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吧 关注:30,579贴子:566,023
  • 3回复贴,共1

热门经典小说《不负情深不负君》完整版在线阅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热门经典小说《不负情深不负君》完整版在线阅读


回复
1楼2018-05-06 20:42
    第十七章 明里暗里的纠结
    猩红的双眸映着颜可儿皱紧眉头的样子,沐白深居然觉得痛快。她的疼比的上他心里疼吗?
    可儿,一起下地狱吧。
    疼的眼泪都掉出来了,落到沐白深的手上。
    “这算什么疼。”嘴上这么说,可沐白深还是不由的松了手,
    “可儿现在需要静养。”狄行风无奈的开口,“你要是只是来折磨她的,请回吧。”
    可儿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男人,这么煎熬也不肯放弃。
    究竟是为了什么。
    “白深。”颜可儿将手放在身后,隐隐发痛,柔声道:“我们好好谈谈好不好?”
    沐白深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冷峻的面容让人觉得害怕,“谈?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你让他来干什么?可怜你?还是疼惜你?”
    “我……”颜可儿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落到了沐白深的眼里就是默认了,眼里像是点了两团火,顷刻间就能把人烧成灰烬,“颜氏的消息你已经知道了吧。”
    颜父的话,早已经有人告诉他了。
    “白深,我很感谢你。”颜可儿不知他怎么提起这一遭,一心只想缓和他的情绪,便开口道,“我知道颜氏能活过来都是你帮忙的结果。”
    这番话落到沐白深的心里,不但没有让沐白深情绪缓和,反倒握紧了拳头,“颜氏活过来了,所以你就后悔了。”
    “什么后悔?”
    还在他面前装,沐白深瞳孔微缩,“知道颜氏救活了,你就没什么忌惮了吧。所以后悔给我发短信了,所以他才会出现在这里。”
    颜可儿愣愣的看着他,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不……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沐白深冷冷的道,掐住她纤细洁白的脖子,只要他稍稍用力,这个人就再也不能骗他,再也不能在他面前狡辩,“颜可儿,你以为你是谁?”
    “沐白深,你在干什么!”贝爱楠刚刚走到门口就看见这一幕,想也没想,手上的包就朝着沐白深扔过去了。
    砸的沐白深一愣,手上的动作也松了。
    他缓缓的转过头,看着贝爱楠。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冰冷的气息从他身体里释放出来。气势压人,贝爱楠不由的退了一步。
    狄行风连忙走上去,查看颜可儿的伤。
    “颜可儿,你可真有意思。”沐白深掏出一支烟,眼神冰冷。
    贝爱楠见此三步并做两步走了过去,“沐白深,你实在太过分了。你为什么这么折磨可儿?因为你,她三天两头上医院,还不够吗?”
    “不够。”沐白深点燃烟,熟稔的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她欠我的,这点怎么可能够?我不放手,她永远别想和别人双宿双飞。”
    说道双宿双飞的时候,沐白深嘲讽的看了狄行风一眼。
    贝爱楠皱紧了眉头,“沐白深,你知道什么?你除了折磨可儿你还会做什么?”
    “那是她应得的。”沐白深抖了抖手上的烟灰,“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说罢转身就走了。
    贝爱楠狠狠的瞪了一眼沐白深才走到颜可儿的病床前,看到颜可儿手上青紫一片,心里微酸,“可儿,他怎么可以这么对你!”
    “是我欠他的。”颜可儿不自然的将手收到背后。
    沐白深说的不错,当年不告而别的人是她,欠下账的人是她。就算沐白深不肯原谅她,误会她。
    她也该通通受住,毕竟沐白深忍受的是被抛弃的痛苦。
    狄行风叫了个小护士过来给颜可儿上药,“可儿,这不是他伤害你的理由。”
    “对啊,你当年离开,也是因为有原因,可是他呢?”贝爱楠一肚子的火,恨不得立刻掐死沐白深。
    颜可儿勾起一抹无力的笑容,“好了,今天让你们看笑话了。”
    “你啊,就是性子太软了,怎么可以这么将就他。”贝爱楠轻轻的拍了颜可儿的头,“可儿,你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颜可儿点点头。
    “要是你累了,就走好吗?”
    颜可儿皱起眉头,清丽的眸子像是陷入了纠结一般,变作混沌,好半响她才开口:“不,我不行。”
    她走了,沐白深怎么办?
    当年就是她什么都不说,孤注一掷的走了。所以两个人才落得这样的下场,这一次,她不会走。
    “你是个***?”贝爱楠把包一摔,“可儿,你知不知道你在他身边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我们很担心你,就算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你想想我们好不好?我们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你被沐白深折磨死。”
    颜可儿畏惧的往后缩了缩。
    狄行风连忙拉着贝爱楠走了过去,“你不能这么刺激她。”
    “我……”贝爱楠叹息一声,偷偷探进去看着颜可儿正缩在床边颤抖着,又内疚又害怕,“我刚刚是不是吓着她了?”
    狄行风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头,“我知道你是为了可儿好,可是她刚受了刺激,情绪不稳定。你这么质问她,只会让她的精神更加的恶化。”
    “我就是气不过来,沐白深凭什么这么对她。明明是他求着和可儿结婚,可儿答应了他又这个样子。”
    狄行风眼眸里染上了一丝黯然,“这件事,我们也管不了。”
    可儿在国外的时候,虽然郁郁寡欢,可是精神也比现在好很多。沐白深这么刺激下去,可儿是真的会疯的。
    贝爱楠握了握拳头,“沐白深那个**!”
    “进去陪陪可儿吧。”
    贝爱楠走了进去,颜可儿好像已经平静下来了。她神情恍惚的看着窗户外面,忽的拿起镜子来,看了眼自己脖子上的伤痕。
    看来明天不能去看爸爸了,爸爸向来强势惯了。不论病情好或者坏,从来都是一套说辞。颜可儿是真的很担心,那是这个世上,自己唯一的亲人了。
    “可儿,吃苹果吗?”贝爱楠晃了晃手上的苹果,“刚才是我不对,这本来就是你的事,我不该这么咄咄逼人。”
    颜可儿微微一笑,“我知道,你们也是担心我。”
    只是她和沐白深之间的因果,不是别人能够左右的,只有她自己承受。
    如果连靠近都做不到,那么就互相折磨吧。


    回复
    2楼2018-05-06 20:43
      第十八章 我该拿你怎么办
      沐白深感受着强劲的风从耳边吹过,灼热的火焰似是从他身上迸发出来。周遭的车无一不避开他,毕竟一辆兰博基尼受了损可不是他们能赔的起的。
      “白深,你喝的已经够多了。”莫羽纶劈手夺下他手中的酒杯,“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值得吗?
      他从未问过自己值不值得,因为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给我酒。”
      猩红的眸子。
      “这不像你。”莫羽纶手一翻,手尽数泼到了他的女伴头上,“一个颜可儿而已,你为了她疯了多少年了,该放下了吧。”
      女伴惊呼一声,衣服被浸透,显露出曼妙的身材来。却仍旧缠着莫羽纶的另一只手臂,“莫少,你把人家都淋湿了,你不对人家负责吗?”
      莫羽纶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女伴立马松开了手。
      “放不下。”沐白深拿起另一瓶朗姆酒,顾自倒入杯中。
      秦逸东按住他的手,“够了,一会还要回沐家。”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不告而别?”沐白深扯着秦逸东的领子,低吼道,“为什么要骗我?”
      让他满心欢喜又统统落空,这样她心里好受吗?
      走的是她,要和好的也是她,让狄行风来的人也是她。
      秦逸东看了莫羽纶一眼,两人皆是无奈。
      最后还是莫羽纶开口,“我送他回去吧,今天就到这了。”
      “莫少……”一听他要走,女伴娇滴滴的开口。
      莫羽纶从包里抽了一堆毛爷爷,随手扔给女伴。看着女伴跪倒在地上忙不迭的捡钱,莫羽纶耻笑道:“爱情游戏?老子就是喜欢花钱,犯不着动心。”
      “好了,你生什么气,送他回去吧。”秦逸东好笑的看着他,“一会晚了。”
      莫羽纶这才转身走人,想着沐白深刚才的样子,秦逸东若有所思。
      住院的日子本是最难熬的,好在贝爱楠天天都来陪她。两人谈起以前的事,又是唏嘘又是有趣。
      颜可儿免不得想起以前和沐白深在一起的时候,贝爱楠提的多了也感觉出来了。慢慢就不提了,只同她说在职场的一些事。
      “你还在画画吗?”贝爱楠看着她纤细洁白的手,问了出口,又觉得有些不妥。
      颜可儿也看了眼自己的右手,“很久没画了,老师教的都忘完了。”
      “你记性不是挺好的吗?”贝爱楠记得读书的时候,老师说的话,颜可儿能记个八.九不离十,同学都开玩笑说她是相机人。
      颜可儿微微有些恍惚,笑了笑道:“我饿了。”
      显然是不想再提这个了,自从知道自己有精神病遗传史之后,颜可儿对自己的记忆力这些都失去了关注。
      她甚至一度觉得自己记忆好,是因为精神病的缘故。
      “想吃什么?”贝爱楠强挤出几分微笑来。
      颜可儿想了想,“想吃……想吃鸡蛋饼。”
      “你现在可吃不了这么油腻的东西。”狄行风笑着走了进来,将手上的东西放在颜可儿的床边,“瞧瞧这个,看喜不喜欢。”
      颜可儿打开一看,是皮蛋瘦肉粥,不由的瘪了瘪嘴。
      “是李记的。”
      听此,颜可儿又变得眉眼弯弯了。
      “我有同事为了讨好女朋友特意去李记,我让他顺路给我带了一份。”狄行风把粥拿出来,看着贝爱楠一眼,“你也去吃饭吧,可儿我陪着她。”
      贝爱楠正觉得尴尬的不行,听此转身就走了。
      “白深他有来过吗?”颜可儿接过勺子,低眸看着粥,“我不敢问楠楠,他们两个……”
      狄行风抬起头来,他讨厌沐白深,可是看见颜可儿这个样子,又心疼。
      “你是不是对我也很失望?”颜可儿心慌意乱的搅着粥。
      狄行风叹了一口气,“没有。可儿,我们怎么会对你失望呢?我们只不过是希望你好。这两天……沐白深没有来过,可能在忙吧。”
      “嗯。”颜可儿眼里扫过一丝黯然。
      明明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会变成这样。
      沐白深不来,是去姜婉婉那了吗?
      也好。
      吃过饭,颜可儿拿起镜子。脖子上的伤痕并不是很严重,已经不是很能看的出来了。爸爸也在这家医院,颜可儿同狄行风说过之后干脆办了出院手续。
      把自己收拾了下,才去看爸爸。
      推开门的时候,颜父正坐在床上看报纸,一见颜可儿就笑了出来,“怎么来也不说一声。”
      “刚好路过,就过来看看爸爸。”颜可儿面不红心不跳的撒谎,见着颜父手上的报纸,便探过头去看了看,见是商业报纸便接过放到一边,“怎么生着病还不好好休息?”
      颜父笑了笑,“就是看看,这一天天的也没意思,打发打发时间。”
      “爸爸,以后我多来陪陪你。”颜可儿心空苦涩,却笑着道。
      是自己的疏忽,这几日都想着沐白深。她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孝。
      颜父轻轻的摸着她的头,“爸爸知道你也不好过,陪不陪都没关系。只要你自己过得好就够了,我都一把年纪了。”
      “爸,你别这么说。”颜可儿拿过一颗橘子来,剥了给颜父吃,“我和沐白深挺好的,你好好养病,心情要放松。”
      见着女儿倔强的模样,颜父也不戳破,笑了笑道:“知道了,和你妈一个样。你今天过来也好,我这两天有个想法,也想找你商量商量。”
      颜可儿直觉是因为颜氏的原因。
      果不其然听见颜父说:“颜氏我是没有心力去管了,可是就这么放着。你那些大伯是不会甘心的,公司就暂时交给你来管。我的股份统统都给你,股东大会上面你不必担心。再说有个颜氏在手,你在沐家也可以挺直了腰板。”
      眼泪在眼眶里不住的打转,眸子亮晶晶的。颜可儿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来,“爸,你说什么呢?”
      “可儿别哭。”颜父忽的咳了两声,脸色憔悴,“这些话爸爸早晚都要跟你说的,我听说你大伯要有动作了。”
      爸爸还在医院,她颜家的亲戚还真是厉害。
      --------------------------
      未完待续,
      威信搜索并关注【红树林书阁】回复小说名或86即可看全文
      记得点赞哦,谢谢大家支持小编


      回复
      3楼2018-05-06 20:52


        回复
        4楼2018-05-13 2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