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科百合子吧 关注:3,620贴子:21,285
  • 45回复贴,共1

【同人文】未元物质的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纯属为了写而写也算是联手笔,解解对百合子的思恋。




注意:


-私欲产物
-CP:一方通行(铃科百合子)x垣根帝督
-短篇
-OOC
-不专业插画
-微虐
-微H


=如有不适请尽快退出关闭网页=


回复
1楼2018-08-11 15:58
    才从家门出来想要出来消遣消遣就遇到一个让人心烦的家伙,帝督虽有不快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压下杀人的心情,帝督别过头,打算赶紧离开。


    “等等。”Alkeas拉住帝督衣角,裂开笑容。


    “干什么?”帝督心情虽然不至于非常差,但有些不耐烦。脸上虽然在笑,但看得出只是摆个样子而已。


    “嘻嘻,抱一下,就一下!”Alkeas很兴奋,似乎想到什么高兴的事。但帝督没有抱人的意愿和兴趣,拍开Alkeas的手。


    “拜托!真的!就一下!!”不管帝督愿不愿意,Alkeas先扑上去熊抱帝督。因为现在是大庭广众,帝督想发难也不行。


    “哎呀,好可爱的兄妹·····”任由Alkeas抱的期间,帝督听到一些路人的的发言。


    “妹妹在撒娇呢···”算了,好像也没造成太大影响。看起来似乎没有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帝督抽空望了一下一方通行的方向,对方正好喝完了咖啡。


    “好了!看本喵能影响到什么程度!”然后Alkeas抱了不到半秒,忽然跑去一方通行的方向,而一方通行丢了垃圾(罐装咖啡)也正好站起来。


    帝督表示一头雾水,只能看看Alkeas到底要干什么。


    “抱抱!!!”Alkeas扑了过去,根本就和熊孩子没两样。


    “搞什么!?这小鬼怎么回事?!”一方通行反应不及被扑了个正着。


    “嗯!”还没等一方通行把Alkeas推开,一方通行被Alkeas狠狠的深吻了一番。


    “噗!”帝督忍不住笑出来,虽然不知道Alkeas到底干什么,但一方通行的反应让帝督觉得很滑稽。


    “妳·····”炸毛的一方通行整个不明所以,现在打又不是,骂又不是,在一方通行措手不及的期间,Alkeas已经跑回去帝督那里了。


    “哈哈哈哈哈!!!!”Alkeas活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样,躲到帝督后面。


    “你········”顺着Alkeas的方向,一方通行理所当然的看到帝督,不过一方通行却忽然愣住了。不过帝督可以察觉到一方通行的表情很奇怪,看着自己的眼神和反应都和平时帝督所知道的一方通行不同。


    “你·····你他玛管好自家小鬼!!”晚了一步才把话骂出来,一方通行立刻别过头,大概是在害羞。在大众下被一个小孩子吻确实还蛮尴尬的,但是帝督心情却一下子飙高。


    “呵,讨我欢心么?”他才不相信Alkeas只是出于好玩才这么做,肯定是要换取留多几日在世。帝督把手按在Alkeas头上揉了揉,姑且称赞一下她的行为确实让他心情变好了。至于要让她留多久,到时再说。


    “嘻嘻,不是哦~本喵猜晚上!呵呵!晚上会有惊喜!”Alkeas享受着被抚摸的待遇,说着帝督无法理解的话。


    算了,反正他连自己都不理解这个Alkeas是怎么被造出来的,即使是自己的未元物质。


    结果,晚上还真的有惊喜。就在帝督吃完晚餐回到家后,不到几分钟门外居然有人敲门。


    “第一位为什么在这里?”帝督现在简直无法用自己的语言表达他到底多震惊。


    “····老子想去哪还要过问你?”一方通行在他家门口。


    凭一方通行的实力要找到他的住处确实没什么困难,但是·····


    “本喵说会有惊喜~对吧?嘻嘻嘻~”Alkeas几乎高兴得中大奖似的,欢呼似跑去拉着帝督的手和一方通行的手。


    “·····”理应会被拍掉才对,但一方通行却欲言又止,想甩手却不敢。任由Alkeas把他们的手牵起来,帝督不是不甩开,而是····


    一方通行果然变得很奇怪,帝督万分确认眼前的一方通行有问题。


    先不说一方通行没有甩开他的手,最大问题在于这家伙脸红了!!而且根本没办法正视他几秒就要压低头,别过头,总之就是在东张西望。


    “Alkeas····妳做了什么?”帝督心情很复杂,再来就是他想确认一下他到底猜得对不对。但Alkeas却指着里头,然后把手指放到嘴巴前作出嘘的动作。


    “进去,就告诉你。”然后不等帝督的回答就把一方通行拉进去了。


    被人看到确实会很麻烦,帝督为免于生事也决定进去再说。


    “请喝~”Alkeas兴高采烈的不知道从厨房哪里搜出茶杯,倒杯温开水递给坐在沙发的一方通行。


    “解释。”帝督不急着赶人,不如说·····事情一下子白热化的有趣起来。


    “记得早上本喵跟你要抱抱然后亲了一方通行吗?”Alkeas也不废话,立刻说道。


    “然后?就这样爱上我了??”帝督瞄了一下一方通行,对方颤抖了一下,连否认发火都没有。


    “嗯!本喵扑到你身上索取一些本体未元物质然后‘加工’把它注入一方通行体内。”Alkeas瞄了一方通行一眼,对方完全呈现紧绷状态,就和第一次告白的人一样。


    “····那么,第一位有什么事吗?”帝督面带笑意的看着一方通行,真没想到Alkeas会这么做。不如说,他没想到未元物质可以这么用·····注入对方体内,然后影响对方的心智。


    “下三滥····拿掉你的未元物质。”一方通行也不是笨蛋,肯定知道是帝督动了手脚。现在一方通行根本连正眼看对方都不行,内心根本小鹿乱撞,最让一方通行想死的是,一见到帝督,理智几乎都快失去了。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扑过去向对方索求·····一方通行不敢想下去,只想快点完事。


    “哈····凭什么?”帝督表示他快笑死了,现在的一方通行活像恋爱中的女孩一样,面对那副热情和迷恋的注视,但帝督表示自己也吃不消。虽说恋爱这种东西他确实有过经验,但对象是他要杀的对象就真的有点····


    “····你到底想要什么?”一方通行向来都不是很有耐性,所以也很直接的问重点。很勉强的注视帝督,结果维持不到几秒又别过头。Alkeas则是窃笑,不过下一秒她就笑不出了。


    帝督扑了过去,掐住了一方通行的脖子,身后不知何时展开了6只白色的翅膀。而一方通行也愣了一下,但是却依旧任由帝督加强掐住的力道,连反抗都没有。


    “杀了你。”真是好机会,不趁现在还等什么时候?露出邪恶的笑容,帝督现在情绪高昂,一想到把眼前的人杀了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事物。感觉真美好啊。


    “为什么?你当初创造本喵的时候不是想着一方通行吗!??!”Alkeas赶紧抓住帝督想让他松手!!Alkeas大喊道。


    “呵····妳好像搞错什么,那是因为我想杀了这家伙。”刚开始他确实想用未元物质创造一方通行,真没想到居然让Alkeas误解了自己对一方通行的感情。


    “不要啊啊!不要这样!!”那本喵到底干了什么啊?!怎么办?!怎么办?!Alkeas很紧张也很慌张,即使拼命阻止也没用,因为她根本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对抗帝督。


    “怎样啊?第一位。”帝督笑意很深,深得让人发毛。手上的力道逐渐加强,但一方通行居然依旧连一点反抗意识也没有,这才叫帝督惊奇。


    你倒是反抗一下啊!就这样被干掉难道就不会不甘心么?!帝督也开始不悦了,就这样不费劲把人杀掉确实不错,但····


    赢了第一位,却输了什么的感觉。好不爽····


    “真是恶心····老子居然·····还因为·····被····你这···样····的下三滥·····触碰····而感到····兴奋····”一方通行觉得自己现在很悲哀,不但反抗意识全无,还觉得被喜欢的人碰到而感到高兴。即使对方是个想取他性命的下三滥。


    帝督手松开了。看着身下的一方通行大口大口的咳嗽·····因缺氧而泛红的脸。


    真无趣····收起翅膀,帝督一下子没了兴致。


    “不要杀一方通行!!!你下去!下去!走开!”见帝督没下杀手,Alkeas立刻就把帝督推开。


    “真是···”为什么自己会浪费这样一个好机会?帝督纳闷的看着Alkeas护在一方通行身上,而且还哭起来了。


    “明明····本喵以为你喜欢一方通行····呜呜呜····”所以···所以才特地这样做的。Alkeas内疚不已,觉得自己犯了大错。


    “呵····无所谓了。”今天杀不掉,那就明天杀,再不行就后天,我是不可能放过一方通行的。但这样就杀了,感觉又好像有什么不对。


    “对不起···一方通行···对不起····是本喵的错。”Alkeas帮因为缺氧而意识模糊的一方通行躺好,然后看着帝督做了个决定。


    “是本喵会错意了·····帝督把我回收掉了好了。”因为Alkeas没办法把一方通行体内的未元物质弄出来,始终不过是帝督随意分出来,没什么太大作用的分身。根本没办法对任何人造成物理伤害,连自己注入的未元物质也没法回收。


    “呃?为什么呢?”帝督裂开嘴,摸了摸Alkeas的头,但没有回收的意思。


    “既然不是喜欢,而本喵也没办法把未元物质弄出来。你只要把本喵回收了,一方通行就不会喜欢你了。”因为那些未元物质是Alkeas自行‘加工’的,只要‘加工’的Alkeas消失。那么效果也会跟着消失,反正她觉得自己闯祸了,要负起责任。


    “呵,没有哦。妳做的很好·····”帝督笑得很开心,但却让人发毛。


    “那···一方通行····”Alkeas擦擦眼泪问道。


    “···拿来玩玩好像不错。”


    TBC
    大约5篇完结~


    回复
    3楼2018-08-11 16:04
      还有,本喵没帮自己打广告~没有哦~绝对没有~
      至于几天一更~大概不用一个星期就会更完了如果写和画得快。


      回复
      4楼2018-08-11 16:16
        2.


        现在一方通行在帝督看来活像只狗,叫他站就站,坐就坐。第一位的威严全无,就连帝督赏巴掌,一方通行不但一声不吭,连防御都没有,结结实实的挨巴掌。


        现在可好了,哪怕连帝督提出再过份的要求,一方通行也会照做。但要看着一方通行倒立学狗叫,那真的太辣眼睛了,所以帝督没这么做。


        他最多试着抓住一方通行,然后撞墙去。他手上沾血的白发就这么来的,不小心扯下来的。一方通行也真连吭一声都没有,随便他玩弄。


        “你这家伙连一点表示和反抗都没有么?”与其说帝督感到无趣,不如说很无奈。之前做了那么多准备功夫,现在好了,一方通行现在自己送上门任人宰杀,那些精心策划的计划也


        全部告吹,派不上用场,白忙一场。


        “····做不到···嘶·····”不是不想,而是根本连一丝反抗意识都冒不出来。一方通行抚摸着被推去撞墙的额头和被意外扯下的地方,看得出他一点也不高兴却连生气都做不到。


        “嗤···”帝督很粗暴的往一方通行踢一脚,连防御都没有的一方通行也任他踢倒。


        满满的复杂心情,叹了口气之后,帝督离开地下室。


        “呜呜呜····那····那个····”Alkeas哭得稀里哗啦的,看着帝督从地下室上来,注意到他的手有一撮沾血的发丝。


        “不小心扯下来的。”注意到Alkeas要放声尖叫的样子,便稍微解释了下。帝督很随意地把头发甩掉。


        “哇啊啊啊!!一方通行啊啊啊!!”语毕,Alkeas哭得更凶了。


        接着Alkeas就跑下去了,抱着一方通行又是一阵痛哭。


        “怎么办啊啊啊!!!哇啊啊!!本喵要做什么才行!?”哭得稀里哗啦的Alkeas抚摸和拥抱一方通行,试图减少对方的伤痛。


        “呵····老子到底变得什么样了····”依旧乖得不像话的一方通行也很惊奇为什么自己不会发怒,被Alkeas抱着似乎能填满一些内心的需求。


        爱情真可怕,3人都如此认为。


        一天过去了,一方通行直接睡在地下室,要不是Alkeas把一些被子和床垫拿下去,一方通行真的会直接睡地板。


        “你人渣!!变态!!怎么可以让人睡地下室!而且连被子都没有!至少让客人睡沙发也强过地下室啊啊!!”Alkeas极度不满的对帝督发脾气,不过手上却拿着下一集的漫画。


        “你不是煮了早餐给他吗?”帝督懒洋洋的拿过漫画,指了指那盘比他还丰富的早餐。


        “哼!!你连和一方通行吃早餐都不愿意!你个**!人家可是喜欢你啊啊啊!”你根本把一方通行当**!发脾气归发脾气,Alkeas还是很识相的把早餐拿下去地下室。不继续对


        帝督发难,因为他知道帝督只是心情好,所以才没有对Alkeas出手。


        拿着早餐下去地下室,看到的是还在熟睡的一方通行。


        Alkeas依旧庆幸昨天看到一方通行时,对方没受什么大伤,只是头发被扯了,被扇巴掌和撞墙。不过,即使学园都市的药再好,也不可能一天就恢复,那些红肿和伤口还是蛮明显


        的。


        “一方通行····吃早餐咯。”戳戳一方通行的脸蛋,对方也只是皱皱眉头翻个身继续睡。


        “真是···”叫帝督下来绝对没好事,Alkeas决定自己处理好了。歪了歪头,笑嘻嘻的靠近一方通行的耳朵。


        “帝督说他想你。”


        “!!!”一方通行立刻弹起来,然后涨红了脸。一方通行知道这不过是骗他起床的技俩,但还是动摇了!


        “····够了哦。”刚好下来的帝督想把漫画还给Alkeas,所以撞见了那一幕。面无表情的表示他暂时还接受不到一方通行这样的反差,还有他几时想一方通行了?


        “哦···呐!快吃吧!”Alkeas一说完就发现一方通行又紧张了,被喜欢的看着居然也是会这么着急的事。


        “难不成要我喂你么?第一位。”帝督发现一方通行对他还真有些期待,瞬间觉得自己为何要挖坑跳。


        “····嗯···”不·要·回·答·啊!一方通行居然回答了,而且还一脸害羞。眼睛好痛···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要杀他的人啊?如果可以的话,帝督真想立刻用未元物质造一副墨镜。


        帝督蹲了下来和一方通行平视,结果还没等帝督拿起汤匙喂人。一方通行就先拿走汤匙了···


        “自己····吃好了···又不是残废···”尴尬不已的一方通行只想挖洞跳,什么时候自己变的那么花痴了?!玛德!老子真的是坏掉了!!


        “哈···”昨天可能还可以当玩笑来笑,但是现在帝督根本笑不出。发出干笑的帝督就这样盯着一方通行,让对方在手忙脚乱的情况下吃完早餐。


        真的···太奇怪了,这样的关系。


        2人都如此认为,Alkeas则是在旁边紧张,担心帝督又对一方通行施暴。


        看着一方通行对着他就措手不及和不知该怎么办的样子,让帝督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


        变成花痴的一方通行不但失去了与他相称的第一位的威严,连智商都丢了。而这样的一方通行不但折磨帝督的眼睛,连心智都快一并被磨灭。


        不如说他根本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一方通行,他宁愿和一方通行来一场厮杀也没办法接受这么乖巧任由宰割的一方通行。


        算了,快点杀掉,眼不见为净。这么大好的机会还放掉,那么下一个把智商也搞丢的就是他了。


        “····!”就在帝督慢慢靠近一方通行打算一击必杀时,一方通行却自己靠了过来。


        “就一下子···”帝督真没想到他可以亲耳听到一方通行哀求的声音,现在一方通行靠在帝督的胸口。


        碰!!!趁着鸡皮疙瘩还没冒出来前,帝督直接狠狠毫不留情的把一方通行踢到角落去。


        “呕···”才把早餐吃进肚子,现在又得吐出来。而且还夹带着血液,这次下手可没任何留情。


        “帝督!!!”炸毛的Alkeas立刻把帝督拖出地下室就怕万一又来一脚,一方通行的身体就这样被他踢成两半。


        “唔····咳咳····”虽然没有把早餐全都吐完,但现在好了,一方通行被踢出内伤了。


        Alkeas不一会又不知道哪里拿出药箱,帮一方通行擦药。


        老实说,一方通行真的觉得自己变zhi障了,明明自己开启电极用适矢量慢慢把未元物质排出来也是可以的。明明现在他也可以立刻逃走的,但是····


        想留在他身边这个念头居然比保护自己和存活的念头还要强烈。


        理智上知道自己会被杀掉,但心情上居然毫不在乎。就连现在,一方通行满脑子居然都是对方的身影。


        “好恶心·····”好讨厌,为什么·····明明这么恶心,却无法停止喜欢?想被拥抱,想被触碰,想被呵护·····想被····


        恶心又肉麻的念头,一个接一个,连一方通行都被自己恶心到了,但停不下来,根本控制不了!


        “去漱漱口吧,如果还饿的话,本喵再煮给你。”不知道一方通行到底恶心什么,以为是因为满口血的关系觉得恶心。


        “算了。”真的好奇怪的感觉,想见到对方却害怕让对方不高兴,然后自己不得不待在地下室胡思乱想。想见又不敢见····好矛盾的心情。


        一方通行当然知道这一切是Alkeas造成的,但是现在他居然不想失去这份喜欢的感情!


        感情这种东西,真的好可怕。


        也不知道是不想见到一方通行还是怎样,总之帝督现在压根子都不想下地下室。心烦····今天又错失了干掉对方的机会。


        已经把地下室清理好了和帮一方通行包扎完毕的Alkeas来到了帝督的卧室,伤心地开口。


        “帝督····为什么不杀掉本喵?”明明双方都很折磨,为什么不把她杀了?明明她消失一切就恢复正常了。


        “呵····难得有机会让一方通行任人摆布的,你是第一个哦。”看着帝督把玩手中的匕首,Alkeas觉得很不妙。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杀掉一方通行好了?”还要折磨人家?Alkeas宁愿帝督直接让一方通行死掉,也不希望帝督一点一滴的把人玩死。


        “难得有机会,为什么要浪费可以拿来玩玩的机会呢?”不玩白不玩,扯出灿烂到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帝督从椅子上起身,Alkeas就开始着急了。


        “不不不不!!!不要这样!!”本喵可以怎么办?本喵可以怎么办?本喵可以怎么办?本喵可以怎么办??!!抱着帝督大腿的Alkeas试图牵扯帝督的行动。


        “明明是从我这里分出去的,怎么一点也不像我?”帝督对此真的抱有很大的疑问,然后用匕首扎入Alkeas的眼球。


        “啊啊啊啊!!会痛的啊啊!”没有血液,只有白色的物质。Alkeas的眼球处溢出白色液体,当帝督把匕首拔出来时,Alkeas的伤口恢复了,看起来从未受伤过。


        “你只是在模拟而已,实际上没痛觉。”不如说因为被吓到才叫出来,帝督笑了下。


        “····也许,还有····我确实是你的一部分,你仅有良知,感情还有温柔的那些····部分。”帝督愣了一下。Alkeas抱膝坐地,对着高她很多的帝督说道。


        “蛤?”温柔?良知?这种东西早在他成立School前就舍弃的东西,怎么可能还有。帝督皱了眉头,似乎有听下去的打算。


        “有····每个人都有,即使是人渣也会有,只是记不记得而已。”Alkeas会出现也就是说帝督的良知还存在。


        “什么意思?”不是很高兴的帝督停止把玩匕首,似乎一不高兴又会捅过来的样子。


        收起回复
        5楼2018-08-12 13:07
          “每个人都曾经有过天真和善良的过去以及被伤害而丢弃良知的回忆,你会变成现在这样不可能天生就是大坏蛋,肯定是经过残酷的摧残才使你不得不抛弃善良和温柔。”Alkeas直


          勾勾的盯着帝督认真的回答。


          “所以?”帝督双手抱胸,声音稍微调高。


          “正因为你曾经温柔过才被伤害,这些因为温柔而被伤害的记忆确实的证明了你还记得什么叫做温柔。如果你忘了这些记忆,那么你大概已经是人渣No.1了。”Alkeas还不忘调侃


          帝督一番。


          温柔?帝督不想回想那些愚蠢的回忆,什么也没说又跑下地下室了。


          “帝督····”Alkeas觉得自己大概又要哭了。


          我希望你幸福····所以当你想着一方通行的时候····我以为····你可以再次敞开自己的心去接受···对方。


          “呃····”


          除了血,没有其他味道。


          “·····”


          帝督看起来心情很差,非常差。


          差到····需要拿一方通行来泄气。


          面无表情的帝督狠狠的往一方通行的手掌心捅去,贯穿了手掌。


          被压在地面的一方通行除了闷哼一声也没什么表示。


          “····”不擅长安慰人,一方通行张开了口,什么也没说就闭上了嘴巴。


          “我说····第一位,你不打算说说什么吗?我要把你杀掉咯?”帝督也发现到了,还恶意的扭转匕首让手掌的伤口扩大。


          “呃·····我····”一方通行痛苦的看了一眼帝督,对方确实在等待他的话。


          “···喜欢你。”反正都要死了,豁出去吧。一方通行说完后立刻闭上嘴巴和眼睛,他觉得帝督听到后应该会直接宰了他。静静的等待死亡的来临····


          真是不可思议····明明之前最重要的明明是最后之作,不过是被未元物质侵入了,最后之作的位置立刻很轻易地被取代了。


          真是····不甘心·····明明这家伙是来杀他的,自己不但不跑还像傻子一样等着被杀,还奢望对方喜欢自己。真是蠢到天边去了····


          对不起····最后之作。


          就在一方通行内心无数个忏悔后,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一方通行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帝督的复杂又痛苦的眼神,一方通行不知道为什么对方那么伤心,但是喜欢一个人时,对方伤心,自己也会很自然的为对方伤心。


          “·····对不起。”不知道自己道歉什么,但是他一开口,帝督就立刻起身拔刀走人。


          接着Alkeas又哭到半死的进来帮一方通行包扎。因为伤势的关系,一方通行连离开地下室都没有,不是睡觉就是上厕所,处于吃喝睡拉的状态,养伤中。


          看到帝督对一方通行做的事情越来越残忍后,Alkeas决定今晚和一方通行睡,就怕万一来个夜袭。


          Alkeas钻进一方通行的被窝,要是帝督要攻击,至少还可以发挥肉盾的作用。


          由于Alkeas是帝督那里分出来的未元物质,一方通行抱着Alkeas的时候觉得有点像是在抱本尊。所以他也没有把Alkeas赶出去,贪婪的拥抱Alkeas试图索取一些温暖。


          随后,安详入睡。


          然而帝督却彻夜未眠。


          已经有多久了?帝督长时间在暗黑组织里活动,在光明时间活动的时间少而又少。当他成立School过后,在光明世界活动的时间几乎10个手指都数得清。


          “蠢死了···”居然动心了。


          在黑暗的地里,根本不会出现什么善类。那些真心,诚实,打从心底发出的言语更不会有,满嘴的谎言和欲望充斥着帝督的世界。


          一方通行那毫无谎言的真心话对帝督来说太耀眼了,明明这家伙也是杀过人的,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


          什么喜欢,我们这样的恶党早就没有这样的资格了好吗?


          恶心,这样的一方通行太恶心了。


          帝督无法接受原本和他一样黑暗的一方通行居然属于光明世界·····


          哈····根本不可能回去好吗?别傻了,一方通行。


          我要重新把你染黑。


          一方通行的一天三餐都是Alkeas负责的,天天往地下室送。至于帝督,Alkeas则是放他自生自灭。地下室也有厕所和冲凉房,一方通行都来了3天了,不管怎样都得洗一洗。


          “帝督,借着你的衣服给一方通行穿好吗?”Alkeas很自动的承上漫画,这已经是第三天了。


          “嗯。”这些帝督倒是一点都不介意,接过漫画看了起来。Alkeas给了漫画也立刻跑到帝督的衣橱去找适合的衣服。


          “糟了····一方通行很瘦,这些都穿不了!帝督,你有旧衣服吗?”Alkeas翻了翻,都太大号了。


          “衣橱上找找。”漫画还真的挺有趣的。帝督心情不错,听着后头的翻找声音可以知道衣橱上有一大包的塑料袋。


          “谢了!还有内裤·····那个算了吧。”拿到衣服后,Alkeas还想说什么借内裤,忽然觉得这种贴身衣物还是算了。


          “叫他不用穿好了。”帝督笑笑的把漫画放到Alkeas头上,漫画也就这样融入Alkeas的头部。


          “死变态!哼!”Alkeas不客气的往帝督肚子打一拳,不过帝督也不会傻傻承受,用手臂挡开了,之后Alkeas就不高兴的离开了。


          唉·····能成功吗?把一方通行染黑?Alkeas的影响很深,说不定一方通行只会单方面被羞辱,和昨天一样一声也不吭。


          没差,试了就知道。


          TBC
          别以为每次都有插画!


          收起回复
          6楼2018-08-12 13:08
            @大爱一方通行233
            @浮笙-绘
            @yccuihaowen
            @0011liujiahong
            @夏rua
            @柠沐
            @啊Gay米德
            @舞桐Tony


            安利得到没全靠缘分了


            回复(1)
            7楼2018-08-12 13:15
              而一方通行生气并不是因为帝督对他做了什么事情,而是质疑他对帝督的爱。


              “你疯了吧····第一位?”帝督很讶异,整张脸都处于震惊状态,愣住了。一方通行····疯了,爱情能使人疯狂真的不是空穴来风。


              “没错····老子是疯了,因为你,我从未正常过!!玛de混dan!!很喜欢!非常喜欢!!满脑子除了你还是你!除了你,我想不到其他的事情!!听到了没有!!为什么我会喜欢你这个下3滥!!?”一阵咆哮后,地下室只剩下喘气和呼吸声。


              收起回复
              9楼2018-08-12 16:49
                “为什么·····我会喜欢你啊····”一方通行已经没办法正常思考了,他只知道自己喜欢这个人,其他的什么都想不到。


                “真是···一段轰轰烈烈的告白啊····”帝督表示他也招架不住,这么直球的攻击。帝督把翅膀收起来了,他已经失去发火的意愿了。


                “哈···哈···哈···”大口大口喘着气的一方通行很想冷静,但是他做不到,


                “喜欢么····”帝督深了深呼吸走到一方通行前面,一方通行也顿了一下,不过还是和先前一样,站住不动,等待帝督的下一个动作。


                回复
                10楼2018-08-12 16:51
                  “唔啊····你···你····”帝督把手探ru一方通行kua下,惹得一方通行一阵呻s吟,立刻抓住帝督的衣服,以防腿软直接跌坐在地面。除了自己也没人把手tan入那种地方,min感地带受到ci激的一方通行流露出可以让人想要····的呻y吟。


                  “太好了····是小妹妹。”帝督松了口气。即使一方通行下面什么都没穿,但上衣终究有些大件,很恰好的遮盖xia体。所以帝督还是不得不这样确认对方的性x别。


                  “啊啊??!”


                  Alkeas现在气死了,刚才被帝督那样nue待和破坏,原来是为了不让她察觉帝督所释放出来的未元物质。所以门并不是锁上了,而是堵上了。帝督的未元物质依附在门框和门边,当门关上时就堵住了,Alkeas抓住门试了一阵子才发现。


                  “垣根帝督!!”气嘟嘟的Alkeas破口大喊,喊完后叹了口气。


                  算了····反正他把我的未元物质弄得到处都是的时候·····他也吸进去了不少,多少能影响一些!所以一方通行不会有事的!


                  卡嚓····门打开了,可以看到一些白色物质的东西从门边削离。


                  “帝督!咦?一方通行?”果真没看错,确实帝督亲自把一方通行牵上来。不过,一方通行死命拉下衣服,不知为何想遮盖下面,满脸通红的样子。


                  “让我理清一下,现在我喜欢一方通行,一方通行也喜欢我,而····这份喜欢是建立在未元物质下的影响。对吗?”帝督用不温不火的语气问道,帝督并没有Alkeas想象中对爱情那么大反应,反而相当平静。


                  “是····”果然不可能不被发现,Alkeas只希望现在不会被强制回收,只要她待得越久,帝督也会越来越喜欢一方通行。


                  “给我解释,一方通行····去穿裤子,裤子在洗衣机。”帝督推了一方通行,一方通行立刻踏上了寻找裤子的路程。


                  “我是从你那里分出来的,所以你和我的情绪都有一些相通,从我想让你和一方通行在一起时就已经影响你了。”Alkeas按着帝督的心脏处说道。


                  “所以····我一开始就注定会喜欢一方通行?”难怪下不了手。帝督纳闷了,是不是一早开始认清自己对一方通行的感情就没必要这样伤害对方了?


                  “不,如果你拒绝到底,我也没办法影响你,全都由意志力决定。你会喜欢他不过是因为我希望你喜欢他的期望强过了你想杀他的欲望。”Alkeas如实地回答。


                  “哈·····所以我输了?”在意志力上,我居然连自己的分身都赢不过?叹了口气,帝督真的认栽了,得到答案后放弃思考,有点自暴自弃的把自己扔到沙发上。


                  “但是你还有权利把我回收掉,那么你们的爱情也就不会再成立了。”这个就让人烦恼了,现在Alkeas不得不存在,那么这个靠着未元物质的爱情到底是假的还是真的?


                  “····”抓抓头,帝督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下不了手还有为什么当他在玩弄一方通行时,他却一点也不高兴的原因了。因为他在为第一位心疼,帝督无比后悔之前所对她做的一切。


                  “未元物质····”一方通行终于穿好裤子回来了。在Level 5之间,大家都是用外号称呼对方的,而帝督之前也叫她一方通行,所以一方通行也这么称呼。


                  “垣根帝督,叫我帝督。”帝督无力的看了一方通行一眼,招招手。一方通行直接坐到他隔壁,然后帝督抚摸了她的脸。


                  双方沉默不语。


                  “我觉得帝督你会一直喜欢一方通行·····即使我消失,因为我们都是未元物质,你对一方通行的sha意已经被喜欢给取代了。”Alkeas思考了半响,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呵····但一方通行就未必了,对么?”看了Alkeas一眼,对方缓慢的点点头。


                  “帝····帝督,那你重新让老子喜欢你不就行了么?”不习惯直呼他人的名字,一方通行有点打结。


                  “有那么容易吗?连我要好好喜欢妳还是在Alkeas的影响下成立的。”叹了口气,帝督抱住了一方通行。


                  而且,说不定Alkeas一不在,一方通行会把所有的喜欢转化成为厌e也不定,所有的美好回忆变成让人e心回忆,人心是很善变的。


                  所谓风水轮流转,到时候受到折磨的就会是帝督了。


                  TBC
                  部分安利失败到底为什么啊!为什么要分段?!!到底哪个字让你不高兴了??


                  回复
                  11楼2018-08-12 16:52
                    @大爱一方233
                    @贝亚托莉丝
                    @夜光异瞳
                    @萌即是正义
                    @A夏慕汐
                    @节操无罪
                    安利好幸苦~看运气吧,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估计这文拿来养蚊子了


                    收起回复
                    12楼2018-08-12 16:56
                      围观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8-13 12:45
                        “真抱歉,黄泉早退,最后之作也在家。”因为害羞所以推开帝督,一方通行立刻超前帝督走在了前面。


                        “早知道就把妳关在地下室,好好的过一阵子2人世界。”帝督失落的挂在一方通行背后,用拐杖行动的一方通行根本走不了。


                        “哼,休想。”毫不留情的用手肘顶了帝督的胸膛,让后者咳了起来。


                        “咳咳····伤也好了,不想要吗?”帝督不死心的从后抱住一方通行,用头部磨蹭一方通行的脸,酥酥麻麻的,让一方通行有些颤抖。


                        “不·要·了。”在想要的时候不给,那以后也别想要了。一方通行还在赌气,用力推开帝督。


                        “对不起,以后会做‘全套’的,好吗?还是要‘加码’?”帝督坏笑的问道。


                        “Shut the Fv<k up!!(给我闭嘴!)”被撩到满脸通红的一方通行气得抄起拐杖打人。


                        喀嚓,门打开了。原来2人不知不觉走到了一方通行的家门口。


                        “一方通行?怎么了?那么大声?”黄泉一开门就看见一方通行抄起拐杖的一幕。


                        “呃·····”尴尬了。帝督则是干笑。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啊····难道是····男男男····朋友???御坂御坂惊慌又不敢相信地问道!!!”从黄泉身后钻出的最后之作一脸不敢相信的指着帝督发问。


                        “那个···一方通行?难道真的是?”黄泉也压抑不了惊讶的表情。


                        “伯母好,我是百合子的男朋友。初次见面。”帝督很快就展出灿烂的笑容。


                        在劫难逃,是祸躲不过。帝督的笑容和一方通行一脸大难临头的样子形成正比。


                        “对吗?百合子?”帝督对着一方通行问道。


                        “嗯···呃···”捂脸弱弱的回答。


                        黄泉喜出望外的微一方通行欢呼,而最后之作哭了起来。


                        后来才知道,最后之作搞错了交往的意义。


                        她以为交往后,一方通行就住在帝督的家。


                        “又不是结婚!”一方通行一脸无力。


                        “哈哈哈哈!!!”帝督完全压抑不住笑意,笑了好久,连黄泉也快憋不住笑意了。


                        “就····搞错了嘛·····御坂御坂···”最后之作戳戳自己的手指,不好意思的回答。


                        “太好了,那我也不用担心百合子找不到男人了。”黄泉也笑嘻嘻的说道。


                        妳是多想我嫁出去啊!!一方通行都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了。


                        “话说回来,在家的时候妳们都是这样叫百合子的吗?”刚才的百合子不过是帝督为了凸显和一方通行的亲密度而叫的。


                        “没有哦~平时都不让人叫,只有你叫而已。御坂御坂羡慕的说道。”最后之作嘟起嘴巴,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哦~真的?”帝督坏笑看了一方通行一眼,后者一脸尴尬。似乎什么秘密被发现了一样。


                        “吵死了!!谁叫老子喜欢他!!”


                        这么霸气的告白和示爱,我都要害羞了啊,第一位!!帝督难得害羞起来了。


                        矜持点行不?!


                        看来第一位和第二位的日子还长着呢。




                        -完-




                        EXTRA




                        叮啉!


                        【Pixiv通知:您关注的作者AlkeasChoco已发布漫画Fall In Ghoul Chapter3。】


                        帝督:还真的跟我分身透剧的漫画一样!!!


                        Alkeas:废话!写这篇小说的人是本喵啊!


                        回复
                        18楼2018-08-14 22:18
                          @差四季度
                          来来来!!我写了!!好不容易把空档时间都用来写文!!总算给我生出来了!!


                          @时光未达 @LAND519
                          安利时间~成不成功全靠运气~


                          收起回复
                          19楼2018-08-15 21:57
                            要命,八九楼被删掉了~
                            有什么办法上载文档呢?


                            回复
                            20楼2018-08-16 20:40
                              https://wenku.baidu.com/view/0c11e555640e52ea551810a6f524ccbff121cacd


                              如果这篇文章有缺失可以到这里观看或下载怎么共享文档啊!?


                              回复
                              21楼2018-08-16 22:09
                                8012年了你居然回来了?


                                收起回复
                                22楼2018-08-18 21:3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0-04 11:4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0-19 2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