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副吧 关注:9,959贴子:103,512
你是我这一生唯一的信仰
你是我半世风霜里的阳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4-08 20:47
    张副官胸口的旧伤是在两年前,在和佛爷回府的路上遇袭,对方来势汹汹显然蛰伏以久。眼见这就看见自己家的大门就是张启山自己也没想到会在自己的府门口遇刺。
    张启山带的人不多,除了副官也就只有几个亲兵。好在对方虽然人多但张家的兵也没几个**。加之又在自家门口这长仗没多一会就大获全胜。
    张启山扶着帽子直觉得头疼。总觉得这事来的蹊跷。按道理说长沙是他张启山自己的地方,这长沙城内有几个敢吃了熊心豹子胆在他的地盘还是他家大门口来伏击他。委实荒唐。
    可还没等他想太多,身边的副官极快的闪身到他身前一把将他推开。随之两道枪声前后响起。
    第一枪在副官挡在他身前的时候,第二枪在他推开他的时候。不过呼吸之间副官胸口的军装就以看不出颜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4-08 21:08
      血淅淅沥沥的流着,没一会就流了一大滩。张启山懵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他娘的是中计了。赶紧捂住了副官胸口的伤,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人抱进了车里开车就往医院跑。
      副官整个人都靠在了张启山怀里神志不清。呼吸清浅的听不到,伤口的血像是全要流干一样怎么也止不住。张启山急的冷汗直流。怀里的副官怎么唤也没反应就好像死了一样。张启山看着气的想骂娘。
      ***你又多少血可以流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08 21:18
        他娘的你有多少血可以流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08 21:21
          副官跟着他受伤也是常有的事。大伤小伤枪伤刀伤什么没有过。可独独这一回就连张启山自己都觉得他的这个副官怕是留不住了。
          副官被送进了手术室,从天黑到天亮再到晌午。就在张启山都想好了他的棺材要用的木头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
          大夫说那两枪伤了心脏。擦着心脏造成了两道贯穿伤。只差一点人就没救了。不过好在副官福大命大。而且张家人的体质强悍这才躲过一劫,勉强算是活了。不过日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就难说了。
          张启山点了点头想。他命里带有三味真火副官受了这样重的伤还没死,的确是个经克的。也的确福大命大。
          张家人体质强悍恢复力也极强,可饶是如此 副官还是在医院昏睡了将近三个月才堪堪醒来,又将养了大半年才算痊愈。之后就跟个没事人一样屁颠屁颠的跟在张启山身后。
          多年之后张启山想若是当初副官没有跟着他若是他当年他连中两枪的时候就死了,是不是也就没有日后的这些糟心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4-08 23:31
            1、这是张启山去往北平的第三天,张副官依旧忙的脚不沾地。虽然平时他也很忙,但现在似乎更忙了。前脚刚抓了陈皮打了一架。后脚又烧了美利坚商会。紧接着又和裘德考打了阵太极。副官简直跟上了发条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一直忙到了深夜才想起来似乎他今天没吃饭。
            管家看着忙进忙出到深夜才回来的副官很不是滋味。到底是自家养大的孩子管家很心疼。好不容易逮到得了空的副官,紧忙把厨房一直热着的夜宵塞到他手里。
            “这忙了一天也不见你吃饭,在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受的了。”
            副官看着碗里的酒酿圆子,笑的像个偷腥的小狐狸。“难为管家叔这大夜里还给我热着我爱吃的圆子。”
            副官长的好看,如精雕细琢的美玉。唇红齿白,一双桃花眼不知道迷倒了长沙城里多少姑娘。可偏偏这性子清清冷冷的,跟着张启山时间久了更是像个冰块一样不苟言笑。管家不止一次的这样埋怨张启山。瞧瞧这一笑多好看怎么就不爱笑呢,这好好的孩子怎么就被佛爷给带坏了呢?
            “你啊看着比佛爷都要忙,该休息的时候好好休息。佛爷不在你再倒了可怎么办啊。”
            “那就那么容易倒了。”副官说着作势要起,可刚一起身胸口突然一涩像针扎一样泛泛的疼。疼的他一下就跌回椅子。捂着胸口说不上话。
            管家瞧他这样吓得不轻“这是怎么了那里疼啊?”
            副官轻喘了几下感觉那疼平复了“没事,就是起来急了,管家叔你不用担心。”
            管家一听就知道他在说谎可看他白着一张脸也不忍责备他。“你呀就是太累了左右佛爷不在有些事你也不必太急,能缓的就缓着。别把自己累病了。”
            “知道了管家叔,我有分寸的。”
            副官嘴上说着有分寸,可一点也没有有分寸的样子。依旧忙的团团转。
            管家只能干看着对他毫无办法。谁让佛爷不在根本没人压的住他。无奈只能吩咐厨房做些滋补的药膳日日送去。可还是挡不住那人日渐消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4-09 00:30
              副官一直忙着直到亲兵来报他才知道出事了。好好关在牢里的陈皮丢了……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人都能看丢了。”副官难得发脾气可吓坏了报信的亲兵。
              “陆长官亲自要人我们想拦也拦不住啊。”而且也不敢拦啊。亲兵小声辩解着食趣把后半句藏在心里。
              “你们到底是佛爷的兵还是他陆建勋的兵,他要人你就给他,你不会让他亲自向佛爷要人吗。你就不会拖着他等我到了再说嘛。”
              “他是长官来势汹汹的我们实在是不敢拦啊。”亲兵被副官喊的委屈一时嘴快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很快他就后悔了。他看见副官气白了脸刚要说些什么,还没张嘴人就捂着胸口像是疼极了一样整个人都伏在了桌上。好半天没起来。
              亲兵吓得冷汗都下来了,开玩笑丢了陈皮顶多就挨一顿军棍,可这要气病了副官佛爷回来还不一枪毙了他。
              “张……张副官您没事吧。小的去给您叫大夫吧。”
              副官心口疼的厉害比上次不知强上多少,一时间疼的他直不起腰。伏在桌上呼吸都抖了。他想大抵是这几天真的累到了,连累这旧伤都跟着疼。
              他缓了半响才算好些。看着被他吓的快哭了的亲兵连气都气不起来了。
              “现在赶紧派人去查,看看陆建勋到底把陈皮关在了那。所有失职人员每人自领十五军棍。”
              亲兵擦了擦满头的冷汗。暗自庆幸,十五军棍副官已经很手下留情了。行了个标准的不能在标准的军礼就要溜之大吉。
              别看副官长的人畜无害的发起火来简直和佛爷一样可怕。
              “回来。”
              “长官您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吗?”副官突然出声吓得亲兵一僵哆哆嗦嗦的回头生怕副官再说些什么。
              “今天的事谁也不许说否则军法处置。”副官靠在椅子上像是疲惫极了。可亲兵瞅着他不知怎么就跟看见佛爷一样。
              简直见了鬼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4-09 02:16
                加油呦~楼楼,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4-09 09:24
                  楼主,副官时快死了吗?还是这一切都是佛爷自己的相像,副官已经死过了?楼主啥时候在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4-09 10:42
                    2、副官坐在那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揉着心口想,这几天的确是忙了些。等佛爷回来也该寻个空跟佛爷告个假歇一歇了。
                    副官是这样想的,可看见桌上高度可观的文件。副官苦笑不已,等有空再说吧。深吸一口气又把自己埋在了好像永远也批不完的文件堆里。
                    张启山从北平回来一出火车站就看看前来接他的副官。副官难得没穿军装。一身浅灰色的西装显的整个人格外挺拔,也单薄。尽管如此还是不知道引多少姑娘侧目。
                    “佛爷,一路辛苦了。”副官迎上前接过张启山手里的行李。面色如常,可那双眼里是怎么也掩不住的笑意。
                    张启山看了他一会忍不住皱眉。他这才走了几天,人怎么就瘦成这样了。
                    副官没注意张启山的脸色,自顾自的把二月红夫妇送上了车。
                    “呦,张启山你身边还有这样俊俏的人啊。是不是你们家的人都长的好看啊。”
                    副官愣了愣,倒不是别的只因那声张启山。有多少年没人敢如此肆无忌惮的直呼佛爷名讳了。
                    寻声望去那女子一身白大衣毛绒绒的领子把
                    一张精致可爱的脸衬的格外小巧。站在张启山身边让人看着都觉得舒服。
                    “这位小姐是?”
                    还没等张启山开口那女子就道“我是尹新月张启山的未婚妻。你唤我夫人就好。”
                    副官呆了一呆看向张启山,见他虽然绷着一张脸却也没开口反驳。
                    副官只当是张启山默认了,从善如流的唤尹新月夫人。他想佛爷早就到了该成家的年纪。这位新月夫人很好,衬得起佛爷。他那里知道张启山是因为说不过尹新月所以索性不管了任她叫去。
                    回府的路上副官总觉得胸口闷闷的疼。他只当和前几日一样是也没放在心上。还暗暗安慰自己不忙了一定请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4-09 18:26
                      日子还是一如往常的过着。除了突然热闹的张府其他的也没什么不同。红夫人服了鹿活草练成的药身子也日见好转。如此二月红总算是放了心,也准备着和张启山去矿山探一探矿下的墓。
                      副官真正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的时候,是在墓里。副官是张家身纹麒麟的本家人,他的血是可驱虫辟邪的麒麟血。张启山虽然也是张家人,但到底血统不纯不如副官的血来的纯正。所以以往下墓开棺这种事都是副官打的头阵。遇到了要开的棺材,副官和从前一样开刀放血。可是这次却出了意外,以前放的血再多副官也能照样活蹦乱跳。可这一次副官发现他有些头晕。只放了一次血他就头晕眼花。以至于在齐八爷如往常一样不小心触动机关的时候,他没躲开。机关里的木桩直直的撞在了他胸口。整个人都撞飞了出去疼的他眼前黑了又黑,直到闷在胸口的瘀血呕了出去才算缓了过来。
                      “没事吧副官!”齐八爷见副官被自己连累的吐了血紧忙将人扶起。
                      好在副官下意识的拉了他一把才没叫他见了阎王。
                      这边张启山和二月红小心避开了机关走到他俩身边。见副官呕了一大口血张启山不悦的瞪了一眼齐恒。
                      看着脸色苍白的副官张启山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怎么回事在墓里也容你三心二意。你是嫌自己命太长不想活吗。”他刚才看的清楚齐恒虽触动机关,但不是没有退路,以副官的身手完全不会中招。可这副官刚才也不是走了什么神愣是没躲,直挺挺的被撞了出去。
                      “是属下分心了,对不起佛爷。”副官气都喘不匀,被张启山骂的没脾气,也不解释半句。他哪敢告诉张启山他放血之后头晕眼花没看见八爷踩了机关。
                      “佛爷你也真是的副官已经受伤了你还骂他。”齐恒瞅着副官难受的样子一时替他愤愤不平。完全忘了是谁害他这样。
                      “副官为什么受伤你心里没点数吗老八。你要是再多说一个字我一枪毙了你。”张启山瞪着齐恒真恨不得现在就弄死他。
                      齐恒被他吓得一哆嗦,赶紧闭了嘴讪讪往副官身后躲了躲。他可是知道的张启山是这真敢毙了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4-09 20:12
                        加油!加油!


                        回复
                        19楼2018-04-09 20:15
                          副官镇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09 20:47
                            二月红探了探副官的脉,暗暗心惊。张副官的身体何时这样虚了。心脉受损气血两亏,显然是旧疾复发,可刚刚那一下让这心上旧伤有了愈演愈烈之势。
                            副官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眼见二月红眉头紧锁,就知不好。可如今还在墓中断不能让佛爷分心。悄悄朝他摇头示意他不要声张。
                            张启山心里还有气也没多看他,倒是齐恒颇为紧张,生怕自己造成大错。紧盯着二月红想看出什么端倪。
                            “哎呦二爷你倒是说话啊,这张副官怎么了,严不严重啊。”
                            二月红深深的看了副官一眼,才道“还好没有伤到肺腑,回去之后好好休养一阵就没什么大碍了。”
                            齐恒长舒一口气总算安心了。“伤的不重就好,不然我罪过可就大了。”
                            “回去后张副官若有时间不如来我府上我帮你抓上两剂药。”二月红话里有话。副官也听的真切。怕是自己这身子真的不大好了。
                            “劳烦二爷。”
                            张副官这人在二月红看来是个十分优秀的人。不只相貌好身手好。这人做事也滴水不漏,能力手腕都是极佳的。这些年他跟在张启山身后可谓是面面俱到。独自在外也可独挡一面。九门之中也是对其赞不绝口。他在长沙城的地位可以说仅次于张启山,不只是因为他是张大佛爷的副官,更多的是因为他本身这个人。认真来讲这样一个人物只做一个副官当真是屈才了。可他却偏偏忠心耿耿做张启山的副官。
                            二月红想这样优秀的一个人,才二十出头就以落下这一身病痛。委实是可惜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4-09 2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