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叶战队吧 关注:28贴子:1,169

【搬运】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楼什么也没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9-02 20:37
    如果说,一定要将什么力量作为强大的定义,那么,圣灵之力一定是最好的选择。
    圣灵的力量,无比平和,是由种种本源属性凝聚升华而成的单属性,它能够与各种的属性融合,也能成为各种属性融合的媒介。
    谱尼这位神一般的精灵,自然使得无数精灵心生敬畏。
    谱尼,他究竟来自何方,他那强大而平和的力量,又是从何而来,无人知晓。有的人说,他只是个传说,只是一个定义;还有人说,他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守护宇宙的秩序;更有人说,他是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魔,将无边的罪恶焚烬。
    谜一样的精灵,很多人认为他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极限,但没有想到,强者,也迎来了进化的瞬间。
    谱尼,他的力量好比这个宇宙,在无限的扩大,若他愿意,他随时能把那些空洞填满。
    也许是正义迎来了真正的强敌,才会迫使圣者 也开始寻求提升的途径。
    当力量即将要突破瓶颈时,那必是最重要的瞬间。
    圣气弥漫,万雷齐鸣,千圣朝拜,百王诚服。
    混沌颤栗,阴霾消散,邪念往生,恶灵退却。

    圣灵之力,已经不足以压制索伦森单纯的混沌之力了,他需要得到圣灵的升华。
    索伦森为了更为狂暴的混沌,背弃圣灵;奥斯卡和迈尔斯,为了力量更深层次的突破,选择了圣灵之力的融合;而现在的自己,也要选择新的力量了......
    有精灵告诉他,这新的力量,源于圣灵,仍为圣灵,但这只是欺骗自己的愚蠢说辞罢了,因为圣灵之力,也是来源于万千本源的力量啊。
    想到这里,他想到了那些铸魂者,那些从上古时代就开始探求力量融合的可怜的人啊,他们仅凭借无尽能源的碎片和卑微的身躯,奋斗千百年的成果,自己依靠圣灵之力的便利,轻松地完成了。这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当魂帝看到阿尔斯兰和米斯蒂克完成力量融合时,会庞然大怒,魂帝最终选择魔君而放弃了精灵王的这个结局,应该在那时就注定了。那么如果自己最初不对精灵王的事情插手,那么当妖姬去向精灵王求和时,上古之战的仇怨,就已经能结束。这么说,那么索伦森最终得到纯净的混沌之力,导致战局不可收拾的局面,说白了,就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也许事情的根本可以追溯到更远,如果在生命之树下,他不选择给麒麟圣灵之力,而是直接自己亲自出马,联合五神兽和灵兽宫主一同讨伐索伦森,那么索伦森的事情,也便早能结束了,而不会暗中萌芽。
    他想到了曾近天蛇太祖与天邪龙王的一段对话,这些话在某些常长老口中传得很广:
    “你宁可自己的手下一个个折损,也不愿意亲自出马么!”太祖诘问。
    “我有我自己的办法,你不会明白。”龙王凛然。
    现在的自己,名为圣者,却与大暗黑天 “难”长老有着同样的做法,实在可笑。
    天命无常......
    每当自己出手,很多人都认为那是大战的信号,因为普通的邪恶之徒,是不需要圣者出手解决的。
    但这些只是借口。
    太空站被毁时,自己身在何处?妖族内乱,龙脉之灾,暗黑议会,魔界复燃,大暗黑天的二次重来,这些事情发生时,自己身为所谓的“正义使者”,又在何处?他始终在给自己找借口,他之所以面对索伦森会出手,那仅仅是因为两者之间的渊源太深而已,他不能容忍一个凭借自己躯干的人,为非作歹。
    说起来,或是为了名利,圣者带上了虚伪的面具。
    他叹息,很快,他就要以新的面貌现世了。
    圣灵联军在混沌星域的战事陷入僵局,他召回了十八位精灵王,守护在圣灵结界外,为他提供各种元素力量,与圣灵之力凝结,促使圣灵之力的飞升,短短七日修炼,他马上就要功成了。
    他不担心圣灵的力量会断绝,因为自己已经有了个儿子,圣灵力量的传承,会在下一代的身上延续。
    “谱尼,”当他走出圣灵结界时,听到欧德奈瑞这样说“你竟锻造出了一个——更加完美的新属性!”
    他看到十八位精灵王,都有一种想向他下跪的冲动,他冷笑,弱者,只能成为 为强者铺路的材料啊。

    “再也不会有圣光照耀不到的地方了。”他向着所有的精灵宣布“索伦森,他一定会付出代价!”说着这句话,他的心隐隐作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9-02 20:37
      分割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9-02 20:38
        索伦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02 20:41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只知道我诞生的地方,那是一片混沌。我自己没有躯体,只是一缕又一缕黑色的雾气。我无比的厌恶自己所处的环境,因为这里单纯的一片黑,虽然我并不知道外头的其它地方是不是也同这里一样,但是就如同出生的婴儿就知道在哪里能得到乳汁,我本能的也认定外面的世界一定是会有光明的。我渴望光,但我不知道在黑暗中待久了,突然看到亮光,会不会刺伤眼睛......我企盼在黑暗中拥抱光明,但不知道光明,是否也会拥抱来自黑暗的精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9-02 20:41
              我叫索伦森,这是我在混沌之中寻得的答案。我的诞生,处于魔域,这是烙在我身上的永久痕迹。
            在我身边,在这片混沌中的其他生命体,也都以与我方式存活着。其中有不少跟我一样,天真的期待着黑暗中的光心。我同其他天真的可怜虫一起,试图前往魔域之外的世界,有人说,宇宙分为三界,各个不通,却都有固定的地方相连,魔域便是其中之一。魔域和神域、凡域之间的联通,是通过一扇名为“逆界之门”的门而达成的。
              这扇门在哪儿?这是我们接下来要探索的问题。
              接着在漫长的旅途中,我们遭遇了不少人的白眼和屈辱,因为大多数人都并不在乎外面的世界,他们认为我们的行为,是在侮辱魔域的尊严。答案,在很久之后才得到解决,但一起患难的同伴,最终只剩下了我一个。
              对逆界之门知之甚多的前辈冷冷地对我说:“这扇门,只能从外面打开,但我相信,门外的人,是绝不会来打开它的。”他的话让我很不解,但他再也没有理会我的疑问,继续道:“我可以教你一秘法,若是有一天真的到了门外,或是见到了魔域之外的精灵,此法可助汝以外界精灵为模型,锻造属于你自己的躯体。”当时的我很兴奋,因为以我现在的样子,并不能算是一只真正的精灵,但万年之后我才醒悟,任何的形体,都是生命,与其锻造新躯,不如安于现状,以免有太多牵绊。
              最后,我守在了逆界之门前,等待有朝一日,有人能打开它。我本以为,我要开始平淡的人生了,谁又能想到,这会是霸业将成的前奏。
              “你会失望的,”临行前,前辈对我说,“外面的人,不一定会欢迎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9-02 20:41
                要谢谢那根葱,我在魔域之中的地位得到了提升,因为我是在当时的魔域中,唯一一个拥有真实的身躯(虽然最后我发现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唯一一个穿越了逆界之门的人,我的力量或是因为形体的固定,得到了极大的增长。因为这些优势,我通过散播一些鼓励人们向魔域外探索的理念,很快竟形成了自己的小势力,但我依旧守着那扇门,我要到外面的世界去,获得更强的力量!因为在魔域中的一切让我明白,只有强者,才能站在世界的顶端,不然,甚至不会有人理睬你。
                这次我等待的时间不长,很快我就又通过了逆界之门,但这一次,另一端是神域的地盘。是三只精灵打开了门,接待了我。他们告诉我,他们是神域四天王之三,他们四天王刺杀了神域的最高统治者,但因为政见不同意而与另一位清高的天王面临分裂的局面,四天王中哪怕只少了一个,也会导致无法在神域中掌握完全的权力。他们希望我以魔域使者的身份,劝说四天王达成统一,同时以魔域的立场支持他们在神域掌权,这会对他们在神域建立新秩序产生很大的优势和便利。他们向我承诺,会以神域的立场支持我在魔域的一切行动。
                我同意了,神域的四天王,竟不能凭自己掌握权力,那么他们迟早会被权力所毁灭。
                我等待着,如果按照他们的约定,我很快就能统一魔域。那么不久之后,我便可以将这腐朽的神域,一网打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9-02 20:42
                  四天王给我看了他们所刺杀的那位统治者的画像,我心口一阵,倍感熟悉,倒不是我认识这位可怜的君王,但画中人的眼神,异常犀利,好像能把人看穿——这是那根葱的眼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9-02 20:43
                    我成为了魔君,后来我听很人说我能成就霸业的原因,有人说是因为我有强大的魄力和领导能力,有人说是因为我机敏的神经和做事从不犹豫,要让我自己说,那或许只是我能遇到并抓到更多的机遇。
                    我的下一步,就是再到凡域,我要在三界之中建立永恒的通道,并弥补上次在凡域的遗憾。顺便的......再见一面——那根葱。
                    我要到外面的世界,所有的地方,争夺更大的天下!
                    直到几万年之后,那时候的我,都早已经不认识最初的我了,我在万魂聚拥之中,冷冷看着那扇门的缓缓再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9-02 20:43
                      在所谓的正义的光辉下,我灰飞烟灭,沉寂于虚空之中。
                      我失败了,说实话,我并不明白我为了什么而败?是因为那根叫谱尼的葱的无情?
                      我不明白,凡域的人,为了他们各自的信仰而奋斗,而我,为了魔域的所有同胞,背负着他们所有人的信仰而努力,为什么却没有人理解?
                      可能是我太累了罢。我想,我要好好的睡一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9-02 20:44
                        在茫茫混沌之中屹立着一棵高大粗长的树,它体内孕育的力量混乱而又伟大。它的根,扎在很远的地方,好像是在哺育着什么......我身处于树下,抚摸着它那粗壮的枝干,树内部的奇怪魔能,竟与我的力量产生了共鸣,我贪婪的品味树叶上滴落的露珠——什么谱尼,什么宇宙,什么霸业,在这一刻我全都忘却——这种感觉,舒服......
                        恍惚间,眼前一闪,树不见了,只留下了那片混乱破碎的星域。我有些惆怅。转眼看向这片星空中的一切,很多的星球,有贫瘠、有富饶,有战火、有和平。每一个星球都好像是独立着的,相互之间没有太多的交集。隐约中我感到了与那棵树相似的元素力量,就隐藏在这片星海深处。我往前走,妄图寻找它。但走啊走,走啊走,我仿佛还在最初的路口,但我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9-02 20:44
                          我的计划是先在那生命之树下,得到足够的能量,这样才有重建霸业的资本,然后再凭借魔君的名号,建立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军事集团。第一步计划,虽然我败了,但我成功了,让我唯一不能释怀的是——那根葱竟然也来插手我的事!难道他不能理解我心中所想?如果他能明白我,那他这次插足,就是跟我过不去啊!
                          我恨他!我原本认为,哪怕世上的精灵都不理解我,他谱尼,也应当明白我的苦心!但现在,连他也来阻挠我,那么这瀚翰宇宙间,便再也没有人能与我共患难了。我看着自己的身躯,眼睛里充满着厌弃,还有体内的圣灵之力,现在也让我感到浑身不舒服,等我重新建立自己的大本营,一定要找到办法,永远的摆脱身上与那根臭不要脸的死葱有关的一切!
                          我回忆起那个梦中的星域,看着眼前的这片破碎星空,我相信我已经找到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9-02 20:45
                            我在这片星域中宣传自己的教义,告诉那些精灵,不管世间曾有多少的不公,在新秩序建立之后,都不会再次发生,很快就有数百精灵闻讯而来,因为我体内荡漾着的混沌之力,我将我们的势力,称之为混沌教派。我了解到这片星域在之前没有名字,随即将它取名为混沌星域,我向教派乃至整个星域的人保证,我索伦森,一定会统一他们的家园!
                            但是,还是有不少反对我的精灵,我了解到这片星域其实是有一位守护者的,我决定去会会她,希望她将她自己不能打理好的领地,交由更有能力的人管理。
                            “你做梦!”那个叫洛克珊娜的女人正色道:“我不会把我的地盘,拱手让给你这个外人!”
                            “外人?”我冷笑“你作为星域守护者,在这里生活统治了这么久,我却只看到了这里的萧条和混乱,如果有人能将这里变得繁荣昌盛,你那一个虚无的头衔,不就变得更加没有意义了吗?一个称号重要,还是整个星域子民的未来重要?”
                            她哑口无言,我正想继续调教她,突然,只见她手中凝结出了一个能量球,向我发出阵阵能量波动。
                            “想动手?”我迟疑了一下,心想这可真是不自量力,口中暗念咒语,召出“混沌魔域”洛克珊娜的攻击被我稳稳地挡在能量立场之外,只见她力量的余波向外迸射,等我撤下禁制,看到的只是一具冰凉的尸体了。
                            “连自己的力量都不能好好掌握,还想妄图霸占这片星域?愚蠢!”我转身准备离开,突然想到了些事情,重新回过头对着眼前的尸体喃喃:“你固然愚蠢,但你的力量确实强大,留在你的身上实在是浪费,我想,我应该将这些力量好好利用起来。”我挺立着六根触手,缓缓地插入洛克珊娜的身体,开始汲取她的能量,我不能怠慢,否则这些魔能会随着她的死亡而逐渐消逝。我发现她白皙的皮肤非常柔嫩顺滑,哎,可惜了她的执拗,不然,想必她定是一美妙佳人。
                          不能掌握权力的人,必然会被权力毁灭,这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9-02 20:45
                              我摆弄着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召唤出了那联通魔域的桥梁,里面的两人,是我早在魔域就结交的亲信。我的手下,现在除了神域四天王这几个没有意识的傀儡,全是些新人,我需要自己熟悉的老朋友,来帮我掌握大局。我不打算模拟其他精灵的身体给他们打造躯体,暗黑战神联盟因为受到战神联盟的感染,背叛了我,而现在的我,也整日被身上所有谱尼的痕迹而折磨着,我不会让他们再重蹈我们的覆辙,我相信以我的能力,亲手为他们制造独一无二的身躯,那是绰绰有余的。
                              “埃兰,蒂亚斯,”我看着眼前的两个陌生的面孔,却又熟悉的举止,微笑道,“感谢你们接受了我的邀请,接下来,助我干一桩大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9-02 20:45
                                接下来的进展,顺利的出乎我的意料,整个混沌星域,除了几个微不足道的抵抗者外,全部被我征服了。在混沌核心,我俯视着脚下成千上万的追随者,我很清楚,是时候进行下一步的部署了。
                                “埃兰和蒂亚斯,做为我混沌教派的领军者,一切行动,全权由他们二人指挥领导。”
                                “昔兰尼加和黎凡特,我封你二人为我的混沌魔使,负责出使其他星域,联结我教派的广大盟友。”
                                我在几个星球上都设立了星球领主制度,我让这些领主们好好打压那些抵抗者,并且坚守他们的领地。
                                我又分配了很多职务,举旗的、烧饭的、后勤的、打杂的,一个不少。突然我想到在混沌星域的外延,有一片破碎星域,还没有人接手,说实话,我也没有想到这个职务的最佳人选,因为这个领土的范围很大,如果分开让几个人一同管理,我担心会因为他们之间产生的矛盾而耽误要紧事情,因为如果有人要进入混沌星域,就必将经过那片地带,这是很重要的差事。
                                正迟疑间,我看到人群都最后面,有一只小精灵,他很努力的想要跳起来看清我的样子,但都被他前面的精灵挡住了,很是懊恼和急躁。我唤人把他叫到面前,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就这么想看到我么?”
                                “爆......爆破先锋。”这只丑陋且满脸疙瘩的精灵回答。
                                “这好像只是一个称号。”
                                “魔君大人不喜欢弱者,名字和称号,大人都不会在意,只有力量才能证明自己。我叫爆破先锋,是想要大人更方便记住我。”
                                “很有个性啊,星域外的那片地方,你熟悉么?”
                                “我就是在那儿土生土长的,魔君大人。”他顿了顿又道:“我特擅长爆破的。”
                                我在他身上,好像看到了自己刚诞生时的些许影子:“那里,就交由你管啦。给我布满炸药,不要有一点疏漏。”
                                我别过脸去,不想看到他的兴奋模样,对昔兰尼加道:“在上古战场上有一座魂塔和一些铸魂者,我需要他们的帮助,去把我的话带到。”
                                我有些高兴和忧伤,因为——我终于能跟那根葱撇清关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9-02 2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