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吧 关注:53,382贴子:501,011

【熊猫 关注】谁能救救倩倩 和雨 星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以下内容来源于微博:国宝大熊猫让GCF名利双收,谁是幕后推手?@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 (以下简称“成都基地”) 联合美国全球科思(斯)基金会(Globe Cause Foundation,以下简称“GCF”)合作开展的大熊猫人工辅助软放归的进展消息甚少,小编一直牵挂着“倩倩”,还有“和雨”和“星辰”2只参加野培不久的小熊,担心她们的安危,在数次询问“成都基地”热线无果后,只能在网上去寻找野培的进展,未曾料到,看到的全是令人愤怒的消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7-15 23:25
    然后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7-19 10:51
      一群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搞温室效应的迷你基金会和临时加入的黑熊砖家组成的草台班子,有何资质进行国宝大熊猫的野化放归。

      全球科思(斯)基金会为了继续以大熊猫为名获得捐赠,因此极力主张再次野放"倩倩",而@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 (成都基地)为了继续进行野化放归以获得更多的项目经费和伪造政绩,也需要将"倩倩"再次野放,两个合作者可谓一拍即合,却都将"倩倩"的生命置之度外。鉴于"成都基地"的负公信力和以往的一贯撒谎,一旦"倩倩"被野放,她将只是活在侯蓉嘴里的大熊猫。




      收起回复
      3楼2018-07-19 21:49
        摘自@守护大熊猫之声的微博:


        对于全球科思(斯)基金会(Global Cause Foundation,以下简称GCF) 与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以下简称“成都基地”)合作大熊猫野化放归导致一死一伤的结果,迫于网友的不断质疑,GCF终于给出一个回复(之前都是删除负面评论的),回复中除了继续为失败狡辩外(甚至归咎于DNA),还把责任推给了中方!GCF真可谓名利双收,还无需承担任何后果!

        翻译如下(原文看附图)
        猫粉问:
        关于“倩倩”,她怎么会在野外受伤的?她已经5岁了,过了野放的常规年龄。为何你还要计划放归她,她第一次(被放归受伤时)都有可能会死。你们为何要用Ben Kilham的软放归?
        出于好奇,其他熊猫机构用不同的野化放归方法培训他们的幼崽。


        GCF答复:
        谢谢你的提问。
        请记住,所有关于如何野放、何时野放大熊猫的决定都是由中国决定的,不是GCF。我们的角色是介绍国际科学专家给成都基地,让基地受益专家的经验和才智。中国在研究最佳的方法让这种物种长期生存。用2种不同的野化放归方法可以得到有价值的信息,从而做出最佳拯救野外大熊猫的方法。
        基地的“软放归”方法有着巨大的潜力来救助野生大熊猫。Ben Kilham博士用这个方法成功地野放了黑熊幼仔,这个放归方法和世界上其他物种的放归方法类似。“软放归”可以让熊猫研究组继续与被野放的个体保持联系(这个优势是“硬放归”不具有的)。这能使研究组更近地研究被放归的个体,在他们生病或者受伤的时候帮助他们(就像“倩倩”受伤的时候)。
        野放大熊猫的年龄没有“常规”年龄之说。大熊猫野化放归研究非常新兴,没有足够的数据来分解成功或者失败的因素。理想的野放年龄是野外大熊猫与母亲自然分离的年龄段(大约2岁,和“倩倩”最初被放归时候的年龄相仿),但是这不是硬道理。其他的因素对于成功更重要。没有数据表明5岁的雌性大熊猫的生存机会比2岁的小。科学文献里指出野生大熊猫在5-7岁之间开始建立它们的领地。
        中国的专家现在必须做出对倩倩最好的决定。虽然她第一次野放就受伤了,但是倩倩是强健的,健康的,和非常聪明。她的经验增加了将来躲避类似攻击的可能性。低密度大熊猫个体的野放区域有利于她建立领地。
        基地有一个有利的条件就是大熊猫麻麻可以每天和幼仔互动。这些妈妈没有野外经验或者在野外生活才有的生存行为。但是她们和幼仔的互动可以交给幼仔重要的社交能力和其他经验。研究表明野生大熊猫幼仔一岁前和母亲分开的时间多。母亲可能会与幼仔分开超过2天,幼仔待在洞穴里或者树上(4-5个月龄的幼仔可以攀爬)。从12-18月龄的幼仔跟随母亲出去觅食。看上去,关键的生存技能,比如说判断天敌和避免天敌,不是由母亲来教会的,而是产于他们的DNA。研究组注重培训幼仔这些生存技能。
        每一个野放研究都会面临挑战和阻碍。没有人比那些与“倩倩”接触的中国工作者更关心倩倩。他们相信倩倩可以对永久地保护大熊猫物种有重要的贡献。我们分享他们的期望:所有保护研究大熊猫的机构继续努力,从失败中得到经验,用最好的科学来进步。


        回复
        4楼2018-07-19 21:51
          通读GCF回复网友提问的内容,其中心思想如下:
          1. 何时野放如何野放都是有中方决定的,GCF只是介绍国际科学专家给成都基地
          质疑:所以野放失败跟GCF无关?应该有中方承担?中方又是哪些“专家”呢?侯蓉跟那几个研究生吗?一群没有野放大熊猫的所谓专家来决定被野放熊猫的命运?


          2. 基地正在进行的软放归可以对救助野生大熊猫有帮助
          质疑:拯救野生大熊猫最关键的是保护栖息地,建立竹廊,把分裂的栖息地连接起来,让野外分割的种群互相交流,自由生活,这才是最佳拯救野生大熊猫物种的方法。熊猫圈的人都知道“成都基地”的野放纯粹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即便出现紧急情况需要救助,野生大熊猫会乖乖让GCF培养的“人父”接近吗?哪怕速成也都来不及。


          3. Ben Kilham博士用这个方法成功地野放了黑熊幼仔
          质疑: 25%的成功率也能称为成功?


          4. 软放归可以与被野放个体保持联系
          质疑:“和盛”项圈发出警报的几天后才被发现,惨死;“倩倩”受伤脱水几天后才被发现?这就是GCF鼓吹的能与野放个体保持联系的结果?


          5. 野放大熊猫的年龄没有“常规”年龄之说,没有数据表明5岁的雌性大熊猫的生存机会比2岁的小
          质疑:同样也没有数据表明5岁雌性大熊猫的生存机会跟2岁的一样或者更强。而我们却知道五岁的“祥祥”野放没了;另外既然反复强调黑熊是大熊猫的近源体,所以才采用黑熊的放归方法,那为什么放归年龄却不按照黑熊的放归年龄来进行?而且黑熊业界普遍认为野放的年龄是成败的关键因素之一,GCF不知道吗?黑熊砖家有成功放归5岁的成年熊的案例吗?


          6. 倩倩的曾经受伤,她的经验增加了将来躲避类似的攻击可能性
          质疑:“倩倩”怎么受的伤?为什么最安全的人工辅助软放归,会一死一伤,100%的失败率?GCF和“成都基地”根据什么来确定曾经的受伤会让她积累经验而不是增添阴影?“祥祥”就是受伤后再野放后致死的。


          7. “成都基地”有一个有利的条件就是大熊猫麻麻可以每天和幼仔互动,教会幼崽社交和其他经验
          质疑:这个观点和成都基地的专利自相矛盾, “成都基地”的专利上指出:幼年个体与母兽一起会学母兽本身的圈养习性的问题,从而降低了放归的成功率【注释1】。
          更何况,GCF嘴里的有利条件、母子互动的真相是:“成都基地”的熊猫幼崽白天给游客看,晚上睡大通铺,熊猫妈妈只是个奶瓶,跟妈妈的互动在哪儿?


          8. 看上去,关键的生存技能,比如说判断天敌和避免天敌,不是由母亲来教会的,而是产于他们的DNA,研究组注重培训幼仔这些技能。
          质疑:这些“看上去”的结论是针对黑熊的说法,可是大熊猫不是黑熊;按照GCF这种DNA的说法,“和盛”和“倩倩”一死一伤根本原因是DNA出了问题,那为什么还要再次野放“倩倩”?
          众所周知,“成都基地”圈养的大熊猫早已是高度近亲,近亲的DNA不好已经得到科学的证实。目前野培中的“和雨”“星辰”都是近亲后代,按照GCF的DNA说法,它们怎么可能在残酷的野外生存?黑熊砖家的培训可以改变它们的DNA?


          9. 大熊猫野化放归研究非常新兴,没有足够的数据来分解成功或者失败的因素。。。其他的因素对于成功更重要
          质疑:前后自相矛盾!既然没有足够的数据来分析成功或失败的因素,却又称其他的因素对于成功更重要?10多年前的“祥祥”,10多年后的“和盛”和“倩倩”,两条命和一个重伤都无法说明这种方法是有问题,“成都基地”需要多少熊猫的命才能够证明?


          回复
          5楼2018-07-19 21:52
            GCF为了继续以大熊猫获得捐赠,因此极力主张野放"倩倩",而"成都基地"为了继续进行野化放归以获得更多的项目经费和伪造政绩,也需要将"倩倩"野放,两个合作者可谓一拍即合,却都将"倩倩"的生命置之度外。鉴于"成都基地"的负公信力和以往的一贯撒谎,一旦"倩倩"被野放,她将只是活在侯蓉嘴里的大熊猫。


            “成都基地”现在必须对“倩倩”做的最好的选择就是,停止伪野培,让“倩倩”“和雨”“星辰”回归正常的生活。“成都基地”要想在野放上分一杯羹,应先解决自家猫的近亲问题,DNA不好,被野放的熊猫只有死路一条,对野外更是污染。


            一群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搞温室效应的迷你基金会和临时加入的黑熊砖家组成的草台班子,有何资质进行国宝大熊猫的野化放归。


            我们恳请@紫光阁 @中国政府网 @自然资源部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组织中国真正的大熊猫野放专家,重新严格审定“成都基地”人工辅助软放归项目,珍视每个国宝大熊猫的生命,不要让“祥祥”“和盛”的悲剧再次发生!


            回复(1)
            6楼2018-07-19 21:52



              收起回复
              7楼2018-07-19 21:54
                摘自@守护大熊猫之声的微博


                打开GCF的官网,满屏的内容无一例外都在为那部伪纪录片做宣传,甚至还有推销关于熊猫的课程和打着帮助中国野放大熊猫旗号的捐款项目(见附图), 这完全是一个依赖中国大熊猫而存在的机构!毫不夸张的说,是“成都基地”成就了GCF。

                看到我们的国宝成为GCF大肆敛财的工具(IMAX 3D影片《Pandas》译名:《熊猫们》,其票价远高于普通电影的票价:40分钟的纪录片票价为9-11美金,而一部普通2小时的电影票价才9元左右),想到无辜惨死的“和盛”,作为中国人,作为大熊猫粉丝,小编感到深深的屈辱和悲愤!

                但更让小编感到震惊且无法接受的是:
                1. 影片宣传报道中称“倩倩”(应该还包括“和盛”)曾经被野放 (见下面的视频);
                2. “倩倩”曾经受伤!伤情曾使她无法下树,而此时她最信任的Jake却在美国 ;
                3. 黑熊砖家6月5日在接受采访时称,即将满5岁的“倩倩”今年夏天将再次被野放。


                (相关内容,本博将会陆续发出)


                IMAX 3D 《Pandas》的宣传片,视频中1:39有倩倩被野放的实况场景:


                回复
                8楼2018-07-19 21:56
                  倩倩野放受伤的消息:





                  回复
                  9楼2018-07-19 21:59
                    倩倩将被再次野放的消息:






                    回复
                    10楼2018-07-19 22:01
                      摘自@守护大熊猫之声的微博:


                      现在看来“成都基地”申请的专利(《一种大熊猫野化放归人工介入的驯化方法》申请号:201710576548.4)称已经放归了两只25月龄大熊猫是事实!但是为什么@成都林业和园林管理局 却矢口否认?是怕一旦承认,这100%的野放失败,将没有理由再继续进行?还是这个野放根本就是违规进行的?

                      业界对于野放年龄早达成共识,2岁是最佳野放期,而且“成都基地”的专利也称在25个月龄放归。“倩倩”即将5岁,早已过了最佳野放年龄,现在却要再次被野放,人工辅助软放归可以如此随心所欲吗?

                      “倩倩”是怎么受伤的?如果也是被攻击的,说明“倩倩”不具备野外生存最关键的技能,为什么还要再次野放“倩倩”? 她如此温顺,每天过着“人父”陪伴左右,吃着美味大苹果的生活,她如何能在残酷的野外生存下去?

                      国内的公众是根据“成都基地”2017年3月29日的最后公告了解到,“和盛”因在野培期间遭受“不明生物”的攻击致死(所谓的“不明生物”不会是为了掩盖什么而撒的又一个谎吧?),而“倩倩”因考虑到冬季野外条件下适应性可能出现问题,因此将她带回栗子坪放归适应场。公告只字未提“倩倩”是因为受伤才回的栗子坪!“成都基地”隐瞒“倩倩”受伤的用意究竟是为何?还有多少谎言没有被揭穿?

                      请问“成都基地”野化放归负责人侯蓉女士,作为一个自己都没有野外工作经历的繁殖研究人员,是什么让你铁了心要在伪野化放归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为了这个伪野培,你谎话连篇,隐瞒真相,怎么还好意思拍电影向全世界宣传,GCF不要脸,中国还要脸,中国人还要脸呢!


                      回复
                      11楼2018-07-19 22:02
                        接上:


                        野放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复壮野外种群
                        如何评价野放成功?需要被野放的个体能融入野外,繁衍后代
                        野放个体繁衍后代的前提是什么?首要要能生存,而不是期待一次次受伤和人工救助
                        如何才能让其有能力生存下来?有良好的身体和足够的野性和生存本领
                        野培的首要目的是什么?是尽可能恢复其野性和掌握野外生存本领

                        黑熊砖家舍弃大熊猫妈妈,用人母(父)这套搂抱亲吻+蜂蜜的宠物化的培训方式能让圈养大熊猫恢复野性,掌握各种野外生存所需要的本领吗?

                        科研允许有失败,但是前有“祥祥”人工野培失败的惨痛教训,后有“和盛”的惨死和“倩倩”的受伤事实,为什么还要继续?这不是科研!是什么吸引侯蓉在伪野化放归的道路上如痴如醉?

                        作为爱国宝的群众可以不关注资金,不关注土地,但我们关心国宝的生命,无法忍受一个个可爱的生命因为伪野培离我们而去,即便是被人为刻意制造出来的低遗传价值的,那也是国宝!

                        恳请@紫光阁 @中国政府@自然资源部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

                        1. 救救“倩倩”还有“和雨”和“星辰”,请别再让她们做无谓的牺牲!她们不仅是国宝,她们更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2. 彻底停止“成都基地”的伪野化放归,不要让国家宝贵资金+土地被白白浪费和占用!中国的大熊猫保护事业不能因这场伪野培的闹剧而被世人所耻笑。国宝的命没了,洋人的口袋却鼓起来了。。。

                        3. 彻底调查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与GCF合作进行的伪野化放归从立项到实施(包括资金使用)以及伪纪录片拍摄的详情,并针对“和盛”惨死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大熊猫是中国独有的,只有中国人最了解大熊猫,中国人完全有能力进行科学的、有章可依的大熊猫野放项目,而且也正在进行中。揭开“成都基地”伪野化放归的真实面纱,才能保护我们的国宝大熊猫。

                        期待“倩倩”还有“和雨”和“星辰”能平安离开野培基地,尽快返回开始他们正常的熊生。


                        回复
                        12楼2018-07-19 22:03
                          GCF网站上的各种捐钱项目和以“倩倩”、大熊猫为名的各种业务:


                          GCF居然还组织捐助人参观在野培中的“和盛”“倩倩”





                          回复
                          13楼2018-07-19 22:05
                            摘自@守护大熊猫之声的微博:


                            发布了头条文章:《关于“成都基地”人工辅助软放归的更多真相》

                            我们不反对科学的野化放归,我们反对的是送死式的野化放归,让大熊猫回归自然是建立在保命的基础上,要让其有能力回到野外,而不是做无谓的牺牲。

                            黑熊砖家Ben Kilham的人工辅助软放归根本不是用来针对那些有妈妈教的黑熊幼崽的;而且相对于50万只的黑熊总量,他只野放了40只(存活4年以上的只有4只),又能说明什么?更何来的“几乎100%成功”一说?夏天放归“倩倩”更不是为了引种。谎言被揭穿后,我们只想问:“成都基地”的大熊猫野化放归究竟是为了什么?






                            回复
                            14楼2018-07-19 22:08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 (以下简称“成都基地”) 采用黑熊专家Ben Kilham的人工辅助软放归进行大熊猫野化放归,首次放归仅仅2个月就造成一死一伤,100%的失败率,虽然遭到不仅限于大熊猫粉丝的质疑和声讨,但“成都基地”和全球科思(斯)基金会(Global Cause Foundation, 以下简称“GCF”)并没有停止,近期由GCF曝出将在今年夏天要再次野放曾经受重伤的、已经5岁的“倩倩”,而“成都基地”对于国内公众的质问依然保持沉默。
                              大熊猫野放是大事,需要严谨和慎重,“成都基地”在选择野化放归方法的时候谨慎了吗?Ben Kilham的人工辅助软放归是针对有妈妈教的黑熊幼崽进行的吗?


                              回复
                              15楼2018-07-19 22:08
                                事实:


                                一、 黑熊砖家Ben Kilham于2018年2月21日在新罕布什尔州的保护森林协会做演讲,其主办方(也就是黑熊砖家所在州的生态协会)做的宣传报道中称Ben放归了40多只黑熊!(见下图)
                                质疑:
                                “成都基地”野化放归负责人侯蓉对外宣称黑熊砖家已经放归了135只的数据不知从何而来?





                                回复
                                16楼2018-07-19 22:10
                                  二、公开的有记载的黑熊砖家Ben Kilham野放美洲黑熊的记录是1992-2008年(没有找到2008年以后的公开数据),其中记载着:4只在没有野放前就死亡,被野放的40只黑熊幼仔中:只有22只幼仔戴上项圈或者在耳朵上做标记。这22只被野放的黑熊跟踪数据如下:
                                  6只没有数据, 5只存活了3个月;2只存活了3-6个月;2只存活了6-12个月;3只存活了1-4年;4只存活了4年以上,其中2只还存活(死亡的都称是死在打猎季节,但没有说是否都是被打死的)。【注释1】


                                  野生美洲黑熊的平均寿命是18年,最长寿的是39年,一般可以活超过23年。【注释2】




                                  质疑:
                                  相对于总量大约50万只的黑熊【注释3】,野放了40只(即便全部存活,也只是万分之一都不到)就能代表是一种成功的放归经验吗?更何况这40只中跟踪的只有16只!而这16只中,存活4年以上的仅有4只,其他12只都死了,死亡率高达75%!就算这12只都是被捕猎者打死的,那么为什么50W的黑熊,打猎季节总共才死亡大约10% ,而黑熊砖家放归的死亡率却高的惊人?难道就没有与人工驯化带来的负面效应有关吗?
                                  “成都基地”野化放归负责人侯蓉口中的黑熊砖家几乎100%的野放成功率又是如何得来的?
                                  “成都基地“是在2008年开始跟GCF和黑熊砖家商讨合作大熊猫野放项目【注释4】,因此对于黑熊砖家Ben Kilham真正的野放成功率应该是非常清楚的,毫无说服力的放归成功率却让侯蓉对这个方法一见钟情,仅仅是因为无知和草率吗?


                                  回复
                                  17楼2018-07-19 22:10
                                    三、黑熊砖家收留的幼崽有两类:一类是母熊生下幼崽后,就将幼崽遗弃在冬眠的洞穴里,幼崽没有出过冬眠的洞穴(所有的黑熊宝宝出生于冬眠期);另一类是幼崽已经跟随母熊出洞生活过一段时间,然后才遭遗弃。
                                    黑熊砖家放归黑熊有两种方法:硬放归和软放归

                                    黑熊砖家根据幼崽是否跟随过母亲来决定采用硬放归还是软放归:
                                    对于已经跟随过母亲的孤儿,黑熊砖家采用硬放归,因为他认为:孤儿有妈妈教育生存本领,所以不需要软放归!而对于那些从未出过冬眠洞穴就遭遗弃的幼崽,黑熊砖家才使用软放归。软放归的幼崽在黑熊中心野培最多长达11个月,放归时的年龄是12个月至18个月龄。见下图【注释5】





                                    回复
                                    18楼2018-07-19 22:11
                                      质疑:
                                      “成都基地”既然是采用黑熊砖家的人工辅助软放归,那为什么连这个方法最基本的适用范围都不遵循?

                                      按照黑熊砖家的放归原则,已经跟随过母亲的是不适合采用软放归的,而“成都基地”的幼崽不仅每一只都有自己的妈妈,而且都跟随妈妈生活了至少半年,为什么还要采用软放归?


                                      既然“成都基地”崇洋,如此相信美洲黑熊的野放,那么再让我们来看看,来自黑熊砖家的同胞对于黑熊野放的观点:美国熊类专家中的鼻祖Dr. Beecham(此人从70年代就开始研究熊类,曾经野放过黑熊和棕熊,是为“世界动物保护协会”(World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Animals)撰写熊类幼仔的救助和野放守则《Orphan Bear Cubs: Rehabilitation and Release Guidelines》的权威作者)在其发表的研究报告中的观点:
                                      1. 关于野放年龄,黑熊专家普遍认为野放年龄应该和野外母子分离的年龄相仿【注释6】
                                      2. 黑熊幼仔应该由黑熊妈妈自己教会生存本领【注释7】
                                      3. 黑熊幼仔断奶以后,尽量减少接触幼仔人员和频率。【注释8】




                                      世界黑熊野放的汇总报道里【注释9】也支持Dr. Beecham的观点:
                                      毫无疑问,圈养的熊在一定程度上会适应人类,幼年熊比年龄大的熊更容易在野外生存,因为成年熊会依赖人类给予食物、亲和人类。




                                      再看看美国著名生态学家、黑熊专家Dr. Joseph Clark(工作于美国政府的Geological Survey)对Ben Kilham的人工辅助软放归的评价:【注释10】:
                                      但是太多人工干涉可能会导致不可预计的结果,需要好好地做研究。


                                      回复
                                      19楼2018-07-19 22:12
                                        【注释1】
                                        来自《Walking the Bears》BY Wildlife Trust of India, 2008, 第94页, 表格: Kilham Rehabilitation Center NH, USA

                                        【注释2】
                                        摘自Macdonald, D.W. (2006) The Encyclopedia of Mammal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xford ISBN 0-19-956799-9.
                                        【注释3】
                                        WWF于2002年4月30日公布了美洲黑熊的数量统计,在美国境内,从1988年的253,000 --375,000只增长到90年代中的 339,000 --465,000只(10年不到的增长率为25%-34%)美洲黑熊每年一直持续增长。
                                        【注释4】
                                        来自Global Cause Foundation 官网介绍和Ben Kilham 的自传书:Out on a Limb,
                                        What Black Bears Have Taught Me about Intelligence and Intuition
                                        【注释5】
                                        《Walking the Bears》BY Wildlife Trust of India, 2008, 第93页, 表格: Kilham Rehabilitation Center NH, USA
                                        【注释6】
                                        《Walking the Bears》BY Wildlife Trust of India, 2008, 第111页
                                        《Orphan Bear Cubs: Rehabilitation and Release Guidelines》BY John Beecham, 2006, 第53页
                                        【注释7】
                                        《Walking the Bears》BY Wildlife Trust of India, 2008, 第113页。
                                        【注释8】
                                        《Orphan Bear Cubs: Rehabilitation and Release Guidelines》BY John Beecham, 2006, 第53页
                                        【注释9】
                                        《Walking the Bears》BY Wildlife Trust of India, 2008, 第113页。
                                        【注释10】
                                        In 'Pandas' film, Drexel team helps release artificially bred bears into the wild,BY Philly Daily News, Jun 5, 2018.


                                        回复
                                        21楼2018-07-19 22:13
                                          先顶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19 23:08
                                            他们三个应该不会真的放出去,可能就是类似中心的,野外借种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7-19 23:54
                                              别说它们了,奇果跟满满到现在还没回来,还有奇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7-20 03:40
                                                喝滚滚血的伪科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7-21 08:33
                                                  野放?是吸血工具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8-07-21 08:44
                                                    #我为大督查提建议# 【救救国宝大熊猫】基地零经验人工训练伪科学违自然的送死野培必须禁止!不要再给基地做野化放归了!基地领导为了绩效钱不断的近亲繁殖还要把这些污染的基因送到野外?恳请党跟中央统筹管理,大熊猫太多活得不像国宝了!


                                                    回复
                                                    27楼2018-07-21 23:27
                                                      顶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7-23 20:00
                                                        杀死一只熊猫
                                                        780万。
                                                        2篇Nature文章。
                                                        政绩。
                                                        钱、名、权。
                                                        他们开始杀死熊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7-23 20:05
                                                          和盛,更多的人叫他小拖把,男孩子,谱系号为876,生于2013年7月23日,是成功妈妈的第5个孩子,马上要启程去童话王国丹麦的和兴,是他的双胞胎哥哥。
                                                          3岁那年,小拖把被谋杀了。
                                                          1987年,位于成都外北熊猫大道1375号的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又称成都大熊猫黄勇勇繁育基地(以下简称基地),在成都市人民政府的决定下正式建立。是中国政府实施“大熊猫迁地保护生态示范工程”的主要研究机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7-23 20:06
                                                            基地主任张志和与基地研究中心主任侯蓉所津津乐道的是,基地由当初的6只熊猫,繁衍至2005年的62胎、88仔。
                                                            但他们不愿意谈到的却是,这背后的亲近繁殖、电击取精、强迫怀孕、母子分离、襁褓断奶。
                                                            生育是他们最大的指标,生命的权利却一文不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7-23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