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冥安迷修吧 关注:667贴子:14,923
  • 33回复贴,共1

【文】《You are my son》(路法安迷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哈哈哈哈,这是一年前的文啦,经粉丝推荐才知道这个吧。就转发过来啦,希望大家能喜欢。
一楼先说明一下,文章应该是属于短篇,尽管贴吧等级并不高,但是对于《铠甲勇士刑天》的热爱或许已经近六年了吧。也就说,从这部剧首播开始,一直到现在。
在所有贴吧里,这次应该是第二次发文,为什么会想到写路法和安迷修呢?
原因,是因为这几天温习凯刑的时候,最打动我的除了激励我们斗志昂扬的经典台词,就是路法对于安迷修深沉的父爱了。或许各位吧友还不能理解,但是我深有体会,路法对安迷修的父爱是隐忍的,也是深沉的。身为将军,他不能表现出太多的偏袒,但是在最后得知炎君杀死了安迷修后,他那一声仰天长叹,深深地震撼了我的心灵,故而,我写文述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08 15: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08 16:10

      轰,随着一声巨响,战火纷飞,硝烟弥漫。
      坐标,阿瑞斯星球。
      “将军,敌方伤亡惨重,我军士气正旺,且处于上风,是否发动最后的进攻,将敌军一举歼灭?”战场这边,一位银发战士右手抵在左肩,微微低头,单膝下跪,向着一位散发着将帅之风、眉目中射出一丝英气和决绝的男子,汇报着战情。那人坐于将军的宝座之上,睥睨着战场,手指轻动,半响…“传我军令,发起最后进攻,退后者,斩!”声音不大,但威严扑面而来。
      “是!”
      最后,这场由路法带领的部队与叛军的战役,以路法军队的告捷而归于沉寂。
      战后,路法一军凯旋回府。
      “哇,乌里,那个男人是谁啊?”“路法将军。”“就是那个,阿瑞斯不败的传说,路法?”“是。”“怪不得会赢呢……”路边,一个女子好奇的向着另一个风华月貌的女子询问着一切,不时时偷瞧一眼那个阿瑞斯的不败英雄,流露出一丝崇敬和爱慕
      坐标,将军府。
      “干什么。”
      “我要见路法将军。”来人面对戒备森严的将军府,和配备着精良装备的战士却不卑不亢,瞪着一双凤眼盯着战士。
      感到了一丝寒意,战士再不能直视来人的眼睛,将半出鞘的剑插了回去,“请等一下,我去通报,你的名字是?”
      “乌里。”
      ……
      “将军请你进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08 16:40

        “乌……”
        “不必多言,此行我只想告诉你,你的那孩子,出世了。”
        本想问问来人近来可好的路法,一下把问候抛到了九霄云外,拿着兵书的手突然一紧,平整的兵书随着他的动作紧紧的皱了起来,“你,你说的,你说的是真的?可是你不应该,已经把他……”
        “何故骗你。”
        这位处事不惊的将军,第一次步履匆忙了起来,快步走到女子身前,紧紧的抓着女子的肩膀,常如寒冰的目光变得温和异常。“乌里,谢谢你,谢谢。”突然,手上的力气松了些,眼神开始变得躲闪,“对不起,乌里,我还是不能……”
        女子冷哼一声,打掉了路法的手,“你放心,我明天就会离开这里。至于你儿子,你今夜便可以接他走,我不会再干扰你们的生活,你也没必要为难是否能给我一个名分”言罢,女子转身便走,没有一丝留恋……
        [回忆]
        那时的路法,还不是将军,只不过是铠甲禁卫队的一个战士而已,没有权利,也根本不用顾及什么脸面,活的自由自在,爱上了一个救过她一命出身贫寒的女孩,乌里。
        “等我当上了队长,就风风光光的娶你回家。”这是那时路法对乌里最美好的承诺。
        可是后来,路法当上了队长,却不得不立即参与一场胜算极少保卫银河系安全的战役,路法离开的那夜承诺乌里一定凯旋而归,但他不知道,他走后乌里一人哭了很久。
        可那场星际战役,阿瑞斯还是赢了。但铠甲部队的将军战死沙场,而取得了胜利关键的那个小队长路法,被破格提拔成为了将军,但是他的上任充满了非议,霎时间质疑不绝、谣言四起。可这位新上任的路法将军,却不负众望,运筹帷幄,千百年来不曾败过一战。
        渐渐的,由于地位的攀升和名望的不断提高,尽管路法没有忘记当初那个与他约定一生的女孩乌里,可是,现实如此,他的身份迫使他不能娶一个寒门女子为妻,这一点,没有任何商量。而那时,乌里已经有了他们爱情的结晶。
        那夜,路法找了乌里一趟,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房子里只是传来一生尖锐而绝望的“滚。”后来,路法再也没有出现在这里。
        [回忆·end]
        那夜,路法重新去了那个熟悉的地方,只可惜,物是人非,除了孩子的啼哭,再也没有人迹。触景生情,路法想起了那夜和乌里说的话:“乌里,或许我们可以在一起,也许我能够给你一个名分,但是,目前来看我还是希望你能在生下我们的孩子后,去寻找一份新的幸福。”
        后来,他也曾托人四处打听,却再也没有收到一丝关于乌里的消息,渐渐他也相信,她或许早已经离开了阿瑞斯。
        路法不知道,那天回去的乌里,将自己的基因码转化,她没有记恨路法,也没有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她化为了一株潘拉姆草原之花永恒的摇曳在将军府边的山顶上,日夜陪伴着父子二人。
        那年,阿瑞斯星传遍了一个消息,向来冷峻的路法将军居然收养了一个刚出生不久来历不明的男孩,取名:安迷修。
        阿瑞斯意:为犹豫不定而永恒的弥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08 16:40
          @6222480 差点忘了,请吧主审核,质量可以的话申请加精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08 16:42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09 16:15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09 16:17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09 16:17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09 16:17
                    七『无父何怙』
                    深夜。
                    面对着面前激烈的战场,路法冷哼一声,一千年来在这颗星球上受的一切耻辱也算是在今天终于可以洗刷了。面对着差异悬殊的敌我双方,路法暗笑,今天今夜,只要解决了飞影和刑天这两副铠甲,后面的路就可以用一帆风顺形容了!至于炎,呵呵,头脑简单的家伙。给他随意设一个计,不难解决。
                    “动手吧,合伙人!”路法唤到。可是半响,炎都没有动静,回头,“怎么,炎君。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炎君斜着眼,瞧着路法,一脸将信将疑的表情,“疑问到是没有,不过,我还是不相信你!”
                    “什么!”路法已有了一些怒火,早就商量好的事情,难道在这个关头,这武痴要变卦不成!?
                    “要我相信你可以,把碎片给你也可以,但是…”炎君抬起右手,指向了安迷修和飞影的位置,“先把那小子给我解决咯!这样我才能完全相信你。”
                    路法不用想都知道炎这家伙指的到底是谁,可他还是抱有最后一丝侥幸回头顺着炎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呵,尽管二人厮打在一起,但是很明确,炎指的就是安迷修。
                    “你这是什么意思?”
                    炎君挑高眉毛,瞅着那边的战场,“我早就知道了,其实,他就是你儿子!”路法心下一惊,倒吸了一口凉气,回头又看了安迷修一眼,又转身看着炎。
                    “为了避免以后不必要的麻烦,你还是亲手断后的好,以免你们父子两以后合伙来找我的麻烦。那个时候,我可就吃大亏了。”
                    “一定要这样吗?”路法仍然看着安迷修,回头向着炎问了最后一句。
                    “哼,一定要!”炎君偏着头,瞪着眼睛,双手抱肩,俨然一副不肯让步的样子。
                    “好,我就答应你!”路法握紧了拳头,可是这一拳他真想挥在这个不可一世的炎身上,但是碍于庚伮金刚杵的碎片,又不好翻脸。转身,箭步。他将这一拳狠狠的挥在了飞影身上,一掌拍远了安迷修,又回身把一腔怒火朝着飞影发泄了出去,这才和安迷修打在了一起。
                    不得不让炎以为,自己下定了决心。路法左手禁锢住安迷修的右手,右手聚力狠狠的砸在了安迷修的肩胛骨上。“啊!”随着这一声,路法的心也被狠狠的揪了一下。心疼吗?疼,怎么会不疼,那是自己的亲儿子。总有一天这一切都要加倍奉还给炎!但是这一击力道可不小,炎是信了,还暗骂了路法一句。召唤铠甲,投入战斗。
                    看来将军,终于要对自己下死手了。
                    可后面的几招路法可是一点不愿意再做样子。安迷修一斧劈过来,路法轻易躲开,一个上步用右手锢住了安迷修的腰,“找机会逃!”
                    安迷修闻言,震惊的抬起头,时间容不得他思考,立马从路法的禁锢中绕了出来,反手从后背劈了路法一下。戏已做足,慢慢向后退着,再看了几眼父亲,转身离开。
                    那夜,路法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库拉,也放算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这个手下败将居然打我儿子的主意,那么从你有这个想法的这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死亡的结局。
                    我的儿子,除了我,谁都别想动!
                    ···
                    交代一切后,路法本想闭目养神思考一下后面几天的事情,却刚刚坐下又猛的站起来,算日子再不解毒可就晚了,看看窗外已是深夜,他一个人会不会毒素突然发作?会不会……
                    立马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他走出了巴氏企业,去街上找他那个不省心的儿子。
                    已是凌晨。
                    第一次去找自己的儿子。不得不说直到今天,直到炎要自己将屠刀指向安迷修的那一刻,路法才恍悟,千年来的苛刻都是伪装,真正站在生死的选择线上时,他才明白自己对这个看似已经因为他的忤逆而痛心疾首的傻儿子的,只有爱,深沉而隐晦的爱。
                    “孩子,为父一定要带你回家……”
                    一路寻到街边一个偏僻的花园旁,由于地理因素,毫无人迹。四周静的可怕,只有夏日的鸣蝉还在拼命地嘶吼着,“知了,知了…”路法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瘦小的人儿瘫坐在地上,身后紧靠着公园的公共用椅,弓着背,一手紧紧的抓着胸前的衬衣,面部的表情不用亲眼去看都能想象,一定刻满了痛苦,刻满了无助,刻满了孤独。而他,没有人关怀,只是自己默默承受着一切。剧烈的咳嗽声让相距近五百米的路法都听的清清楚楚。
                    “飒”,一阵风吹过。周围高大的树影在地面上张牙舞爪着,似乎随时都要吞噬了这个垂危的生命。凄寒的月光如利剑般从枝叶中射了出来,打在人单薄的肩上,只看一眼,就叫人凉透了心。
                    谁家孩子?这么可怜。
                    路法,你一定是个失败的父亲……
                    不需要仔细辨认什么身形,几千年了,一个父亲怎么可能会连自己的儿子都认不出?
                    “安…迷修。”路法失神的喃喃了一声人的名字,脚下提了速度,朝他跑了过去。什么也没想,只是想过去抱抱他,这样…就足够了。
                    脚步声?回头,安迷修费力地看了一眼来人,将军?!用手硬撑着地把自己的身子撑了起来,准备面对即将到来的惩罚。自己,背叛了他啊。但却也只是摇了几下,脚下一个踉跄又朝着地面狠狠地摔了下去。
                    没有预想中接触冰冷地板的彻骨之痛。
                    从前摔一下其实没有什么,只是现在自己浑身是伤,体内的剧毒又蔓延到了神经末梢。任何微小的伤害,都足以致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09 16:19
                      这一跌,摔倒了来人怀里。很奇怪,思想是抗拒的,所以用力挣扎了几下,可是没能摆脱这宽厚有力的胳膊。但是同时,一种久违的安全感却麻醉了全身,从内到外。他想挣扎,却再也使不上一丝力气。
                      路法就这样撑着右腿,让人靠着,左腿折放在地上,紧紧的抱着安迷修,一句话也没说。像是永恒的定格在了这个动作的一尊雕像,头紧紧的抵住安迷修的前额,彭卷的头发盖住了路法的眼眸,安迷修尽力抬眼去看,可是看不到他的眼睛,也猜测不到路法的思想。
                      他也没有想什么,他只是希望时间静止就好,就这样抱着他,就好……
                      夏日的微风轻轻吹动了安迷修的发梢,扫过了路法的脸颊。蝉鸣声也不再那么焦躁,宛如一支为这父亲给儿子迟到千年的一拥而独奏的温婉乐章。
                      这一瞬,流光不再;
                      这一瞬,时间静止。
                      这一瞬,千年来的记忆都涌入脑海,亏欠这个儿子的,实在太多太多。
                      “滴答…”一滴泪水毫无征兆地打在了安迷修的脖颈上。
                      惊!
                      用力抬头想看看这位将军究竟怎么了,但是感到怀中人挣扎的路法,搂着安迷修肩膀的胳膊又更紧了一些。
                      “嘶,咳…”
                      听到了倒吸凉气的声音,立马泄了手上的力气。眼角还闪烁着晶莹,证明了安迷修刚刚的那个感觉,不是幻想。
                      “怎么了?”
                      怀中的人儿不说话,但是表情的痛苦难以掩饰。没有任何考虑,伸手就去解人儿的上衣。“将军,嗯呃…您这样,不大好吧。”立即拉住了人的手,另一只手撑着自己站了起来,欲走…
                      路法真的生气了。安迷修只听到身后传来破风的声音,只是一霎,毫无力气的自己被身后的人猛的摁在了椅子上,“你是我儿子!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能拦我!”路法几乎吼了出来,用力一扯,安迷修右边的半个肩膀就失去了衬衫的掩护,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雪白的皮肤依旧,可却成了那道由肩膀划过锁骨的刺目伤痕的衬托。因为用力过猛,已经有些鲜血渗出。很明显是新伤和旧伤的重叠。
                      “怎么弄得,啊?”
                      “……”
                      “我问你怎么弄得!”
                      “划了一下而已。”
                      路法没有说话,只是两只手扶着安迷修的肩头,盯着他。
                      自小,父亲一旦这样,不出五秒自己就会心虚,这次也不例外,“旧伤,旧伤是以前一次作战时伤的,新伤是您刚刚和飞影……”
                      “哪一次征战的伤会好不了,你骗我。”路法依旧目不转睛。
                      “咳,那次这一刀伤的最重,后来受了电刑后…就没痊愈。”
                      路法一惊,电刑那种极刑,真正重罚儿子的那一次也只有他私放敌人后伤的不成样子的那次。由于科技原因,能与阿瑞斯交战的星球科技能力都不低,故而一般都是内伤。然而,只要有外伤呈现,就说明这一处伤的极重,而过重的电刑又会阻碍基因的自我修复。这种伤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种酥麻的疼痛和奇痒,算起都有几千年了,他是怎么熬过来的?而我这个做父亲的,却从来不知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8-09 16:19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流逝了。一个男人搂着一个男孩,在公园的长椅上,倾听着鸣蝉温婉的乐章,和着温和的风,悄然入睡。
                        几千年了,这是安迷修睡得最安稳的一次。他曾想过父亲会在今夜要了他的命,但他绝不后悔;伤病和痛苦仍在啃噬着他的生命,却几乎无感。他只想就这样靠着这个男人就好,慢慢品味着这久违的安全和幸福,就好。
                        将军的心的确是越来越残忍了。可是,他对我的爱,却从未变过。
                        “无父何怙”,地球人的这句话,一点没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09 16:20
                          八『无子何恃』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驱逐黑暗、第一声鸟叫啼啭黎明时,路法醒了。扭动了一下脖子,猛的想起了什么,急忙往身边看时,却发现空无一人。
                          几片早衰的落叶随着清风打着璇,飘零在了这张长椅上。手指轻轻摩挲,似乎还有儿子的余温。无奈的苦笑一下,起身离开。还有事情要办,到时候用集结令唤他回来就好……
                          城市中忙碌的人们又随着太阳的渐渐西斜,结束了一天疲惫的工作,踏上了回家的归程。而桥边,一人双手搭在桥栏上,看着夕阳逐渐被江水吞没,而他似无归所。脑海中还回忆着昨晚那如梦幻般的一切,父亲终于要离开这里了吧。也罢,再最后看一眼这颗星球的美景,不久后,也就化为一片灰烬了。
                          “咳咳…”
                          就这样静静地站着,看着夕阳彻底淹没在江水中,看着那轮圆月挂上了枝头。
                          哟,今天是满月呢……
                          这里人们所说的满月之日,应该是阖家团圆的日子吧,而自己形单影只,乔奢费和库忿斯已经永远的留在了这颗星球上,而父亲……不知道怎么样了。
                          将近凌晨五点左右,被毒素的发作而痛醒,父亲还在睡着,微微搂着自己。“该走了。”安迷修这样跟自己说到,轻轻把父亲的手从肩上拿下,悄悄起身,回头再看了一眼熟睡中的父亲,决绝的转身离开。
                          还要去找炎,要他放过刑天……
                          ···
                          漫无目的的在这座城漫步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直至消失。突然一个壮硕的身影从一条街边闪过,“炎?”,安迷修快步追了上去,毒素又发作了,尽管有些晕眩,犹如百蚁蚀骨,但是还是要拼死试一试,一千年来这颗星球给了他太多的回忆,他不想这个美丽的星球就这样毁灭。
                          “你在找人吗?”
                          闻言猛的回身,却被人掐住了脖子,“你找我!”
                          “放过刑天。”安迷修艰难的喘息几下,“你打败他就等于帮助我的父亲,就等于毁灭这里的一切,他根本不会给你任何东西。”
                          炎冷笑一声,“你老爸舍不得解决你,你却偏偏在这儿拖他的后腿”,用力把人往前一拉,“不过,我相信他肯定会想清楚的,到时候你自身难保了!”炎不屑的猛的一推,“滚开!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别来挡我的路。”
                          炎还是不想杀他,他那样告诉路法也不过就是随意一说,试探试探。他也蛮喜欢这个小子的,敢和自己的老爸路法作对,还是有一定勇气的。
                          “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休想离开!”
                          呵,第一次有人用威胁的语气跟自己说话。看来不给点教训,是不能让这小子死心啊。“你活的就那么不耐烦!”话音一落,召唤铠甲。不错,还有点本事,就是可惜了,年龄太小招式还有些生涩,运用并不娴熟。召唤武器后,算是把这小子打趴下了,心里还是想着放他一马,毕竟也算是个不怕死的好汉,“去吧。谁能打得过我,再来指挥我。”
                          本来转身已经打算走了的炎,却听见身后的人又冲了过来,呵,反正不是我儿子,杀了也就杀了吧。这次,炎没有手下留情。
                          ···
                          激战过后的花园,依旧平静如常。只有那个孤零零在空中旋转的基因数码方块,说明了这里刚刚有一场战斗。渐渐的,那个方块也消失不见。
                          一切,仿佛真的没有发生过。
                          安迷修就是抱着赴死的心态来的,反正毒已经深入骨髓,倒不如拼死一战。其实当他听到炎那句“你老爸舍不得解决你”那句话时,就已经知足了,将军心里有我,就够了。
                          坐标,巴氏企业。
                          盘腿静坐的路法突然心猛的揪了一下,尽管只是一瞬却疼痛异常,“啊,咳…”赶忙捂着胸口,奇怪,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啊。怎么会突然这么疼?罢了,既然并无大碍,或许是身体某处机能衰退,基因自我修复吧。
                          可路法不知道,母女尚且连心啊,父子又何尝不是?
                          第二天,傍晚,密室。
                          看着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自负家伙,现在一脸痛苦的捂着胸口,看来是毒素已经完全发作了,不禁失声笑了出来,“呦呦呦,我们的雄狮今天是怎么啦~”一脸得意的路法,跟炎打了几下嘴仗,顺便把这个狂妄的家伙狠狠地羞辱了一顿。果真是头脑简单的东西,随便一骗绝对入套啊,呵。
                          越看这个家伙越不顺眼,干脆也不废话了,路法用剑指着这个家伙,略带嘲讽的语气说:“随便说个遗言交代一下吧,记得要有点幽默感,现在这个时候要开心点。”
                          炎捂着胸口,居然也挤出了一丝笑容:“死对头,我只有一件事交代给你,而且还真挺开心的。哈,你不忍心做的,我已经帮你做了。碎片,其实早就该是你的了。以后,哈哈哈,你已经没有以后了!哈哈哈哈——”
                          本来正在兴头上的路法,听到炎这么说,一下懵了,怒火中烧,高举起剑狠狠的朝着炎扎了下去。
                          炎死了,一代银河战霸就这样死在了路法的剑下。
                          不可惜,他活该,一命偿一命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8-09 16:21
                            杀了炎,路法的脑子一片空白。木纳的收起了修罗铠甲,“你不忍心做的,我已经帮你做了。”炎的这句话就这样一直如魔咒般响彻在路法的脑海。
                            “安——迷——修——!”
                            夹杂着一种莫可名状的绝望,穿透了办公大楼的墙壁让四周的走兽飞禽禁声,闻者悲痛。
                            只是,安迷修再也听不到了。
                            门外静候的库拉听到动静立马走了进来,“将军,您?怎么了?”
                            无言。
                            路法似乎没有听见,迈着灌了铅的脚步,慢慢挪到太极坐垫旁,“嗵”的一声坐了下去。两只手无力的搭在膝盖上,虽然目视前方,却两眼空洞无神。
                            许久……
                            路法背对着库拉,喃喃道:“库拉,你知道吗?我路法没有儿子了……”随着话音下落的,是一滴懊悔而绝望的泪珠。
                            闻言,库拉知趣的退了出去,没有问什么,也不敢问什么。
                            “我没有儿子了, 呵,我没有儿子了。啊——!我没有儿子了!!!”最后那句,路法吼了出来,企盼这样能减轻一点心里憋闷的痛苦,可,没用。“这宇宙之大,而我,就只是一个人了啊…”声调慢慢压低,最后竟哑然失声,路法把头深深的埋在膝盖之间哭的一塌糊涂。一个活了几千年的大男人,此时此刻,哭的像个丢失了最珍贵玩具的孩子,撕心裂肺;昔日威风凛凛的大将军,此时此刻,显得是这么无助。“儿子,都是爸爸的错,是爸爸没有保护好你啊!都怪爸爸,是爸爸错了啊。爸爸给你道歉,你为什么连一个弥补的机会都不给我啊……”。路法狠狠的砸着自己的头,揪着自己的头发,没有人看得清他的表情,但是相信,一定扭曲。他一声一声的为以前的错误向安迷修道歉,可是,已经晚了。
                            八仙桌上,一个幽蓝的瓶子还在隐隐发光。
                            路法把这个精致的瓶子拿起来,摩挲了几下,泪水又如决堤般涌流。昨天早上回来,路法几乎亲自跑遍了整个希望市凑齐了记忆中治疗电刑和刀伤后的药材,终于制成了这一小瓶。现在,呵,路法无力的把手张开,任由药瓶顺着手指滑落在了地上。
                            “咣当…”
                            没用了啊……
                            “安迷修…安迷修……”路法无意识的重复着儿子的名字,悲痛到了极致,甚至有了幻觉。他仿佛看见安迷修走了进来,六七岁的那般模样,跑到桌前扬着小脸,担忧的问“爸爸,怎么了啊?”
                            路法伸出手,想摸一下儿子的脸蛋,可是——只有一片虚无。呵呵…
                            瘫靠在桌子旁,却无泪。可是心里却越来越疼,或许,麻木了吧?…
                            几千年来的景象就像是过电影一样在脑海里一一闪过:
                            那次,儿子荣获了自己第一枚军功章。“戒骄戒躁。”他这样给他说。
                            那次,自己第一次因为儿子忘记了战术动作而狠狠地罚了他一通,可他硬是强忍着疼一声都没有哭出来。惊讶。
                            那次,自己第一次搂着儿子坐在潘拉姆草原那棵树下,望着星空讲着自己征战的故事。
                            后来,长大了啊。
                            那次,第一次亲自为儿子披上战甲,在门口等着他凯旋而归。不负众望,全部歼敌。
                            那次,第一次亲眼看着儿子为了保护部下,而自己身受重伤。自己骂着他傻,他却说:“身先士卒,这是您教我的。”
                            那次,第一次因为俘虏安置的问题,儿子和自己大吵了一架。自己才知道原来儿子的性格像他妈妈。
                            复活后,第一个就想知道儿子过的怎么样,第一个传音给他却音讯全无。后来,专门设了一场计,把这个不省心的小子安排到了自己的眼皮底下上班,这才放心。本以为这个儿子不打算再回来了,可是当自己设计让库忿斯误会乔奢费的时候,儿子居然告诉库忿斯:“背叛了将军,就是与我们全体为敌。”知道他说了这句话,自己欣慰了很久。尽管后来还是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上,不过也就是表面怒火连天,心里,从没怪过他啊……
                            呵呵,只剩下回忆了啊。
                            以后?再也没有以后了。
                            路法出神的看着手上的权杖,机械的划出了一道指令:阿瑞斯集结令,指名,安迷修。
                            死寂。
                            竟连阵风都吝啬吹过了吗?那我要你,还有什么用!手上用力,将那根毫无用处的权杖捻为灰烬。既然连我儿子都招不来,那和废品又有什么区别!
                            寒风吹过。窗外,天愁地惨,月色无光;星如清霜,粒粒凄绝。
                            路法就这样靠着八仙桌,笑一会儿、静一会儿。像是一个回忆往事的老者,完全沉浸在过往的日子里,再不愿意回到现实中去。
                            ···
                            炎已经偿命了;
                            既然他是在这颗星球丢了性命,那,这整个星球,就给他陪葬吧!
                            ===全文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09 16: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8-09 18:00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8-09 21:56
                                  『无父们怙 无子何恃』(You are my son)这篇文章,到这里就结束啦。感谢这几天来,各位看客和我一路以来的风风雨雨,谢谢大家的欣赏和认可。
                                  回到文章。
                                  这是我第一次完整的发完了一篇文章很有成就感,尽管是个短篇。为了写这篇文章,每天都会抱着手机在沙发上从早上躺到晚上,电视也不看,甚至半夜三点还在写。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不到三点现在死都睡不着了。我一天只写一章,却能改十几遍。好文章是改出来的,这话不假。
                                  再说路法吧,我很欣赏他,自认为这位是整部剧里面最负责任是一位了。身为父亲,他尽职尽责;而身为将军,他亦然身先士卒。我不认为路法是一个反派,他很负责任的做到了他应该做的事情。只是因为他被设定成了反面角色,所以不得不背上一个反派的头衔。
                                  看过三国的看客应该都知道,曹操可谓是一个超级无敌大反派,但其实不然。正逢乱世,豪杰争霸,只是因为默认了刘备汉室的正统,所以魏吴都成了反派。可是如果把诸葛丞相所做的一切拎出刘备的阵营来看,其实也蛮过分的(顺便插一句,楼主只有两个男神,一个诸葛亮;一个曹操)。
                                  路法也一样,他就是被默认在了这个反派的阵营里。尽管后来毁灭别的星球是有些残忍,但是客观来讲那时他早都不是为正义征战的将军了,他判罪后的责任只有一个:带领他的战士们,无比光荣的走回阿瑞斯。他本心并不坏,但是形势逼人反(总有一天,各位会理解我这句话的,大概就像是水浒那样吧)。
                                  小时候看的时候,关注的都是铠甲勇士多么勇武。而如今回首再看,则另是一般风味,最牵动人心的,是路法对安迷修的爱。于是也就脑补了一番,写了这么一篇文章。正如开始所说,路法对安迷修的爱是隐晦的,这一点我总是有种莫名的共鸣感。我的表哥大我十二岁,他对我就像路法对安迷修一样,绝不会盲目纵容,他见面老是动不动就动手,其实他就是在锻炼我,希望我可以保护自己。所以现在,楼主作为一个女生,撂翻两三个男人不在话下。路法对安迷修就是这样,路法坚信:逆境,才能成才。我也坚信。
                                  但路法对安迷修的爱却又是无私的,他从没想过真正对自己儿子下死手,尽管他的儿子干了一堆让这个老爹很没有面子的事情。
                                  路法是个好父亲,这一点无可否认(其实几乎这部剧里的所有父亲,都很称职)。
                                  文章完结了,我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发别的,但是短时间里应该不会了,写这篇文章注入了太多心血,需要缓一缓。
                                  楼主的兴趣爱好极其广泛,几乎都有涉猎。也很欢迎大家来跟我交流交流。
                                  那么,到这里,就要和大家说再见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8-09 21:58
                                    真厉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8-09 22:19
                                      心里疼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09 23:38
                                        去铠甲勇士刑天吧看续章噢⊙_⊙,强烈推荐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8-08-10 13:58
                                          还是日更,这么勤劳的楼主也是少见,抱大腿要趁早(゚Д゚)ノ嘿嘿(º﹃º )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8-08-10 14:0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8-10 15:20
                                              这是2018年的帖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10-28 17:2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01-12 11:55
                                                  写得真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2-02 2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