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吧 关注:590,422贴子:4,351,704
  • 9回复贴,共1

【原创】莲花坞旁 原创女主(无cp后期可能会考虑,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莲花坞旁
原创女主(无cp后期可能会考虑,因为我不知道该挑谁耽美很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7-23 20:00
    第一章
    她怕狗,也爱狗!
    怕狗是因为……儿时与哥哥流浪为抢夺一块饼而被咬,爱——谁让狗狗很可爱啊!
    尤其是睡着蜷缩在一团的时候,毛茸茸乖乖的……很想摸上一莫然而,只要它一叫唤可以立马跳到天上去,哆哆嗦嗦只恨爹妈少生两翅膀不能飞多远多高。终究会落在地面遭咬。
    “你说你,怕狗能不招惹么。平常看着挺乖怎么这个不跟你哥似的。”说着,他指指像绳子捆在自己身上的某人不由想一脚踹下去。“已经走远了,能下来么还没**勇敢呢!”
    那个……她想插句话,自己是被吓得动不了了的过……但既然误会就继续误会下去吧,不嫌弃的亲亲老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7-23 20:06
      这一待就是五年……出来的时候,温狗早就被屠了。但其中也有些无辜之人。更有位医者被挫骨扬灰……莲花坞重建了,好像昔日,她经常扮男装跟两位哥哥出去疯……回来时候虞夫人拿着紫电坐等自己,眼神一扫不得不乖乖换回女装,听一点也不好听的骂。完了撒娇问师姐要上碗莲藕排骨汤——要大碗的,肉很多,且只能是自己的。
      “宗主,就是这个人——他在门口站快一天就是不肯进来,也不说要干什么。”
      没了以往的意气风发,沉积 目光犹如雷鸣之前的压抑——他静静看着魏霖,似乎在确定什么而后才开口:“怎么,离开时日久了连家事哪都忘了。”
      “这算家么?”魏霖将手中的东西扔给他。“西郊城外不远处,有个老坟里面埋好多东西——你或许会有需要。”
      ……
      “要我跟着去取么?”
      年代久了,魏霖也不知当时究竟埋的是哪座坟。只能一一拜过,请求恕罪后开挖……挖到最后江澄直接拿出紫电,扫扫剩余淡然行礼……“刷,刷”就是几鞭子!
      “他后来住乱葬岗,你是把东西藏在坟里。还真是亲兄妹——你们几个,挖出东西重新建好点。别让人以为本宗主闲的放荒,当个盗墓的作死!”
      由着紫电,省去不少事。很快就把东西挖了出来:江澄赫然记得,这些事在温家里没找到的那些残卷古籍还有法器……世人皆知,江家灭门不久后,她魏霖靠易容回去转移不成,直接连同大半个莲花坞炸了个干净。却没想到,剩余这些残存的东西,会被葬在孤坟里,这么多年都没被偷了去。
      “这些坟又不是什么风水宝地,也不是什么穷山恶水。普普通通的百姓死后或简易木棺,一点破席子随便埋了就是。吸引不到那些盗墓的,也不是仙门百家所能想到的。”
      还有许多空原记该满一半的,可惜被发现只好将毁了只差这么点了。

      “我只能保住这么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7-24 21:17
        第三章
        还记得年少时,魏霖最爱跟在师姐身后:不止因为作为女孩有共同话题。而是从小到大……师姐就是比两个哥哥要好!
        她会做莲藕排骨,会绣好看的花,会给我讲故事,会唱歌哄我睡觉……
        哥哥他们两个确实疼爱自己,可有些女孩子的小心思实在不知道怎么跟个大男人交流!
        她想过很多再见师姐的模样……很多很多,但都不是在这个场景上:
        魏霖跪在冰冷地板上,手指机械烧着黄纸,眼眸空洞——“他就是有英雄病!一天不惹出乱子就不甘心!他说会控制好那些东西的,结果转眼就让失控害阿凌这么一点就没了父亲,如今又因为他阿姐——他倒好!躲旁边一声不吭,说湮灭就湮灭了。早劝过别帮温家人有恩又如何?你已经救到那个份上难道要搭进去自己命么!他真搭进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都不等等我?”魏霖攥紧黄纸,揉成一骨碌乱团想扔又不愿扔……“就一天!就一天——”她离师姐走的时候就差两天 ,老哥被反噬湮灭也仅仅只差半个时辰而已……就那么一点时间啊!凭什么,凭什么你丫给我跑了?
        我想问问你说好不会走独木桥的呢,然后谁又一条道走到黑的?我想问,想问说好不管走多远,你们都会等我的……我——
        “为什么逼着我修好母蛊再学!没有麻烦练母蛊我早回来了!”说不定那个时候,哥哥跟师姐都还在呢。
        魏霖不知道,幽兰若逼着让练母蛊的原因,不过是跟练金丹一个道理:不练确实够快,也很优秀但就像是没有指挥的军队一旦出现失控,在你被打击最脆弱的时候一破而出,啃噬弹尽。就如魏无羡一个模样……他最后变成那副模样,正是没有金丹,被影响心智极易的过。
        火烧过表纸,渐渐捋到指尖上——
        “哐当!”
        “魏霖你呆发够了没有?!这副模样哭到死谁又看得见?我阿姐还是你那个好哥哥!”
        “你再骂,再问那**都回不来。想得答案我可以抽你下去好好问问不必跟怨妇似的在这里没用自残!”
        “别再我阿姐跟前,问别人的问题。”
        魏霖点点头,木然站起回望身后,眼神闪着泪光望满地缟素良久,长舒口气:“紫电我被抽过不少了,不疼也烦了。哪怕换个主人滋味也差不多……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她已经见过金光瑶了,脾气很好,哪怕自己故作刁难也始终不带半点怒气。可掉过头没走多远,回首拿东西时听见那话,明面上没什么但暗地里无一不是在告自己状的。隐隐约约可听见哥哥什么……
        这不是个简单货色。金陵还小,金光善也没别的正经儿子——未来金家家主必是他无疑了。聂家,蓝家家主都与他金兰之交。曾经江家也有关系,可现在师姐,金子轩都不在了。唯一的金陵尚且年幼……搁这么一个舅舅,没有野心还好若有——
        “那个金光善,我不太喜欢。”她不用回头都知道江澄黑脸。“无别的,背后告状的人不管是谁我都不喜欢。”重新跪下,狠狠磕上六个响头 重新站起身走过抱起已经被奶娘抱过来的金陵。
        刚过百天没怎么张开,还有点丑却骨碌双眼睛,看见魏霖嘿嘿一笑。
        “小霖,我是师姐……以后叫我师姐哟。”
        她闭眼浅笑,温婉柔和……恍若隔世。
        “啊——”
        ……哦,刚才想太入神,金小公子被掐上把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7-26 22:11
          “刺啦——”
          ……
          ……
          “说吧,你舅舅到底给你用了多少张补仙网?”魏霖长舒口气,拿脚探探。“别这又是一个吧哈哈。”想想还是放下脚盯着对面的金凌。“小凌那,哪边是没布的啊?”她知道江澄表面上凶巴巴的,可心底与自己一样把这小外甥恨不得宠上天去,甚至还要比之厉害。也知道今天夜猎指定为帮忙而大撒捕仙网却不知道竟然这么多?
          四百多张啊!还说自个惯得没边了,最是宠得人不是江澄你么!
          “姨娘你慢点过来吧。”金凌小心翼翼领着魏霖过来,走上一条小道。“这边已经没有了。姨娘你小心点走——哎哎哎!有动静了我先过去啦!”这半天不是小精,就是幼兽。中间还被魏霖弄坏几张……这次听动静应该是个大家伙,话没说几句匆匆赶过去——结果比之更加失望。
          魏霖悄悄躲在暗处,借树荫遮隐瞧见聂怀桑口中的莫玄羽:金光善的私生子之一,比其他命好点接回去做个外门弟子。但不知道是怎么个原因又被赶回去,金凌说是看上金光瑶了——金家上下都知道他二人的关系,这事一出哪还敢让待着啊?拾掇拾掇直接就赶回来了呗。以至于后来在莫家庄受尽欺辱,连着法器都被夺走愤恨之下想找本家拿个主意谁想到——
          金光瑶会管他?
          魏霖嘴角一丝嘲讽。
          “有个好消息。”黑底金线绣鞋踩在树枝丫上,轻巧如鸟没出声还真不知道她过来了。“献舍成功了,你哥回来了。”
          ……“哦。”
          没有半点惊讶,没有自己以前认为的过分欣喜……只是平静,仿佛他只是出去溜个弯,耍个疯又生龙活虎的回来了……中间隔得并非十三年……或者说,压根就不需要啊,不是都知道他有五成把我能够回来么?
          “还真是有娘生没娘养的”
          ……她看着金凌被激怒,岁华剑出鞘厮打起来却不知被怎么着,栽在地上起不来:应该是鬼道的一点小法术吧。魏霖敲打手里的长萧,有种想下去打上一顿的冲动——
          “莫玄羽,你学这种歪门邪道的功夫……快给我解开,不然我就我舅舅跟姨娘!”金凌挣脱不开,趴在地上:这些年他舅舅对修鬼道之人的手段,即便姨娘有时候看不过眼劝上几句都无用。更别说她本就不太想管。
          “舅舅,姨娘?”魏无羡不认得这小鬼是金家那个,但觉这把仙剑很眼熟像是哪里见过。“为什么……不是你爹跟你——”呃,瞧刚才自己说有娘生没娘养的架势大概真是没娘了吧?算了,反正与自个无关。放下小苹果离开前顺道解开就是——
          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砸,顺势一低头:见是根萧,挺好看的。
          “他舅舅是我,有什么遗言!”拉开树荫,月光照脸上:细眉杏目,相貌锐利俊美,紫色的剑袖轻袍,腰处系枚铃铛,走路却听不见半点声响。手压在佩剑剑柄——魏无羡记得,这是三毒。那人,是江澄。
          “金凌,我陪你出来夜猎就是在这看你丢人现眼?还不快起来!”
          “你娘亲没有教导过你,说话要留三分口德么?”魏霖跳下树,穿过他二人,手里蛊虫爬到贴在背上的树叶,啃个干净后才回到主人手中。
          确实没说过,因为自他们记事起,娘亲就不在了。
          金凌能动弹后,利落起身拉着魏霖一块到江澄跟前:“莫玄羽,看我今天比打断你的腿!”
          魏无羡没听清金凌说什么,他只看到他身后,那个男装打扮的魏霖:真多年,自己以为,以为她真就成落水鬼了没想到——没想到还活着?也没想到,五官渐渐长开后的妹妹,穿男装更漂亮却还是能一眼就叫人认出来。
          金凌——金——他叫江澄舅舅,那不就是!不就是——
          长剑破空,魏无羡终是认出来是什么,没有闪躲动弹。
          “那是他师姐啊!从小最疼他的师姐!”
          “怎么就下得去手?!”
          “阿,阿羡……”
          “锵。”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8-07-30 14:07
            长剑劈开岁华的攻击,也让魏霖放下手里的竹萧:
            “原来是蓝二公子”
            来得男子束云纹抹额,身着白衣冰雪之姿气度非凡……总之就是非常好看,非常漂移俊秀。但只要魏霖一想起多年前老哥跟自个讲:“别看外边把姑苏蓝家吹嘘得跟什么似的,单就那身衣服而论完全是披麻戴孝四个大字。”
            再加上现在一副苦大仇深跟死多年老婆似的更像了——
            于是在某一方面上,兄妹两想到一块去了。
            而当她听见四百多张捕仙网悉数被毁,饶是再好脾气也不由皱眉:四百多张啊!这得多少钱啊!江家是有钱家大夜大,这点血为着金凌还是出的起的但——
            就是心疼啊!
            倘若别人知道,定有可能会说:真心疼啊?想当年那位魏霖姑娘可是能耐大得很那。温家那个温晁将江家前家主及弟子悉数杀尽时,说不定就易容躲在哪猫着看呢。
            看着自己曾最亲近人一一倒下的滋味如何好受?可她硬生生忍下来,没让被发现还将江家不少宝贝,古籍以重要为先,不重要为后移出去不少。后来不妙被发现后当机立断炸了大半莲花坞同剩余宝贝化为乌有……
            这种自己的要被别人占有,那我宁愿毁了的态度。任谁想都不该是心疼钱的人——呸!怎么不是啊!当初她没想那么多,跟哥哥他们走散之后好不容易回来,见着地上七零八落全是之前最熟悉的人,被人随便找个地扔了的时候。颤抖着手把东西藏起来的时候,压根就没想到所谓的射日之征会来的那么快,甚至根本就不知会来。
            要知道帮忙清点的时候,江澄见她那样连你知道这样当初直截了当炸的气势等话都不好说出口了……咋?快心疼出病了还用得着说啥啊!从此,云梦江氏的财产等物必由魏霖搭把手。否则即便是江澄用几件都心疼不得了哪怕被紫电抽也要多说几句呢!
            四百多张……金凌瞧瞧自己姨娘脸色,快白了。
            魏无羡知道江澄肯定会生气,这事没法善了。拿晓得魏霖脸色也这么难看啊?这不仅仅是没法善了,简直是要出血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8-08-01 14:01
              番外
              蓝起仁:我家水灵灵的白菜啊啊啊,多好的白菜,多好的骄傲啊啊啊啊——就这么被头不思进取,不……不,不学无术的猪给拱了!
              江澄:不你家白菜先拱得么?还有那个蓝思追——(不仅自愿,还巴巴——呸。那不是也是头猪么。)
              魏霖:我哥这么被评价一定是个攻。
              墨离:但他那体型该是个受——来。赌吧,输了你自个给我来上几坛子醉坞湖跟天子笑。醉了你送我回去。
              魏霖:好——
              然后——哥哥哥哥!你是我亲哥哥么?!这么不争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魏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8-08-02 19:18
                第五章
                人这一辈子最肆意潇洒的不过少年时,既有一身本事,也可以不用承担太多责任……但这样缺却很短暂……短暂到在你还未发觉时一切已经结束了。
                若是以前的江澄,这会怕早已经字甩出紫电了。但现在想到如今局势,蓝湛在姑苏蓝家的威望跟其他考量,能不撕破就绝不撕破脸皮。魏霖也是如此。
                还有魏婴
                魏霖回首,看着他打上自己一巴掌:这是她第一次见自己哥哥这副表情,悔,伤心还有太多太多交织在一起。也是第一次,见他给自己这么一耳光。
                听力道就知打得不轻。魏无羡没有想到魏霖没跟着江澄走,也没呆在金凌身边。就站在原地,这样干干看着自己良久才回身,似是轻叹口气:“……少年,我说过。给自己嘴巴留点德。还有,”她走几步像不能忍受什么搬转头。“脸上那乱七八糟的东西赶紧洗掉,跟花脸猫似的。”
                “花脸猫?”魏无羡笑嘻嘻跳到魏霖跟前,“花脸猫不错啊,那么可爱。”
                “……你真能忍下来?”
                她那种语气,像是已经确定自己是谁一般熟捻……魏无羡一愣,猛然贴近却被拿萧顶开。
                “我承认我对龙阳之好不讨厌,但请别靠身上谢谢!”
                简短说完,抬手伸个懒腰想想还是掉头下山去。反正这里有墨离看着出不了什么大问题。
                “小小啊,看来这小丫头是把事都推我身上了。”
                “的确出不了什么大乱子。留半口气再叫我啊,小小。”
                ……小小黑豆样的小眼睛默默鄙视一番自家小主人,拍拍翅膀老老实实看着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8-08-09 14:0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8-08-09 14:07
                    来自某位碎碎念:啧啧。我以为我家大哥可以拐来一只璧玉。没想到自个却被当做狗尾巴草给薅走了【转圈哭】
                    某位不知名蓝先生表示:虽然内容不喜。但评价用对了——
                    某位魏先生不服:什么狗尾巴草啊!魏霖我是你亲哥啊。吼你这么说(魏霖:您现在身体与我没半点关系。灵再好壳也不是。我大可说——不认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8-08-17 21:41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