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町吧 关注:22贴子:17,985
  • 54回复贴,共1

『合集』不知道标题该起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反正整理给我自己看我自己清楚就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7-22 08:02
    2楼惯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7-22 08:02
      *丑就在美的旁边,畸形靠近着优美,丑怪藏在崇高的背后,恶与善并存,黑暗与光明相共。(雨果《克伦威尔序》)
      *假如世界上没有了苦难,世界还能够存在么?要是没有愚钝,机智还有什么光荣呢?要是没了丑陋,漂亮又怎么维系自己的幸运?要是没有了恶劣和卑下,善良与高尚又将如何界定自己又如何成为美德呢?要是没有了残疾,健全会否因其司空见惯而变得腻烦和乏味呢?//
      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人。我常以为是愚氓举出了智者。我常以为是懦夫衬照了英雄。我常以为是众生度化了佛祖。(史铁生《我与地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7-22 08:06


        回复(1)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7-22 08:18
          *宝玉想了一想,便伸手拿了两条旧绢子撂与晴雯,笑道:“也罢,就说我叫你送这个给他去了。”晴雯道:“这又奇了。他要这半新不旧的两条手绢子?他又要恼了,说你打趣他。”宝玉笑道:“你放心,他自然知道。”(曹雪芹《红楼梦》第三十四回)
          *周子舒忽然叹了口气,移开了视线,没头没脑似说了那么一句:“别人不明白,难道你也不明白么?”
          温客行缓缓地垂下目光,半晌,轻轻地将手掌落在一边。
          “是,我明白。”他说着,手臂陡然往下一送,那地面竟被他这一掌结结实实地按出一个半寸深印子来,他像是努力说服着自己一样,又重复了一遍,“我明白……(priest《天涯客》第四十八章)
          *简傲也看向任诞,慢慢道:“那就请小娘子,为那位一曲天籁的大娘子唱一曲大子夜歌吧。”
          小女孩讷讷地看了看简傲又看了看任诞,不知道唱还是不唱。
          任诞望着简傲笑了起来,对那小女孩儿说:“小娘子唱吧,这是我的钟子期来了。”(十九术君《贱入骨髓》第九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7-22 09:06
            * “你怎么能那样说我呢?偷抢拐骗,我哪有那么坏呢?我只有一点点的坏,小小的坏而已,最近我连柿子都没有偷了。上次经过好大一个橘子林,我好想偷几个,一想到你不喜欢,我连一个都没摘呢。”(琼瑶《还珠格格》)
            * 两人无声对峙片刻,王怜花微微一笑,收了铁扇,从袖中摸出一张手绢,轻轻拭去病老叟额上血珠。

            微笑道:“瞧你吓的。”

            “我早已弃恶从善,成了沈菩萨坐下童子,怎会行此恶毒之事?”(大咩哥〈沈王同人〉《请君入瓮》第六回·观音龛)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7-29 14:02
              * Your story may not have such a happy beginning, but that doesn't make you who you are. It is the rest of your story, who you choose to be. (Kung Fu Panda 2)
              *


              回复(3)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8-04 19:34
                *洛阳城东西,长作经时别。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南朝齐、梁间诗人〉范云《别诗二首·其一》
                * 去年相送,余杭门外,飞雪似杨花。今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苏轼《少年游·润州作》)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8-13 07:38
                  *All that is needed for triumph of misguided cause is that good people do noting.(不清楚Edmund Burke原话到底是啥orz)
                  * 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Martin Niemoeller)


                  回复(2)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8-27 19:37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渴望已久的晴天,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难以忍受的饥饿,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赖以呼吸的空气。

                    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的爱人……

                    你是不同的,唯一的,柔软的,干净的,天空一样的,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
                    带着太阳光气息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玻璃一样的,你是纯洁的,天真的,什么也污染不了,你是纯洁的
                    ,天真的,什么也改变不了,阳光穿过你,却改变了自己的方向。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渴望已久的晴天,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难以忍受的饥饿,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赖以呼吸的空气。

                    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的爱人……(话剧《恋爱的犀牛》插曲《玻璃女人》)
                    * Stop all the clocks, cut off the telephone,
                    Prevent the dog from barking with a juicy bone,
                    Silence the pianos and with muffled drum
                    Bring out the coffin, let the mourners come.
                    Let aeroplanes circle moaning overhead
                    Scribbling on the sky the message He Is Dead,
                    Put crepe bows round the white necks of the public doves,
                    Let the traffic policemen wear black cotton gloves.
                    He was my North, my South, my East and West,
                    My working week and my Sunday rest,
                    My noon, my midnight, my talk, my song;
                    I thought that love would last for ever; I was wrong.
                    The stars are not wanted now: put out every one;
                    Pack up the moon and dismantle the sun;
                    Pour away the ocean and sweep up the wood,
                    For nothing now can ever come to any good.(Wystan Hugh Auden, “Funeral Blues")


                    回复(2)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8-29 06:44
                      *江如月道:“他捧着我的脸问我:‘我的仇家遍布天下,你不怕吗?’我说:‘我若与你成亲,便是背叛了整个侠义道,从此我的仇家也将遍布江湖,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追杀,你怕不怕?’他笑了,说:‘那就当嫁妆了,人家带金银宅院,你带一箩筐仇家,好得很。’”(君子在野《下山》第121章)
                      * 路克斯看着他,忽然伸出一只手,远处客厅里传来一声轻响,似乎是哪一盏灯碎了。与此同时,弗恩感到脸颊一阵刺痛,伸手摸了一下,手指沾上了血。
                      “我知道每一种力量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如果当时我能够把那些突然浮现在脑海中的信息好好思量一番,也许就能控制住自己。”路克斯打量着弗恩脸上凭空出现的划痕说, “现在你害怕吗?是不是有一种把性命交到死神手中的惊慌不安,要是我再次失控,你也会落得和C一样的下场,你会……”
                      “哦。”弗恩擦掉了脸上的血迹说,“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 我竟然是排在最前面的那个。哪怕你随手弄坏一个灯泡,受伤的也是我。这意味着什么?”弗恩忽然问,“现在,我是不是你最信任、最关心、最好的朋友?”(Dnax《小镇》第11章)
                      *


                      回复(2)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9-01 08:52
                        *


                        回复(1)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9-01 19:25
                          *接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09-01 19:25
                            * 在青春的路口,曾有那么一条小路若隐若现,召唤着我。
                              母亲拦住我:“那条路走不得。”
                              我不信。
                              “我就是从那条路走过来的,你还有什么不信?”
                              “既然你能从那条路走过来,我为什么不能?”
                              “我不想让你走弯路。”
                              “但我喜欢,而且我不怕。”
                              母亲心疼地看我好久,然后叹口气:“好吧,你这个倔强的孩子,那条路很难走,一路小心!”
                              上路后,我发现母亲没有骗我,那的确是条弯路,我碰壁,摔跟头,有时碰得头破血流,但我不停地走,终于走过来了。
                              坐下来喘息的时候,我看见一个朋友,很年轻,正站在我当年的路口,我忍不住喊:“那条路走不得。”她不信。
                              “我母亲就是从那条路上走过来的,我也是。”
                              “既然你们都可以从那条路上走过来,我为什么不能?”
                              “我不想让你走和我同样的弯路。”
                              “但是我喜欢。”
                              我看了看她,看了看自己,然后笑了:“一路小心。”
                              我很感激她,她让我发现自己不再年轻,已经开始扮演过来人的角色,同时也患有过来人同样的“拦路癖”。
                              在人生的路上,有一条路每个人非走不可,那就是年轻时候的弯路。不摔跟头,不碰壁,不碰个头破血流,怎能练出钢筋铁骨,怎能长大?(张爱玲《躲不过的弯路》)
                            * “年青人在感情上的波动是一时的。”
                              “林伯伯,您体验过这种一时吗?”
                              “我们有过惨痛的经验。”
                              “所以您拿这些经验来教训年青人,告诉他们也注定失败,对吗?”
                              “我不希望悲剧重演”。
                              “悲剧永远不可能重演,而重演的只是某些悲剧的角色,他们相信自己在悲剧中的合法性。”(赵振开《波动》)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09-13 17:23
                              *


                              回复(1)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9-15 16:09
                                *


                                回复(1)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09-15 16:09
                                  * 他不愿阿飞再想这件事,忽然抬头笑道:你看,这棵树上的梅花已开了。
                                  阿飞道:嗯。
                                  李寻欢道:你可知道已开了多少朵?
                                  阿飞道:十七朵。
                                  李寻欢的心沉落了下去,笑容也冻结。
                                  因为他数过梅花。他了解一个人在数梅花时,那是多么寂寞。(古龙 《多情剑客无情剑》第三十九回)
                                  * 如果以一天中的时间来对应四季,当然春天是早晨,夏天是中午,秋天是黄昏,冬天是夜晚。如果以乐器来对应四季, 我想春天应该是小号,夏天是定音鼓,秋天是大提琴,冬天是圆号和长笛。要是以这园子里的声响来对应四季呢?那么,春天是祭坛,上空漂浮着的鸽子的哨音,夏天是冗长的蝉歌和杨树叶子哗啦啦地对蝉歌的取笑,秋天是古殿檐头的风铃响,冬天是啄木鸟随意而空旷的啄木声。以园中的景物对应四季,春天是一径时而苍白时而黑润的小路, 时而明朗时而阴晦的天上摇荡着串串杨花;夏天是一条条耀眼而灼人的石凳,或阴凉而爬满了青苔的石阶, 阶下有果皮,阶上有半张被坐皱的报纸; 秋天是一座青铜的大钟,在园子的西北角上曾丢弃着一座很大的铜钟,铜钟与这园子一般年纪,浑身挂满绿锈,文字已不清晰;冬天,是林中空地上几只羽毛蓬松的老麻雀。以心绪对应四季呢?春天是卧病的季节,否则人们不易发觉春天的残忍与渴望;夏天,情人们应该在这个季节里失恋,不然就似乎对不起爱情;秋天是从外面买一棵盆花回家的时候,把花搁在阔别了的家中,并且打开窗户把阳光也放进屋里,慢慢回忆慢慢整理一些发过霉的东西;冬天伴着火炉和书,一遍遍坚定不死的决心,写一些并不发出的信。还可以用艺术形式对应四季,这样春天就是一幅画,夏天是一部长篇小说,秋天是一首短歌或诗,冬天是一群雕塑。 以梦呢?以梦对应四季呢?春天是树尖上的呼喊,夏天是呼喊中的细雨,秋天是细雨中的土地,冬天是干净的土地上的一只孤零的烟斗。(史铁生《我与地坛》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8-10-12 16:17
                                    *You had me at hello.(Jerry Maguire)
                                    * 妾弄青梅凭短墙,君骑白马傍垂杨。
                                    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白居易《井底引银瓶》)
                                    * 黛玉一见,便吃一大惊,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象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宝玉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曹雪芹《红楼梦》第三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8-10-23 19:12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8-12-08 19:32
                                        * “Loving you is the important thing, Miss Lester.There are some people who think love is sex and marriage and six o’clock-kisses and children, and perhaps it is, Miss Lester.But do you know what I think? I think love is 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J. D. Salinger ,The Heart of a Broken Story)
                                        *宝玉此时到底有些傻气,便走到新人跟前说道:“妹妹身上好了?好些天不见了,盖著这劳什子做什么!”欲待要揭去,反把贾母急出一身冷汗来。宝玉又转念一想道:“林妹妹是爱生气的,不可造次。”又歇了一歇,仍是按捺不住,只得上前揭了。(曹雪芹《红楼梦》第九十七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8-12-08 19:32
                                          * I fear that I will always be A lonely number like root three
                                          A three is all that's good and right
                                          Why must my three keep out of sight Beneath a vicious square-root sign?
                                          I wish instead I were a nine
                                          For nine could thwart this evil trick With just some quick arithmetic
                                          I know I'll never see the sun
                                          As 1.7321
                                          Such is my reality A sad irrationality
                                          When,hark, just what is this I see?
                                          Another square root of a three
                                          Has quietly come waltzing by
                                          Together now we multiply
                                          To form a number we prefer
                                          Rejoicing as an integer
                                          We break free from our mortal bonds
                                          And with a wave of magic wands
                                          Our square-root signs become unglued
                                          And love for me has been renewed
                                          I can't promise you the kind of lifestyle that fairy tale like
                                          And I can't promise you that I'm gonna mature overnight
                                          But what I can promise you is that I will always love you
                                          And I will never try and make you into something that you can not
                                          (作者为David Feinberg,The Square Root of Three,《寻堡奇遇2》中由Kumar朗读向其女友表白)
                                          *


                                          回复(1)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8-12-08 19:33
                                            * “His pride, ”said Miss Lucas, “does not offend me so much as pride often does, because there is an excuse for it. One cannot wonder that so very fine a young man, with family, fortune, every thing in his favour, should think highly of himself. If I may so express it, he has a right to be proud. ”(Jane Austen,Pride and Prejudice,Chapter 5)
                                            * 他说话总是那么谦恭,那么有礼,但这情况却像是个天生谦和的主人向奴仆客气;他面上的笑容平和亲切,但别人仍觉他高高在上。有种人天生就应该骄傲,他纵然将傲气藏在心里,他纵觉骄傲不对,但别人却觉得他骄傲天经地义,理所应当。(古龙《绝代双骄》第二十三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1楼2018-12-08 19:35
                                              * 仪式感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个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小王子》XX)
                                              * “人烧成了灰,成分就跟磷灰石差不多,并没有什么值得敬畏的,为什么我们要把它当回事?”骆闻舟抱着双臂,在费渡身后说,“为什么每年头尾都有个年节作为始终,为什么勾搭别人上床之前先得有个告白和压马路的过程?为什么合法同居除了有张证之外,还得邀请亲朋好友来做一个什么用也没有的仪式?因为生死、光阴、离合,都有人赋予它们意义,这玩意看不见摸不着,也不知有什么用,可是你我和一堆化学成分的区别,就在于这一点‘意义’。”(Priest《默读》第79章 麦克白(二十))
                                              * 千百年来,我们的祖先从生活的愿望出发,为每一个节日都创造出许许多多美丽又动人的习俗。这种愿望是理想主义的,所以节日习俗是理想的;愿望是情感化的,所以节日习俗也是情感的;愿望是美好的,所以节日习俗是美的。人们用烟花爆竹,惊骇邪恶,迎接新年;把天上的明月化为手中甜甜的月饼,来象征人间的团圆;在严寒刚刚消退、万物复苏的早春,赶到野外去打扫墓地,告慰亡灵,表达心中的缅怀,同时戴花插柳,踏青春游,亲切地拥抱大地山川……这些诗意化的节日习俗,使我们一代代人的心灵获得了多么美好的安慰与宁静?
                                              谁说传统的习俗全过时了?如果我们不曾知道这些习俗,就不妨去重温一下传统。重温不是模仿古人的形式,而是用心去体验传统的精神与情感。
                                              当然,习俗是在不断变化的,但我们民族的传统精神是不变的。这传统就是对美好生活不懈的追求,对大自然的感恩与敬畏,对家庭团圆与世间和谐永恒的企望。
                                              这便是我们节日的主题。我们为此而过节。(冯骥才《我们为什么要过节》)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19-06-02 10:51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4楼2019-06-02 10:57
                                                  *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6楼2019-06-02 10:58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楼2019-06-02 10:58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興奮什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楼2019-07-17 10:28
                                                        *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比如低头看鱼
                                                          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离开
                                                          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
                                                          我还想连落日一起浪费,比如散步
                                                          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
                                                          我还要浪费风起的时候
                                                          坐在走廊发呆,直到你眼中乌云
                                                          全部被吹到窗外
                                                          我已经虚度了世界,它经过我
                                                          疲倦,又像从未被爱过
                                                          但是明天我还要这样,虚度
                                                          满目的花草,生活应该像它们一样美好
                                                          一样无意义,像被虚度的电影
                                                          那些绝望的爱和赴死
                                                          为我们带来短暂的沉默
                                                          我想和你互相浪费
                                                          一起虚度短的沉默,长的无意义
                                                          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
                                                          比如靠在栏杆上,低头看水的镜子
                                                          直到所有被虚度的事物
                                                          在我们身后,长出薄薄的翅膀
                                                        (李元胜《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李超越:“我说真的,我的人生现在就还剩一个遗憾了。”
                                                        许苡仁一听他动不动画上句号、下个定论就觉得头疼:“你才多大?会不会想点好的?”
                                                        李超越:“你就不想知道我还有什么遗憾?”
                                                        许苡仁:“你还有几十年的时间能继续奋斗,有什么可遗憾的?”
                                                        李超越:“我想今天一晚上奋斗完,然后和你这么躺一辈子。”(许温柔 《请遵医嘱》第78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9楼2019-11-02 11:43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0楼2020-07-22 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