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崖煮鹿吧 关注:24贴子:5,820

゛❤┊Blessings for your┊明月几时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5-29 14:23
    第一站:


    博古轩


    回复
    2楼2018-05-29 14:25
      -


      【自江山不夜关门后,若是想找点古董便只能来博古轩来碰碰运气,其实一向都有收藏的爱好,只是有些事却也是不得不为之,既然有道理,那么就只能遵循,即便心里是觉得有几分惋惜,深吸了口气,稳了稳心神,抬眸看了一眼匾额,抬步往里走,掌柜依然很是热情的前来招待,但还是一如往常喜欢单独来品鉴。】


      【楼上都是掌柜的私人收藏,每次前来也就都习惯到楼上转转,只要有什么新的宝贝就一准会先发现,来到楼上站在博古架前,抬起手拿下来古董瓷瓶来看看,拿着就有那么几分的爱不释手。】


      回复
      3楼2018-05-29 14:27
        【光阴似箭,至道十八年的冬至携着漫天飞雪而来。掐指一算,我回京已有整整一年的时间了。与家人重逢之喜,与朝歌确定心意之喜,固然是真心实意的,但跟我今日所要拜会的这位旧友在心中的位置一比,前者似乎就轻了一点。】
        【晨起往百里府走了一趟,不想扑了个空,幸好管家尚认得我,好心告知他家主人一早出门去了。我原以为其人仍是为店铺生意奔波,未料江山不夜早被更替。再三打听才知悉实情,不免惊诧。思虑我同这位旧友生平集会场所,一一前去寻访。行到博古轩一处,从管事口中得知所寻之人正在二楼,由掌柜陪着赏鉴新品。谢过管事,径直上了二楼。】
        【甫过楼梯拐角,就见掌柜迎面而来,几句寒暄,不作详表,推门而入,见故人真容。】
        :多年未见,兄长别来无恙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5-29 16:38
          -


          【手里拿着青花瓷器是上乘之选,自然有几分想要收入囊中的感觉,可想来掌柜也并非能轻易的忍痛割爱,一时之间心里倒是在想着应对之策,虽这么多年过去,但是这脾气倒是一丁点都没有改变,有眼缘就会想要收藏回府,不知这一点是否与爹爹昔日相似。】


          【耳边一听熟悉的声音险些将手中的瓷器摔落,惊讶的看向人,倒真是有许久未曾相见,放下手中的瓷器,抬起手放在人的肩膀上拍了两下,然后又仔细看了一遍才放心,叹息后,道。】


          “难得还知我是你兄长?一别多年,除了信笺外倒也不知回来看看?你回来怎么也不早说,为兄可以去接你。”


          回复
          5楼2018-05-29 16:44
            【我与百里兄昔年一见如故,相交投契,便结为异性兄弟,彼此年岁相差十余,然,一心将他看做亲人。无所不言。闻人叹息,不禁感怀。】
            :与兄结义,对誓家祖,誓言尤在。虽隔山河,不爽斯盟,历岁月之久,各坚其志,愿休戚与共,同沐林辉。兄长如此说,愚弟愧不敢受。
            【步上兄长跟前,躬身行过拜礼,得他虚扶起身后才续上言】
            :去岁冬至抵京,因在节下,未及通报。一来,家中亲眷多年没见,总有些话要说,不得空。二来,我不比兄长成家立业,日夜操劳,难得节下闲暇,让嫂嫂多陪陪兄长,难道不比对着我要有趣的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29 17:22
              -


              【昔年一见如故便也算是忘年交,两人有着共同的喜好,如家人般对待,彼此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没有丝毫的隐瞒,有任何事也都愿意为人去赶走烦恼,毕竟比起人经历倒算是多些,早年的誓言人依然记得那么的清晰,心里也是觉得格外的宽慰。】


              【见人行礼时,抬起手扶了人一把,两人之间本来也不必太过于介意,但是礼数人要遵守也是好的,毕竟京城之中多半都是在意的,让人能够习以为常也是好事,听得人打趣的话语,唇角扬起笑着回应道。】


              “你们各有各的有趣,不同不同也,但确实许久未曾见你,若是早知你来就让你嫂嫂在府中备上膳食,我们再小酌两杯岂不是快哉?”


              “如今回来便好,现下是准备留在京城了?还是另有打算?”


              回复
              7楼2018-05-29 17:54
                【见兄长言语之中提及府上那位夫人,眼中难掩幸福柔情,便可知其夫妇琴瑟和谐,是何人人称羡的情景了。兼我们相识多年,深知百里兄为人处世自有一套,与凡俗不同,不由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嫂嫂有了几分好奇。】
                :久闻嫂嫂贤淑懿德,择日定当另行登门拜会,方是礼数。
                【说罢邀百里兄同坐,先行挽袖濯洗茶杯。】
                :此次回京本是庆贺家慈寿诞,而我见高堂日益年老,深觉往昔行事任性乖张,无意再次远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5-29 20:47
                  【每次提及夫人总是打从心里觉得暖起来,家有贤妻夫复何求,听到人所说的话时却也很大方的接受人对夫人的夸奖,唇角扬起带着几分幸福的笑容,若不是先前人总是很赶时间,那也不必等到现在还未曾见到夫人,可能火候差些,以后定然是有机会的,如此那么一想便也就释怀了。】


                  “无妨,改天你来府中做客的时候必定是可以见到的。”


                  【两人一同坐下,见人洗茶杯也就并未再动手,兄友弟恭也是件好事,对人所说的事也觉得的确应当如此,不过之前也赞同人该出去的时候便去闯一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眼神看着人,缓缓说道。】


                  “你心中自然有数,不必为兄多说,是什么年纪就该做什么样的决定,无非别让自己后悔便好。”


                  回复
                  9楼2018-05-29 20:56
                    【慢条斯理的将茶杯濯洗干净,斟上香茗,一杯双手奉给兄长,一杯握在掌心,恭恭敬敬的聆听训诫。兄长向来对我关怀备至,情谊一如既往,曾念我年幼,不知深浅,迷茫前程,不知去留时,给予我方向指明,使得我有勇气迈出第一步,去看山河万里,充实眼界,历练筋骨。】
                    【忽而想起来此之前得知的一桩怪事,心有疑惑不解。】
                    :愚弟仍有一事不明,希望兄长能为我解惑。
                    【话音稍顿,察兄长眼色,复言】
                    :愚弟记得从前兄长在京城中是有两处店铺,一处名为江山不夜,取江山不夜月千里,天地无私玉万家,另一处名为归去来,取词归去来兮。何以如今只余归去来?


                    回复
                    10楼2018-05-29 21:30
                      -


                      【此番人询问起江山不夜,当年之事记忆犹新,想想曾经的稀世珍宝有多少件,又有多少人眼馋,恨不得将件件都占为己有,若是想留有余地就应该做出最为明智的选择,与爹爹相谈后决定关了江山不夜,对外只谈是无暇顾及两家店铺,至此一心都放在归去来上,现下倒是有些意外人会如此来问,不过也算是真的已经成长,很多事不在去看表面,已经明白更深一层的缘由,将江山不夜的事说与人听后便也只是淡然一笑。】


                      【眼看着时辰不早,本来是想再跟人聊一聊,但是却也觉得人应当早些回府便是约好下次来府上做客,彼此都不必相送,各走各的便可,所以走到博古架前拿了瓷器下楼的时候去找掌柜磨破了嘴皮才将宝贝收入囊中,抬步离了博古轩。】


                      回复
                      11楼2018-05-29 21:35
                        【在外游历时,也常与家中和兄长通信,故他店铺的事我也是知道一些的,只是不知其中是否有更多的隐情,若今日不问,始终疑惑且忧心。索性兄长是一直坦诚以对的,见我问起,也不作疑心,一一将事情说来,为我解惑。】
                        【这日是我与兄长久别重逢后首次对谈,席间品茗对谈,同兄长说起一些路上的见闻故事,他也听得津津有味,还说来日要携夫人多多出游。我猜这大约也是他一时兴起,毕竟舟车劳顿,他心中明白,不过既然是席上笑话,彼此笑过也罢,不愿说破。】
                        【聊得兴起而忘了时辰,直至日头偏西,掌柜前来提醒才不舍分别,且再定下回登门拜访的时辰,后话不提。】


                        回复
                        12楼2018-05-29 21:59
                          第二站。


                          我家。


                          回复
                          13楼2018-05-30 18:42
                            -


                            【一早就收到拜帖知道人要登门来访,特意跟夫人商量着准备午膳,让小厮跟丫鬟们照例清理,思来想去觉得还是不要影响爹娘,所以觉得还是在南松招待比较妥帖,毕竟府上那么大,若是人来了迷路便也不好,所以既然头次来就该更好的照顾,若是用了午膳还有时辰想着到时候再带着人四下去逛逛这百里府。】


                            【这府上其实是重新修葺过,而且是按照八卦的方法摆设的风水,很是奇妙,有趣的紧,若是无趣的时候,在府上能够走上一天都不觉得闷,让丫鬟去泡壶茶,坐于凉亭中烹茶等人前来。】


                            回复
                            14楼2018-05-30 18:46
                              【城中初见小雪的那日,与朝歌钟楼一会。原以为是稀松平常的碰面,何曾想她竟是亲口来告诉我,她不日便要以勤王义女的身份参与宫中秀女大选。这于我,不啻于是一道平地惊雷,将往昔东流。】
                              【不记得这一天自己在雪中站了多久,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到赫佳府。从来我只知她心地善良,是个值得我用尽一切去保护的好姑娘,而非冷漠绝情的陌路人。】
                              【我不禁想,难道这真是上天无心的一个玩笑吗?要我求而不得,与朝歌走到一个死生不复相见的结局。】
                              【彻夜未眠,脑海里始终挥散不去的是雪中她的背影,和她一番诀别之言。第二日难免精神不济,也没有任何心情再去应对店铺事宜,更不希望家人担忧,索性告病说往城中医馆取药。实则是约了兄长一谈,希望以他睿智能再次为我解惑指点迷津。】


                              回复
                              15楼2018-05-30 2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