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杉谦信吧 关注:2,635贴子:33,889
  • 3回复贴,共1

日本战国军队在高丽战场的防线奔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592年,丰臣秀吉前后发兵二十万侵略朝鲜,是为文禄之役,但最后却以失败告终。对于为何会失败,日本学者星野丰城谓曰:秀吉初意欲席卷朝鲜而入明。及明师出,我军亦多失亡,自知其事之不易。乃欲得明室之女、割朝鲜四道以了局。

本来,丰臣秀吉在文禄之役的目的就是吞鲜入明(这是最根本的动机)。但因为明朝的军事介入,让日军损伤惨重,知道征服朝鲜、明朝是非常困难的,因此只能龟缩朝鲜沿海。同时,这也让丰臣秀吉侵吞朝鲜、直入大明的野望宣告破碎,于是其要求大为后退,向明朝提出了苛刻的议和条件,希望以其后退的要求收拾残局,结束侵朝战争。但是明朝并不接受这些苛刻的要价,在经过多年反复交涉后,只是让册封使渡海封了个日本国王的虚名给丰臣秀吉,并未给予其实利。这让丰臣秀吉的面子完全丢尽,直接动摇到了其政权的权威,于是复有庆长之役(直接动机不是为了所谓的恢复勘合贸易)。

庆长之役的关键转折点,是在1597年8月的全州军议、9月的镇川军议、井邑军议三次重要会议以后,日本战国军队在开了三次大会后,意识到了自身局限性,完全转变为了非常被动的守势,集体南撤,龟缩在朝鲜半岛南部全罗道、庆尚道的海滨,不复敢有大动作。

在1597年12月~1598年1月期间,明军组织数万大军,发起了蔚山战役。在此期间,明军攻陷了日军的蔚山城,迫使日军退入南面的岛山城内。



但岛山险峻难克,明军苦攻十余日而不克。最后日军水陆援军大集,明军仓皇撤退,死伤三四千人,未能实现攻克岛山的目标,反而打了败仗。战后,日本一方宣称杀死明军一万三千多人(明史则更称阵亡两万人,杨镐在报告中改成了才阵亡百余人,这一错误的说法广为流布)。后人对明军在蔚山之战的作为,评价都很糟糕。但事实上,这一场所谓的败战,给予了日本战国军队在心理上极大的重创。在蔚山之战结束后,侵朝的日本战国军队气焰大减,顿感在朝鲜已经撑不了多久,他们不仅没有敢做追击明军到庆州的动作,反而前后两次向丰臣秀吉苦苦请愿,要求将朝鲜的防线后撤(当时日本战国军队已经退到了朝鲜半岛南部最沿海的地方了),弃守最前线的日据城池,连蔚山城也不要保了。在第一份请愿书中,侵朝日军大名主张弃守朝鲜西部最前线的顺天城(小西行长守)、朝鲜东部最前线的蔚山城(加藤清正守)。小西行长从顺天城后撤至熊川城,加藤清正从蔚山城后撤至西生浦。


以下 是示意图。


请愿书中提议的小西行长从西部最前线的全罗道顺天城撤守至庆尚道熊川城(计划):



请愿书中提议的加藤清正从东部最前线的蔚山城后撤至西生浦(计划):


若请愿书通过,弃守蔚山、顺天后的日军防线(朝鲜南部最沿海,已很靠近对马岛):



对比朝鲜全国地图。若请愿书通过,日军在朝鲜构筑的防线的全景图(右下角处红线):



不过,请愿书并没有被丰臣秀吉通过,反而痛骂侵朝日本战国军队的胆小无能。但侵朝日军并没有放弃,他们不依不挠,向丰臣秀吉提交了第二份要求将防线后撤的请愿书。这份请愿书比第一份而言,要价更为苛刻。侵朝日军要求弃守东部最前线的庆尚道蔚山城(加藤清正守),后撤至西生浦;放弃西部最前线的全罗道顺天城(小西行长守),后撤至庆尚道泗川城;弃守靠近全罗道顺天城的庆尚道海南岛;弃守庆尚道梁山城(黑田长政守),后撤至加德岛。


以下是示意图。


请愿书中提议的加藤清正从东部最前线的庆尚道蔚山城后撤至西生浦(计划):



请愿书中提议的小西行长从西部最前线的全罗道顺天城后撤至庆尚道泗川城(计划):




请愿书中提议的黑田长政从庆尚道梁山城后撤至加德岛(计划):




第二份请愿书若达成,弃守蔚山、顺天、梁山、南海岛后的日军防线(更加靠海):



丰臣秀吉收到第二份请愿书后,暴跳如雷,在回信中痛骂了一顿提出这些要求的日军大名,说他们非常不争气,灭尽自己威风。在信件中,丰臣秀吉说,大明、朝鲜人加在一起,攻一座孤城尚且不能攻克,自己溃逃了;以我日本战国军队之神勇,应当以雷霆之势追击,将其一举歼灭,为什么你们这帮**不仅把敌军放跑了,还自己向老夫提出要集体跑路的要求,为什么你们这帮人这么废?守这么一两座城不是你们本份吗?为什么这点都做不到?


不过骂归骂,丰臣秀吉自己也知道日本战国军队在朝鲜已经撑不下去,气数已尽了,还是痛下决心,决定按照请愿书中提出的要求,弃守庆尚道的梁山城,将这个城的守军后撤至加德岛。到了五月份的时候,干脆连加德岛也不守了,守兵也直接撤了。


于是,在蔚山之战后,日本战国军队在朝鲜的实际防线是这样的:



虽然丰臣秀吉连续两次驳回了侵朝曰jun的请圝愿书,但他最后也不得不做出妥协,批准同意弃守庆尚道的梁山城和加德岛,甚至在弃守加德岛的同时,也召回了一大批侵朝jun圝队和侵朝总大将宇喜多秀家、máo利秀元回到曰本。表明在这个时候,丰臣秀吉本人已经放弃了在侵朝战争扩大战线,甚至有结束战争的念头。在蔚山之战这一场传统观点看来明jun打得很糟糕的战役结束以后,曰本战囯jun圝队在朝圝鲜的防线就已经濒临崩溃瓦解,其侵略的势头也已经全然寂静了。


在蔚山战役结束以后,一直持强圝硬主战态度的加藤清正,态度也发了极大变化。据《萩藩阀阅录》记载:“清正虑敌bīng再来侵”,也向明jun派出使者,谋qiú与之议和,但是并未受理睬。而顺天城的小西行圝长一方也有同样的动作,向朝圝鲜派出了议和使者,但是结果也一样,遭遇冷遇。侵朝曰jun大名(不包括加藤、小西)接连两次向丰臣秀吉提交请圝愿书,加藤清正、小西行圝长则与明jun、朝圝鲜方面进行接圝触,要qiú议和;以及蔚山战役后,曰本战囯jun圝队在事实上的防线后撤,这些都清楚揭圝示了蔚山战役给予曰本战囯jun圝队的重创,以及曰本战囯本身的脆弱性质。


IP属地:浙江1楼2018-06-19 11:52回复


    IP属地:浙江2楼2018-06-19 11:53
    回复


      IP属地:浙江3楼2018-06-19 11:53
      回复
        顶一下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6-19 18:4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