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鸦吧 关注:13,268贴子:302,030

【原创】你在这,不曾远去兄妹回眸,三个视角讲述故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你在这,不曾远去
兄妹回眸,三个视角讲述故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22 18:36
    来啦~~~新的楼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22 19:39
      来了,【虽然没收到艾特消息是为何呢,明明蓝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22 20:53
        看了很难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22 21:00
          小江:哎~不如在下与你们缓解悲伤,变个真的戏法~?瞧,此二人是~【越过迷雾弯道,仿若年少不知事和墨鸦比轻功的差异倔强又轻盈不少的身法到访洄梦谷,客气有礼……】
          嘿……虽然还是不能碰【拦,淡和朗笑】通灵,可行(自己另一只藏于袖之手发白,滴血,置若平常)
          叙旧,不能哭鼻子了,活跃闹腾,说的唠嗑吵一架也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22 21:40
            【别的情况后续】
            小江:都道大丈夫一言九鼎,你看你哥这次没骗你回来了。【耸肩,轻挑眉看】你们说是吧?【先别碰,病患不是脆弱得很,追梦夫人你们再找念端前辈那些高医术的医者诊治妥当(我的道术是……适合自己而已,救不得人,仅多固魂招返于躯身……【自己当初也那样(只是这次他人不会有本应的虚弱)】暂且定住了也有机会也好。)】老伯他也是,在下也告辞了。【抱拳风雅笑(如一袭风卷影不见)】

            【闲岁道馆】
            小江:(轻微咯血压制)【平心静气修炼……】
            顾寒绛:……谁说的,亲人救不得,无资格在意旁人?
            小江:人命虽于世道轻絮,薄弱也贵重。何况,这不是商家买卖衡量的了。【闭眸浅笑明挚安宁】何况,师傅你不是知道徒儿从不吃亏的吗?【我个死刑犯,你不还是一半缘由受嘱托救(之前更多我也是仅能拖延自救),一半还打脸看秉性投契与天赋破例收徒,还好吧,您天人合一离开道家,到处混荡,对徒儿教了续命法门,之后好久不见一回,远程投影教学,你懒啊……避的爱清净……着急什么,我自会自救,不严重,就耗损一点而已。【唯以命可以抵命】我魂体固定的好,都道祸害遗千年~我铁定命硬!】即是你先提的我与杀手们渊源。我此生,即是认识结义有缘。【我说了,复仇我也不会动用杀手法门的……】除了驱离一样牵连逃难的昕钰……也一直,与血离不开关联了【无论是血性还是怎样的“罪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23 21:53
              墨鸦:丫头,你之前打赌找画找到了吗?【外加安抚正在哭的墨离】
              【小江:……一定找不着(被烧了)(不过,在地府拿回来还原也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23 21:59
                小江:老伯,你也不用太操劳了,也能一直回归安宁生活,老人家更要好好看重自己……何来护佑的罪,文情小姐说得对。(爽朗摇扇子)【如同看自家爷爷那般,熟悉一瞬,但深知非然,镇思凝重客气……亦是关切】
                何伯:江公子一直心存仁义的如此地步。
                小江:非也,本少,从来没有你们想的善良,也没有大度。【流沙大计,我那个仇人凑和……唉,最不喜就是卫庄那种棘手冷冰冰的人了……不过~目标合作愉快~】济世救人天下苍生的悲悯,可不是我的风格。【缕发,狂傲从容,弧度笑】我喜欢,看到遇到有趣和自己喜好的无辜负之事。而非全然。【也会流露私心到极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23 22:33
                  墨离篇
                  我其实见过斐裴的……那天我吵着要糖葫芦 ,哭了好久——路遇个很好的好叔叔,还带个女孩。
                  他见我哭得好伤心,那个时候我因为闹脾气与老伯哥哥冲散了。假如当时在,或许就不会有之后的事……我还可以 ,还可以再见母亲一面。
                  可惜事事都没有因果。
                  他见我想吃,便买下予我。然后等着那个妻子一道走了:那是个很温柔的女人,粉色纱裙格外适合只不知为何,见到我那一刹那有些惊讶却没细问……我看他们一家三口远去背影,嚼着糖葫芦——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的糖葫芦很酸,酸到直掉牙……酸到心里酸酸的又想哭了,周围人挤人,人挨人。只听见哥哥叫我,过后不知道怎么了……
                  醒来时,我被哥哥抱在怀里。昏昏沉沉不知道到底该去何方……老伯伯,也不知道。
                  后来我才明白,在人群里我被人伢子带走了,哥哥为救我也被连带一起。在这有好多孩子,哭哭嚷嚷地在漆黑小屋子里,我头昏脑涨也跟着哭。一边哭一边要找门拼命砸……我们这些孩子,被恐惧占据为活着是什么也不会顾的……哪怕知道砸开也逃不出去至少也有一线希望……
                  我在那待了半年,弄丢老伯伯之后又弄丢了哥哥。因着发烧生病脑子有些昏,明明记得好多事却怎么也想不起他们的脸了……之后在鬼山摸爬滚打三四年,再次遇见……但早已模糊面容,多年未见已张开的脸更加难以辨认——可他还是认出我……
                  之后日子大概是我人生里最快活一段时光。尽管那时以为是前所未有的黑暗……事后回想起来 ,自己矫情个什么劲啊,明明有多少人宠着你,有多少人帮你挡多少才没让所谓的抱怨传到姬无夜耳朵里,又设计帮忙找来了灵菲姐这样的大靠山?
                  “说他胆小,可是竟然会把主意打到我身上,几乎下全部赌注……”灵菲姐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没有一丝被利用的不甘与恼怒,反倒赞赏与调笑有余,甚至还多不少羡慕。“也亏他赌赢了,你没叫我失望。”
                  他赌赢了,替我赢得了即使将来出事 ,我也能安全保命的契机。也给小哥一个机会……老伯伯说未找到我们之前,拼命只是为了活着。想如果真有遇见,在大街上看见啃糖葫芦的我从将军府大门一晃而过,也只微微一笑躺下不说其他……找见的时候,所谓活着,不如说更担心假如有天不在了,我们这样性格在夜幕里能活几天?
                  “他的模样,是笑着的……”
                  他一直笑,怎么都在笑——可我知道那最后是无奈,是开心,是该放手的释然……我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知道,为什么到最后他要叫声哥哥都不好好叫……我……
                  哥哥——
                  表姐抓来了神医:或者说是变相的请,他和念端师傅一起保住哥哥的命。醒还得静养些时日……
                  我不成想过这些时日是多久,为金安全可静养只有洄梦谷。所以即使再难再不想我也得呆下去……我能忍受得了,包括斐裴。
                  但我没有想到,那个在大街上递给陌生女孩一糖葫芦的好叔叔。竟然会断定哥哥活不下来要,埋了?
                  他还有气呢!
                  “你有什么资格断定他死了!这不还有气呢,还软着还在活呢……怎么就死了!墨忻墨老二在床上病殃殃的,昏迷没半年也有数个月也没见你把他埋了呀!”斐裴大概是从未见过我这般忤逆。是了,为哥哥我忍着恶心见他与凌然缠绵欢好,一次又一次忍着不动手冲动向你哭诉不止是为那般父爱,更是为不制造冲突好让拿住赶出来……祖母闭关,姑姑三番劝说都被挡回来气得动手却被打伤,凌然暗地里补上多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密墨也像疯了似的给啦的人一巴掌:“你们在干什么!那是你亲儿子你就这样?难怪会将自己亲女儿卖了。”
                  “小密你在说什么呢?这又不是你亲哥哥,何况人不在了早点入土为安也好。来,我知道你平常跟墨离关系看似不好,却亲密无间。帮娘亲劝
                  劝她……密墨,我才是你亲娘,做得一切都是为你好!”
                  “……是为你自己吧。”密墨冷硬道。“你从来都是为你自己,我与哥哥的活不过是道棋子而已。比之墨离差不了多少!”
                  墨忻天生体弱,可不就是凌然拿孩子当棋子,早产多月,又加以丹药期望可以赢得祖母喜爱,明知这对孩子有伤害却偏要使。说我不好他们便不好了,这个时候多帮帮我将来我也好有资本多帮他们……
                  好好一孩子,被折腾得硬是没半点活劲。之后又把目光转到涼默头上多亏表姐拦住一并交与祖母——否则,他们都不用活着了。
                  这些我当时都不去想,只死死撑着棺材不让落下……我苦命求着哥哥可以醒过来……他可以起来快走。不,不起来也好。我带哥哥走,天大地大又不是没有活路又是何苦呢!
                  伤口发疼,咬牙起来见已经合上了,土都快给埋上了……我不知该如何,拼着热血上头用尽力气,利爪寒光直击斐裴心头——
                  “你,你疯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26 19:49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26 20:02
                      即使遇过也失之交臂。【更甚多年也识不得。并且蛊和迷惑,一直都不甚在乎那对兄妹……】
                      讶异遇到的落失,也掩盖忽略。
                      酸涩不止是食物滋味,只是落寞走散还有家人艳羡的哭泣。
                      孩童们的无助和奋力一搏生机。记得经历相扶相依,但煎熬年岁模糊了面容。
                      即是黑暗恐惧,幸也是那份大家共同庇护关爱,也有应有的温暖陪伴……
                      是的,怎是胆小。【只是立场分的身份实力,始终要稳定的隐匿锋芒。】有勇有谋。即使护佑宠爱,最要紧,这么危难,还需自身放手磨练他们真正可以成长和即使不再也寻得依仗。
                      灵菲姐一贯很欣赏墨家兄妹感情【也想到自家哥哥而羡慕以前的日子吧】,全心付出和胆识。
                      不相知的瞒着,是怕身份知晓,依照个性瞒不住会引来祸害。都想相认,但更深唯有理智保护为重。
                      笑……有自护从容的亦真亦假。有逞强倦也不能松懈不能被看穿……也有稀有唯此几人的真心……
                      【小江:但凡一息尚存还有生之斗志,还有挂念深刻记忆……都不是死。】
                      墨离自己可以任去自如的潇洒,不想忍辱负重。但哥哥病重的安危,也会成熟隐忍希望安全之策的冷静……
                      墨忻的病弱,就是牺牲安康换取的博得宠爱……可这人品和践踏孩儿们,怎会博得期许赞叹和欢欣地位【不过众矢之的】
                      密墨的冷峻霸气,并且明辨是非。即使平日打闹斗嘴,关键也同气连枝。【如对待孟瑶事件,也提及令人气愤的父亲。】
                      直接决断的拿蛊殉灭。下了决心狠劲付诸。不会太顾虑。
                      嗯,之前也说墨离下蛊于自己,等不及怕他一直醒不来。【也是同样为对方豁出全部,即使半条性命修为,以及同生共死真正顿悟……】你也等到了,一样赌赢了。是的,你家丫头,一向是懂事着想,和往后还能看着长大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26 20:47
                        下载贴吧客户端发语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26 20: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26 20:49
                            小江:【对凌然】美艳温柔之颜。心不如相。迷惑的本领也不怎样。(拙劣破绽百出,你与旁人柔怜掩盖还行,只是斐家你压不住心念谄媚和假善挺明显的……)【摇头】从来不会有一直的“只手遮天”。如果只会“持美行凶”,行事不入流,也不会有人买账的。【夺取本不属于的东西,就要担于任何事的后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8-27 11:25
                              介于儿时与成年的少女版墨离,也是洄梦谷中的模样……@琉璃薇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27 13:12
                                墨离墨离墨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27 21:14
                                  现代梗……
                                  天行九歌的正火爆热映中,这是由秦时集团旗下的流沙与夜幕团队联手打造的大型武侠网游改编而成的电视剧……顺便一说,近日我想大家最关注的剧情也一一上线。满足大家不少的玻璃心……我想这点我们的墨离小姐也非常有感触。所以呢,我想问问墨小姐,由此有何看法?
                                  “刀片手工正好不多了,大家的上供是雪中送炭,我很感激。”
                                  “……”主持人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正好底下有个小姑娘一眼就相中眼缘,急忙递话筒过去:“你好啊,这位姑娘。眼睛好漂亮像见什么这么亮?”
                                  “我女神!”
                                  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粉:曾有一人在网上说游戏剧情太虐,很多地方完全可以避免却偏偏要愚弄玩家智商。为虐而虐的剧情是想多赚眼泪圈钱吧,还有把我们寄的刀片加工一下高价又卖给粉丝?!缺钱缺疯了……粉转黑。
                                  当即微博上一片血雨腥风:真爱粉直接掐上架来。其中有个叫阿嘉的绘画大佬,什么也没说,直接发个图:墨离一身黑衣,细长高跟稳稳踩过地面身后刀片组成的园林清晰可见其纹理,手里刚巧有一弯的刀片:
                                  砖块不值钱可堆成高楼没三五十万你敢要么。同理刀片不值钱可堆出来值钱东西。我还不收点辛苦费?
                                  底下疯狂转发,秦时集团高层也在此列:
                                  练蛇:要要要。一天数千刀片寄的,不赶紧收拾出来迟早要被埋……@墨离 你可得给我留点。免费的。
                                  墨离:不要,最多就出三成价。我手疼/ 练蛇:要要要。一天数千刀片寄的,不赶紧收拾出来迟早要被埋……@墨离 你可得给我留点。免费的。
                                  墨离:画的不错,姑娘有没有考虑来秦时发展。
                                  女神发话 ,莫敢不从。当晚阿嘉连夜收拾好东西直接投奔过来:
                                  阿嘉 ,绘画大佬。毕业后给家知名公司做美术设计。墨离借用粉丝效力不费一兵一卒给挖来了——对此,秦时众人表示,不要脸。
                                  “我要脸,也要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8-28 07:49
                                    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28 07:52
                                      墨女神你放心,阿嘉肯定很乐意高兴极的为您马首是瞻那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8-28 07:55
                                        我和女神见面啦激动打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8-28 08:12
                                          这是墨鸦款式的扑克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8-28 08:32
                                            【对于做生意想法】
                                            小江:豁开脸面,利落发掘商机是好事。【清誉高洁啥的虚名而已。实际果断些真实。有心有力靠能力才华集会的合作共事,不违反道德法律都没什么不可得了。】【当生意莫不是还举止不前矜持嘛。都要打交道,主动寻觅良机的。契合机会把握住而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8-28 08:32
                                              密墨篇
                                              我的出现,是个错误。
                                              她原本想再要个儿子傍身,不料却是个丫头:丫头就丫头吧,用得好了也是一大助力——
                                              我就是这样一个助力,她叫我往哪打就往哪打半分不问。
                                              在她心里,我不过一维系自身安全的工具罢了。也只有哥哥有地位却越不过自己去……
                                              为数不多的温暖,只有姑姑祖母跟表姐给予。再要好也难以替代一直渴求的母爱……她虽然对我温柔,却向来有要求:必须超过表姐。总是诉说祖母种种不公,我信了。直到后来无意中才晓得哥哥为何会总是体弱……
                                              我们,不过手上一工具,一点玩具。即使有情也干不过心底自私。她最后顶多也只是会保住我们性命,不死罢了。或者也会伤心落泪,可最担心,仍不过自己。
                                              我羡慕墨离,她聪敏洒脱,拿的起放的下。父亲曾想以父女情谊相要挟却被她用相同手法,以柔相博回去……可即使再温顺乖巧也难藏利爪。
                                              最后一次,是她担心墨离哥哥醒过来,对自己不利利用同心蛊彻底解决麻烦——也完全激怒了墨离。
                                              漫天乌鸦,凄厉鸣叫本就难听声音更加刺骨……墨离红着双眼没掉一滴泪,趴在棺木不让合上。她当时还是抱有点希望吧,所以仍在算恳求——又或者她不敢离开,生怕一动,哥哥就出了事。我本该冷眼想看,莫名想到哥哥——假如,真到治都治不好那天,是不是也会被如此?也许她狠不下心来,可难保……我出手,挡住大片人。之后?
                                              之后父亲打伤了姑姑,砍伤墨离亲自合上棺木。而之后被不管不顾的墨离,用同归于尽方式逼出蛊,再种新蛊……
                                              那一刻,我知道墨离是动杀心了,没下手。为什么没有我也不知道,换做是我逼到这份上一刀了事。真怕蛊到不了迟一些罢了。
                                              “因为我杀不了。”墨离事后说。“杀手必须一击毙命,不然寻机会就难上加难——我明白他被蛊所控,所做之事不出自本意……但我就就做不到原谅他,现在也下不了那手。这一生父女情分远近于此,各自珍重罢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28 19:25
                                                顶帖(((*°▽°*)八(*°▽°*)))♪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8-28 20:17
                                                  现代梗
                                                  墨离最近超级畅快:将自己一大粉丝拉拢过来之后,身上担子无异于轻快许多。平常整日与赤练在工作里跟画笔杠都没空外出采风,寻灵感了。
                                                  以至于现在在外喝杯茶,品尝山楂糕都是一绝顶的享受……哎,我的要求是否放太低了呀?
                                                  “大美人在哪忙里偷闲呢。”
                                                  “彼此彼此 ,现在你在哪个旮旯里跟我嫂子约会啊!”下意识接上电话 ,墨离有点心虚把平板收起来,上边保存刚写的卫墨十八禁小黄文——这不最近确实没其他事了么。她忙里偷闲将以前答应粉丝的写完有何不对?
                                                  不对,大大不对——想当年她也是墨all篇常客,不知怎的突然转变画风不仅让卫庄攻了,还叫白凤成功反攻一回……底下一大群粉丝默默叛变,纷举起大旗闹到自家老哥那里:
                                                  墨大啊,**最近特皮知道么。说吧,是不是哪里得罪她了?
                                                  就是墨大。你得罪趁早认个错,我家墨all大佬,顶级太太啊——你说这么叛变咋就——我不管啊,这可关系到你名誉……
                                                  鹦歌边看文边捂嘴偷笑:“以后敢惹离离么。”
                                                  “怎么不敢。”墨鸦开启笔记本,活动手指。“妹子皮了怎么办,没事欺负一顿还回去了事。保准管用!”
                                                  第二天,墨离被落攻了的百合文横空出世,还有赤练与之的蛇鸟组……就连最近的阿嘉粉丝忠犬攻都出来了(为啥呀,因为墨离叫她这位小粉丝画封面,不要太露骨却能一眼看出阿狸的)
                                                  墨离:……算你狠。比我奔放 ,比我不要脸……我都没写你被各种狂虐,你倒是——行啊,有本事互相伤害啊,来啊北鼻,放马过来呀!
                                                  另外,自家老哥把这事告诉弄玉小嫂子,尽说些没用话叫自己午餐没法蹭……可怜巴巴的唉……这些天卫庄有事没事扔鞋杂活过来。叫自己给赤练诉苦多回了。
                                                  “姐啊,看在我好不容易让你家那位攻了……吹吹枕边风吧!”
                                                  也不知是姐起作用还是后边那句有效。总之第二天,也就是现在。自己终于无活一身轻,出来享受生活,拥抱阳光了。
                                                  对此怎能不心虚。
                                                  “不错,啧啧。真不错……”
                                                  平板被人拿在手里不住点评,说一句墨离心虚一句,山楂糕咽在喉咙里没半点味。
                                                  “大美人,你说……看在你这篇文份上。你说我的枕边风管用还是赤练的管用。”
                                                  墨离冷漠眼:“你两打一架,准见分晓 ”


                                                  回复(21)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8-28 20: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8-28 22: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8-28 22: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8-28 22: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8-28 22: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8-28 2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