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80,305贴子:45,197,091

【原创】《难以抗拒》(阳光小奶狗攻×内向病弱受)by杏梁微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难以抗拒》(阳光小奶狗攻×内向病弱受)by杏梁微雨


昨天标题格式错了,楼主有强迫症,所以删了重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4-25 09:54
    一楼度娘,正文↓,文案废,就不写了吧ORZ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4-25 09:55
      楔子

      湛葳没想过自己昨天才回来,今天就会遇到迟陌予,让他猝不及防,狼狈不堪。

      就在两个小时以前,他路过街心公园门口,一个小女孩被妈妈牵着从公园里出来,可有着走着,女孩手里的气球突然被风吹走了,她挣开了正在接电话的母亲的手,冲过马路要去捡拾,一辆车快速驶来,小女孩正巧蹲在地上,司机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车前的情况,也就没有减速的趋势。

      湛葳几乎是下意识地反应,他急奔两步上前,在车子险险要撞上小女孩前,拉住她退回一旁,又因重心不稳,双双跌在了人行道上。

      他顾不得胳膊肘上传来的疼痛,只是低头查看女孩是否受伤。

      “小朋友,有没有哪里痛?”

      女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懵懂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小女孩稚嫩秀气的五官让他觉得莫名熟悉。

      想到那人,心弦微微一颤,胃部一阵紧缩,他的脸骤然一白。

      女孩的妈妈也在此时跑到他们身边,惊慌地声音自他耳畔响起,”叮叮,你有没有事?”

      小女孩这才意识到刚才发生的危险,哇一声在他怀里哭了起来。

      湛葳抱着她勉强站起身,将受了惊的女孩交还到她妈妈手里。

      “妈妈……怕……”叮叮在妈妈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乔悦安抚了好一阵,她才渐渐止住了哭声,就在湛葳转身准备离开时,乔悦叫住了他,”先生,你的胳膊在流血。”

      湛葳停下脚步,看了眼手肘上的擦伤,不在意地笑笑,”没关系。”

      乔悦却放下了怀里还在抽噎的女儿,上前拉住他,”我要带叮叮去医院检查一下,你跟我们一起去吧,就当我谢谢你救了我女儿。”

      说完,她一脸诚挚地望着湛葳。那小女孩也从妈妈怀里抬头,仰着一张天真无邪,还挂着泪痕的脸,泪湿的睫毛还黏糊在一起,瞪大水洗过的明亮双眼,正扑闪扑闪地看向他。

      湛葳本要拒绝,但低头一触及到小女孩那双曾相识的眼睛,拒绝的话说不出口,那不字被他咽了下去。

      他朝她们母女俩点了点头。


      医院急诊室走廊上,响起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已经检查完毕等在清创室外的母女俩抬头望着疾步而来的男人,小女孩飞也似地扑进男人怀里,”爸爸!”

      男人接住女儿,上下打量一阵,见没有受伤才安下狂跳不止的心。

      “怎么回事?”他微微皱眉问着面前的妻子。

      乔悦将事情简单描述了一遍,他板着脸训了女儿两句,清创室的门便被打开了,他闻声抬头,正巧与关上门,转过身来的湛葳打了个照面。

      湛葳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脑袋一片空白。

      迟陌予。

      他想过他们的重逢,但是没想到是这样微妙又尴尬的场合,有他,还有他的妻子和女儿。

      他果然是结婚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4-25 09:55
        第一章

        湛葳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人,五年的时间,他已经从青涩的少年蜕变成成熟的男人了。湛葳眼里染上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痛楚,心里又酸又涩,说不出的滋味。

        迟陌予讶然地看着一脸苍白的湛葳,时隔五年,他以为这辈子他都不会再见到的男人,就这么突如其来地出现在自己眼前,复杂的情绪在他眼底一闪而过,最后留下一抹深沉的怨恨。

        湛葳没有错过迟陌予眼里的恨意,心脏忽而一阵密密地刺痛,他垂下了满是苦涩的眸子,密而纤长的黑睫盖住了他眼底的思念。

        难怪他会觉得小女孩的那么面熟,那双大眼睛和迟陌予简直如出一辙,基因还真是神奇的东西。

        “好……久不见,小陌。”他勉强扯出一抹笑,有些艰涩地开口。

        “是啊,好久。”

        迟陌予的声调冷淡平稳,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刻心里燃烧着熊熊的烈火,足以将他们俩全部烧成灰烬。

        “你们认识?”乔悦没有看出两人之间微妙异常的氛围,惊讶地开口。

        “他是我哥的同学,他就是你说的救了叮叮的人?”

        “对啊,真是太巧了!”乔悦感叹着缘分的奇妙。

        “呵呵,真是,太巧了。”迟陌予加重语气,一语双关。

        他暗暗打量着比五年前还要苍白瘦弱的男人,见他伸手按在胃部,习惯性地皱了皱眉,旋即又强迫自己松开眉头。他疼不疼又关他什么事?在他不告而别那天起,他就再也与自己无关了。

        “阿湛!”

        迟陌予身后突然响起一抹清亮的声音,一个身形高大,有着一头微卷金发的年轻男子快步越过他们,走到湛葳身边。

        “你没事吧?不要命了吗?你这种……”

        “Ellis,我没事,只是擦伤。”湛葳在男子说出更多话之前飞快地截断他。

        “让你等我起床了陪你去嘛,怎么自己一个人跑出来?”

        迟陌予沉默地看着两个人的互动,彼此间的熟稔让他心里很不舒服,尤其那语意中明显透露出来,他们已经同居。

        那个男人,那双不安分的手一直搭在湛葳腰上,让他觉得非常非常的碍眼。

        “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

        迟陌予不知道自己再呆下去还能不能这么冷静。

        他的突然出声,吓了Ellis一跳,这才注意到旁边有人。

        “咦?你……”Ellis认出了眼前的男人,他见过湛葳笔电里满满都是这个男人的照片。

        迟陌予此刻却已经迫不及待带着妻女转身而去。

        湛葳见迟陌予转身,勉强维持的身形一晃,从昨晚到现在都不曾进食的胃终于抗议了。

        “胃又疼了?药呢?”Ellis急忙扶住脸色突然惨白的湛葳。

        湛葳死死按着灼痛的胃,没有回答。

        迟陌予在听到 Ellis的惊叫时脚步顿了顿,旋即又毫不迟疑地大步离去。


        昏睡了整整一下午,湛葳睁开眼的时候太阳刚刚西斜。他起身走到门口,拉开门的时候,Ellis正端着刚炖好的鸡汤走出厨房,扑鼻而来的浓烈味道让湛葳一阵反胃恶心,他扶着门框就俯身吐了起来,把睡前勉强喝下的那碗粥吐了个干净。

        Ellis急忙放下手里的汤,走到湛葳身旁,拍着他的背。

        湛葳吐完,轻咳两声,轻声安慰他说,”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不是已经不会吐了吗?”湛葳四年前得过厌食症,加上本身就有慢性肠胃炎,对味道非常敏感。

        “我让你别回来,你非要来。就这么不舍得那间房子?”Ellis其实知道他哪里是不舍得那房子,明明是不舍得那个人。

        湛葳不语,那张没有血色的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被人看穿的困窘。

        Ellis叹了口气,把他扶到客厅的沙发上休息,自己则去清理地板。

        “Ellis,对不起。我……”湛葳任自己陷进沙发,看着Ellis的背影,充满歉意地开口。

        Ellis顿了顿,回头给他一个了解地微笑,感情的事原本就没得勉强,他早就知道湛葳放不下心里那个人,也从来不想勉强他接受自己。对他而言,能做朋友,也是一辈子的事,也没什么不好。

        “你不用觉得抱歉,我当你是朋友才这么帮你的。我也不是不求回报,以后一定会要你连本带利还给我的。”

        湛葳看着他,终于浅浅一笑,”那你的利息,要收高一点。”


        迟陌予把乔悦和女儿送回家,又急忙回到公司。

        就在快要下班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请进。”

        门被推开,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的唐璟走了进来,”副总。”

        迟陌予见是他,知道是迟阡予来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他不想见到的人都凑到一块儿出现。

        “总经理在会议室等你。”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4-25 09:57
          迟陌予捏了捏手里的笔,点了点头,起身深吸一口气,才跟着唐璟步出办公室。

          推开会议室的门,迟阡予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的车来车往。听到声音,没有转头。唐璟十分识相,安静地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兄弟两人。

          “你要买那房子做什么?”迟阡予低沉的声音响起,终于转过身面对自己的弟弟。

          “你又查我?你能不能别这么过分?”迟陌予几乎要怒吼,真是够了。

          “你不过分,我又怎么查你?你以为我愿意管你吗?你都已经结了婚,有了孩子,还不能安分守己地做好你的丈夫和父亲吗?”

          迟阡陌怎么会不知道陌予的心思,从他执意要留在大堰市开始,他就知道,他根本没有要忘记湛葳。

          “跟你无关!我已经答应你安安分分结婚了,你还想怎么样?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你,他根本不可能不告而别。”

          迟陌予知道当年要不是自己的哥哥从中作梗,他跟湛葳不会是今天这样。他恨迟阡予,但他更恨湛葳,恨他背叛承诺,恨他毫无留恋。

          迟阡予看着满眼愤恨的陌予,忽然有些疲惫。五年来,他们每一次见面都是这么剑拔弩张,他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会跟他闹,对他笑的弟弟了。

          “我不想跟你吵,总之不准你买那房子。好好地跟小悦和叮叮过日子,别想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就算他不走,你们也不会有结果的。”

          迟阡予揉着发胀的太阳穴,严正地警告着。

          湛葳的性格他太清楚了,他的家庭不会允许他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何况他们湛家只有他一根独苗,与其最后他承受不住压力选择回归正途结婚生子,不如他先替他们斩断情丝,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陌予。

          “你说完了吗?我可以走了吗?”迟陌予置若罔闻,耐着性子克制自己要直接摔门而去的冲动。

          “下个星期是爸妈忌日,你带小悦和叮叮回家一趟。”

          迟陌予没有回答,转身就走,然后用力地甩上了会议室的门,门外靠着墙壁静候的唐璟似乎也司空见惯,只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神情泰然。

          还没走到办公室,迟陌予便收到了房产中介的电话,告诉他有另一位买家也要买芳葳苑的房子。

          迟陌予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一动,想起了湛葳。

          这么巧?那房子刚要卖他就出现了,而现在又这么巧,有人也要买下那套房子?芳葳苑的位置并不特别好,除了离大学城比较近,又是超过十年的老公寓,房型也没有任何优势,不足八十个平方,只有一个客厅,两间很小的,几乎只能容得下一张床的房间。

          “我半小时后到,不论你用什么办法,拖住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4-25 09:57
            暖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4-25 10:52
              发不了贴,是什么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4-25 12:27
                暖 (๑ ꒪̇ꌂ̇꒪̇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4-25 14:14
                  顶,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4-25 17:04
                    求助一下,可以回复,不能发贴是什么问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4-27 16:18
                      出现什么信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4-27 16:58
                        楼主,我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4-27 22:16
                          楼楼的新文喔,加油↖(^ω^)↗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4-28 22:32
                            试一下图片吧,实在没辙了ORZ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4-28 23:4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4-28 23:44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4-29 00:42
                                  第三章

                                  迟陌予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抱歉地朝湛葳笑了笑,”是我哥。”

                                  湛葳点了点头,”没关系,接吧。”

                                  迟陌予划开了接听键,一边朝外走。

                                  湛葳这会儿放松下来,疼得更厉害,他不自觉地把自己蜷缩起来,陷进沙发里。

                                  “你没事吧?”

                                  迟陌予挂掉电话回到书房,就看到湛葳团在沙发里,似乎不太舒服的样子,走近了才发现他脸色白得有点不正常,额头上都是汗。

                                  湛葳咬着下唇,摇了摇头。

                                  “你带药了吗?”

                                  迟陌予这时隐约记起湛葳从小到大肠胃就不好的毛病。

                                  湛葳点头,勉强说了句话,”在……背包里。”

                                  迟陌予抓起放在沙发脚边的黑色双肩包翻了起来,可除了书,什么也没有。

                                  他想了想,觉得任人这么疼下去不是办法,又走到沙发边,不由分说地把人架起来。

                                  “小陌?”

                                  “去医院。”

                                  迟陌予一边回答,一边扶着人朝外走。


                                  湛葳被送到医院,在药物作用下稍稍缓解了疼痛,他见迟陌予还在,微微轻咳一声开了口,“你回去吧,我没事了。”

                                  迟陌予看了他一眼,却摇摇头说,”没关系,回去家里也是我一个人,我替你看着点滴吧,你要不要睡会儿,还是我帮你通知叔叔阿姨?”

                                  这会儿湛葳才想起来,迟家兄弟刚刚父母双亡,家里除了准时上下班的钟点工,什么人也没有了,冷清得可怕。

                                  他好像无意间戳中了别人的痛处。

                                  他心里不知怎么,对迟陌予竟然生起几丝怜惜来。尤其是他刚才说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语气里的落寂和眼里的迷茫。他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来安慰眼前明明很伤心,却又故作淡然的少年。

                                  “不用了,我一个人住的。”

                                  迟陌予微讶地看了他一眼,湛家以前和他们家是邻居,在湛葳上高中之前两家人还经常走动的,后来因为湛葳父母工作调动才搬走的。据他所知,湛家对这儿子可是宝贝的很。

                                  湛葳见他不信,牵出一丝丝笑,补充道,”我上大学那会有点叛逆,跟我爸妈吵了架就赌气走了,一直都没再回去过。”

                                  至于为什么叛逆,严重到被扫地出门湛葳都略去了,没有说明。他看得出来,迟陌予不是圈子里的人,他并不想接受他对自己的异样眼光。

                                  “怎么会?”迟陌予倒是被湛葳的话勾起了好奇。

                                  可湛葳却是笑笑,不愿多说了。

                                  迟陌予并不是一个很敏感的人,但他还是从湛葳的笑容里读出了几丝牵强。他这个角度刚看能看到湛葳45度的侧脸,他脸部柔和细腻的线条让他怔了两秒,他以前怎么没发现湛葳生得这么好看?

                                  那眉毛不粗不细,浓淡合宜,睫毛又长又翘,翕合间透出一股不同于平时的柔弱风情。

                                  他半长的头发挡住了左侧的脸,更凸显了右侧这对眼睛的特别,那眼瞳并非纯黑,接近透明的琥珀色,晶莹剔透。这一刻,那眸子隐隐透出的寥落和寂寞让迟陌予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什么东西刺了下,麻麻的,有点酸,又有点软。

                                  想什么呢?迟陌予暗自斥了斥自己,轻咳一声,借着替湛葳调整点滴的动作来掩饰这微妙的尴尬。

                                  在迟陌予印象里,湛葳从小就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典范。哪里像他哥啊,虽然脑袋聪明,成绩不差,却是个让老师最头疼的学生,迟到,旷课,打架,没有他不敢干的,要说叛逆,他哥认头份,绝不会有人有异议。

                                  湛葳这么内向的人会做出什么叛逆的事情来?但是人家显然不愿多谈,他也没必要多嘴,她并没有探人隐私的癖好。

                                  两人此后都没有再交谈。

                                  那天迟陌予陪着湛葳一直到挂完点滴。湛葳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一个小自己快七岁男生照顾了一晚上,一直到很多年后,他都还清楚地记得迟陌予当时的温柔体贴和细致入微,熨暖了他的心。

                                  也许,那个夜晚,他就对少年动心了吧?

                                  后来,迟陌予知道了他有慢性肠胃炎,又不按时吃饭,他到迟家的时候都会替他准备吃的,让他不好意思拒绝。

                                  这份贴心,给了湛葳从没有过的暖意,并被牢牢印在了心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4-29 10:53
                                    一个周六的下午,迟陌予从学校练完球回来,便看到自家别墅门前的吊篮里坐着个人。

                                    “不是五点吗?”迟陌予掏出兜里的手机看了眼,才四点五十。

                                    “你来很久了?”

                                    “刚到而已。”

                                    湛葳从门口的吊篮里起身,看了看迟陌予被汗水浸湿的模样,运动过后迟陌予手臂的肌肉线条显得更有力量,湛葳心头微颤,很快垂下眼,”去打球了?”

                                    “啊,过几天有比赛。”迟陌予一边说一边拿着钥匙开了门。

                                    进门后,迟陌予随手就脱掉了自己身上的队服,一边走上楼梯,”你先坐会吧,我去洗个澡就上课。”

                                    湛葳不自在地别开眼,迟陌予肤色偏深,身材非常好,那是一种健康的状态,只是看着他光裸的背影,湛葳便觉得有些燥热。

                                    不行,他得做点什么。

                                    湛葳先自己倒了杯水冷静了一下,然后走向二楼书房,想看看迟陌予的功课。路过琴房忽然心里一动。

                                    他打开门走进去,修长白皙的手指抚过黑色烤漆的琴身,掀开琴盖,手指略带迟疑地按在黑白的琴键上,音色浑厚浓郁,他坐了下来,指尖在琴键上飞舞起来,除了起初因为生疏弹错了两个音,后面都弹得自然流畅,他不由松了松心神,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迟陌予冲完澡换了衣服出来,就听到家里有琴声,心里不由一紧。这个家里,会弹琴的就只有他和母亲。

                                    母亲已经不在了,那这个弹琴的人是……

                                    迟陌予自觉地放轻了脚步走到了琴房,看到湛葳背对他,洁白修长的十指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弹跳,他斜倚在门边,安静地聆听,是李斯特的爱之梦, 他的嘴角慢慢向上弯起。

                                    按下最后一个音符,琴声在空荡得房间里回响了许久,湛葳长长吐出一口气,身后却传来了掌声,”我不知道你除了读书厉害,钢琴也弹得这么好。”

                                    湛葳吓了一跳,回身看到一身休闲的家居服,一脸轻松闲适的迟陌予正带着笑意看着他。

                                    “小时候被逼着学了几年,好久都没有弹过了。”

                                    “你很喜欢这首曲子?”迟陌予忽然问。

                                    “算是吧。”

                                    湛葳轻轻笑了笑,当年教他钢琴的老师说他弹得最好的就是这首爱之梦了。也许是因为自己骨子里还是向往着浪漫的爱情。

                                    “我也喜欢。”

                                    湛葳听了表情有半秒的怔愣,而后漾开了笑容。

                                    迟陌予第一次看到湛葳笑得这么温柔,他虽然常有微笑挂在唇边,那多数是礼貌性地,带着点疏离和客套的味道。此刻这一笑让他的五官刹那间明艳了起来,让人有些移不开视线。

                                    似乎就是那天之后,他们之间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他们开始交流课本和考题以外的东西,湛葳多数只是聆听,但对迟陌予来说已经足够了。自从父母亡故之后,哥哥早出晚归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思管他。

                                    湛葳也慢慢知道迟陌予会弹琴是因为他母亲喜欢。偶尔自己也会和他四手联弹,曲终之后两人会极有默契的相视而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4-29 10:54
                                      棒棒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4-29 22:34
                                        楼主加油,继续更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4-30 21:28
                                          第四章

                                          湛葳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对迟陌予有别的心思呢?是在迟陌予高考前,自己无意间看到了一封情书夹在他的英文试卷里。

                                          那封信从他指尖滑落的时候他才觉得身体里有个地方塌陷了一角,微微有一点点疼痛。他迟钝两秒,才意识到那个地方就是心脏。

                                          迟陌予抢过那封信时脸上不直觉地红了,他听到他说,这女孩也是他喜欢的人。

                                          湛葳清楚地认识到,自己似乎已经对眼前这个少年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可迟陌予是不可能喜欢男人的!他必须立刻抽身。

                                          也幸好那是他家教的最后一次课,他可以功成身退。恰好几天之后,他就接到了大堰市堰南大学的聘书。他几乎是用逃离的速度离开了清远。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迟陌予和他的女朋友也考到了堰大。让他知晓这件事的人是迟阡予。他听到电话那头的人说大堰离清远比较近,让他多多关照。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找到理由拒绝这个请求或者说是嘱托,迟陌予就提着行李,出现在了大门外,他不由地瞠目结舌。

                                          “你……你怎么来了?”

                                          迟陌予咧嘴一笑,”我哥说我要是住不惯宿舍可以来找你。”

                                          “不……我是说,我这里地方太小了。”湛葳一听他要住在这里,心简直要跳出喉咙口了。

                                          “没关系……床舒服就可以了。”说罢他就毫不客气地提着行李跨了进来。

                                          于是乎,迟陌予就这么堂而皇之地住了进来,强行成了他的室友。

                                          迟陌予有时会带罗青青来,两个人一起打游戏或者看碟片。这种时候,湛葳通常不会踏出房门,一来觉得自己像电灯泡,二来……看着他们心里总有些难以言喻的酸涩,索性眼不见为净吧。

                                          一直到大一即将结束,罗青青已经提前考完要回清远,说好第二天迟陌予送她,于是就留下来过夜。但是半夜两个人又不知道为了什么事吵了起来,湛葳睡眠一向很浅,老公寓隔音又比较差,他被搅得几乎一夜没睡。

                                          迟陌予一早起来把罗青青送到车站,回来就见湛葳在厨房泡咖啡,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你胃不好还喝咖啡?”

                                          “上午有两场监考,不然没精神。”

                                          迟陌予见湛葳脸色有点差,想到昨天深更半夜跟女朋友吵架,好像打扰到了人家了,有点不好意思。

                                          他走过去按住湛葳要端起咖啡的手,把咖啡往旁边的池子里一倒,”你等我一下。”

                                          他说完转身进了房间,拿出一个保温杯,又从厨房的柜子里找出一罐红茶,将红茶泡开了,又从冰箱拿了牛奶倒进红茶里,留了一马克杯,把多出来的倒进保温杯,将杯子递到湛葳手里,”这个对你的胃比较好。”

                                          湛葳一直在旁边默默地看着,直到杯子被递进自己手里,他的手指轻轻抚了抚杯身,心里百味杂陈,最后垂眸道了句谢谢。

                                          迟陌予没心没肺地笑着说不用客气,然后就转身进房间复习去了。

                                          留在原地的湛葳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喃喃自语,“不要对我这么好,我怕……”

                                          他怕自己情不自禁,更怕自己越陷越深……


                                          迟陌予最后一场考试碰巧是湛葳监考,可最后却临时换了人,迟陌予猜想八成湛葳又是肠胃炎发作,这两天一直看他在吃药,想到这些他心里没有来地一紧。

                                          他一考完就急匆匆地回到公寓,轻轻推开湛葳的房门,看到他正安静地沉睡时,他才稍稍安下了心。

                                          其实湛葳如果脸上红润些,再多些肉的话,那张脸就更完美了。

                                          看着看着,他好像着了魔一样,伸手抚过湛葳的眉眼,墨扇一般的睫毛,手指在那终年缺乏血色的薄唇上流连了几秒,在他尚未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低下头,吻住了那双唇。

                                          湛葳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贴住了自己的唇,迷迷糊糊醒来,看到的是迟陌予放大的那张脸。

                                          他登时清醒过来,”唔……”

                                          迟陌予似乎也被自己吓了一跳,他几乎是惊跳起来,当下转身飞也似地逃了出去。

                                          湛葳看着迟陌予逃跑的背影,抚着刚才被他吻过的唇,胸口横亘着的苦涩久久不散。


                                          迟陌予没地方可去,等他回过神已经回到了家。

                                          眼下是半夜了,自己什么都没带回来,包括大门的钥匙。他绕到了花园,那里有一扇落地窗,运气好的话那里没锁,就可以从那里进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4-30 21:38
                                            度娘又删我帖子ORZ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4-30 22:16
                                              接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4-30 22:18
                                                从第几章开始是倒叙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05-01 19:44
                                                  冒泡暖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5-01 20:27
                                                    第五章

                                                    迟陌予觉得自己要疯了。

                                                    在来医院之前,他根本不相信自己竟然会喜欢上一个男人!他抱着已经失去意识的湛葳,第一次感受到心脏骤停的滋味,连罗青青都没有让他有过这样害怕失去的感受。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在这个人身上投射了太多的注意力?而自己竟是后知后觉到这种程度?这阵子自己的反常终于有了解答。

                                                    他似乎已经习惯,每次回过头,湛葳那双剔透的眼睛总会闪动着温柔的光芒看着自己,在他迷茫的时候给了他认同和鼓励,让他觉得自己再也不时孤身一人。

                                                    湛葳醒来的时候已经夜深了,他只觉得全身骨头跟散架了一样,睁眼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直到一股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鼻腔,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迟陌予送到医院了。

                                                    迟陌予。

                                                    他转头,看到那人正握着自己一只手,趴在床边睡着了。

                                                    护士来巡房,他抬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怕吵醒床畔的人。

                                                    “你醒啦!”

                                                    护士前脚才走,本就没有睡沉的迟陌予就醒了,他略带孩子气地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湛葳不甚自然地抽回手说,“我没事了。谢谢你送我来医院,早点回去吧。”

                                                    迟陌予听到他张口就是赶人,心里忽然非常不爽!

                                                    “你干嘛一直赶我走?刚才也是,现在也是,我很讨你嫌吗?”

                                                    “你明天有课。”

                                                    “你怎么知道?你知道我的课表?”

                                                    湛葳没有作声,别扭地不愿回答。他们这样只会越来越牵扯不清。

                                                    “你快走吧,我求你了,行吗?能不管我吗?”

                                                    良久,湛葳见他还是不走,也有些恼,干脆挑明了。他不是避自己如蛇蝎吗?现在又这么关心做什么呢?

                                                    “你……喜欢我?”迟陌予听出了那弦外之音,睁着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直直看着湛葳,他感觉到身体里出现了一股骚动。

                                                    “没有!没有没有!我是gay!我喜欢男人!你离我远点……你……唔……”

                                                    湛葳的话音,被溶解在了迟陌予的吻里。不似上一次他睡着时那个仓促又短暂的亲吻,这次是温柔又缠绵的深吻。

                                                    迟陌予的舌头已经霸道地撬开了他的贝齿,灵活地在他口腔里翻搅舔弄。

                                                    等迟陌予吻够了,才离开湛葳的唇,看着那唇色不再浅白,甚至有些微微红肿,他露出狡黠的笑容。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那笑弯的眉眼让湛葳的心轻颤了一下,低哑着声音问他。

                                                    “我做的,还不够明显吗?”

                                                    迟陌予说着又俯身碰了碰他的下唇,在他耳边,轻声说着,”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湛葳不太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心情仿佛在坐过山车一般,他的心脏有点承受不了这样巨大的起伏,呼吸间的气息有些不稳。

                                                    “你刚才……说什么?”

                                                    “我—喜—欢—你。”

                                                    迟陌予笑着,一字一顿地重复一遍,毫不扭捏。喜欢就是喜欢了,他个性如此,一旦认定了,就不需要遮掩。

                                                    可他并没有得到预期中的回应,看到湛葳脸上一阵青白,最后归于黯然,他才迟钝地忆起自己还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女朋友。眉心一皱,他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湛葳出院以后,迟陌予又从宿舍搬回了芳葳苑。湛葳没有拒绝,也没有表现出多少欢迎的意味。可迟陌予明显觉得湛葳在生气,他搬回来就快一个星期了,湛葳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让他几乎要抓狂了。

                                                    这天深夜,他特地等着那个晚归的男人,谁知让他看到妒火高涨的一幕。

                                                    他只是在阳台不经意地一瞥,路灯下两道拉扯中的人影让他微微眯了眯眼,他认出其中一个是湛葳。他想也没想,抓起桌上的钥匙就冲了下去。

                                                    “你还能走吗?你那么喝是不是不要命了?”

                                                    范正彦拧着眉,扶腰半搂着刚刚吐完,脚步明显虚浮的人,一边没好气地数落道。

                                                    他不过刚好到堰大来听课,那么巧就是听了湛葳的课。出于礼貌跟人打了个招呼,身为湛葳的前男友,他以为湛葳不会想再见到他呢,没想到他客套问了一句要不要去喝一杯,结果引来这种后果。

                                                    湛葳的脸上原本还有着三分病容,现在在酒精的作用下染上了两抹酡红,加上他原本就细腻柔和的五官,映衬在昏黄的路灯光下别有一番柔弱迷人的风情。

                                                    “我自己上去好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他一边说,一边推开那人扶抱的手,晃晃悠悠地往前走。在他又一次踩空步子险些跌倒的时候,范正彦还来不及惊呼,湛葳身后的黑暗的楼道里就冲出一个人影,迅速闪到跟前,充满力量的手臂一勾,就把人捞进怀里。

                                                    湛葳混沌的眼里亮着迷离的光,好不容易聚焦到一起,看清身侧的那张脸,惊吓地挣扎起来,”我不要你,你走开……”

                                                    迟陌予任他叫却没有松懈半分力气,牢牢锁住他的腰,闻着他身上那股酒气眉头打了个死结,咬牙吼了他一声,”你安分点,还想进医院是不是?”

                                                    湛葳被他一吼,心里委屈得要命,眼眶不由地微微一红。这人凭什么对他大呼小叫?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迟陌予见了心头被狠狠一扯,知道自己语气重了,深呼吸两下,放软调子哄他,”我不是要凶你,你听话,回家了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5-01 23:15
                                                      迟陌予见了心头被狠狠一扯,知道自己语气重了,深呼吸两下,放软调子哄他,”我不是要凶你,你听话,回家了好不好?”

                                                      然后他转头凶狠地瞪着在场的另一个男人,”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少年充满防备和嫉妒的目光恨不得穿透自己,那保护性的姿势更加说明了两人的关系,范正彦这下明白了,看来是小俩口吵架了,难怪湛葳这么反常了。

                                                      他举手投降,露出一抹了然的笑意,”朋友,朋友而已。人我送到了,他大概心情不好,多喝了两杯,好好照顾他。”

                                                      说完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家了,好不好?”

                                                      迟陌予见人走远,满脸无奈地对着怀里还在挣扎的醉鬼说道。

                                                      “你走开……”

                                                      湛葳不理,几乎用了吃奶地力气挣开了腰上紧箍着的手臂,迟陌予没想到喝醉的人力气这么大,跟平时温吞斯文的样子大相径庭。

                                                      他很快一把把人拽回来,这次干脆直接把他横抱起来上了楼。

                                                      一进门,湛葳立刻捂着嘴从他怀里跳下来,冲进一旁的卫生间,吐得天昏地暗。

                                                      迟陌予火大地不想理他,可看他吐得脸色发白,还是忍不住走过去蹲下身,一下又一下地抚着他明显瘦了的背心,“你到底折腾什么啊你?我喜欢你是有这么可怕吗?”

                                                      吐干净了,酒气也散了一些,清醒了一点的湛葳,扶着一旁的盥洗池站起身,长长吐出一口气以后才开口。

                                                      “我……是喜欢你,可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我玩不起这种游戏,我对待每一段感情都是认真的,你如果只是觉得一时新鲜,觉得好玩,那请不要轻易跟我说,你喜欢我,我真的……会很难受。”

                                                      “笨蛋!你怎么知道我不认真了?”迟陌予被他说得鼻子一酸,又觉得自己的心意被他曲解了,有点委屈,替自己不平。可同时又无法不心疼这人的傻气,明知道不会有结果还一头栽进来。

                                                      湛葳苦笑一下,“你有女朋友。”

                                                      他一直都知道迟陌予是直男,根本没想过他可能会喜欢自己,他自认没那个魅力能把直男给掰弯。

                                                      “我和她说得很清楚了,我们已经分手了,在我搬回来的那天。”

                                                      在明了了自己的心意之后,知道了湛葳对自己的意义更重要,迟陌予率先找到还在跟他冷战的罗青青提了分手,让他意外的是,对方竟然也平静地接受了。

                                                      “你说……什么?”

                                                      湛葳难以置信地瞪着他。

                                                      迟陌予却轻笑着上前一步,极认真望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瞳,清清楚楚地对他说,”我喜欢你,我要当你的男朋友。”

                                                      湛葳大概是吓到了,脚下一软,有点站不住,被迟陌予一把揽近胸口,”你的回答呢?愿意吗?”

                                                      “你……你才十八岁……你……”湛葳还是不敢相信,结结巴巴地说道。

                                                      “还有两个月就满十九了,而且,谁规定十八岁就不能喜欢你?”

                                                      迟陌予颇为挫败地打断他,怎么这难哄啊!可旋即又兴起了逗他的念头,因为他发现眼前红着脸的湛葳特别好看。

                                                      “你是耍我吗?一会儿说我不认真,一会儿又嫌我年纪小,你其实根本不喜欢我吧?对不对?”

                                                      “不是……我……我……”湛葳活了二十几年,从来没有这么慌乱,这么手足无措过,明明刚才还能说得义正辞严,现在心跳得飞快,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

                                                      迟陌予又将双臂收紧了些,沉缓地朝他吐出,”我要做你男朋友。”

                                                      湛葳看着他一脸坚定,僵持几秒之后,心跳渐渐平稳下来,他像是认命似的叹了口气,随后软软靠上迟陌予的肩头,低低喏了一声,“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05-01 23:16
                                                        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5-02 22:5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05-02 23:01
                                                            没想到楼楼的现言也写的那么好,掉进坑里爬不出来啊!爱你么么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5-04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