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越馆吧 关注:658贴子:4,553
  • 17回复贴,共1

【阁主】【尘世漠染】番外篇之静水流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木秀于林,风必助之


1楼2018-09-06 18:37回复
    《清风明月,尘世漠染》
    番外篇之静水流深


    倾越馆内以掌门为尊,掌门之下设三堂管理门中事务,分别司刑罚、内务、外务。其中以惩戒堂为尊,内堂次之,外堂为下。三堂之下又分为五部,分别负责护卫、情报探查等各个方面。
    各堂主的入室弟子向来是经各部推送,再由堂主亲自选拔,因此各堂堂主的嫡系弟子不仅历来都是各部必争之位,同时也是那些门中弟子打破头想得到的。
    近日门中最大的事就是漠海尊者收了从外面带回来的那个孩子封煜为二弟子。对此,门中堂主与各部的统领们虽然有些微词,但漠海尊者决定的事又有几个人敢反对。因此,倒是少了好些闲言碎语。
    然而闲言碎语压了下去,诸位堂主和各统领又将目标对准了沈裔辰。
    自沈裔辰接手惩戒堂以来,没有收过任何一个弟子,众人都拿不准他的想法,但却变着法地将优秀的弟子送到他面前表现一番,期待他能够起爱才之心,但是没有人能达成心愿。
    三月的春光甚是怡人,柳条刚刚抽出新芽,微风吹动湖面,波光闪烁,如同一颗颗晶莹的宝石点缀其间。
    沈裔辰似是不经意地走过立义场,那是倾越馆外门弟子比武的地方。以他的身份本是绝对不会来到这里,但是他此行却是专程来看一个少年的。
    那个少年,很特别。
    初次见他的时候是在一个深夜,那时沈裔辰坐在善涟湖旁抚着古琴。上古名琴,天风坠玉,音色可如天外轻抚的微风般清婉,又可如宝玉坠地般清脆。点点琴声,悠悠传开,其声虽悄然空灵,却曲高和寡。
    一曲终了,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窸窣的响动声。沈裔辰没有回头,但真气却直逼树丛后,同时低呵一声:“谁?”
    树丛后的少年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慌乱,他生生地定在原地,待沈裔辰收回了真气才走上前恭恭敬敬地对沈裔辰一礼,语气恭敬却不卑微:“这位师兄,在下珲然,无意路过打扰了师兄雅兴,还请见谅。”
    师兄?
    沈裔辰一愣,他是真的不认识自己?回头认真打量了一番,这少年虽然带着几分紧张,但却依旧坦然回望着他,目光中没有丝毫的躲闪或是闪烁。
    其实也不怪珲然会把沈裔辰叫作师兄,沈裔辰接掌惩戒堂那年十七岁,如今也不过二十三岁,又有谁能想到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子就是叱咤倾越馆、执掌惩戒堂的堂主呢?
    “你是外门弟子?”沈裔辰想了一下随即释然,如果他是外门弟子,不认识自己也很正常。
    果然,珲然点头道:“正是。”
    沈裔辰收回目光,手指再次抚上琴弦,平缓的琴音如淙淙流水般流泻而出。沈裔辰的声音,比琴声更平缓:“既是外门弟子,为何这个时辰到这里来?”
    珲然的目光忽然有些暗淡,但他的嘴脸却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只是……随便走走。”
    沈裔辰没有再问话,而是从容地继续拨弦。
    没有打招呼就离开是不礼貌的,珲然又不愿打扰他抚琴的雅兴,因此只是安静地站在原地,丝毫不显急躁,静静地听着。
    一曲弹罢,沈裔辰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说出的话却清冷平和:“这首曲子名叫静水流深,隐锋芒于无形,洞察世事而不露,方显智慧之大成。”
    珲然细细品悟这几句话,一字一句地记在脑海中,方微微躬身行礼道:“多谢提点,珲然受教。”
    沈裔辰挥了挥手,起身携琴离开。

    倾越馆的外门不比内门,管理较为松散,外门弟子在这里学习几年就会分派到江湖各处执行任务。因此,即使是同门师兄弟也很少有感情可言。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也许是因为年纪不大但却天资聪慧,所以珲然总是被外门的弟子嫉妒,同门的师兄也时常借机派他半夜出去执行一些微不足道的任务。
    那晚相遇以后,沈裔辰便开始留心珲然。
    这个少年如空谷幽兰,清净平和。即使处处遭人排挤,却仍旧处事不惊,自有一番谦谦君子之风。
    当世之风趋于浮躁,年轻人更加缺少这样淡然逸世的品格,单凭这样的心性,就使沈裔辰动了爱才之心。
    沈裔辰静静地站在立义场旁的二层楼台之上,负手看着比武场正中央那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少年。
    这是两月一次的例行比武。
    珲然的目光宁静,微微含笑看着眼前的对手。他的对手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比他早入了倾越馆两年。珲然知道,这样的对战安排本就是不合理的,却没有说什么。虽然有太多的人等着看他被打得没有还手的能力,但是恐怕要让他们失望了。
    那少年嘴角闪过一丝轻蔑的微笑,他对珲然道:“我从不欺负新人,让你一只手好了。”
    珲然恭敬地行礼道:“不必了,我会全力以赴,也请师兄指教。”
    人群中一时议论纷纷,就在这议论声中,那少年嗤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一个直拳向着珲然面门挥去。
    珲然身子后倾优雅地避过他的拳头,一个错步滑到他身后,手搭上他的肩膀锁住手臂。那少年反应也极快,矮身一蹲,横腿扫过,直接攻击珲然的下盘。
    两人就这样一招一式地对起阵来。珲然自小修习武艺,底子自然更好一些,打败对手并不费力。只是良好的修养让他知道,做事总是要就有三分余地,因此并不十分出力,只是从容不迫地防守。
    楼台之上,图霖站在沈裔辰身后不远处,静静侍立,他看得出,沈裔辰是真的很看好这个少年。
    沈裔辰安静地看着,突然目光中闪过一丝阴沉。图霖虽然看不见沈裔辰的表情,但是他周身散发的寒意他却是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抬头望去,只见人群中一个少年手中握着一枚石子,以不易察觉的角度向着珲然射了过去。
    珲然刚刚挡下对手的一拳,还没来得及站稳,就感觉到了背后一枚暗器向着他急速飞来。来不及惊讶有人暗算,珲然侧空翻躲过, 但是他的对手却一时之间躲闪不及被石子击中了膝盖,腿一软向地上栽倒下去。
    胜负已分,珲然眼中却丝毫没有的喜色,只是淡淡地一瞥刚刚飞射石子的少年。
    “你居然使用暗器!”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接着立刻沸腾起来,一时之间大家都对着站在正中央的珲然指指点点。
    珲然像是没有听到他们的议论,径直走到倒在地上的少年面前,仔细查看了他的膝盖,没有发现有伤,原本担忧的神色也放松下来。
    正在这时,教习武功的统领冲上台来,厉声道:“怎么回事?”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只听见躺在地上的少年断断续续地道:“他……他使用暗器……”
    珲然不动声色地站起身,到得此时也明白过来,原来这一切不过是预先就写好的一出戏。他先是对统领恭敬一礼,接着道:“刚刚我的手用于格挡,所以根本没有发出暗器的机会。”
    “你不要狡辩了!”刚刚射出石子的少年在人群中喊了一句:“我都亲眼看到了!”此言一出,即使原本没有看到的人也不敢再出声为珲然辩解。
    “你还有什么说的?”统领此时也完全相信了他们的话,看着珲然的眼神都有了几分嫌恶。
    珲然看着统领,淡淡地道:“清者自清。”
    这句话噎得统领不知该说什么,他提高了声音道:“反了天了,你就是用这样的态度来认错的?”统领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厉声道:“还不给我跪下!”
    “统领,”这时候一个侍者跑过来小声在他耳边道:“惩戒堂来了一个人,点名要您过去。”
    统领明显一愣,回想自己最近没犯什么错,怎么会有惩戒堂的人找上门来,连忙过去。临走之前不忘回头对珲然道:“给我呆在这里好好反省!”
    统领一路跟着侍者来到一个拐角处,就看见一个人站在那里,看到他过来冲他扬了扬手中的令牌。
    “原来是图霖大人,真是失敬……”统领一看令牌马上换了谄媚的笑容。
    图霖不买他的账,只是冷冷地道:“我是奉堂主之命过来带句话给你:如果眼神不好,他可以帮你治。”

    立义场统领走后,珲然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那个人毕竟是他的上级,他还不想与他撕破脸。
    可是围观的人可不是这么想的。受伤的少年此时也不呻.吟了,扔石子的少年笑嘻嘻地走过来,得意地道:“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一副清高的样子,不过没关系了,因为你就快被赶出去了。”
    珲然用平和的目光回望过去,淡淡地道:“那又如何?”
    少年嗤笑一声:“如何?被倾越馆驱逐出去,你就等着被江湖人耻笑吧!”
    “我只相信,”珲然坦然地环顾四周“公道自在人心。”
    被他看到的围观者都有些心虚,那些看到真相亦或是没看到真相的人都微微低下头不欲与他对视。
    “公道?”少年哈哈大笑,“那就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公道!”说着,他一拳挥过出,拳中带风,用了十成十的力道直向珲然肚子打去。
    少年的眼中满是笑意,这一拳若是珲然不还手那就当做是给他个教训,若是他敢还手,那就坐实了对同门出手的大罪。至于台下的围观之人,少年眼中露出凶光:看他们谁敢多嘴。
    珲然皱眉看着他的拳头向自己靠近。这一拳中的圈圈绕绕他怎能不明白,只是该不该逞一时之勇?
    最终,珲然握紧的拳头放开,他闭上了眼,还是选择了隐忍。闭眼中,就听见少年的一声惨叫,紧接着他就躺在比武台之下痛苦地哀嚎着。
    珲然睁开眼看着沈裔辰不知何时站在他面前,而且一出手就断了少年的一只手臂,略带吃惊地看着他,不确定地叫了一声:“是你?”
    正在这时,统领回到了比武场,正好撞见沈裔辰一出手就击飞那个少年的一幕,吼了一句:“放肆!你是何人?”
    图霖面无表情地穿过众人走到沈裔辰身前,单膝跪地道:“属下参见沈堂主。”
    他的声音不高,但是所有人都听见了。
    倾越馆再找不出第二个沈堂主,若说到了现在还不知他是谁,那真是白呆在倾越馆了。


    2楼2018-09-06 18:37
    回复
      一时间比武场哗啦啦地跪了满地的人,沈裔辰却并不理任何人,而是盯着他面前跪着的珲然,冷声道:“起来。”
      珲然干净利落地起身,眼中并无惊讶之色。
      “你似乎并不吃惊?”沈裔辰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不吃惊。”珲然微微颔首:“那晚回来我仔细回想,就已经猜出七八分了。”
      沈裔辰并不好奇他的推理依据,毕竟那晚他并没有着意隐瞒,何况世间少有的名琴天风坠玉,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收藏于他的手中,只要认出了天风坠玉,也就不难猜测他的身份。
      然而他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你既然认出了我,为什么后来没有去找我?”沈裔辰逼视着他,想从他的目光中洞悉他的想法。
      然而珲然就这么坦然地回望过去,声音如同空谷幽兰般淡雅:“您说过,静水流深。”
      此言一出,沈裔辰的目光中瞬时带了几分笑意。
      这个徒弟,甚合心意。
      他从不会询问对方愿不愿意做我徒弟之类的话,看中了就要收入门下,不管他是谁,都没有拒绝的权利。
      既然收了徒,那么也该顺便处理一下公事了。
      沈裔辰环视四周跪着大气也不敢喘的众人,悠悠开口:“外门的风气也该整顿整顿了。”话音刚落,数十名惩戒堂的弟子手执藤杖快步跑了进来。
      “刚刚向台上飞暗器的是谁?”沈裔辰的声音不大,甚至带了几分漫不经心。
      那个断了手臂的少年听到这话浑身都跟着颤抖起来,他抖动得如同筛子一般,却不敢说出一个字。
      “是谁?”沈裔辰不看那少年,加重语气又问了一遍。
      少年自知躲不过,颤颤巍巍地抬起头,道:“沈……堂主……我知错了……”
      沈裔辰不再看他,语气十分平静:“一百藤杖,逐出倾越馆。”
      刚刚说完,立刻有惩戒堂的弟子将他拉到一旁当场行刑。
      在那少年一声比一声凄惨的哀嚎声中,沈裔辰再次淡淡开口:“我说话向来不喜欢说两遍。”他的语气淡得像是在讨论天气一样自然,说完再次环视众人道:“这件事参与的还有谁?”
      刚刚与珲然对战的少年立刻高声道:“堂主……堂主……我错了!”他的声音中有些颤抖,但却听闻沈裔辰最讨厌没有骨气的人,因此尽量努力地维持着跪姿。
      沈裔辰眼皮都不眨一下,干脆地吐出两个字:“五十。”
      接下来,一个人的哀嚎声变成了两个人。处置了两个罪魁祸首,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放松下来。因为沈裔辰继续闲闲地开口:“起哄的有谁?”
      立刻有十几个人出来告饶。
      沈裔辰手一挥,淡淡地道:“三十。”
      惩戒堂的弟子行动力远超常人,一时间院子里哀嚎声一片,还有几个人忐忑地跪在那里,不知沈裔辰接下来的打算。
      珲然站在沈裔辰身边,神色虽然淡淡地,但是眼中还是流露出了些许犹豫。他怎能不能白沈裔辰这么做整顿是假,为他立威才是真的,因此有些犹豫地喊了一声:“堂主……”
      “你叫我什么?”沈裔辰斜眼睨了他一眼,语气中多了些危险的气息。
      珲然吓得心跳漏一拍,沉默了片刻连忙改口道:“师父……”
      沈裔辰眼神带了些许满意的光芒,淡淡地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知情不报,同样可恶。”
      珲然一时无言以对,只听见沈裔辰道:“剩下的人跪在这里反省两个时辰。从今天开始,外门所有弟子训练加倍,由图霖来带你们的训练。”
      “是。”图霖干脆利落地应下。
      “至于你,”沈裔辰将目光转向刚刚的统 领,淡淡地道:“自己去惩戒堂领罚。”
      说完,沈裔辰看了一眼珲然:“你,跟我走。”头也不回地从人群中、从一片哀嚎里穿过。

      珲然跟着沈裔辰一路走到惩戒堂的内室,沈裔辰随意地坐在首位,对珲然吩咐道:“奉茶。”
      珲然点头应下,一撩衣角规规整整地跪在沈裔辰面前,将侍者早已端上来的茶接过,双手奉到沈裔辰面前,恭敬地道:“师父,请用茶。”
      沈裔辰越来越觉得这少年悟性极高,若是用心引导,将来定能成大器。
      他接过珲然奉上的茶呷了一口后放回他的手中,这一刻,语气中多了几分认真:“喝了你的茶,就是正式将你收做徒弟。虽说那些虚礼我从不在意,但是也会跟掌门师兄回禀昭告倾越馆内外。你跟着我,不必战战兢兢,只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就好。我对你的要求会很高,你最好要有心理准备。”
      珲然将茶杯举得很稳,此时此刻,他的心也很稳:“弟子定不辜负师父的教诲。”
      “起来吧,随我来。”说罢,沈裔辰起身向内室走去。
      珲然跟在他身后进了内室,随手将门关上,一时间内室就只剩沈裔辰与珲然两人。
      沈裔辰从墙上取下一根藤条,用双手弯了弯,又在空中挥了挥,悠然地对珲然道:“说一说,你错在哪里。”
      是陈述句而非疑问句,这是明摆了说你有错误。
      早就听闻惩戒堂堂主对身边看重之人向来要求严格,珲然却依然没想到拜师还不超过半个时辰就要被罚。然而珲然的聪明之处就在于识时务,既然师父说有错,那就一定有他认为的不妥的地方。
      略作思索,珲然双手揖礼在前深深躬身,坦言道:“还请师父明示”
      沈裔辰藤条凌空挥了挥,声音冷冷地对他道:“二十下,换一个答案。”
      “朝闻道夕死可矣。”珲然回答的自然流畅,毫不犹豫,倒是让沈裔辰刮目相看。
      好一个朝闻道夕死可矣。
      沈裔辰眯眼看着珲然,初见之时有着不同于其他凡夫俗子的灵性与通透;立义场上的不卑不亢有着不同这个年龄的沉稳与淡然;刚刚的对话又透着不同于世人的飘逸与洒脱。从珲然的功法又不难看出,他曾经师承高人指点,打下了极好的底子。
      沈裔辰向来不在意一个人的出身,也从不着意追寻他人的过去。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相信自己看到的与感受到的。然而此刻,沈裔辰却开始好奇,究竟怎样的际遇会让一个少年具有如此洞悉世事的通透。但是这样的念头只一闪而过,沈裔辰就彻底放弃了去探寻的想法,不仅如此,他也会下令不允许其他人去探查。因为不论过去如何,现在,眼前的少年就只是自己的弟子,唯一的弟子。
      既然是自己的弟子,那就要按自己的规矩来教育。
      “伸手。”沈裔辰心里转过千百个心思,面上却依旧波澜不惊。
      珲然没有丝毫犹豫地将双手平伸,稳稳地停在沈裔辰的身前。
      没有多言,也不需要说什么规矩,沈裔辰干脆利落地挥起藤条,没有间歇的五下落在了珲然的掌心。
      油泼一般的火辣从手上蔓延到心里,疼痛袭来的瞬间就连带着眼皮也跟着一跳一跳地疼,然而珲然手指都不曾蜷一下,只是紧紧地皱着眉。
      短暂的间歇后又是一连五下,力道未增,但却钻心地疼痛。方寸大的手掌之前已经布满了深红色的檩子,珲然动了动手指,疼得额头沁出了汗。
      沈裔辰将他的隐忍看在眼底,愈发地觉得欣赏。然而沈裔辰越欣赏一个人,就会越严格地要求。当第三组五下打在珲然手上时,他已经疼得紧闭了双眼。
      珲然的五官痛苦地拧在一起,但却丝毫没有缓解藤条带来的疼痛,手掌肿得连弯曲手指都疼得让人发颤,珲然心中暗暗感慨:惩戒堂堂主的力道,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稍微出神间,最后的五下依旧毫不留情地落下来。珲然强忍着把手缩回来的冲动,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定力如此惊人。
      二十下打过,珲然小心地收回手放在身体的两侧,手掌与衣服的接触疼得他连连皱眉。然而即使如此疼痛,珲然还是没忘记挨这二十藤条的原因,他躬身问沈裔辰道:“请师父赐教。”
      沈裔辰将藤条挂在墙上,淡淡地道:“韬光养晦,无可厚非。但若是只一味忍让,不肃浩然正气,不正清明法度,只会纵容不正之风。”说着他转过头凝视着珲然,继续道:“身为倾越馆外门弟子,你这么做没有错;但是身为惩戒堂未来的堂主,你的做法,不合格。”
      珲然忍着疼痛,默默听着,用心记下沈裔辰所说的每一个字。果然疼痛的驱使会是印象更加深刻,领悟更加透彻。待沈裔辰言罢,珲然诚恳地道:“是,珲然知错,谨记教诲。”
      沈裔辰瞧见珲然手掌严重肿起甚至发紫,淡淡地道:“以后要学的还有很多,今天就先到这。我已经让图霖安排好了住处,你且去休息吧。”
      “是。”珲然如释重负,躬身退出。
      在图霖的指引下,珲然来到了他的新住处,灏熙馆。才刚刚进门,就听见一个少年脆朗的声音啊:“你就是珲然?”(完)


      3楼2018-09-06 18:40
      回复
        楼楼更的番外都特别的好看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06 21:12
        收起回复
          珲然真的好通透啊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9-06 22: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9-07 02:01
            收起回复
              看中了就要收入门下,师叔好霸气好样的,珲水不流外人田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9-08 08:46
              回复
                结尾那个少年我猜是封煜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9-08 08:47
                收起回复
                  师叔师叔师叔。。。
                  ps:感觉自己要开始粉珲然了呢


                  10楼2018-09-09 12:23
                  收起回复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木秀于林,风必助之。邪风正风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9-09 12:48
                    回复
                      。。。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9-13 17:53
                      回复
                        换了个打手…真是另一番有趣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1-04 13:14
                        回复