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吧 关注:587,186贴子:4,216,853
  • 14回复贴,共1

【原创】寄蓝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篇《寄蓝湛》,很久以前看完《与羡书》的时候就想写了,最近才动笔。因为很少写这类文章,中途不知道修改了多少次。本想取名叫《与湛书》,和《与羡书》登个对儿,后来想想名字有些奇怪,还是改成古人寄诗的格式吧。哈哈<( ̄︶ ̄)> 可能文笔会有所欠缺,也不知道配不配得上《与羡书》哈哈o(* ̄▽ ̄*)ブ
最后,忘羡镇楼


回复
1楼2018-07-17 19:31
    这篇文章我在微博和乐乎上也有发 感兴趣的话可以搜@俗浮清酒 希望大家能喜欢o(* ̄▽ ̄*)ブ


    回复
    4楼2018-07-17 20:36
      之前的一篇,经一位大佬提点后,现修改重发。大佬说如果是羡羡给蓝湛的,文字应该随性潇洒一点,这样比较符合羡羡那样洒脱的性格。


      回复
      5楼2018-07-18 19:32
        修改后不知道好些没,哈哈。溜了溜了。


        回复
        7楼2018-07-18 19:33
          好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19 15:18
            楼主有才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19 15:18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20 23:11
                接着这个帖子发下另一篇文章吧。
                文章是个短篇,叫《活尸狱》,背景是原著的后话。
                这篇灵感来源于一个梦,感觉正好是一个故事的梗,就写出来了。不过梦里的地点是实验室,但主角还是一样的。为了减少违和感,我硬生生地改掉了时间地点……


                回复
                11楼2018-07-22 21:25
                  活尸狱 by俗浮清酒




                  那日魏无羡与蓝忘机一块夜猎,在一镇上落脚,闻得此地的监狱有所蹊跷,而此地亦十分偏狭,仙门世家都不愿管,魏无羡便一拍大腿:“我管!”引得周遭喝酒的人纷纷侧目。


                  蓝忘机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肩,道:“此地非同寻常,我先进去看看,若无甚大碍,我们再一道想办法解决。”


                  魏无羡想笑说能有什么大问题,但看到蓝忘机坚定的神情,话到口边却又转了:“行,都听你的。”


                  两人约定夜半时分在监狱外的树林会面。


                  可那日,蓝忘机却迟迟不来。







                  魏无羡从夜半一直等到晨光熹微,雄鸡报晓,却仍迟迟不见蓝忘机踪影。


                  他咬牙定了定神,心道:我今日且去探察一番,若是蓝湛有事……他握紧拳头,发狠道:我便将这监狱夷为平地,再随他一道去了。


                  他跳下树,绕到监狱门口,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守门士兵拦住他,盘问道:“干什么的?”


                  魏无羡眼珠一转,迎上一副笑脸,道:“守卫哥哥,我是来看我兄长的,麻烦行行好,通融一下,嗯?”一手往一人怀里塞了几两银子。


                  守卫收了钱,脸色有所缓和,又道:“不过以前从来没见过你啊。”


                  魏无羡道:“我刚从外地求学归来,闻得家兄竟被关押了,忙赶来探望探望。”


                  守卫点头:“倒是挺重情义的。”随即把矛收了。魏无羡笑道:“多谢,多谢。”踏入了监狱。


                  似所有寻常监狱一般,这儿的监狱也隐隐透着一股子潮湿的霉味。魏无羡打小儿便闻惯了这个味道,所以也并不嫌如何,也正因如此,他才从漫天的霉味中嗅到一股他更加熟悉不过的——尸臭味。


                  走在廊上,他抬起头观察周遭的囚犯:或仰或坐,或俯或卧,姿势各异,但他们都有一个共通之处:面无表情。魏无羡不知这究竟是一个阴谋,还是他们绝望之后的木然。


                  走廊尽头是一扇木门,此外,别无他物。魏无羡略一思索,用腰间横笛撬开了门。


                  门乍一开,饶是魏无羡向来胆量过人,也着实被吓了一跳:门内光线大亮,里面是数家修士,蓝忘机也在其中。和那些囚犯一样,众人也都面无表情。周围摆了几张床,每张床上都躺着一人。有几名修士正往那些人身上扎着什么,仔细一看,那物还闪着森森白光。便是看到魏无羡大摇大摆地开了门,他们也视若无睹。


                  忽然,蓝忘机身边一张床上躺着的一名少女猛地起身,面色狰狞,尖叫着冲向魏无羡。魏无羡急忙侧身避过。那少女堪堪擦过他的肩,却一下子摔倒在地。


                  魏无羡心下一紧:这女子,绝非活人。


                  低头仔细打量,那女子面色惨白,本该有瞳仁的地方却只剩一片眼白。嘴巴大张,露出发紫的牙龈和两颗尖利的獠牙。道道裂纹自脖颈而上,在她面上蔓延开来。还有地上留着的一滩,似乎是她吐出来的脓血。


                  “抱歉,让你受惊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在魏无羡耳边响起。那声音不见半分感情,分明是道歉,却丝毫不见一点歉意。魏无羡抬头望去,正对上蓝忘机那张波澜不惊的脸。这张脸原先也是毫无波澜,可魏无羡好歹能从细微之处捕捉到一丝情绪,不似现在,神情麻木,真可称之为棺材脸了,和他身上那件披麻戴孝的蓝家校服真的绝配。


                  蓝忘机拿着一根银针,正待俯身,魏无羡急忙按住他,问:“你可认得我?”


                  蓝忘机定定凝视了他一会儿,地上那具少女尸体又尖叫了起来,一声比一声高亢。蓝忘机避开他的双眼,道一声“抱歉”,俯下身,将银针扎入了那尸体脑中。


                  魏无羡定定站住,看着蓝忘机给尸体扎完针,又将尸体抱回原来的床上。那尸体咯咯笑着,一张嘴,又吐出一口脓血,染污了蓝忘机那身洁白的衣服。


                  蓝忘机瞥了一眼那血污,转身又拿起一边的黑陶器皿研磨了起来。魏无羡强忍不适,向蓝忘机道:“明日子时,可否到狱外树林来一趟?”


                  蓝忘机头也不回:“我从未出去过。”


                  魏无羡几乎是央求了:“你出去便会知晓,可好?”


                  沉默了一会儿,蓝忘机道:“好。”


                  得到许诺,魏无羡一刻也待不下去了,回身便走。出门时,那两个守卫一个在打瞌睡,一个朝他笑道:“如何?”
                  魏无羡的那一笑几乎可以算得上恶毒了:“甚好。”惊得守卫半天没回神。


                  他绕回树林,跃上一棵树,拔出腰间横笛,闭目略一思索,吹奏了一曲。笛声诡谲凌厉,可偏偏就没有一只走尸过来。他心道奇怪,连吹数曲,一曲比一曲诡妙,却仍旧没有见到一只走尸。


                  忽的灵光一闪,他吹出一道清越的曲子,急召鬼将军温宁。


                  片刻不到,温宁赶来,忙问:“公子,何事?”


                  魏无羡却一时梗住了,不知安排他些什么好。只得将前事备陈。


                  温宁听后,略一思索,道:“公子不如先去休息,温宁再去探察一番?”


                  魏无羡放下心来,拱手道:“有劳了。”


                  温宁道:“无妨。”径直穿过树林,攀上监狱屋顶,翻了进去。


                  回复
                  12楼2018-07-22 21:28
                    魏无羡回到客栈,睡了一觉,席间噩梦不断,但也终归算是休息了。醒来已至黄昏。


                    魏无羡急忙赶到树林间,温宁早已等候多时。一见面,温宁便道:“公子,在那狱里的修士,共有八个,兰陵金氏有三个,姑苏蓝氏也就是蓝公子仅有一个,还有四个是散修。那八人连同蓝公子在内,皆失了记忆。狱内所收押的囚犯均已死亡,蓝公子他们……不知在研究什么药,我本来想偷一点,但他们看守太严,终是没能下手。”


                    魏无羡凝眉听了一会儿,点头道:“怪道那些囚犯都没有表情,我竟忘了可以如此。”


                    “公子打算如何?”温宁问。


                    魏无羡略一沉吟,道:“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劳烦你再帮我个忙。”


                    温宁忙道:“温宁必竭力相助。”


                    魏无羡于是附在温宁耳边,吩咐了一句。末了,温宁拱手:“温宁立刻前往置办。”遂隐了去。魏无羡便纵身跃上一棵树,倚在树干上睡觉。


                    子时已到。魏无羡闻得林间“沙沙”声,似有人在行走,便抽出腰间横笛,气沉丹田,轻轻吹奏了一曲。不多时,一道白影飘落。魏无羡望去,正对上蓝忘机的目光。


                    魏无羡:“可还记得这首曲子?”


                    蓝忘机定定望着他,摇了摇头。


                    魏无羡落寞一笑:“不怪你,怪我没看好你,让你记忆全失。可你怎么不在十三年前失忆,将我忘得一干二净,也就没后面那么多事了。”


                    蓝忘机仍旧看着他。


                    魏无羡转念:我又何苦去讽刺他?不如说说正事。于是问道:“知道自己叫什么吗?”


                    蓝忘机摇头。


                    “生辰?”


                    亦摇头。


                    魏无羡想了想:“你是做什么的?”


                    蓝忘机:“制药。”


                    魏无羡:“什么药?”


                    蓝忘机:“炼凶尸。”


                    魏无羡皱了皱眉,又问:“是谁指使的?”


                    蓝忘机伸出右手,朝魏无羡身后指去。魏无羡立即转身,却见一根银针飞来,直中魏无羡胸口。魏无羡应声倒地。阖眼前,魏无羡认出,那是白日里打瞌睡的那个守卫。


                    “带回监狱。”不同于白日的,冷漠而不容置疑的声音。


                    蓝忘机将魏无羡打横抱起,带了回去。


                    “今晚你就在这儿看着他,别忘了给他扎针。”那人道。


                    蓝忘机似乎是点了点头,紧接着是关门声,随后是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魏无羡眯起眼睛,瞧见蓝忘机拿着银针愈发近了。烛火摇曳,照得蓝忘机白皙的脸颊忽明忽暗。针尖近在眼前,魏无羡忽地睁眼,劈手夺过银针,在蓝忘机肩头一拍,就势一滚,半蹲在地。蓝忘机措手不及,猛地朝前一扑,借势翻了个身,与魏无羡面对面蹲着。魏无羡趁机将那针与胸口的银针一并拔了,收入袖中。


                    蓝忘机站起身。


                    魏无羡也站起身。


                    蓝忘机向魏无羡走去,魏无羡急忙后退:“有话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别别别过来!”蓝忘机置若罔闻,仍旧向他走去。


                    魏无羡已退至墙角,再无路可退。眼瞧着蓝忘机马上要控制住他了,魏无羡心念一转,将袖中两针尽皆取出,往蓝忘机身后一抛:“针给你!你别过来!”


                    蓝忘机闻言,立刻转身去取。


                    魏无羡就势上前,劈手在蓝忘机后脑勺一拍,蓝忘机应声倒下。魏无羡急忙上前扶了一把。


                    待放平了蓝忘机之后,魏无羡拾起那两根针收好。环顾四周,这牢房之内,仅有一扇紧闭的门,一个木头围栏所制的窗,还有一个递饭用的小洞。


                    一摸腰间陈情,已然不见。再看蓝忘机身侧,亦不见了忘机琴与避尘。连他托付给蓝忘机保管的随便也没了。


                    魏无羡也不恼,拿出衣袖里的那两根针,细嗅了一下,心道:果然如此。随即伸手解开衣带。


                    先前魏无羡之所以中了暗针而毫发未伤,是他托温宁买了一样东西——尸皮。


                    所谓尸皮,即尸体的皮毛在死后被人为分离,先于烈日下暴晒七七四十九日,再于寒冰中冷冻七七四十九日制成。坚硬无比,刀枪不入,亦有以毒攻毒之效。不过人的尸皮千金难觅,魏无羡也不计较那些,让温宁买了最便宜的猪皮,权且意思意思就行了。不是胜在硬度,而是胜在厚度。


                    魏无羡把身上裹着的猪皮悉数解下,放在一旁。


                    四味,还缺一味。


                    陈情不在身边,魏无羡于是卷起舌,吹了一段口哨。


                    不一会儿,温宁的脸出现在了窗前:“公子,你怎么被关在了这里。”


                    魏无羡道:“一点意外。麻烦再帮我找味药材。”吩咐了温宁下去,魏无羡往袖中掏出一张符,念了个诀,往猪皮上一拍,一堆猪皮尽数化为齑粉。


                    片刻后,温宁将药材并着一碗清水从窗户递与魏无羡。魏无羡将几味药材在碗中调匀,又咬破手指,念了个咒,滴了几滴血入内。那血入水即化,魏无羡将碗摇了摇,便算大功告成了。


                    此时蓝忘机似有醒来的架势,魏无羡急忙扶住他,往他嘴里灌了两口,又往他脑后拍了一下,于是蓝忘机又沉沉睡去。


                    蓝忘机再次醒来时,天色已破晓。蓝忘机看见魏无羡坐在自己身侧,一束阳光从窗户穿过,透过监狱里扬起的浮尘,轻轻笼罩在他的脸颊周围,给整个人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他表情严肃,眼中却含笑意,道:“含光君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现在,可还记得我?”


                    蓝忘机撑起身子,低低唤了句:“魏婴。”随即紧紧将魏无羡拥入怀中。


                    魏无羡由他抱着,过一会儿,拍拍他的背:“我们也该出发了。”蓝忘机不解。当此时,温宁一脚踹开牢门,将两个守卫掷在地上,道:“公子。”


                    魏无羡拍手笑道:“干得不错。”


                    温宁又将背着的四物解下,递与魏无羡道:“公子,你们的东西。”


                    魏无羡双手接过,笑道:“有劳。”


                    温宁道:“无妨。公子,那其余七名修士我已将药喂下,不多时便可解毒。”


                    魏无羡道:“嗯。”


                    回复
                    13楼2018-07-22 21:31
                      二人先行离开监狱,将两个守卫押去离此地最近的清河聂氏。温宁则守候在监狱旁听候消息。


                      宗主聂怀桑听闻两人前来,忙赶来相迎,押了两个守卫回仙牢,并令人为蓝忘机找了身衣服换下。魏无羡在审讯中得知他们二人是想效仿夷陵老祖,炼制可受控制的凶尸,进而控制整座城后,不由哑然失笑。由于活人比死人容易炼,于是他们就打起了所守监狱的主意。监狱里几百号人,又被他们胡乱判刑拖进来了许多,共一千多号人,就这样被下了毒,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活尸。魏无羡听后,沉默了半晌。


                      自己可以修习鬼道而不为祸他人,可身为这一派的开山之祖,又如何能阻止得了自己的仿效者不作乱人间?自己当初踏上的那条路,或许本就是错的吧。


                      只是当年的自己一心要屠了那温狗,便似攀住救命稻草般抓住了唯一可以报仇的方法。如今事情早已过去,也再无法挽回了。他只能尽己之所能,弥补他种下的因。


                      聂宗主答应派修士前往小镇驻守。那监狱里的一众囚犯,也尽数被超度,有个别怨念极深的,清河聂氏已派人前往镇压。而那几名修士也尽皆恢复记忆,悉归本派。那三名兰陵金氏的门生,一打听,竟是金光瑶旧日部下,得知金光瑶已身死,三人不由涕泪俱下,而魏无羡亦是唏嘘不已。三人各自回了兰陵,而温宁因惦记着蓝家那几个小辈,也辞别蓝魏二人,径往姑苏不提。


                      走的走,散的散,唯魏无羡与蓝忘机二人兜兜转转,又绕回了镇上那家酒肆,点了一桌酒菜吃着。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夕阳相较于前几日分外明艳,鲜亮的黄色铺陈开来,给这个灰暗的小镇镀上了一层金边。


                      就着夕阳,魏无羡仰面喝了口酒,侧耳听见其他酒客议论监狱一事。


                      “听说都是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的功劳。”


                      “还有鬼将军。”


                      “嘿,这害人的地儿终于被连根拔除了。”


                      “是啊,先前去求助,怎么也不见人来,好不容易来了几个,竟也被抓了进去。”


                      “现在倒是不用担惊受怕了,听说清河聂氏已派人来看守了。”


                      “那可是再好不过啊……”


                      ……


                      魏无羡听着议论,勾唇笑了笑。忽然想起一事,便问蓝忘机道:“蓝湛,若是我不前去解围,你便会一直这样忘了我吗?”


                      蓝忘机沉默了一会儿,道:“以后再不会了。”


                      魏无羡却笑着摇了摇头,笑道:“忘了好。早在十三年前你就该将我忘了,每次想到你候了我十三年,我虽然还挺开心的,不过……”伸手抓住蓝忘机的左手,放在自己胸前,“这里也疼啊。”


                      蓝忘机摇头,收回左手:“莫胡说。”


                      魏无羡笑容更盛,身体斜凑上前,贴着蓝忘机的耳朵,道:“下次再有什么,别一个人了,我陪你一起。要死也要两个人死在一起,来世才能继续做夫妻啊。”


                      蓝忘机面无表情,耳尖却泛着微红。一只手伸向魏无羡肩头,使劲儿捏了捏。


                      魏无羡仍旧是笑,窗外夕阳缓缓移步,一半落在了他的脸上。他仰头望去,道:“今日的夕阳真好啊。”


                      “嗯。”


                      魏无羡忽然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一个人。正道也好,魔道也罢,他想走的路,蓝忘机都会陪在他身边,一直走下去。

                      ——END——


                      回复
                      14楼2018-07-22 21:3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7-23 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