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笙歌醉里归吧 关注:29贴子:1,963
  • 63回复贴,共1

【佳句赏析】戳进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佳句赏析】戳进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5-10 06:42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5-10 06:43
      如果真的可以千里婵娟,那又何必与你千里思念,纵是风月千年,万里江山,也不及与你对视的瞬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5-10 06:44
        上学去喽~( ̄▽ ̄~)~放学再继续ԅ(¯ㅂ¯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10 06:44
          终于有除了我以外的人发帖了,好开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10 21:51
            发现新大陆喽~(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5-11 06:04
              哇,颜晚党。


              收起回复
              8楼2018-05-13 09:40
                来咧来咧来咧来咧来咧来咧


                回复(16)
                10楼2018-05-13 20:20
                  话说....等级辣么高战斗力却辣么低是肿么回事


                  回复(7)
                  11楼2018-05-13 20:27
                    “娘子,分别用西瓜和橘子砸你的头,哪个最痛?”
                    “当然是我的头最痛”
                    “傻瓜,是我的心最痛”


                    收起回复
                    13楼2018-05-13 20:48


                      收起回复
                      14楼2018-05-13 20:49
                        “喂,你没事吧?”
                          风恋晚用树枝捅了捅从墙上摔下来的小男孩。
                          “咳,没...没事。”
                          男孩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顺了一下象牙色头发,问道:
                          “你叫什么?”
                          “我?”
                          男装的风恋晚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没错,就是你。”
                          “我叫风如暮。你呢?”
                          “本宫...本大人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
                          然后转头就走了。
                          “切,这小孩儿看着挺可爱,没想到如此......”
                          风恋晚一时找不到语言来形容他,突然尴尬了。
                          “算了,先去凤栖宫找娘亲吧。”
                          说着,风恋晚往和小男孩儿相反的方向走去。
                          ——————慈禧宫——————
                          “参见皇后娘娘。”
                          “来,晚儿,让韶姨看看,当初你娘生下你的时候还那么一丁点,没想到七年过去,都长那么大了。瞅瞅这孩子,长得真是水灵。”
                          “皇后娘娘谬赞了。”
                          “叫韶姨!”
                          云韶装作生气了,把脸一沉。
                          “韶姨~”
                          旁边,水落正捂着嘴偷笑。
                          “好了,韶儿,你就别吓晚儿了。”
                          “哎呀,咱晚儿那么懂事,怎么会被吓着呢?”
                          云韶喝了一口茶。
                          “晚儿,韶姨和时叔让你女扮男装,你有没有听话呀?”
                          风恋晚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晚儿很听皇上和韶姨的话的。”
                          “那就好,晚儿长得那么好看,可得放着点儿,戈儿的童养媳可不能让别人给捞走喽。”
                          云韶放宽了心。
                          “喂喂喂,你怎么说话呢?这是我家晚儿,啥时候成你家的童养媳了?”
                          水落脸一黑。
                          “反正咱俩感情也瓶颈了好长时间了,现在是不是该增进一下感情了?”
                          水落作势要开打。
                          “咳,师姐,开个玩笑,别在意啦~况且戈儿挺好的,你为什么不同意呢?”
                          “因为我想让晚儿自己选择啊。”
                          “可是你明知道,他们是生生世世交缠在一起的。”
                          水落的目光暗了下去。
                          “对啊,我是知道,可如果你家戈儿将来要是敢对我家晚儿不好,我就带整个水中月把你家皇宫翘了。”
                          水落叹了一口气。
                          【麻麻对本宝宝是溺爱啊。】
                          “娘亲,晚儿要吃馄饨。”
                          “好,娘亲还带你去上次那家。”
                          水落慈爱地摸了摸风恋晚的头。
                          “师姐,带上我呗。人家都在这凤栖宫里闷坏了”
                          云韶可怜兮兮地盯着水落。
                          “问你相公要些盘缠。”
                          “好嘞!”
                          说行动就行动,云韶运起轻功,直奔乾阳殿。
                          ————-乾阳殿——————
                          “臭眼屎,给些盘缠,我要去和师姐逛街。”
                          云韶一脚踹开了无辜的大门。
                          颜时放下了毛笔,无奈地问道:
                          “多少?”还有,我不叫眼屎,更不叫臭眼屎。
                          “恩————一千两吧,黄金。”
                          “简单,不过报酬......”
                          颜时把他金库的钥匙给了云韶。
                          “放心,一定给你带些东西。”
                          云韶接过钥匙,直接跑了。留下颜时在那里哭笑不得。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啊!
                          话说,云韶回到凤栖宫。
                          “师姐,晚儿,快跟我走,我们去搬银子!”
                          说着拉着水落和风恋晚向地下室走去。
                          【这个小师妹在深宫之中带了那么久,脾气仍和当年一样,难得啊。真希望你能一直保持着这份纯真。】
                          只是水落没想到,云韶只对他们这样罢了,对于那些要谋害她的人,她绝不心软。岁月的磨练已经使当年躲在她和风离背后的小师妹褪去了当年的单纯。
                          “咔嚓”
                          “好了,走。”
                          云韶拍了拍手,带着她们走进了地下室。
                          “哇!”
                          风恋晚被眼前这金光闪闪的一幕亮瞎了眼。
                          【皇帝大大好有钱!看来是时候敲诈一番了。】
                          殊不知,因为今天对颜时的敲诈一番,牵出了之后的一段姻缘。
                          “晚儿喜欢哪个随便挑,韶姨做主。”
                          “谢谢韶姨~”
                          说完,风恋晚就扑向了金光闪闪的宝物,水落和云韶则在一旁装盘缠。
                          两人小声交谈着。
                          “师姐,你说我们要不要把这里搬空然后一起带着晚儿去浪迹天涯?”
                          水落咳了一声。
                          “那戈儿和颜时怎么办?更何况风离他一个人整理着全宗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事务,白天还要上朝议事。”
                          “你还不相信师兄的能力吗?”
                          “不是我不相信,而是这样下去长久了他的身体估计会吃不消。”
                          ......
                          风恋晚无视了旁边那俩的对话,因为此时此刻她的眼睛里只有宝贝。
                          “宝贝宝贝,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哦?这是什么?”
                          风恋晚显然被旁边的一只白萧吸引了。
                          “啊,那是玄玉笛。晚儿你要是喜欢的话就送你吧。”更何况颜家拐儿媳就是用这个笛子拐的,哦呵呵呵呵呵呵~云韶在内心里奸诈地笑了起来。
                          “谢谢韶姨~”
                          风恋晚又往暗兜里装了一些别的东西,然后就坐在一旁把玩着笛子。
                          “晚儿,走了!”
                          水落在门口向风恋晚招了招手。
                          “来了!”
                          就这样,三人大摇大摆地扛着两大麻袋的金银财宝出了宫。
                          ——————马车上——————
                          “墨亦,去找几个人来,帮忙扛东西。”
                          “是。”
                          水落转过头问道:
                          “韶儿,这些要全部花完吗?”
                          “没错没错~”
                          “咱们是不是有些铺张浪费了?”
                          “没事,反正是臭眼屎的钱。”
                          水落的嘴角抽了抽,躺在水落怀里装睡的风恋晚嘴角也抽了抽。
                          ————————————
                          “娘......两位夫人,到了。”
                          “恩,你先回去吧,到点了再来接我们。”
                          “是。”
                          “韶儿啊,咱们这样是不是有点招摇。”
                          听了水落的话,风恋晚同意地使劲点头。毕竟低调是她做人的原则。一世是这样,两世也还是这样。
                          “师姐,你忘了吗?我们不是有储物符吗?”
                          “哎呀,忘了。”
                          水落从袖子里拿出储物符,整理好东西,然后,三人一起向成衣铺走去。
                          ——————成衣铺——————
                          “给这位小公子换件衣服,女装。”
                          水落指了指风恋晚。
                          “是。”
                          掌柜的倒也是聪明,不多过问。
                          片刻过后——————
                          “哇啊!师姐,你是怎么生出这么貌美的女儿的!”
                          “你问我我问谁去?”
                          水落淡定地喝了口茶。
                          “掌柜的,再去挑几套衣服,按照最好看、最贵的挑。这位美女付账。”
                          说着,指向了云韶。
                          “是!”
                          掌柜笑眯眯地去挑衣服了,心想【唉呀妈呀,发大财喽~】
                          不一会儿,掌柜的又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水落粗略地看了一遍。
                          “恩,不错,包起来。”
                          在她说这句话的同时,云韶掏出了储物符。
                          “多少钱?”
                          “三十二万两。”
                          掌柜的笑眯眯地报了数。
                          “给。”
                          说着,云韶掏出了三十五万两黄金。
                          “不用找了。”
                          求掌柜的心里阴影面积。
                          【我说的是白银,您却给了我黄金!还是三十五万两!把我全家卖了都找不起呀!】
                          “墨亦,扛着。”
                          墨亦带着几个人突然出现,这可把掌柜吓了一大跳。
                          看着眼前差不多堆成一人高的衣服,墨亦汗颜,甚至有些怀疑人生。
                          突然,外面一阵骚动。
                          “怎么了?”
                          水落问向墨樱。
                          “主子,外面有个妇女临产。”
                          风恋晚用小手拽着水落的衣角。
                          “娘亲,人家想去看看。”
                          “好啊。”
                          一行人走出了店铺。
                          “墨竹墨鹿,去把群众驱散。”
                          风恋晚用软软的小手指挥着。
                          “墨卿墨律,你们去找块干净的白布和几根枝干,搭成一个帐篷。”
                          “是。”
                          软软糯糯的声音却有着让人信服的力量。
                          可还是有一个围观群众装着胆子问。
                          “你一个小毛孩儿凭什么命令别人?”
                          风恋晚脸一黑。
                          “就凭我是大夫,我会医术。有问题吗?”
                          “没...没有。”
                          那个人的声音显然有些被吓得发抖。
                          “谁是病人家属?”
                          “我!”
                          一个中年男子在小妾的引领下走了过来。
                          “你在外面等着,让丫鬟回去那些被褥,再叫人拉辆马车。
                          小妾却不为所动。
                          “快去!”
                          男子踹了她一脚。
                          “老爷,这个小孩儿说的话不能信啊,毕竟她只是个小孩儿!”
                          “老子叫你去你就快去!磨磨唧唧的,居心何在!”
                          男子忍不住,爆了粗口。
                          风恋晚在内心点赞。【好样的老铁!】
                          风恋晚好心提醒道:
                          “快点哦,不然发生了什么事我可不管。”
                          “听见没有?快去!”
                          男子又踹了她一脚。
                          “娘亲,你和韶姨可不可以让他们离开?”
                          风恋晚指了指旁边的一群吃瓜群众。虽然被墨竹和墨鹿驱得够远了,可在别人的注视下救人她还是有点不自在。
                          “当然,只要是晚儿的请求韶姨都答应。”
                          水落黑着脸说:
                          “我才是她娘亲。”
                          “没事,未来我也是的。”
                          空气瞬间尴尬了。
                          风恋晚咳了一声。
                          这一咳缓解了尴尬。
                          水落露出了水中月的宗徽的投影。
                          “不想被灭九族就快滚。”
                          声音轻描淡写,却隐藏着杀机。
                          “不想被贬奴籍就快滚。”
                          这边,云韶也露出了凤印的投影。
                          就在那一刹那,所有的人都消失了,只剩下有关人员。
                          “小主人,弄好了。”
                          “恩。你们先出去吧,我一个人就行。”
                          四人面面相觑。
                          水落的声音想起。
                          “相信晚儿,她可以的。”
                          四人退了下去。此时,帐篷里只剩下风恋晚和产妇。
                          “还能听到我说话吗?”
                          “产妇点了点头。
                          “我等下给你注射麻药,你会昏睡一会儿,不过不必担心,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恩。”
                          风恋晚调动意识,从空间里把剖腹产的工具都拿了出来。
                          (注:女主穿越时带着前世家族祖传的契约空间。)
                          风恋晚先给她注射了麻药,待她昏睡过去,动起了刀子。
                          画面太难描述,省略。


                        回复
                        15楼2018-05-13 21:04
                          把今天写的全发出来惹,不过还有一部分由于忘记保存所以白写了


                          收起回复
                          16楼2018-05-13 21:04
                            不是佳句赏析么,怎么变成文了


                            收起回复
                            17楼2018-05-18 20:02
                              弃坑了哟~ԅ(¯ㅂ¯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5-18 22:35
                                继续


                                回复
                                20楼2018-05-19 21:26
                                  清风舞明月,幽梦落花间。一梦醒来,两眉间,相思尽染。只身天涯,独醉贪欢。揪心思绪无边无沿。独依窗前,任风吹,看花落,黄花树下,你是否又在轻拂玉笛,醉拔情弦?遥望千年,繁华散尽,我却痴心未改。可惜几度徘徊,走不出的,仍是那梦里花间的蜜语甜言。


                                  回复
                                  21楼2018-05-19 21:26
                                    .一座山,隔不了两两相思,一天涯,断不了两两无言,我用三生把你思念,独饮那一碗梦婆汤,把自己葬于山骨间,静听那涓涓流水,那清风伴着落花飞舞!且听风吟,吟不完我一生思念,细水长流,流不完我一世情深。


                                    回复
                                    22楼2018-05-19 21:27
                                      一场红尘恋,一份千年缘,几缕隔岸相思,隐逸了多少楼台旧梦?在水一方,愿着一身荷香,乘一叶兰舟,划过秦时明月,穿过唐风宋韵,寻你在烟波浩渺的西子湖畔!只想,为你环佩叮咚,轻敲在每个念你的夜晚;只想,为你巧笑嫣然,抹去你一生的尘埃!


                                      回复
                                      24楼2018-05-19 21:27
                                        如果可以,可以陪你千年不老,千年只想眷顾你倾城一笑;如果愿意,愿意陪你永世不离,永世只愿留恋你青丝白衣。你的容颜在我心中如莲花的开落,残阳徽墨,细语微澜,几首仰天,一瞬间开遍漫天的烟火。你是否还端坐在一里的长亭,芊芊玉指,卷着和风的温润,画青天一角,起湄水之滨。


                                        回复
                                        25楼2018-05-19 21:27
                                          一个大帅比轻轻飘过~


                                          回复
                                          26楼2018-05-19 21:28
                                            帅不帅我不管,图我先抱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5-27 20:57


                                              回复
                                              28楼2018-05-28 18:19
                                                1、人不一定要生得漂亮,但却一定要活得漂亮。生气会蒙蔽我们的判断力。生命的完整,在于宽恕容忍与博大的爱心,如果没有这一切,你拥有了所有,也是虚无。
                                                2、昨天是一张废弃了的支票,明天是一笔尚未到期的存款,只有今天是你可以支配的现金。人间没有永恒的夜晚,世界没有永恒的冬天。
                                                3、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你自己。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我不是超人,给不了你伟大梦想,可能你一直不知道我就是个平凡不能在平凡的人。
                                                4、我们不得不饮食睡眠游惰恋爱,也就是说,我们不得不接触生活中最甜蜜的事情:不过我们必须不屈服于这些事物……
                                                5、梦想是孤独的旅行,路上少不了质疑和嘲笑!这个世界不符合所有人的梦想只是有人学会遗忘,有人却一直坚持。
                                                6、至理名言,当现实遇到瓶颈,梦想会被看清。记住,重情者赢。时间是把锋利的刀,成全过我的疯狂,也粉碎过我的梦想。
                                                7、梦想这东西和经典一样,永远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反而更显珍贵。有梦想什么时候都不算晚。尽管可能会失败,但是知道自己尽力了。
                                                8、人生最终的价值在于觉醒和思考的能力,而不只在于生存。心作良田耕不尽,善为至宝用无穷。我们应有纯洁的心灵,去积善为大众。就会获福无边。
                                                9、在命运的颠沛中,最可以看出人们的气节。正如恶劣的品质可以在幸运中暴露一样,最美好的品质也是在厄运中被显示的。
                                                10、不论是狮子还是羚羊,都要奔跑;不论是贫穷还是富有,都要去奋斗。要有积极的人生态度,不要受了点挫折就想不开,人生最尊贵者莫过于生。
                                                一段话,一哲理,每天一次的心灵之旅。


                                                回复
                                                29楼2018-06-03 17:59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