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吧 关注:607,793贴子:9,659,501

【转文】宁荣荣的宝石匣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文作者LOFTERid:倾听迷悟 前辈。这儿艾酱/可乐,有幸在LOFTER读到这篇文章,深受感动,私以为是所读过最好的斗罗同人之一。因此要来授权与吧友们分享~
【未见end请勿发言,谢谢配合!】
原贴链接:http://qingtingmiwu.lofter.com/post/1d72a4d9_f2e31fd
【目前发了两贴,其中一贴已被屏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6-30 19:3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6-30 19:32
      世人皆传,七宝琉璃宗富可敌国,
      世人皆传,七宝琉璃宗七彩绚烂,
      世人皆传,七宝琉璃宗宗主举世无双,
      世人皆传,七宝琉璃宗的小公主万千荣宠。
        
      我五岁那年,有一次,我闯祸了。
        
      “荣荣。”
      我回过头,看到我最敬爱的父亲正无可奈何地看着我,一副头疼的模样。
        
      彼时,我举起从家具上抠下来的宝石,晃了晃,表情煞是无辜。
        
      “爸爸!”
      看到他,我又随手地把手中的东西一扔,欢快地扑进他的怀里,丝毫不知被我随手一扔的东西在平常人眼里是多么的宝贵——那足以让一个平民之家一生衣食无忧。
        
      我就出生在这里,自小,彩色的琉璃装点城堡的每一处塔顶,伴随白鸽飞舞的晨曦在每一个清晨奏启宝石点缀的门篱,而每一个银白色的夜里,紫水晶与席梦思在一起。
      出晴,窗台画满虹霓;落雨,石柱环绕清逸;
      云漫,虚幻的面纱无风而起;风弄,时间的斧凿炫彩涟漪;
      雾霭,迷蒙的闪烁若即若离;雪霜,浣洗的砂金郁郁凛凛;
      雷怒,不尽的霄吟响彻天地
        
      ——这就是七宝琉璃,而我就在这里。
        
      它富有,壮丽,华光美溢,它美轮美奂,继承者唯一。人们常说,我是这片大陆最富有的孩子。
        
      “怎么了,我的小公主?”
      我的父亲将我抱起,语气慈爱而温和。
        
      “没做什么呀。”我为他的到来感到不解。
        
      “那这是什么呢?”他指了指被我随手抛弃的东西,它正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水晶的地板映着它的华美炫逸。
        
      “宝石。”我认真地回答,看向他的眼里是那么的不解和无辜。
        
      他与我对视,清隽好看的眸子映进我的眼底,最后他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是我的不对。”面对儿女,父母总是容易将过错归结于自己。
        
      “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把它从门上撕扯下来吗?有人向我禀告你对家里镶嵌宝石的家具进行了破坏。”他柔声问道。
        
      我想了想,那是源于孩童间的一时赌气。
        
      宽敞的大门迎宾,炫彩的世界开启。来自外界的人们注目,赞颂其外在的奢绮;高居城堡的主人暗喜,分享其内在的宽栗。
        
      “看,这就是我家。”我漫步于前,回头,欣欣。
        
      “哇,好漂亮!”
      “那些,都是宝石吧。”
      “爸爸妈妈说这些宝石很珍贵的,荣荣,那是真的吗?”
      ……
        
      “当然。”我骄傲的仰起头,像高贵的白天鹅。
        
      “好羡慕!”
        
      于是我成功引得他人的羡艳。
        
      我把头扬得更高了,环顾四周,美吟。
        
      “用那么珍贵的宝石来装饰,不要紧吗?”有孩童担忧。
        
      四方辐辏,惴惴不息。
        
      “这是我家,有什么可要紧可不要紧的。”我笑言。
        
      华贵之于雍容,大气;陌生之于局促,难及。
        
      “不,不是那意思。我是自然知道这是你家的。但是,但是爸爸妈妈说这些宝石很珍贵的,这……这么大喇喇地摆着,我觉着挺不好的。”
      他缩了缩脖子,揉捏衣衫。
        
      “这东西……很珍贵?”我挠挠头。
        
      他们当即忿忿不平,众口一言:
      “当然了!”
        
      “可是我家到处都是呀,我觉得它们就是闪闪发亮的石头。”
      我睁开双臂,似要环抱内宇,沐光的皇冠加冕,彩色的虹霓添衣。
        
      “好厉害!”
      “那能不能给我几块宝石呢?”
      “还有我,还有我,拜托嘛。”
      ……
        
      我一拍胸脯,正想说“包在我身上”。
        
      “切,有什么了不起。”有人不屑,眼底暗嫉。
        
      我一惊。
        
      众人不解而面面相觑。
        
      那人瞥头,背去。
        
      “这些东西不是属于你的,宁大小姐,它们只是属于你的父亲,而非属于你。”他转过头,恶劣一笑,“将宝石当作普通石头,不知其价,只怕呀,万一有一天你什么都没有了。”
        
      方知,阳光之下,亦有阴影,难以相形。
        
      “你胡说!”小小的孩子大喊。
        
      惊语!
        
      “我没说错!”他咬牙而去。
        
      众人散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6-30 19:32
        于是我对父亲眨眨眼,抬头,反问:“我不能这么做吗?”
          
        他揉揉我的脑袋:“当然可以,若你喜欢,爸爸还会给你更多。”
          
        我欣喜。
          
        “但是,不是这样地对待它们。”
        他抱着我,将地上的它捡起,把它重新放到我的怀里。
          
        我将它举起,阳光映照剔透里,目光澄明。
          
        “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
        “因为它们是珍贵的。”
          
        我疑惑,将它举起,问:“为什么?明明家里有那么多。”
          
        他轻笑:“呵,难道因为它们的数量多就不珍贵了吗?”
          
        难道不是吗?我用目光问询。
          
        他摇摇头,目光肯定。
          
        我从他的怀中挣起,环顾四周,宝石的装点明快而写意,一眼望去,瞩目的,隐藏的,显眼的,不经意的,都在那里。
          
        “可它们都在那里。” 我一指,明明它们自己就随意散置。
          
        我再望向他,他摇头如一。
          
        我撇嘴,他笑吟。
          
        “好啦,不要生气。”他摸了摸我的头。
          
        我躲避,大喊:“爸爸,你明明就是在耍我嘛,这也不是,那也不是的,那到底怎么样?”
          
        他将我从他的臂弯处轻轻地放下,俯身顾言:“那只是它们之于你,来得太容易。”
          
        “可那就是我的呀?”我反驳。
          
        我应该有自由处置它的权力。
          
        “是你的,又不是你的。”他轻轻刮了刮我的鼻子。
          
        我仰望他,我不明。
          
        他还想解释,可我想起那个男孩说的话,懊恼,挫败,直坐于地。
          
        “快起来,怎么做地上了?”他着急。
          
        我扯了扯他衣襟:“爸爸,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你先起来,地上凉呢。”
        “我不。”我抗议。
        “又怎么了,我的小魔女。”他煞是拿我没法子。
        “你先回答,不然我就一直坐地上了。”我也焦急。
        “好好好!”他投降。“说吧,宝贝女儿。”
        “嗯~,我在想,在想…..”我斟酌词句。
        “在想什么?”
          
        我鼓起勇气大声喊道:“要是有一天我什么都没有,我要怎么办呢?”
          
        话毕,父亲愣住了,看起来相当惊愕,继而压抑,最后还是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仿佛我问了什么好笑的问题。
          
        我制止:“不许笑!”
          
        “哈哈,抱歉抱歉,荣荣。”
          
        我恨不能跳起来跺跺脚,他笑得都要直不起腰了。
          
        “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呢?”他扬起的嘴角还带着笑意的余烬。
        “就是想,忽然,就想到了。”我鼓着脸,嘟囔。
        他笑着摇摇头,安抚道:“那你不用担心了。”
        “真的?”我不相信。
        他点点头:“我们七宝琉璃一族是必不会陷入那样的境地的。好孩子,知道我们一族武魂的天赋是什么吗?”
          
        我摇摇头。
          
        “是鉴宝!”他揭晓谜底。
          
        “鉴宝?”我十分好奇。
          
        “我们一族武魂的天赋就是拥有在万千事物中挑出最有价值事物的能力。这一点体现在珠宝古董上,就是我们完全能够在不借助任何外物的情况下,就能轻易看出最宝贵的一项。现在的你还没有觉醒武魂,所以你不知道。”他温和地说。
          
        “真的?”我睁大了眼睛。
          
        “当然。”他把我从冰冷的地上的拉起。
          
        我拍拍自己的衣裳,感叹:“哇,那我要是现在就把宝贝存起来,等到时候,我不就不用担心什么都没有该怎么办了。”
          
        “说的不错,这也是我想要说的,来,给你。”
        他手腕一抹魂导器,手上就出现了一个精美的匣子,上面镶嵌了七色的宝石。
        “这是什么。”我把它翻过来倒过去地折腾,打开,瞪眼,“空的,什么都没有。”
        “对,就是空的,你可以用来收藏属于自己的宝贝。”他说。
        “什么都可以吗?”我的眼睛闪闪发亮,“宝石也可以?”
        “这本来就是一个宝石匣子。”他笑道,“喜欢吗?”
        “喜欢,这样我就可以搜集好多好多漂亮的宝石,我数数,我要红宝石、蓝宝石、蛋白石……我要好多好多,都是我的,这样到时候宗门和爸爸出了什么意外,我就不会一无所有了。”我把它高高地举起。
          
        他听了只一阵啼笑皆非:“这些是谁告诉你的呀?”
          
        “当然是我自己想的。”我拍拍胸脯。
        “真的?”
        “当然。”我肯定道,掰着手指头算道,“宝石是我掰的,问题是我想的,宝石匣子是我的,宝石也是我的。嗯~都是我的。”
        “对,都是你的。”
        “我听别的孩子说,宝石是很珍贵的,万一爸爸有一天什么都没有了,这样我到时候也能保护你,因为这些是属于我的,爸爸的被收走了,我的也不会被收走。”
          
        那时,我诉说着孩童的稚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6-30 19:32
            
          “三哥,把那个石头,那个金属,那个碎片……通通都要给我买下来。”
          “你说慢点呀,荣荣,好的好的,老板,结账。”
            
          “我去,荣荣这买东西的能力和她喝酒的天赋有得一拼呀,难道土豪都是这样魄力的吗?大气呀!诶,不过遇上这么一个败家娘们,你以后可就惨喽!”
            
          不远处传来几人讨论的声音,不一会儿,又有一个反驳的声音插入其中。
            
          “说什么呢?胖子,你才败家呢?你难道不知道荣荣在给咱们生财呀。”
            
          “诶,真的假的呀!不过说实话像荣荣这样爽快的也挺好的,喜欢什么就直接说嘛,不像竹清,有时我都不知道她喜欢什么?”
            
          一个爽朗的男声前来,几道调侃也紧随其后。
            
          “哦,原来老大你是这样想的呀!”
          “可不是吗,可头疼了……小舞!竹清!”
          “哼!”
            
          “别误会呀,我就是觉着你总是不说话的,有时,我想好好讨好你也……”
          有人忙着解释。
            
          “其实……你可以……直接问的……”
          有人直白表达。
            
          “这是啥意思呀?”
          迟钝的人不解。
            
          “戴老大,你是笨蛋吗?就是她很乐意和你多多坦诚的意思。”
          反应快的好友充当了翻译官。
            
          “诶,这总是喜欢别扭来别扭去的小两口呀。”
          “胖子你别说,没准这还是人家的情趣呢?”
          于是再兴起一波调侃,更增性质。
            
          ……
          …….
            
          “他们在后面聊得好热闹呀。”我说。
          “我先过去看看。”唐三说。
            
          前边买卖的店家好奇地探出头,和善地说道:“你们感情可真好。”
          “是吗?”我笑了笑。
          “瞧你们热闹的。”店家看了,手上边把货物包起来边聊着。
            
          “你们在闹什么呢?”余光里看到唐三已经走上前。
          “哦,我们说到败家的……”
          有人急不可耐地想要交待起来。
          “别听这胖子胡说!”
          反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反驳。
          “不过,哥,荣荣鉴宝的能力是真的吗?”
          有人被激活了好奇心。
          “那当然是真的不能再真了,对吧,小三。”
          有见过的人肯定。
          “不是,小奥呀,你这夸人的嘴脸怎么就那么不可信呢?”
          于是形式逆转,交待者开始了调侃。
          “与有荣焉。”
          沉默的人总结得干净利落……
          “这总结好呀,竹清。胖子你学学,就是这么有内涵。”
          ……..当然也少不得情人的夸赞…….
          “戴老大,我发现你谄媚起来更不堪入目!”
          …….于是有情人再被调侃……
          “同意!”
          “同意!”
          “同……”
          “小三,你也……”
            
          “哎呀,这感情可真是亲昵。”店家似被这热烈的气氛感染,也由衷扬起了嘴角。
          “倒是让您见笑了。”我含笑。
          “倒不如说,姑娘你也很亲切,我好像见过你。”店家想了想。
          “对,我曾来过这儿。上次也是和朋友一起,这次也是为了宗门来的。”
          “那是姑娘的宗门?”店家有些惊讶。
          “不不,我也有宗门,那是朋友的。”我连连摆手。
          “那可就更难得了。”她一拍手掌。
            
          “好了,别闹了,上次唐门草创的时候,七宝琉璃宗武魂具备的隐藏能力就帮了我们不少忙,不知捡了多少漏,一些古董变卖了还作为了资金。”
          “天,真的呀,敢情荣荣还是咱们的招财宝来了?”
          “哇,荣荣好棒!”
          “嗯,的确是得天独厚呀。”
          “所以说嘛,厉害不厉害,哈哈哈!不过话说小三呀,既然有些折算了资金,那是不是我意味着我也算入股了呀!”
          “干你什么事儿呀!臭小奥。”
          “喂,胖子,她是我媳妇儿好吧,她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我的事儿也是她的事儿。咳咳,所以小三呀,这分红配比嘛,是不是可以再商量呀?”
          “高,实在是高呀,这脸皮比地皮还厚呀。”
          “问过人家了嘛,嗯~”
          “我想说,小奥呀,这事儿你赢了,大哥绝对做不出来呀!”
          “厚颜无耻。”
          “咳,你们都少说两句吧,我看荣荣快买好东西了。”
            
          “就这些了,谢谢老板!”我接过包裹。
          “不用,你们真是感情好呀!”她再一次感叹。
          我但笑不语。
          “你们真的只是朋友吗?”她问。
          “嗯~我们是兄弟姐妹。”我想了想。
          “啊,长的不像呀!”这让她张大了嘴巴。
          “是兄弟姐妹,又不是兄弟姐妹!”我转过身,又顿了顿,“总之,是我最宝贵的。”
            
          身后,留下未反应过来的店家。
            


          回复(15)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6-30 19:33
            等到我们终于抵达下脚处,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天啊,人好恐怖呀!”被直直扔下的胖子感慨。
            “只能说我们的名头太响了,以后一定不能掉以轻心。”唐三抹了抹额头。
            “我总觉得我赞成不用魂技而跑步出来是一个错误。”戴沐白心有余悸。
            “我倒觉得挺刺激的,你和竹清搭配干活不也挺好的嘛,怎么会累呢?”小舞调笑。
            “小奥呢?”我看了看四周。
            “这儿呢。”他晃悠悠地走进来,“我觉得胸闷,好多弯道呀,头好晕呀!”
            我连忙过去搀扶。
            “啧啧,这体质真是。”戴老大连连摇头。
            “我那是被闷的,我的天啊,这气味也太熏人了,这得多少人呀。”
            听到质疑,本来还在我怀里靠着小奥当即跳了起来,但立刻又靠了回来,看来他确实很难受。
            唐三走了过来,拿出一个药瓶往他的鼻子前凑,很快脸色就舒缓了,他说道:“看来真是被闷的了。”
            “不过这样看的话,小奥,你的体质果然还有所不足呀。”虽然这么说,但戴沐白依旧关心地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
            他闷哼一声,没有回应。
            我的双手不自觉收紧了。
            “放心。”似是察觉到我的紧张,他在我的怀里抬起头,“好歹我可是为获得保护你的力量而千辛万苦闯炼过的呢,就是累了点,荣荣,你可对我有点信心呀。”
            我对上他那双笑吟吟的桃花眼,嗔怪道:“我可没有关心你。”
            “知道,知道。”他连连点头。
            他还想说点什么,被身后的三哥一下把头按回了怀里,他很是无奈地说道:“真是,你们小两口可长点心吧!”
            “就是就是。”马红俊肥嘟嘟的胖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尤其是你的体质哟,可长点心吧,要没了这媳妇儿,你打着灯笼往哪儿找去呀!”
            “马红俊!”
            “哈哈,荣荣害羞了。”小舞起哄。
            “我那是……”
            胖子刚想辩解……
            “实话实说。”
            ……就获得竹清的支持
            “还是竹清识货。”难得得到一贯冷清的朱竹清支持,他的小辫子简直要翘起来了。
            “真是的竹清,你怎么也跟着一起凑热闹呀!”
            “哈哈哈哈!”
              
            众人大笑不已,一时房间内尽充满欢声笑语。
              
            我收敛两腮间的绯红,轻轻地将手放置在他的头上,抚摸:“不用那么勉强也可以的,我知道,我都知道。”
            他微微抬起头,一笑:“我也知道。”
            众人见此也停下了嬉闹。
            “不用那么勉强保护我也可以的,那会很辛苦。”想到他过去辛苦的模样,我不禁敛下了眉眼。
            “但是……”他忽而急了,不安分地想要起来。
              
            “有大家在呀。”
              
            众人一震。
              
            我睁开双眼,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面前的伙伴:“我们是一体的呀,你忘了?”
              
            “如果我有危险,不,我们中任何一个有危险,我相信其他人都不会不管的,不是吗?”
            我看着他们,欣然一笑,眸光信任而坚定,
            “我们能托付彼此!”
              
            奥斯卡慢慢地坐了起来。
              
            我们曾经决定好要成立一个团队,我们彼此都在心里发誓我们一定要永远在一起,我们在战场比肩相配,我们一起——铸就了我们骄傲的荣誉,名号响彻了大陆的云彼。
              
            众人面面相觑,目光接触一刹那,但微笑不语,却眸光坚定。
              
            我们不止是友谊,我们的情谊早已深深刻入了我们的骨血里,我们相互都是彼此最亲密的存在,我们永不分离。
              
            “哎,这说的……”一向粗犷的戴老大颇有些羞涩的擤擤鼻。
            一旁的朱竹清撇过头避免让人看到她泛红的羞窘,看似冷冷的竹清其实很容易害羞。
            “嗨!我现在真想知道宁叔叔当初把女儿决定嫁给你时的感受呀,小奥呀小奥,你以后可一定要好好珍惜呀!”一贯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马红俊难得正色道。
            “荣荣说的太棒了!”小舞冲过来抓住我的手,同时对一旁的奥斯卡拍拍胸脯“要真有事儿,放心,姐在呢!”
            “放心,我绝对在。”坐在一旁的奥斯卡一把揽过我的肩。
            抬起头,看到一贯稳重内敛的唐三轻轻点头赞赏的目光,注视着整个七怪的眼睛里满含往日极少显露的温情,似火焰般浓烈而温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6-30 19:36
              “不是吧,我今天才知道,你俩谈个恋爱连个定情信物都没送过呀,我说老大,你以前追女孩的本事去哪儿了?”胖子调侃。
              “闭嘴,死胖子。”他一把把他的嘴堵住,看向了正细心拂拭胸针的少女,“你说的那些是泡妞,我和竹清呀,那是相恋。”
              “那有什么不同呀?”他揉了揉自己的嘴巴。
              “如果只是雄性一时对猎物的追逐,那大可拿出手段去讨好,用无数的饰品去将猎物妆点成自己喜欢的模样。可若是猛虎遇到了属于自己的蔷薇,”唐三向前一步,看了看默契站在一起的两人,微笑,“那只要好好待在她的身边,细细轻嗅芳香就足够了。”
              他站出来解释,十分难得地说了一段感性的话,倒是甭管在场的人是否还在迷糊了。
              奥斯卡将目光转过来,看到这样的场景,眼睛里很是意动。
                
              可是胖子还是先他向前一步:“虽然三哥的话有些难懂,但是我觉得最实际的还是先拿礼物,哎呀,他们拿的我都心痒痒了。”
              “死胖子!”被抢的奥斯卡满脸的黑气。
              “哟,小奥呀,反正是你老婆,你就最后吧。”
              “你休想!我忍你很久了!”
              接着这两人就和小孩似的争起来了。
                
              “这俩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我怎么不记得当初上学那会儿这俩那么活泼呢,现在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小舞吐槽。
                
              众人无奈地点头。
                
              “都给我住手。”我扶额,“你们怎么和孩子一样。”
              “马红俊先来。”
              听到名字的人立马得意起来,而来不及沮丧的奥斯卡又听到了一句
              “你压轴。”
              于是两方都各得其所。
                
              我为他佩戴上了火红色的项坠,火红色的凤凰威风凛凛,栩栩如生。
                
              鲜艳的红色永不止息,天边温暖的日光始终照常升起,红色的翡翠隽永了世人的殷切期盼,浴火的凤凰则终会重生。从雏凤的蹒跚到凤凰的傲啸,历经努力。我赠予你红翡,象征永不放弃的希望与努力。
                
              “哈哈,瞧瞧我这个,你们呀都只是石头,我这个可展现出雕工的功夫了。”他得意地炫耀。
              众人看到他那得意得要飞上天的劲儿,又听着耳边的聒噪,真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顿时捋起袖子上,打!
              “等一下,你们要干什么,喂…….”
              “但谢啦,妹子。”
              这一声谢夹在间或的挨打声中,但我感受得到,他道得很重。
              “你们这是妒忌!”
              而还未等我回味,紧接着他哀嚎的声音就响彻了整个街区。
                
              之前已经打过一回的奥斯卡没有再去凑热闹,他看向了我,似有千言万语在其中,我走上前,将宝石匣子中的最后一件饰品拿出来,是戒指。我执起他的手,感受他掌心的干燥粗犷,替他戴上我曾经的珍宝。
              “这是我搜集的第一块宝石,后来,我叫父亲帮我制成了戒指,本来想着,是等我长大了,穿得漂漂亮亮去社交时就把它戴上,这样漂亮的颜色一定能够把全场的光集中到我身上。”我轻声诉说。
              他看了看手指上的戒指,惊叹道:“是欧泊,白色的欧泊石。”
              牛奶一般的胚体色调上,可见彩虹般的艳丽色彩,红宝石的火焰,蓝宝石的深海,金绿交错的光晕,,五彩缤纷,美不胜收。
                
              欧泊石,一向是皇室的宠儿,它是“集宝石之美于一身”的孩子,它正象征着天空中的七彩虹霓。
                
              “好多颜色呀,荣荣,这让我想起了你的宝塔。”他说。
              “让你想起了我家吗?”
              “不,是你,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整个人的世界仿佛都充满了七彩的颜色。”他紧握着我的手回忆。
              我看着他,他眼底满含深情:
              “我一见钟情了!”
                
              在古老的传说里,那清澈纯洁之石,犹如爱神的箭羽,轻轻划过你的心灵。装载着那些美好的情感与愿望,甚至,释放压抑。我将它赠予你,我的爱人,那是你的生辰石,那是我们美好爱情的象征,那也是我们对未来的期盼。我祈祷你幸运,获取宝石传言所说魔力,带来希望,永保信心。
                
              我赠予你们,红宝石的热情,蓝宝石的睿智,鬼仙蓝的黑曜是你们的眼眸,金绿的猫眼儿是我们的尊贵,隽永的红翡比翼,七彩的欧泊凝情。
                
              “真真儿要谢谢荣荣的礼物了,大伙儿道谢!”他们一一谢礼。
                
              我赠予你们,直到我的宝石匣子已经空荡,直到我珍爱的收藏见底,直到你们担忧疑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6-30 21:12
                夕阳看到,在布满炫彩的走廊里,红光映照出岁月的古朴与庄重,一位俊美的男子前来,表情严肃而紧张。
                  
                “荣荣。”他这样轻声呼唤自己的爱人。
                  
                他单膝跪下,张开捧拾的掌心,七彩的欧泊戒指静静浸润在夕阳的余光里。
                  
                女孩有一瞬间的吃惊,但很快从善如流地伸出手,男孩郑重地将戒指置于无名指上,再轻轻地将对方的掌心合拢。那样的温柔,仿佛在对待举世无双的珍宝。
                  
                在夕阳沉下黑暗前的最后一刻,它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最后一点辉烬落于他们的肩头上,他们十字相交的手上,他们仿佛穿透时光岁月的凝视上,那样的美,令夕阳留恋。
                  
                最后它将画面定格于无数人从这两人后蹿出的一群起哄中,沉沉落去。
                  
                多可惜呀,阖上眼的前一刻它心想。
                  
                而这时,耀眼的夜华正遍布整座城市,七彩辉映的光芒交错,一切正是要刚刚开始的模样。
                  
                女孩看到盛大舞会的起承,她看到了相拥而舞的绅士佳人,游蹿美食与衣香鬓影的妙龄少女,正浅唱低吟的成熟男子与有为青年……
                  
                最后她定格与那一张张她熟悉的笑脸上,以及眼前……
                  
                我自幼出身于大陆最富有的宗门,毫无疑问,我是最富有的人。
                我是整个大陆最富有的人,但又是最贫穷的人,因为事实上我其实一无所有。
                我曾经一无所有,而现在……
                  
                我闭上眼,浅浅的吻灼烫我的心间,盈盈的泪反射般地滚出。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
                  
                “真是的小奥,你怎么也跟老大和竹清去凑那个热闹呀。”
                “想起咱们也没有交换过定情信物嘛!”
                “人家老大和竹清相互交换胸针,那叫交换,可这戒指可只有一个呀,我拿什么来和你交换呀,那叫‘赠’。”
                “哎,这有什么,你把空匣子给我,我绝对以后给你塞得满满当当地送你。”
                “这样吗,那就免了。”
                  
                我一扯裙摆,向前走去,走向正看热闹地准备起哄的几个家伙,像个女王般骄傲而满足。
                  
                “诶诶,为什么呀?”他边追边问道,像个忠诚的骑士。
                  
                “想知道。”我瞥了一眼。
                “嗯嗯!”他可劲儿地点头。
                  
                “不告诉你!”
                可下一秒只像个任性的公主般留下一句俏皮话蹦跳而去,留下风中凌乱的傻王子。
                  
                我扑向成熟男子的怀里,像小时那样,甜蜜地喊道:“爸爸!”
                “嗯?”他低头吻过我的额头。
                “谢谢你!”
                我由衷地感谢。
                  
                “还有小舞,三哥,老大,竹清,胖子。”
                我一一揽过他们,在他们还未反应过来前,贴吻过他们的脸颊。
                而这时追上来的奥斯卡,还来不及气喘吁吁,就迎面接受了一个热烈的吻。
                  
                彼时,宴会的乐章已至高歌昂扬,奋勇而进,众宾客齐奏一曲新世界的华美乐章。
                主持节目的司仪大方地站出,用富有激情的声音呐喊:“请让我为你们介绍大陆最优秀的魂师组合,史莱克七怪!”
                  
                “众所周知,他们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灯光,歌曲,欢呼,赞颂的,激昂的声音……都将我们萦绕。
                  
                被点名的我们已转过身,面向环绕的众人们,各色的目光投来。
                  
                而我收紧了挽着奥斯卡的手臂,只在心里呐喊:
                  
                你们就是我收藏的最珍贵的珍宝。
                  
                身后,轰鸣的烟火炸响,为一个新时代奏乐起航!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6-30 22:51
                  注释:
                  (1)宽栗:宽厚而庄重。《书·舜典》:"直而温,宽而栗,刚而无虐,简而无傲。
                  (2)四方辐辏:《汉书·孙叔通传》:“人人奉职,四方辐辏。” 比喻四方的人才或货物像车轮上的辐条聚集在毂上那样汇集到一处。后引申为从各方聚集的意思。
                  (3)“我以你们为荣!”因此文是赠文,是同人中的同人,此句源于《【斗罗】摘月》中全大陆精英魂师赛时情景,对原著有所改动。
                  (4)荣荣最后对宁宗主所赠的月长石,象征的是“健康长寿”。当白色的光照到宝石上因宝石内特殊的结构而产生干涉颜色,在宝石表面可见到白至淡蓝色的闪光,犹如朦胧月光,非常美丽。同样的,月光石亦被认为是“灵性”的代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6-30 22:51
                      
                    作者有话说:
                      
                    谈一下我的写作初衷吧,曾经作者打算以宁宗主为视角去看待斗罗的事件,以日记体的形式写一篇十三章左右的同人,探讨对荣荣的父女关系以及他的待人接物等,但是由于本人太忙了,所以没能实现。我认为宁宗主是斗罗里被严重低估的角色,从宁宗主出场和太子太师的身份来看,一开始他的角色设置可能是挺重要的,也许是因为曾经原著作者改过大纲的缘故,毕竟不说大师和比比东那件事儿的前后BUG,这太子和四皇子前后设定转变也太突兀了,难以解释。
                    无论如何我觉得这个角色实在太可惜了,从原著来看,宁风致其实是一个十分适合作为导师角色的人,他内外自洽,三观正常,处事成熟,没有什么人格缺陷,这一点从荣荣所受家庭教育养成的性格就可以看出来。宁宗主怕是唯一一位最具有长辈风范的人了,斗罗里许多年长的人,行事都任性自我而不懂得更艺术地解决一些事态,对于青年才俊都是得不到的就要毁掉,强者不向更强者挑战以证明自己还能更强,反倒对小辈尽展自己狭隘的心胸,说真的,岁月在他们身上仿佛只是空长肌肉而不长脑袋,他们的行事都还像是一个原始的孩子,我在他们身上真心看不到他们作为成年人成熟稳重的处事方式。
                    总而言之,因为原来的计划无法实现,在短文里,用荣荣的成长来展现了宁宗主对她的教导的影响,展现了她与其余六怪的情谊,探讨了他们之间的父女关系,也是在用一个成长为内外自洽的、拥有独立人格的少女去体现她背后父亲的人格魅力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6-30 22:52
                      (1)此文并非完全源于斗罗大陆漫画番外《折纸》,会写该文是近期看到关于我国自古以来“观物比德”思想的文章,灵感也是源于下面子贡与孔子论述的这一段话:
                      子贡问孔子,为什么君子贵玉而贱珉(一种近似于玉的石头)呢?是不是因为玉稀少而珉多的缘故?
                      孔子说:不是因为珉多才被轻视,玉少才被重视。这是由于古来的君子都把玉比拟为道德,象征着德行的缘故。玉质温柔滋润而有恩德,象征仁;坚固致密而有威严,象征智;锋利、有气节而不伤人,象征义;雕琢成器的玉佩整齐地佩挂在身上,象征礼;叩击玉的声音清扬且服于礼,象征乐;玉上的斑点掩盖不了其美质,同样,美玉也不会去遮藏斑点,象征忠;光彩四射而不隐蔽,象征信;气势如彩虹贯天,象征天;精神犹如高山大河,象征地;执圭璋行礼仪,象征德;天底下没有不贵重玉的,因为它象征着道德。《诗经》上就说:经常谈论君子,温和的像玉一样。所以,君子贵重玉。
                        
                      “观物比德”即是用无生命的外在的物,与人的道德、志向等内在的属性相类比起来,这样的一种思维方式有助于将抽象的、形而上的概念用以实物来进行承载,更好的理解人的一些内在属性。本文对于荣荣为其余六怪所赠的宝石里,就采用了“观物比德”的概念,为无生命的宝石注入了他们的各自的特征与自己殷切希望。达到宝石就是他们,他们就是那些耀眼的宝石,人与宝石相结合,相互辉映,也加深了他们是珍宝这一主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6-30 22:52
                        (2)在文中,幼年时荣荣考虑到的“他的”“我的”这类问题,如果理解有困难,可以联想一下“我将来可继承的父母遗产是否就可以等同于我个人的私有财产”这一问题。同时也说明一下,这种疑窦也是符合小孩子的心理成长习惯的,幼年时的孩子他们的世界很小,所见有限,对于“自我”相当在意,而对于“他物”与“己物”的界限是不甚清晰的,因为他们的认识是还不足的。
                        所以本文里,当小荣荣搞破坏的行为实质是基于对“他物”“己物”判别意识的萌发后,而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富有而不珍惜物品后。宁宗主采用的一个方式就是给予她一个只属于她自己的宝石匣子,用明确物品属地的方式来教她理解“他物”与“己物”的区别,是相当典型地“疏导”的教育理念。
                        于是在明确了“谁的谁的物品”后的宁荣荣,也由此开始转向“自己需要珍藏什么”的问题,为后面长大后拿出那么多珍藏的东西埋下伏笔,最后也从“自己需要珍藏什么”完成对“自己真正珍重的是什么”的叩问历程(只是全文没有扩写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6-30 22:52
                          (3)本文主旨并不难以理解,另外再提醒一下,这种特殊的教导在荣荣的心底埋下了种子,而荣荣本人从“儿时不知道财物的珍贵”——“想要敛财(收藏珍贵宝石)以为后来的自己作打算”——“毫不计较地把宝石送给深爱的人”,这三个过程的完成标志着她拥有了内心真正的富足,也拥有了成熟稳定,能为之珍惜付出的人际关系,能够独立而坚强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是真正的长大了!她不再计较外物是否真的属于自己,不会再担心终有一日自己失去那些富足的物质后可能一无所有、孤立无援,能清楚自己想要的、珍惜的到底是什么,有所取舍,能够对人与人相互信任——这才是一个拥有独立人格的成年人。也难怪,宁宗主最后松了一口气。
                          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七宝琉璃宗“鉴宝”的天赋在此间的显现,荣荣无疑找到了最好的宝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6-30 22:52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06 12:23
                              难得在吧里看到质量不错的同人
                              吧里冷清是因为斗罗早就是过气小说了。


                              回复(2)
                              27楼2018-07-08 12:5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7-09 13:03
                                  好文


                                  回复(2)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7-13 07:50
                                    咳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7-13 08:26
                                      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7-13 13:44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8-07-16 18:36
                                          不错


                                          回复(1)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7-16 23:11
                                            漫画的七宝琉璃宗全体祭七宝琉璃塔帮助剑斗罗破瓶颈的那一段看的真是热血沸腾,个人觉得七宝琉璃宗算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或者说很成功的设定,漫画也起到了画龙点睛之笔,无论是宁风致或是宁荣荣,如他们所坚持的那样,辅助系也有辅助系的执着与骄傲,他们身上的那种七宝琉璃精神确实可敬可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8-07-17 01:17
                                              我和作者的看法一样,宗主这样的人确实值得敬佩,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从容镇定,经历过大风大浪仍然坚守本心,相比较斗罗中其他一些倚强凌弱的前辈长者,宁风致是一个真正有大智慧的人。可能是特殊的武魂让他对于人生有着别样的体悟,而他同时又用行为言语待人处事,用自己的智慧让七宝琉璃宗在大陆上屹立不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8-07-17 01:26
                                                dd,前前后后一共看了半个小时,果然这样细致的文章是要静下心来慢慢领悟的w。作者的文笔毋庸置疑,主线和主题也很明确,看得人非常舒服。对人物性格的把控也是好的不得了,这一点是最让我佩服的了,因为我写文的时候几乎一直都在不同程度的ooc…。这篇文对我理解人物是有帮助的,尤其是荣荣和宁宗主。品读之后,能更深刻的理解宁宗主的为人处世与性格,以及荣荣的成长造就了她什么样的性格。对于六怪之间的感情和其他的方方面面,也都有不同的理解。哎呀……词穷了,总之这篇文是真的好,对我也很有帮助(不论是人物理解还是文笔的提高),在此道谢w。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8-18 17:44
                                                  “小奥!”我抚了抚额头。
                                                  “诶,在呢,夫人。”他一边对甩锅的胖子咬牙切齿,一边面向我露出笑容,煞是喜感,“有什么吩咐?”
                                                  “少来这套!”
                                                  “得嘞,但这可真不是我的锅,是胖子先挑起来,我可一直在维护你,亲爱的。”他一秒面露委屈,直指元凶,一副你要为我做主的模样。
                                                  “这干我什么事儿,荣荣,你可不能帮亲不帮理呀!”被指名的元凶立刻矢口否认。
                                                  “就是你这家伙先质疑的!”他直言。
                                                  “还不是你那‘与有荣焉’的得意劲儿恶心到我了!”对方反驳
                                                  “你俩那都是半斤八两。”扎着蝎子辫的少女站出来仗义执言。
                                                  “大庭广众下的,你俩都少闹两句。”金发的双瞳青年上前一把把这混拧在一块儿的两人分开。
                                                  “哦,对了,还不是因为老大你质疑我的实力。”俊美的青年立刻调转火枪口。
                                                  “这干我什么事儿呀!”金发青年讶异。
                                                  “对,还就是你最后把他激怒的!”
                                                  遇到共同的敌人,先前争吵的二人居然还统一口径了。
                                                  “好啊你俩,我今天还非和你们两个无理取闹的说道说道了啊!”
                                                  说罢,捋起袖子加入战局。
                                                    
                                                  ……
                                                    
                                                    
                                                  “这都是什么呀,这仨都多大了还那么幼稚呀!”蓝发青年看着简直无可奈何。
                                                  “返老还童了呗!还能怎样,真是越大越幼稚。”蝎子辫的少女附和,“哥,要来点瓜子不?”
                                                  “丢人现眼!”高挑清冷的少女看着人来人往的人流身体不自觉地往同伴身后移动。

                                                    
                                                  人群渐盛,而中心的三人皆未有察觉,众人指指点点犹如观看市井闹剧,我不由得一声大吼:
                                                  “你们几个统统给我住手!大街上这么做简直是要丢脸丢尽了!”
                                                  刚一大吼,我就被扑个满怀。
                                                  “小奥?”
                                                  已经鼻青脸肿,只能隐约看到一点俊美痕迹的奥斯卡哭诉道:“这俩简直没人性呀,疼死我了,荣荣!”
                                                  看着对魂师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的外伤和男友借机的撒娇,我不由得恶劣一笑:“是吗?那是你太弱了!”
                                                  于是成功收获奥斯卡“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荣荣”的受伤小眼神一枚。
                                                  “别闹!”我揉揉发胀的太阳穴,“我都听见了!”
                                                  他们刹那间沮丧起来。
                                                  “你们不要忘了魂师的听力水平好吧,虽然本姑娘是辅助系魂师。”
                                                  “什么嘛,我们当然知道,但偶尔也假装一下被抓小辫子的乐趣嘛,不然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走来的胖子马红俊揉了揉被打肿的脸,再次成功收获一声痛呼。
                                                  “哎呦”
                                                  “这里你最没资格说这句话。”
                                                  扭头一看,恰是金发双瞳的青年,也是七人中的老大戴沫白。
                                                  “哟,结束啦,那么快。”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蝎子辫少女小舞。
                                                  蓝发青年上前,说道:“既然没事了,我们就尽快离开吧,托你们的福,这儿的人是越聚越多了。”
                                                  嘴上抱怨着但依旧一如既往为团队统筹规划的唐门宗主唐三。
                                                  还有不知从何人身后默默冒出来点头附和的高挑清冷的朱竹清。

                                                    
                                                  “呀,是史莱克七怪!”
                                                  这句话立刻一石激起千层浪!众生哗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8-08-18 20:50
                                                    dd(`・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8-08-18 22:44
                                                      dd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8-08-30 22:14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8-10-04 09:56
                                                          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8-11-04 17:14
                                                            众神成群结队撒狗粮,CP党的狂欢,单身狗很凄惨……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9楼2018-11-23 07:4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