一点变化。连说话的内容也没有变。”
                                                  “有一样变了。”“什么?”
                                                  “出不了跟我一样的天才。”百里空城嘚瑟地说道。风恋晚嘴角抽搐,没有搭理百里空城,风恋晚张望四周,发现四周没有了寒影重的身影。“雷灵根,棺材脸呢?他是剑灵峰的亲传弟子,也应该过来啊。他人呢?”
                                                  “寒师兄因为要快要进阶筑基四层,正在闭关,就不来了。”百里空城吃味地看着风恋晚“你不会喜欢寒师兄吧?”
                                                  “啊,你说什么?”风恋晚盯着测灵台,没注意百里空城说着什么,“没什么”百里空城盯着风恋晚,不知想要看出些什么来,随后也一起看向测灵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8-05-14 18:06
                                                    @审文人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8-05-14 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